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08章 真是五层(上)

陈放天正在参加一个工作总结会,猛地接到段市长的电话,也不敢怠慢,可是接了电话之后,他开始疑惑了,市长这是啥意思呢?

段卫华不可能直接说重新审核,他就表示我从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家长们苦得很呐,你们市政规划工作要抓得细致一点,尤其规划学校旁边的时候。

建委虽然是数一数二的大行局,但终究不过是个处级单位,段市长不说那么明白,陈主任就搞不懂了:尼玛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市长指示他就要重视,于是他马上撒开网了解情况,关键词是“报纸、学校、家长、规划”等。

这么明显的关键词,大家很快就找到了线索,然后陈放天就有点恼火了,没道理的嘛,交通厅跟南门小学掐架,跟我们建委有啥关系呢?

不过段市长发话了,他也不能不办,于是就跟规划局了解一下,这才知道交通厅的两栋楼确实是申报通过了的。

而规划局的同志接到陈主任的电话,很是心惊胆战,没命地解释说,楼高七十八米,据那个小学的操场边缘有一百七十米以上,也就是说楼距怎么都过了二比一了。

“这个……”陈放天沉吟一下,不耐烦地点出要害,“他们搞得学生家长们上街,市里很重视……你们少给我惹点麻烦行不行。”

“但是……批复已经下去了啊,”规划局这边的人叫苦连天,“我们就算想收回来,可是对方……是交通厅啊。”

交通是个一点都不比建委逊色的部门,眼下一个是市局一个是省厅,市建委的人再横,也得考虑招惹的是什么人——交通厅的老大崔洪涛,现在可是跟着杜毅混呢。

“你确定自己干不来这个事儿,是吧?”陈放天冷哼一声,对他来说,他认省里很多领导,蒋世方他认,许绍辉更认,高胜利啦陈洁什么的也没问题,甚至沙鹏程都可以考虑,但是杜毅……他没必要认!

他真的没办法紧跟杜书记的步伐,他认识的全是亲黄系的人马,唯一一个例外是许绍辉,但是许书记在天南远算不上黄家对手,而杜毅和黄系之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他这个态度一表示出来,规划局这边就没办法再叫苦了,只得叹口气应承下来,说是尽快向交通厅表明态度。

陈放天放了电话之后,总觉得哪里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拿过报纸来又看两眼,一时间难以压制心头的怒火,拿起电话给教委沈主任拨了过去,“我说老沈啊,你约束不住自己的人,也别连累别人啊,你那个南门小学的校长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沈主任并不吃陈主任这一套,陈放天是很牛,但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小小的贾校长都敢得罪整个交通厅,他堂堂的教委主任,自然也不会太自低身份,“这是陈太忠要抓精神文明建设,关我什么事儿?”

“陈太忠?”陈放天听得登时就是一愣。

“你不知道?”沈主任听得也是一愣,“我印象中,你跟他打过交道的。”

他岂止能确认这二陈打过交道?根本上,他就知道这俩人关系不错,只不过说话嘛,就不能说得太露骨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陈放天反应过来了,他现在其实算许系人马,多少挂着点黄家的关系,所以他知道,许纯良、高云风和陈太忠都不待见崔洪涛,甚至连另一个交通厅子弟——那帕里,都不喜欢崔厅长。

这四个人虽然都比他年轻,但是他自认不比其中的任何一个强,听说是这样的恩怨,于是笑一声,“那是我冒昧了,不过以我对太忠的了解……他不会很欣赏贾校长吧?”

“这个还得陈主任你告诉我了,对这些,我真的不通,你俩关系好啊,”沈主任见他服软,登时就打蛇随棍上,“原来不是他跟你说的?”

“是段老板跟我说的,”陈放天哼一声,其实他也知道陈太忠跟分管教委的市长祖宝玉关系好,所以对沈主任也不能太无礼,“市长专门打电话告诉我,学生家长很可怜啊。”

段卫华给你打电话……说学生家长可怜?沈主任抓住了重点,心里登时就凉了一大截,省委省政府再大,也管不到素波市啊,于是可怜巴巴地叹口气,“这个我做不了主,得跟祖市长汇报一下。”

“那你汇报吧,我也不是针对你去的,”陈放天听说涉及自己的本家了,就怀疑是交通厅那边的手笔,所以他要把关系撇清了,“我的意思是,你们做的不好,但是交通厅那边……更不合适一点。”

得罪崔洪涛,他真的毫无压力——上面有多少顶缸的呢,再说了,这次的事情,他也就是出来打个酱油,算谁也算不到他身上。

他们这里鸡飞狗跳的,但是交通厅这边波澜不惊,崔厅长一大早过来,就接到了省委的通知,说杜书记要一份今年省厅的各种数据,马上就要。

这个命令比较含糊,但是依据往年的经验,崔洪涛知道,这是年关将近杜老板要跑部了,这种数据并不是每年都要——去年就没要,而且,每一次要求的也不尽相同。

每遇到类似的这种情况,崔洪涛的心里就禁不住要抽搐一下——如果我跟高省长的关系没有越走越远的话,这种事情就有人可以请教了。

事实上,他跟那老书记的关系还不错,可官场里这点东西,虽然万变不离其宗,但也是要讲个与时俱进的——那书记真的太老了一点,跟不上时代了。

但是指望那书记从自己儿子的嘴里掏出东西,并且痛快地告诉天南省,崔洪涛非常确定,有这个想法的话……那就是我跟不上时代了。

所以这一上午,他都在指派人,帮杜书记整理各种数据,新增通车里程、高速、一级、二级等公路的里程,客运、货运数量的增加情况——这些数据虽然需要一点,却真的不难统计,他愁的是,我该统计哪些数据?

杜老板跑部,最想要的是资金缺口的数据,而我想证明自己干得称职,就该交上比较好看的收益报表,可是报表太好看,下一步又不好要钱——这我该怎么选择啊?

他正纠结于此呢,下面有电话来了,说是关于省厅宿舍楼的事情,可能要缓建。

“有毛病吧,缓建……”崔厅长不耐烦地哼一声,才要挂断电话,猛地反应了过来,“什么?缓建宿舍楼,谁这么大的胆子?”

等他听说,是市规划局电话通知的,禁不住冷冷一哼,“市建委的规划局啊,我还以为是省建委的呢……什么,梅林街的宿舍?”

梅林的宿舍,昨天陈太忠提过……崔洪涛开始心里盘算,他虽然现在志得意满,但是有些人和事也是他不得不掂量的。

不过,也仅仅是提一下嘛,下一刻,他就将这点顾忌甩到了脑后,“那边宿舍区……手续齐全的吧?”

跟他汇报的这位,心里就别扭了,心说我才跟您说了这边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问我手续的问题呢?他不想反驳领导的意见,但是又不能不说,“这边的手续……后来补办了一部分。”

“我问的是齐全不齐全,”崔洪涛轻轻地哼一声。

“齐全,齐全,”这边也没辙了,只能这么回答——规划局都下了批文的,我能说不齐全吗?

“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没有意义,”崔洪涛很干脆地挂了电话,老子这大厅长一天不知道见多少,有多少事呢,你闲得没事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崔厅长不知道的是,他说这话没有过了多久,有人就找到了高云风,那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陈太忠在找梅林街宿舍的麻烦。”

高公子沉默不语,他知道面前的男人在厅里干得不是很开心,而且他也知道,梅林宿舍的承建商,虽然号称是厅里的三产公司,但其实是转包给了别人。

而转包的那位背后的人,跟面前这位李处长还非常地不对路,此人前来报信的意图,不问自明。

“这个顺风船,暂时不能搭,”高云风沉吟半天摇摇头,“我跟陈太忠关系是不错,但是这个宿舍真要扯开去,指不定是多大麻烦呢。”

这就是相互钳制的结果,崔洪涛在高胜利走了之后,固然是不怎么买老厅长的账了,可是某人在决定修建永蒙公路的时候,厅里不但没卡,也适度地支持了一部分。

这就叫留份人情日后好相见——虽然说修路的大头不是厅里出的,至于说这条路目前是高云风、田强在搞,后面还有许纯良的施工队,交通厅也只做不知。

所以说崔厅长这人,也没太大的毛病,他只是将该有的权力收回来了,高胜利你都升省长了,厅里的人事和规划,总不能让你再插手了吧?

高云风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了,所谓的“金桥银路草建筑”,他修路厅里都不管,人家盖个草建筑,他要是去使坏,那也不是做人的道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