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06章 巧言令色(上)

最先赶到堵路现场的,是刘晓莉,她自己没有车,打车过来煞是便捷,一过来她先招呼陈太忠,“这件事听说别有内情,我该偏向哪个方面报道?”

岁月如刀,记者干得久了,再有性格的主儿,也会在报道之前请示一下方向,刘记者并不是例外的那一个。

“偏向学生家长吧,”陈太忠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交通厅在这件事里固然是没什么责任,可是学生家长更冤枉不是?

而且凭良心说,他并不认为交通厅一点责任都没有,南门小学狮子大张口是不对的,但是你厅里面不作为也不对,就算一开始不管,现在家长都堵路了,你还没什么反应?

说白了,这是交通厅试图通过坐看家长们堵路,来表现他们的无辜,闹到省政府我们都不怕——就是崔洪涛那句话,我们盖这楼,符合市政规划!

两边都是以家长为砝码,向对方施加压力,比的是谁先沉不住气而已,然而谁都不会去考虑,可怜的家长们何辜,要被逼到这一步?

“家长是被老师们通知过来的,”刘晓莉低声嘀咕一句,敢情她早就知道这里堵路了,所以才会来得这么快,甚至她都知道里面有什么关窍,由此可见,她现在的影响力真的越来越大。

“你早就知道,怎么不早一点报道?”陈太忠皱着眉头看她一眼。

“昨天有人给我爆料,我又四处了解了一下,”刘晓莉皱着眉头叹口气,“但是没您的支持的话,最深层的原因,真的不能报道啊,这稿子写出来,不但会让人遍体生凉,也容易被人说成是枪稿。”

“讳疾忌医是要不得的,”陈太忠叹口气,无力地摆一摆手,“你现在去采访吧,只当从来不知道这事儿,今天了解到什么就报道什么。”

“教育系统的形象,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吧?”刘晓莉撇一撇嘴,看起来非常无奈,“有些东西说出来,真的是颠覆性的。”

“如果你亮明身份,学生家长未必敢这么说,”陈太忠轻笑一声,脸上的表示煞是值得玩味,“当然,要是有人敢说,你肯定也敢写……对吧?”

说着话,随遇而安就到了,上次随老师特地打了电话给陈主任,说要是再有什么料,他希望能尽绵薄之力,跟商报小刘相呼应。

所以,陈太忠也给他打了电话。

“这件事,要多辛苦随老师一点,”陈主任最后交待一句,“晓莉你是写报道的,了解到什么写什么就行了。”

这下,这两位是真的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领命而去,陈太忠看着这俩在不远处忙乎起来,想到自己当初很不耻随遇而安的伪风骨,就禁不住感慨地摇摇头。

想要做点事情,手上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得有——陈主任认为,在这件事里,随遇而安能起到的作用,要远远地大于刘晓莉,因为随老师是时评家,并且不怕口舌毒辣!。

随遇而安到了好一阵之后,沈主任才过来,不过他来的这么晚也有充足的理由——他的身边陪同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瘦小的中年妇女脸色极差。

“这就是南门小学的贾校长,”他淡淡地介绍一句,“小贾,这就是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最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我现在马上就去给学生家长做工作,”贾校长的皮肤很白,不过她现在脸上的惨白,并不完全是皮肤的缘故,她强自镇定,“希望大家能保持平常心。”

“能做工作的话,刚才就让你做了,”沈主任嘴角抽动一下,不动声色地发话,“你还是跟陈主任先解释一下,你知情不知情吧。”

嘿,老沈做事倒是挺上路的,陈太忠心里听得暗暗点头,事实上,人家贾校长真的让家长散去,这件事也就这么完结了。

然而,陈主任并不想这么完结,这件事情说大不大,但是性质极其恶劣——从什么时候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以肆无忌惮地挟持学生家长了?

更别说,他也挺不爽崔洪涛的态度,不作为不是你的错,理直气壮地不作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件事情,我是知情的,”得,贾校长不愧是敢组织家长拦马路的主儿,她虽然面色苍白瘦小柔弱,表情却是很坚强,“不但是学生家长,学校里不少老师对这个高楼挡住学生的阳光,也非常不满意,我不能完全无视大家的呼声。”

“比如说……有哪些老师?”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他知道她在说谎,这么大的事情,校长不出头,哪个老师敢吃多了撑的来管?

“这个我不会说的,”贾校长缓缓地摇摇头,坚定无比地回答,“我可以帮领导们做工作,但是也有保护我的教师的义务……他们是出于正义感。”

啧,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陈太忠真的有点不耐烦了,于是他冷哼一声,“道理,我比你懂得多,我就问你,这两栋楼最终的楼高,会是多少?”

“我不是搞建筑的,我只知道,会影响教室和操场的采光,”贾校长还真是个妙人儿,她淡淡地摇摇头,“我跟老师家长们解释过,这两栋楼手续都是合法的,但是大家说……楼距什么的合理不合理不说,但是一定会影响采光。”

是啊,一定会影响采光,陈太忠一时觉得这贾校长也是一号人物——这么大两栋楼,杵在马路对面,怎么可能不影响采光?那个方向远处大气反射过来的光线一定收不到。

你……你算一号人才,陈主任心里暗叹,这校长一定是语文老师,嘴皮子实在太利索了,绵里藏针地就把他顶了。

而他还不能拿什么八十万的来说事,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证据……虽然大家都确定,应该是存在这个数字,可终于还是要归到流言一类里的。

陈某人是省委的处级干部,口出无凭是要遭人耻笑的,于是他点点头,“那你的要求是什么,怎么样做就可以不堵马路了?”

“不是我的要求,是学生家长和部分老师的要求……您也看到了,我还是愿意帮文明办做工作的,”贾校长回答得是滴水不漏,“他们的意思是,最少要减掉一层楼。”

减掉一层楼,好算计啊,陈太忠再一次被她的话折服,从字面上来理解,这个要求并不高,但是他从外表就能看出来,那两栋高层,每一栋都是三个单元一层六套的结构。

减一层就是减掉了十二套,虽然只是二十二分之一,可是单位里的房子,哪里是那么容易减掉的?至于地基是按什么规格打的,会不会浪费,那都是小事了。

“减掉一层,他们就觉得合理了?”陈太忠笑一笑,二十二层的楼房影响采光,二十一层的就不影响了?“减掉五层会不会更合理?”

“有关部门规划的时候,就没有征求我们学校的意见,”贾校长不动声色地回答,“这是对学校和孩子的不尊重,家长们要求减掉一层,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要求……请他们多关心一下祖国花朵的成长。”

她是豁出去了,不过同时,她也有把握,学生家长不会有人说出她来——你们的孩子,总还是要上学的吧?

贾校长的面色,慢慢地正常了起来,可是沈主任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了,你知道陈太忠是什么人吗?你破罐子破摔,也别拉我垫背啊。

事实上,教委主任刚才略略一打听,早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干咳一声,“小贾,你在跟省委领导说话,注意一下措辞。”

“嗯,减掉一层,是吧?”陈太忠点点头,“这个要求我记住了……我再好奇地问一句,如果你刚才给学生家长做了工作,而对方死活就是不减这一层,你们以后还会堵马路吗?”

“都惊动省委了,那肯定不会再堵马路了,”贾校长说话是有水平,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她的智商不是奇高的那种,见到对方微微点头,一时她就有点不忿了,“不过家长们再去堵工地的门,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不影响交通的。”

你怎么就能……傻到这个程度呢?沈主任听到这里,实在无法忍受了,他瞥一眼陈太忠,才犹豫该不该出声解释,不成想陈主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原来家长们以前没堵过工地的门。”

嗯?贾校长听得一愣,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禁不住脸色一变,她本来是不忿这个人一来就要强行平息此事——没准到头来,她真的是白忙一场呢。

同时,她又想暗示一下,家长们只是出于义愤,你嫌我们堵路不文明,我们堵工地的门儿总没问题了吧?

可是她就偏偏没有想到,先堵工地的门和先堵马路,那绝对是不同的处理问题的态度——一个是想解决问题,一个却是想制造舆论施加压力。

不过论起胡搅蛮缠来,她可是一把好手,于是她又信口开河,“好像一开始有学生家长去协调过,还差一点被对方打了,所以……大家认为堵门口比较危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