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15章 下下下(下)

播放的节目,都是今天不在场的——下面人不可能让领导干等的,陈太忠一路欣赏下去,时常还快进一下,发现没来的人里,演出还都比较到位。

不过,在看到一个杂技节目《顶碗》的时候,他喊一声停,等画面定格之后,他扭头看一看自己的部下,饶有兴致地发问,“有谁发现这个节目哪里不对吗?”

这个……这是杂技啊,文明办的一干随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死活想不出这演杂技怎么能跟精神文明建设挂钩。

省台这边的人也很纳闷,甚至几个操作机器的人都抬起头张望——他们面前有屏幕,不过太小了,还是大屏幕看着清晰。

郭芳嘴巴动一动,似乎是有所发现,但是她的地位太低,不但没有实职,而且只是个副主任科员,倒是陈主任发现了她的异样,“郭科长你说。”

郭科长看到大家都向自己看过来,禁不住面色有点发红,不过她还是咬一咬牙,说出了自己的观感,“这个顶碗的女孩儿,好像……露得太多了。”

“不是吧?”林震禁不住要出声反驳,杂技演员又不是走T台的,表演的小女孩儿虽然是穿了泳装,但是人家上下联体,连肚脐都没露,你咋就能说人家露得多呢?

“哎呀,还真是这样啊,”罗克敌感慨地叹口气,他是老宣教人员了,见多识广,“臀部露得太多了,我记得……在哪个国际体操比赛上,咱们国家的运动员就因为运动服不合身,被扣了不少分。”

“没错,”李云彤终于也反应过来了,她连连点头,“那一次也是因为这个……下面露得太多,违反了比赛规定。”

“嗯,”李枫重重地点头,她也知道这么档子事儿,所以她认为,这是文明办今天提出的最合理的建议,“回头让她们换一身儿衣服。”

“最好能尽早通知,”陈太忠补充一句,“这杂技不比别的,衣服不合适,万一动作走形,那就糟糕了……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陈主任这个建议很好,”李台长伸出手鼓一鼓掌,心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枪毙第三个节目呢。

其实对天南省台来说,枪毙三个节目并不是很大一件事,但问题是现在都十二号了,二十四号就是春节了,有什么变动都来不及调整了。

亏得台里还有几个备选节目,要不那真是抓瞎了,想到这个,李枫心里也禁不住咬牙,这文明办也不知道唱的是哪一出,这会儿过来核查节目。

约莫五点二十,这节目就核查完了,然后就该台里留客请饭了,省台的采编、记者、主播和摄像师之类的,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但是遇上领导视察,该请也得请。

陈太忠对这个不感兴趣,尤其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才是电视台正经忙碌的时候,省台可不比那些市台县区台,错非关系极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不合适坐在一起吃吃喝喝。

只看田甜就知道,八点以前连饭都不敢吃,再饿也就是吃点零食或者台里食堂的盒饭,用她的话来说,领导就不让吃饭,吃饱了可能犯困——就算你身体好不犯困,但是难免会影响到其他同志的情绪……我们都饿着呢,你倒吃啦?

所以陈主任就要走,两边正谦让呢,有人慌里慌张地跑过来,“李台长,打起来啦,门卫把石艳女士打了。”

“嗯?”李枫听得眉头一皱,她其实也不想请陈主任吃饭——毕竟今天文明办找了台里不少的碴儿,于是就快步走出去。

陈太忠也是不想吃饭的主儿,于是带着自己的人马跟着走了出来,走到楼门口,看到乱糟糟围着一大片人,一个二十三四的女孩儿指着门卫大声尖叫着。

陈主任四下扫一眼,发现段天涯正在不远处站着,双手背在身后,手上却是拿着一个小巧的DV,一脸肃穆地张头张脑,很显然,若是有什么场景出现,这货肯定会抓拍的。

“老段,过来,”他毫不犹豫地招呼一声。

段天涯也知道陈主任今天下午来台里,刚才在音像中心还碰过呢,听见他打招呼,说不得就收起了那份八卦的心思,笑眯眯地走过来,“领导有啥指示?”

“这个女人……石啥的,不是唱《爱的奉献》的吗?”陈太忠微微扬一下下巴,爱的奉献是一首老歌,不过意境高远,时不时就有人拿来翻唱一下,刚才他审核过她的节目,她还唱了一首什么歌,他却是记不得了。

“这是石艳啊,您没听说过?”段天涯讶异地反问一句,才开口解释,合着这石女士原本是素波市某银行职员,去年在某大城市举办的歌唱比赛中勇夺头名,然后就漂到北京去了,现在又要出唱片又要拍电视,是相当红火的。

不过她离上中视的春晚,还有相当的差距,于是前不久,她的经纪人找到省台,说这是素波出去的人才,愿意优先照顾一下父老乡亲。

天南的文化气氛还是比较浓的,遗憾的是,在流行音乐上面真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才,天南台也注意到了这个歌手——当时她夺冠的时候,二台就报道过。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陈太忠的眉头微微地一皱,这个石艳的歌唱得还是不错的,门卫怎么就会打人呢?

“啧,这女人……嘿,有点魔怔了,”段天涯苦笑一声,他最是喜欢看热闹,早早地就来到了现场,所以对这因果摸了一个七七八八。

敢情这石艳女士在台里彩排,外面就来了一些粉丝,还有一些人,是她办的声乐班的学生,还有人带了礼物来。

经纪人接到电话了,但是当时“省委领导”在现场观看彩排,所以就没通知她,陈太忠走了之后,石艳就走出来接待自己的粉丝。

聊了一阵之后,她拿着礼物要回大厦,门卫要她出示出入证,她这匆匆出来没带出入证,瞥此人一眼,她也懒得解释,心说你个臭保安得瑟什么。

不成想门卫不干了,上前伸手拦她,说是没出入证不许进,她这就恼火了,“你没看到我刚出去吗?”

她再往前一走,就过了警戒线,门卫不跟她讲那么多,一把就把她拽了出来,由于动作比较大,又不小心拽住了她的头发,好悬没把她拽个跟头。

石女士这下就不干了,抬腿就踹向门卫,“真是给脸不要,你个看门狗得瑟什么?”

门卫受了这一脚,倒是没啥力度,不过他也火了,上前就是一记耳光,反手又是一推,将石艳推得又是一个踉跄,“滚开!”

这一下,石艳的粉丝不干了,就喧闹了起来,气势汹汹地涌过来讲理,结果远处的门房赶紧跑出来,“干什么干什么,打算冲击国家机关?”

这时候,众人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说法,于是就站在警戒线外头,群情激奋地声讨这只“臭看门狗”。

“咦?”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侧头看一眼段天涯,“这门卫是保安的话,负责守卫的武警在什么地方呢?”

“这就是武警啊,”段天涯嘿嘿一笑,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低声回答,“那女人连武警和保安都分不清楚,就敢那么嚣张,那真是活该被教训。”

“这个可是连我都不清楚,”林震在一边旁听,听到这个解释,禁不住咋舌,“那怎么没有写‘卫兵神圣不可侵犯’呢?”

“十年以前有写,后来越来越开放了……这是电视台,是媒体嘛,保卫是应该的,但是搞成军事区那种,影响也不好,最后就取了,”段天涯的解释很到位。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石艳那边的人也搞清楚了,合着她撒野的对象,不是普通的保安是武警,但是已经搞成这个样子了,她自然是不依不让,“我就出去那么一下,你记不住我?”

“操鸡了,”段天涯笑眯眯地低声点评,接着又不屑地哼一声,“当人家是保安的时候,就牛气冲天,现在知道是武警了,就要讲道理了……什么玩意儿嘛。”

你这心理也够阴暗的,看这还能看得笑出声来,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欺软怕硬嘛,谁也是这样。”

那动了手的武警却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有人试图走上前讲理,他就低头看一眼警戒线,目光阴冷——那意思很明显,谁敢过线后果自负。

李枫这时候也了解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她走到那武警面前,抬手指一指远处的石艳,“这个人你应该常见吧?”

“她没有证件,”武警冷冰冰地回答,“也没有工作人员陪同。”

“李台长,”陈太忠发现,这李台长这屁股可能有点不正,说不得咳嗽一声走上前,“这个人的节目,下了吧。”

“又下?”李枫的脸色,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这就是个误会,再下的话,备选节目都凑不出多少了。”

“我坚持,公然挑衅卫兵,这不但是不道德,简直涉嫌违法了,到现在还只知道指责别人,没有悔改的意思,”陈太忠不为所动,“‘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唱得荡气回肠,你看她这样子有爱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