《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16章 政治正确(上)

李枫听到陈太忠的话,再次沉默了,她当然知道,石艳这次做得是有点过分。

但是她也有苦衷,陈主任最先枪毙的相声,就是晚会上的一个重磅节目了,然后枪毙的那个小品,台里也是评价很高——没办法,现在这年头的人,还就认低俗的玩意儿。

再下了这个石艳的节目,真的剩不下什么好看的了,于是李台长试图劝他一劝,“这个石艳,现在很火爆的,还是……得考虑收视率啊。”

“如果你们认为收视率大于一切,我无话可说,”陈太忠摇摇头,“我们文明办,抓的就是精神文明建设,德艺双馨这个要求可能是高了一点,但是起码的道德底线应该有……即使门卫不是武警,就该受到她辱骂吗?”

“我身为国家干部,都没随便进出过这大楼,她一个小有名气的艺人,就可以公然地、理直气壮地违反规则?”

“那我去跟褚台长反应一下吧,”李枫苦笑着答他,她实在是有点担忧,台长知道了会怎么想,可是连着砍掉三个重量级节目啊。

“这么一个小歌手,也要惊动褚台长?”陈太忠表示自己理解不能,他笑一笑,“这样吧,我去找他,说明此事的严重性。”

“嗯,”李枫点点头,随手摸出一个手机,拨一个电话说两句,然后就冲他一笑,“褚台长在九楼的办公室等您。”

敢情褚台长就在省台里呆着呢,不过按照对等原则,陈太忠真是不值得他去接待,这差着级别呢,尤其褚伯琳还是宣教部出去的,以前在宣教部任副部长。

陈太忠自然也知道这人,于是他冲罗克敌等人点点头,转身一个人上楼,这些人自然知道,堂堂的省电视台台长不是随便谁想见就见的,倒也没有人跟随。

褚伯琳还真沉得住气,就大喇喇地在办公室里坐着,直到秘书将陈太忠从外间引进来,他才笑着从办公桌后站起身,“陈主任,久仰了啊,我出来你进去,居然没有碰过面,真是遗憾。”

褚部长五十开外,形象却是有点不敢让人恭维,长脸龅牙,头上虽然是浓密乌亮的黑发,但是很显然——那是假发。

他的话说得客气,人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陈主任现在也是非常懂礼数了,主动上前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是我去文明办晚了,总听人说起,褚部长坚守素波大堤两天两夜的事迹……我发自内心的佩服,是我们年轻人学习的榜样。”

“嗐,那是迎接领导视察呢,”褚部长笑了起来,这是他离开宣教部之前,比较令人称道的事迹,听到这个,他自然很高兴。

不管怎么说,褚伯琳是端着点台长的架子,但是总体上讲还算热情,表现也中规中矩,借着两人握手的机会,他就引着陈太忠到沙发边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并没有坐在大班桌之后居高临下。

“文明办说的那两个节目,我听说了,确实有点低级趣味,”褚台长把陈主任当作了可以直言的对象,他并不遮着掩着,态度也很明确,“先让他们改,实在不行就下。”

“有个别省的电视台,一昧地追求迎合观众,节目越来越低俗,”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这个大气候真的是不容乐观。”

“别说个别省台了,中视不是也一样?”褚台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倒是敢直说,“说白了,还不是钱闹的,没有收视率就没有广告,收入就上不去……咱天南省台的广告收入,比兄弟单位差多了,像山东台,起码是咱们的五六倍。”

山东台可是上星早,这先发优势,影响大得海了去啦!陈太忠对这个非常确定。

他不知道山东台是全国第最早上星的省台,但是五六年前他在家里能收到的卫视,就有山东台,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这还是枝节末梢,关键的是他觉得褚伯琳堂堂的一个台长,跟自己谈广告收入,还真的有点不妥当,于是他笑一笑,“可是省台首先是个舆论宣传工具啊。”

“我一直也是这么坚持的,政治正确性是必须强调的,”褚伯琳不以为然地回答,“否则台里的收入会比现在多得多,但是,下面人很有点怨言……跟兄弟单位横向一比较,谁也不舒服,怪话很多的。”

“嗯,咱天南台的口碑,一直还是可以的,”陈太忠点点头,他说的口碑,指的自然是政治正确性——基本上,这还算是个马屁。

恭维送出去之后,他就开始切入正题了,“刚才在下面,看到一个叫石艳的女人,不但违反门岗制度,还跟武警动手,到现在还堵在门口要说法。”

“唔,”褚伯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却是没说什么,那意思是你接着说。

“我的意思是,卫兵神圣,不容侵犯,”陈太忠说到这里,停顿一下——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吧?可是,见对方好像没接话的意思,只得又加一句,“这个人也是有节目的。”

褚台长还是不作声,不过陈主任也不可能再说下去了,于是他噤声。

褚伯琳沉默好半天,才嘿地笑一声,那笑容半是无奈半是冷漠,“陈主任你有什么指示,就请说吧,反正省台也就是这么个样子。”

陈太忠被他这话噎得有点受不了,堂堂的厅级干部让处级干部指示,这肯定是有情绪嘛,一时间他真的有点想翻脸,我跟你好好说话,你这阴阳怪气的……算怎么回事?

不过难听话都到嘴边了,他还是咽了回去,只是微微地笑一笑,“这武警是看守省电视台的,褚厅,我没资格指示什么。”

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话不投机那就没必要多说——这连“褚厅”都叫出来了,陈某人肯定是恼了,他自问进来之后,自己一直表现得很尊重前辈领导。

但是恭恭敬敬换来的是风凉话,那么这个媚眼,哥们儿就当丢给瞎子了,“您就当我喝多了胡说呢,我走还不行吗?”

“小陈,”褚伯琳喊一声,见他止步,方始沉声缓缓发话,“一句玩笑话你就受不起了,还是年轻啊……我要是不答应你,你这是打算把武警总队的政委老窦喊过来,帮武警出头?”

咦,陈太忠听到这话,终于反应过来点什么,他讶异地回头,“您跟窦厅长……认识?”

两人说的,正是省警察厅厅长窦明辉,窦厅长做为警察厅一把手,自然也就是天南省武警总队的第一政委。

当然,陈太忠并不怀疑褚台长会认识窦明辉,毕竟天南就这么大,同在省城的实职厅级干部能有多少?他嘴里的这个认识,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法。

“嗯,我们关系很好,”褚伯琳点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我也听他说起过,很欣赏你。”

“那现在窦厅的兵被人欺负了,”陈太忠才懒得考虑,这关系很好到底是多么好,他沉声发话,“我把这个情况反应给您了。”

“我知道,”褚伯琳又点点头,“但是……撇开天南台现在的收视率不谈,石艳签约的公司,在广电系统也很有点折腾劲儿的,你以为她那个第一,是那么好拿的?”

褚台长这话听起来有点托大,可是由于他刚才解释了跟窦明辉的关系,听起来反倒是有一点点拨后辈的味道。

“哦,原来您是顾忌这个,”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却也不坐回去,“好说了,不怕吹个牛皮,除夕夜里,我带武警把她从演播大厅带走,倒是要看谁丢人……算到我头上好了,跟您没关。”

“行了,你不用这么将我的军,我怨气一点不比你少,”褚伯琳还真是敢作敢当,这话直接就撂出来了,“我只是警告你一声,这个人身后……煽风点火的媒体很多,你别太年轻气盛了。”

“嘿,敢情您是为我好啊?”陈太忠的脸刷地就是一变,送上一副春意盎然的笑容来,这变脸速度给谁看了都得哆嗦——事实上,面皮翻转原本就是他的强项。

偏偏他自己不觉,兀自在喋喋不休,“褚部长您早说嘛,我只当您要一门心思维护她呢,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我倒不是要维护她,我是想着收视率呢,可你们文明办上门了,那我肯定束手旁观,”褚伯琳一摊双手,很坦率地发话,“不过我提醒你一句,除夕夜里,我们演播大厅没人。”

“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除夕的演播大厅……是空的?”

“嗯,省台的春晚,是初一晚上播出,除夕来多少武警都没用,”褚台长点点头,脸上似笑非笑,“而且,制作是在初一白天,不可能直播,晚上观众们看到的是录像……当然,节日气氛是真实可信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