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04章 能招事(上)

陈太忠本以为,都已经说好的事儿走个过场就行了,不曾想殷放上去两个小时都不见出来。

他坐在车里这个着急啊,可是还不敢走,这个时候他要走了,殷市长下来之后不见他,没准就又要多心——殷市长是个心思重的主儿。

这时候他就想给运输处的杨书记打个电话,张枫给他交待的也是这个,要殷市长先去找杨书记,然后由杨书记来做安排。

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很合适,干脆硬着头皮继续等了,所幸的是陈某人也习惯用手机办公了,没命地接打电话就是了。

大约十点半左右,老支书打来电话,说他打算跟李凡是回凤凰了,昨天上午两人去了农科院,由于有宋敏陪同,他俩订了点种子和书,昨天晚上李凡是又收了一万块钱,索性直接过去买了东西,现在就要走人了。

“不去林科院了?”陈太忠有点奇怪,“凡是的脑袋破成那样,他还受得了风?”

“咱庄稼人,还怕这点小风?”老支书不以为意地回答,接着又叹口气,“就是因为头破了,才不好意思去林科院……咱农民也得讲个形象不是?”

“那……你们先走吧,树苗这一项,可能要由吴市长来操心,你们那儿的树葬工作,她一直很操心的,”陈太忠哼一声,“那家伙把农副产品明细补上了吗?”

“梁总刚才说了,现在去拿都行,”老书记在电话里苦笑一声,“我们这累死累活的,不如人家一个电话管用,太忠你一开始,就该把这个好方法跟我们讲的。”

“不要想偷懒,自己总结出来的,才是最有用的……就比如说大白菜吧,超市和批发市场的包装就不一样,这个原因何来?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怎么做就能获取最大利益?”陈太忠不打算再说了,“有些事情,还是亲自经历一下的好。”

挂了电话之后,他才猛地发现后视镜里多了点什么东西,扭头一看,“殷市长您什么时候出来的?”

“也是才出来,”殷放笑吟吟地点头,然后很自然地一拉车门,就坐到了奥迪车首长位的地方——他出来其实有一阵了,结果给陈太忠打电话,这家伙的手机总是占线,所以才亲自过来看一看。

不成想他一到这里,就听到吴市长还有树葬什么的,于是就站在那里听,当然,因为他没有什么情绪,所以某人也就感觉不出什么气机来。

啧,您还亲自开车门啊?陈太忠刚想这么问一句,可终归是觉得有点肉麻,于是他直奔主题,“今天这……耽误您太长时间了。”

“算了,无所谓,”殷放也觉得今天的事情,耽搁得有点久了,不过他终究是机关里出来的,更注意程序正确,所以就无奈地笑一笑,“就是喝了两个小时的茶水。”

敢情,殷市长进去之后,找到了运输处书记办公室,杨书记听说他是凤凰市长,顿时惊为天人——好吧,用词不当,就是无比震撼的表情了。

震撼之后,杨书记就要跑前跑后地张罗,而分管这个的路局长,还不在运输处这个楼,他联系好人之后,就带着殷市长前往。

路局长虽然只是一个副局长,但是也很忙,殷放过去的时候,他正在跟几个人说事,不过既然来了一个市长,他就把其他人全撵了出去,陪殷市长聊天。

根本没见过面的俩人,能有什么可聊的呢?可是别说,路局长还真就能找出那么多的聊天内容来,从凤凰的运输状况聊到历史人文,再从国内铁路聊到欧美的铁路。

聊天的期间,时不时地有人来找路局长请示工作,被局长毫不留情拒绝了,“凤凰的殷市长在呢,其他事情都往后推一推。”

这时候,殷放就搞明白了,他是被人借了名头去装幌子,但是他可能反对吗?反正他俩说话,绝对不会说那四十节车皮里,还有十节是如何如何。

还是那句话,他是机关干部出身,很理解完善流程的必要性,所以也没怎么生气,而是兴致勃勃地陪着对方乱侃。

侃到一个小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诚意已经表达得够了,就暗示说,我一会儿还有点事儿,不过路局长不放他走,说是咱再等一等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大局长就回来了,我就领您去见他。

这话实在真假难辨,可是殷市长也知道,自己其实无需辨别真假,他只要走过这个程序就行了,不就是聊天嘛,谁不会?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之内,他又两次表示出了离开的愿望,这不但是他真的有点烦了,也是在向对方示意——我说,我是一市之长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坐机关做得闲到蛋疼?

路局长还是盛情留客,直到最后这一次,他才不得不放人,并且亲自陪着殷放走到运输处,目送着殷市长的座驾走出很远,才转身往回走。

当然,他这一番举动,也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

殷放很明白这些行动背后的味道,要不然人家吃撑着了,要他来铁路局晃一圈?不过,面对这种事情,他也没办法计较,市长是什么?这不但是个职务,也是城市的旗帜,主政一方,就要有相应的担当。

所以对这个问题他看得很淡,倒是刚才听到的话,让他生出了一点兴趣,“吴言在搞树葬?我怎么没听她说这个事儿?”

“这个……本来说好是素波先搞个样板,但是前一阵元旦的时候,我回了一趟凤凰,”陈太忠少不得又解释一遍,他很清楚,殷放这堂堂的一市之长,是看不上树葬那点东西的,但是既然涉及到了吴言的影响力,殷市长重视一下也正常。

殷放听了他的解释之后,沉吟一阵方始点头,“这是好事,我个人是支持的,吴言应该把这样的事情,提交给市政府……众人拾柴火焰高。”

“那样的话,市里就又要花钱了,”陈太忠不领这个情,他微微一笑,“我就是管树葬的,吴市长又是我老领导,市里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好钢……就用在刀刃上吧。”

害怕市里花钱,这纯粹是扯淡到一个不能再扯淡的借口,别的不说,只要搞过公墓的,就知道这里有多少文章可做——公墓的批文在手,这就是一只生金蛋的老母鸡,投入多少,都不怕没有回报。

殷放也能听明白陈太忠的意思,无非就是怕市里借着支持的旗号,插手公墓建设——这是一块大肥肉,然而他的眼界,不会放在这点小事上。

殷市长主政素波,确实有自己的利益需求,但是他不会轻易出手去动别人碗里的肉——整整一个地级市,他能做的事情太多了,可不至于这么下三滥。

他在意的是别的,“听说吴市长也是你的老领导,项目的资金要是真的紧张,你可以让她跟市里申请一下……精神文明建设,我是愿意支持的。”

他这一句话,就不知道卖了多少个人情出去,既支持了陈太忠的工作,又支持了吴言的工作,还向某些大佬做出了姿态。

然而细细一计较,就知道这些人情都是虚妄的,吴言身为章系人马,绝对不会同意殷放乱伸手的,而且——墓地建设,这原本就不会是一个亏钱的项目。

陈太忠也省得这些,事实上他都想到了殷放的本意,你不就是想离间吴言和章尧东的关系吗?不用你谋划,哥们儿早就在做了。

“非常感谢市长的支持,”他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看来这个车皮是问题不大了,现在要我把您送到哪儿去?”

“嗯,去省政府吧,去办点事,”殷放沉吟一下,缓缓发话,“中午有时间吗?”

就知道这个司机不是那么好当的,陈太忠心里暗叹,殷市长带了车,却是非要坐在他的车上,那摆明是有意图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人家堂堂的大市长借他的车用一用,那都是给面子,他不能表示什么,不过对对方拉拢的意图,他还是能做出点反应。

所以他沉吟一下,方始苦笑着回答,“碧空文明办的人要走了,我还得送人,嗐……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哦,”殷放点点头,不再言语,接着陈太忠的奥迪在前,殷市长的车紧随其后,直奔省政府而去……

奚国平这次来天南,真的看到陈太忠有多么忙碌了,所以对他能将自己送到机场,也是非常领情,虽然他是个副厅级的干部。

机场外,两人站在一起谈了有半个小时,他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再不走就走不了啦,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把自己的收获汇报上去的。”

“这就太客气了,”陈太忠笑着摇头,又冲他招一招手,才转身离开。

“唉,这家伙总算是走了。”

“他留下可不就是您的意思?”郭建阳有点好奇。

“关键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事情总是很多,”陈太忠撇一撇嘴,“好像……好像他特别能招事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