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05章 能招事(下)

陈太忠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建阳的嗓子里就发出一声怪异的声音。

“嗯?”陈主任很随意地看他一眼,又闭眼靠在首长座上,不成想郭科长沉默一阵之后发话,“但是……奚主任已经走了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太忠眉头一皱,接着他就感受到了一丝不妥的气机,说不得直起腰向车前望去,登时就是眉头一皱,“啧……”

前面的路又被人拦住了,挺宽一条马路,堵了一个严严实实,所以郭建阳才会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头儿,咱又遇上事儿了。

“这……飞机没起飞呢,”陈太忠干咳一声,“建阳你开得慢一点,咱们看看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说……孩子的健康?”郭建阳在开车,所以视线很好,拦着马路的白布,上面字也很大,“咱们掉头,还是下去看看?”

这里不是去省委的必经之路,只不过路比较宽敞,所以郭科长很随意地选择了这么一条。

“孩子的健康?”陈太忠沉吟一下,按说就算这是不文明现象,也该是刘爱兰分管的,可是他既然撞见了,不问一问似乎也有不作为的嫌疑,“停到路边,咱们走过去问一问吧。”

这公路是双向四车道,两边还有自行车道、花池和人行便道,不过堵路的人真的太多,足有二三百个,一边还有人在围观,人数真的不少。

大白横幅上,写着的是“孩子们要阳光,要健康”,陈太忠信步走过去,找一个观看的闲人问两句,就知道了,合着公路的北边,是一个叫做南门的小学。

学校的门向南开,教学主楼却是在学校北边,也就是说,临着马路的一侧,就是操场什么的,不过也有两栋狭长的二层教学楼,直接临街的地方不算多。

而在这公路的南边交通厅买了一块地,要盖宿舍楼——不是要盖,是已经开始盖了,两栋高层展现在大家面前,目前看起来差不多有十四五层了。

这一下,南门小学就不干了,你交通厅在公路对面,盖了这么高的宿舍楼,将来孩子们晒不到太阳了,这影响孩子们的发育和成长。

“这才是……”陈太忠看一看已经盖得差不多的楼,又扭头看一看旁边的学校,心说这又是一笔糊涂账,“当初打地基就不该让它打啊。”

“南门小学可是折腾过,不过没用啊,”有人在一边摇头叹气,“前一阵还停工着呢,现在孩子们放假了,学校没人,他们就又开始动工。”

“这楼也不知道要盖多高,”陈太忠皱着眉头发话,心说这宿舍楼距离街道差不多有七十米,加上马路的话,宽就铁铁地过一百二十米了,再加上这边的便道和花池,不管怎么看,加起来都有一百七十米出头……没准都有两百米。

那么也就是说,按照楼距和楼高应该是一点七比一的话,差不多交通厅宿舍楼高不超过一百米就行,要是按照小区规划,那是一点五比一,楼高不过一百一十米就可以。

陈太忠对盖房子不是很精通,但是科委就有房地产公司,更别说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事情多多,耳濡目染之下,他也知道了不少。

“听说是二十多层,”旁边这位闲人看起来知道得不少,“就离这么一点远,孩子们肯定要受影响嘛。”

我觉得不怎么受影响啊,陈太忠心里算一算,就算是三十层楼,层高三米五的话——交通厅有钱嘛,层高一点,这下来也才一百零五米。

而事实上,素波还没有楼高三十层的住宅,最高的住宅似乎也就二十一、二层,交通厅不可能在这个地方盖起那么高的楼来。

要是二十一二层的话,这楼距基本上就是二点多了,陈某人琢磨一下,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闲人又说了,“关键这边都是孩子不是?”

这个倒是,陈太忠点点头,又不解地发话,“那交通厅少起两层楼,可不也就行了?”

“总之,是协商不果吧,”闲人叹口气摇摇头。

郭建阳也在旁边听着,他是从永泰来的,虽然笔杆子什么的都没问题,但是眼界有时候有点局限,于是低声嘀咕一句,“现在的孩子……未免太娇气了点吧?”

闲人没听到他说话,陈太忠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孩子的健康固然很重要,但是人家就算起三十层的楼,最多也就影响到操场一小条——主教学楼是绝对影响不到的。

“这学生家长们知道,就不干了?”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发问。

不成想,这时候旁边又过来一位闲人,听他这么说,禁不住苦笑一声,“是学校通知的家长,要大家配合着拦路……你还以为真有那么多热心家长?”

这才符合逻辑嘛,陈太忠暗暗点头,现在的人,哪里有那么多愿意多事的?还是得有人出来组织才行。

“那家长不该来?”先前的闲人不干了,狠狠地瞪一眼后来的这位,“受影响的,可是他们的孩子,学校出面组织不好吗?”

“扯淡,我本来还要上班呢,”后来的这位眼睛一瞪,敢情他就是被组织来的学生家长,“孩子的爷爷站了一天感冒了,我不得不来……这么远的距离,影响得到吗?”

“那你可以别来啊,”闲人恼了。

“孩子六年级了,马上小升初了,你以为我愿意来?”家长叹口气,家里有老人病了,他心里也是有火气,“是学校跟人家交通厅要补偿,八十万,交通厅不给!”

“要补偿错了吗?”闲人翻个白眼,看热闹的自然懒得去招惹一个愤怒的男人,“反正交通厅有钱……不要白不要。”

啧,陈太忠听得也是一翻白眼,他现在是真的腻歪了听这种事儿了,“唉,又是绑架。”

“没错,绑架啊,绑架学生家长,”那家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却是降低了声音,一脸的无可奈何,“人家交通厅给了钱,这楼就照样能盖了。”

“这个楼……打算盖多少层?”陈太忠发现了,这个学生家长说的话,比闲人靠谱很多,于是他就低声问一句。

“二十二层,关键是下面也不是商铺,总共楼高还不到八十米,”学生家长痛苦地叹口气,“你说这……影响得到吗?”

“就算影响得到,只要八十万划过来,还不是一样盖?”郭建阳在旁边说一句风凉话。

“啧,”陈太忠瞪自己的通讯员一眼,他知道建阳就是这毛病,看不惯的事情总要发表个议论,刚才就嫌现在的孩子娇气,现在又把矛头对准了学校。

但是,你说风凉话之前,先把消息落实了行不行?他是不满意这个,于是侧头看一眼那家长,“学校跟那边要钱,你怎么能知道呢?”

“学生家长们也有联系啊,而且,这也不是秘密,”这位一边回答,一边指一下那闲人,“你不信问他,他肯定也知道。”

“别问了,我也是学生家长,”闲人叹口气,“外甥在这儿上学,被我姐抓过来顶班……不过,人家死活是要盖楼了,学校要点钱也正常吧?”

你小子这个仇富心理,要不得啊,陈太忠淡淡地看一眼他,这家伙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模样,倒也正是嫉恶如仇的年纪。

“这堵了几天路了?”他问一句。

“两天了,”家里老人病了的那位家长发话了,“关键是这条街没什么要紧的单位,又是四通八达的,指不定还得再堵多久呢。”

陈太忠看一眼郭建阳,发现小郭也在看自己,终于是叹口气,扬一扬下巴,“你给刘晓莉打电话,让她过来吧,我给刘爱兰……算了,这也不关未成年人什么事儿,我想别的办法吧。”

陈某人的电话,直接就打到了教委,沈主任一听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马上表示说,我现在就从会场走人——昨天陈太忠怎么收拾梁止愚,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他就是打电话给崔洪涛了,他对崔厅长有成见,所以也没怎么客气,“崔厅,你们盖宿舍楼,把人家学校的光挡住了,你知道这回事儿吗?”

“那是瞎折腾呢,”崔洪涛漫不经心地回答,不过这样的小事,能让他这个堂堂的大厅长都知道,可见影响还是不小的,“南门小学是穷疯了。”

“请你尽快协调一下吧,”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这件事儿按说怪不得交通厅,可是你坐视家长堵路也不合适不是?“这可是很影响城市形象的。”

“我们这宿舍楼,是规划局那边的手续都走过了,”崔洪涛哼一声,淡淡地回答,这意思很明显,你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要是盖得不合适的话,规划局那边能答应吗?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多事了,”陈太忠微微一笑,挂了电话,心说你再有道理,一个不作为是跑不了的,你觉得南门小学不讲理,不能跟教委反映吗?

既然你交通厅不管,我文明办就可以冠冕堂皇地插手了,不管从什么角度上讲,学生家长是无辜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