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13章 去心结(下)

陈太忠确实挺开心的,因为干部家属绿卡的问题,他面临了太多的压力。

如果陈某人能认为自己是对的,就敢理直气壮地硬顶压力,可若是他觉得理由不够充分的话,自己心里就先要虚一点——他认为,哥们儿可能不算好人,但却是愿意讲道理的。

今天听了马疯子的话,他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听说有人移民是为了保全财产,他心里就有点疑惑,我抓这个干部家属的绿卡,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有点不讲理呢?

直到听刘望男说出来这话,陈太忠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是钻了牛角尖——事实上,刚才她就点出来了,官和民,是一回事儿吗?

“不错就要奖,”刘大堂在他耳边吃吃地笑了起来,略带沙哑的声音、喷到耳膜中的热气和大开的衣襟,让她在此刻诱惑无限。

“那没问题,”陈太忠手一动,就滑入了她的睡袍内,“就在这儿吧,挺晚的了……不要吵着她们睡觉。”

“哼,偷吃是不道德的,”一个娇美的女声在他俩身后响起,很显然,这是田甜,现在屋里的诸女,能跟刘大堂比熬夜的,非她莫属,“让我先来,要不我就把她们都叫起来。”

“想得美,我可是立功了,你先看一会儿吧,”刘望男身子一翻,岔开双腿就坐到了陈太忠身上,伸手去撩他的睡袍,接着就满足地呻吟一声,“哦……”

陈太忠去除了心结,虽然睡得很晚,第二天来到单位的时候,也很神清气爽,去潘剑屏那里请示工作的时候,潘部长居然都赞了他一句,“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昨天睡得早,”陈太忠微微一笑,然后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接着就是请示领导,最近我该做点什么。

“最近也没什么大事,”潘部长沉吟一下,都年关了还能有什么事儿?于是他随口吩咐一句,“要过年了,多抓一抓群众的精神文明生活,比如说……春晚这些的。”

“春晚?”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这我怎么也管不了吧?不过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您说的是咱省的春晚吧?”

“中视的春晚我都插不上嘴,”潘剑屏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当然,你要是能管得上那儿,我大力支持你。”

“好的,我一定去关注,”陈太忠连连点头,见领导意兴阑珊,他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他回到办公室之后不久,郭建阳拿着一份特快专递走了进来,夸张的是,郭科长手上居然还戴着一副白手套,“今天来的特快专递,给您的……估计就是交通厅的事儿了。”

“这些玩意儿,我现在看得都恶心,”陈太忠叹口气,不过他还是接过了邮件,拿出裁纸刀划开封口,随便看两眼之后,顺手一丢,“我就知道,就是这点小儿科。”

其实这儿科,一点都不小,好歹是四千多万的工程,可是要说工程转包,那实在是太常见的事儿了,想计较都计较不来,许纯良还干转包呢。

所以说,如果是拿不到转包合同,那根本就是一切免谈——就算拿到了,还得证明二包跟某处长的关系,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

反正这里面说法大了,这些举报材料不能说言之无物,但也只是阐述了一些事情,没有足以令人信服的物证。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有那么多物证,反贪局就可以直接出动了,举报者也无须找陈太忠。

“只有受贿金额,没有证据,操作起来有难度,”陈太忠随手将邮件推给郭建阳,“收起来存档吧,这个事情没什么搞头。”

“为什么没搞头?”郭建阳眨巴一下眼睛,“这是非法转包,不但有利益交换空间,还可能因为费用降低而偷工减料。”

“胡说八道,”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哭笑不得地解释,“你不看一看这楼里住的是什么人,他们可能增加决算……偷工减料?再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这倒也是,”郭建阳点点头,戴着白手套去翻看资料,看了好一阵之后,他才叹口气,“线索倒是不少,但是没有一击就能致命的证据。”

“是啊,咱们终究是文明办,不是纪检委,”陈太忠哼一声,“而且,没跟交通厅彻底把脸撕破,有些手段,还是暂时不便使用。”

郭建阳听得先是点头,紧接着就是眼珠一转,试探着发问,“要不这样……我先搜集一下相关信息?”

你这也太……陈太忠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轻叹一声,“动静一定要小,否则宁可不做,还有……一定、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

“您放心,我做事有分寸,”郭建阳笑着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做这种事的危险性,这不仅仅是断人财路那么简单,更要命是会坏人前途。

“你?我看未必,”陈太忠看他一眼,才摇摇头,“你在永泰做的那事儿算保密吗?有正义感是好的,不过要讲个方式。”

郭建阳听得脸一红,接着干笑一声,“这不是然后就跟上领导了吗?因祸得福……有正义感确实不错。”

“不跟你贫了,”陈太忠站起身来,向秦连成的办公室走去,潘部长要他关注一下春晚,他自然要跟秦主任请示一下,工作该怎么开展。

秦连成听说这事儿,沉吟一阵点点头,“你去审一下省台审一下春晚的节目吧,褚伯琳是宣教部的老人,我要过去,正经不好说什么。”

“嗯,”陈太忠点点头,才待转身离开,不成想秦主任又来一句,“回去以后,你把郭建阳叫过来。”

“建阳?”陈太忠眼珠一转,接着喜上眉梢,他轻笑一声,“那可是太谢谢您了。”

“谢什么谢,这是部长给面子,也是大家争气,”秦连成笑着一摆手,“咱办公室升格前给个机会,每个副主任对应一个秘书处副处长,倒是你这挂职的……便宜小郭了,还没公布呢啊。”

“我一定守口如瓶,”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走了。

回到办公室,他越看郭建阳,越觉得这家伙有主角模板,你不过就是比我白一点,没道理的嘛,半年前你还是个没岗的副科,这马上就要实职副处了——就因为你撺掇别人拦领导的车告状。

郭科长被自家的领导看得心里发虚,禁不住轻轻地清一清嗓子,“咳……头儿您这是?”

“主任叫你过去,沉住点气,”陈太忠懒洋洋地发句话,顺手抓起一张报纸来翻看,心里却是在哀叹:唉,通讯员都副处了,我这领导才是个正处。

不过这哀叹,大抵还是属于无病呻吟,正处的领导身边跟着副处的秘书,其实挺长面子的,陈某人信马由缰地想开去:老秦既然要保密,为什么现在把建阳叫过去呢?

啧,明白了,这是要收班底啊,他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秦连成是调过来,在文明办没啥可用的人手,可是他要尊重潘剑屏的权威,也不合适随便安排人,而郭建阳不但是新人,背景也相对单纯。

建阳是秦主任发话调过来的,又算是他陈某人的人,将来挂职期满,他拍拍屁股走人,秦主任正好将此人收归己用——没准啊,老秦还惦记着利用这条线,跟我保持一定的联系。

他这么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郭建阳回来了,郭科长也不是一个特别善于伪装的人,尤其是一进办公室,满面的春风是再也藏不住了,“头儿,谢谢您了啊。”

“知道了?”陈太忠瞥他一眼,见他微微点头,才咳嗽一声,“行了,你联系一下天南电视台,看他们的春晚什么时候彩排,咱们文明办要过去审核节目。”

“好嘞,”郭建阳美不滋滋地转身离开。

不多时,陈主任要去省台审核节目的消息就传出去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李云彤居然跑了过来,“头儿,您下午几点去?”

“说好是三点去,”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心说你好歹也是省委的实职副处了,不会还喜欢看这种东西吧,“怎么,你有什么事儿?”

“想跟着领导去审核一下,”傻大姐笑着回答,“对了,调研处的郭芳也想跟着过去看看……不知道行不行?”

“我就不知道你们是个什么心态,”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省台的春晚有什么看头,要不是上面安排,我都懒得过去。”

“看个热闹嘛,”李云彤理直气壮地回答,“那头儿您这意思……是准了?”

“准了准了,你再问问,看看谁还……算了,就你俩吧,”陈太忠有点能理解女人的八卦心思和水银灯情结,才说再招呼几个女同志过去,却是猛地想到了那个恶毒无比的外号,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林震这大老爷们儿,对省电视台的春晚也挺感兴趣,他以前一直在组织部,不像宣教部的人,能经常接触电视台,中午在饭桌上,他提出要求,“头儿,带我看美女去吧?”

陈太忠点点头,心里却是暗自嘀咕:美女肯定会有的,但是干净的怕是不多,也不知道你怎么兴致这么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