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11章 多方促成(下)

看把你美得,陈太忠这下可不干了,要是没有段卫华的推波助澜,这也不是不能商量,但是人家老段关注了,不但关注,还是不打招呼地帮自己撑腰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问题是,现在你这加层已经被捅出来了,市里主要领导高度关注了,砍一层怕是不可能了。”

才说了一句人话,又说这种屁话!崔洪涛才不相信这货昨天不知道宿舍这边有加层,他哼一声,“没有这个道理的嘛,一开始就是那个学校没事找事,我不吃它讹诈,就该把加层去掉?那当初我不如答应它。”

老崔你这还真直接,陈太忠也不怕实话实说,他正色回答,“我没说要你忍受它的讹诈,但是学生家长都上街了,你的人不能找相关单位来调解吗?”

“绑架学生家长的,是南门小学,跟我们厅无关,”崔厅长隔着电话叫上真了,“我的人要在意的话,他们这气焰就下不去!”

“崔厅长,我知道你有苦衷,”陈太忠不耐烦地发话了,当干部的……其实,生而为人,谁没有一点这样那样的苦衷?哥们儿的苦衷还一大堆呢。

“但是这个现象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而且你们这个宿舍楼的规划,没有一次申请到位,很难不让人生出疑心……你们试图规避什么。”

“规避什么?纯粹是这帮干活的人长了猪脑子,”崔洪涛气得骂一句,接着他又想到一个可能——这陈太忠一直在帮南门小学说话啊,“那我让他们跟南门小学的人沟通一下,你认为合适不?”

你早干什么来着?陈太忠听得也真是无语了,“昨天都可以商量,今天商量了没什么意思了,不怕跟你直说,那个校长回头我要处理的……绑架学生家长,无耻!”

崔洪涛沉默好一阵,才缓缓开口,“那照你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陈太忠轻轻地叹一口气,有种的你让那六十个处长找我来,“你再跟市里试着沟通一下吧。”

再跟市里沟通,嫌我的人丢得不够大吗?崔洪涛默默地挂了电话,数遍整个素波市,配跟他平起平坐说话的,也只有一个段卫华——让他去找陈放天?那不现实。

可是他不出面的话,厅里还真没有什么人敢跟陈太忠跳脚的,素波这帮人倒没什么可怕的,关键是人家背后站着姓陈的。

先停工,回头再想一想别的办法吧,崔洪涛做出了决定,他倒是没想过用那六十名处级干部的需求,来给陈太忠施加压力,绑架民意这种事儿,不是一个厅级干部该做的——起码,没有足够的利益的话,他是不会做的。

无非就是六十套房子而已,不算多大的事儿,不过饶是如此,崔厅长也没想到要轻易地放弃,能走到他这个位置的主儿,鲜有心性不够坚强的。

崔洪涛打来这个电话,那总算是说清楚了!陈太忠也很满意这次交谈,当然,通过对方很直白的语气,他确定自己是让对方不爽了,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老崔你让老高不爽的时候,可不也是理直气壮的?没办法,想干好工作,不可能不得罪人。

既然话说开了,南门小学那边也就可以动了,陈太忠抬手给沈主任打个电话,“沈主任,交通厅那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咱教委这边,动作也快一点,不要给他们留下什么把柄。”

沈主任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呢,但是同样的,他也不敢随便联系陈太忠和祖宝玉,正经是他跟陈放天,今天很是通了几个电话。

建委那边给宿舍下了停工通知书,他也知道,现在接到陈主任的电话,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反正你们都是大爷,说不让我动,我就不动,说让动马上就动。

不过他还要确定一下,“只调整小贾一个人吗?据说有个别年级主任,也起了不太好的作用。”

“这个贾校长,是不能再在领导职位上了,”陈太忠听得出来,对方说什么年级主任之类的,大约只是幌子,真实的用意是在问,怎么调整贾校长。

“严重破坏精神文明建设的行为,首恶必究,”他再次强调一下,才轻描淡写地回答,“至于其他的同志,那就是你们内部的事情了……文明办关心的是,某些歪风习气必须打下去,不能让其有滋生的土壤。”

其实,在这个道德缺失的年代,最不缺的就是滋生不道德行为的土壤——所以陈太忠认为,处置个把年纪主任也没什么意思,社会大风气使然。

那么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明确地告诉大家,文明办暂时顾不上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们最好搞搞清楚。

这只是治标,而不是治本,可是陈某人非常清楚,他现在具备的,也不过就是治标的能力——这个能力都不是很完全,就更别说治本了。

这就只能一步一步地来了。

处理完这件事,差不多就是六点了,小汤同学又打来电话,说是跟曾学锋把合同签了,两套房子,五十万的装修费,她一定要请陈主任吃饭。

“这点小钱只是开始,”陈太忠不在意地哼一声,他可还记得曾处长说过,要给汤丽萍转三百万的,一旦拿到那一笔钱,圆规腿会立马脱贫致富。

当然,那一笔钱到手的话,汤丽萍也就可以成为他的女人了,只是眼下说这个还有点早,“回头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可是我就是想见一见你嘛,”得,小汤同学隔着电话开始撒娇了。

“今天有事,改天我联系你,啊?”陈太忠笑一笑,圆规腿有着常人都拥有的市侩,但是她知道努力,并且懂得感恩,这就是不错的品性,“我这儿还忙,以后打电话晚点再打。”

他晚上还真是有事,事情不大却也不能不办——马疯子从加拿大回来了。

韩忠韩老板在港湾宴请马总,丁小宁、张馨和刘望男作陪,由于单位里事儿多,陈主任在六点四十才赶到。

包间里,一群人正在聊得热火朝天,经过不懈的运作,马总已经拿到了加拿大的绿卡,国籍就要等一等了,韩总看得眼热,就出面请客,跟他取一取经。

“光拿绿卡也没意思,还是要入籍才行,”马总说得天花乱坠,“要不然别说这中国护照用着不方便,只说每年必须得在加拿大待半年,这就挺折磨人的。”

“我只当你是在乎那个选举权呢,”韩忠听得就笑,笑到一半,才发现陈太忠进来了,“太忠来了啊?”

“老板,”马总赶紧站起身来,笑着点点头,见陈主任摆手,他才又坐下,“不骗你们,中国的护照,用起来太不方便了。”

丁小宁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太忠,嘴里冒出一句来,“太忠哥,你说我也移民好不好?”

“你?那随便你啊,”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脸上却是没什么表示,“反正我关心的,是干部家属的移民。”

“看,这就是说,你不能再是干部家属了,太忠不要你了,”刘望男笑嘻嘻地调戏她,“其实在国内呆着也挺好的,这么大的买卖,你移民出去干什么?”

“我是怕了再来一次九零年那样的疯涨了,票子随便印,”韩忠苦笑一声插嘴,“你挣再多的钱,架不住别人涨啊,到最后一辈子白干。”

“好了,不说这些闹心事儿了,”陈太忠也是有点奇怪,丁小宁怎么也想移民了,不过现在这不是他要关心的重点,他看一眼马疯子,“小宁跟你说了吧?”

“说了,借二百万给东临水嘛,”马疯子笑着点点头,“说白了也就是四十万加元,没几个钱的,那些搞中介公司的部门经理,一年也能挣这么多。”

我不想谈这话题,你非要说,陈太忠哼一声,硬生生再把话题拽回来,“本来是想让李凯琳出面的,不过想一想不合适,你用合力的名义借出去吧,嗯……让那个村长跟你私人打借条。”

“他不打借条我也不怕,”马疯子傲然地哼一声,一拍胸脯,“老板,咱现在是外商了,可以向市里给他告状。”

“一边呆着去吧,”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你拿个绿卡,还不是得回来赚钱?”

“太忠正抓这个呢,你们也别说这闹心的事儿了,”韩忠笑吟吟插话,他反应过来陈主任为啥是这口气了,“对了,东临水有啥好买卖?”

他这一句话,问得大家都笑了,丁小宁这才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一遍,说话间,服务员就把饭菜端了上来。

看到陈太忠不欲多谈移民的事情,接下来大家就说起了别的,其中东临水的话题,居然占了不少的时间,到最后,马疯子拍胸脯保证,“你放心,明天上午,我就让东临水的人去合力拿钱。”

直到八点半的回了小区,丁小宁才问一句,“太忠哥,你就不怕加印钞票?”

“……”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这个……就当是阵痛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