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900章 误会(上)

陈太忠一向标榜自己是讲究人的,但是看着自己的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那再讲究的人,也憋不住火气不是?

“请你配合,”这俩保安胆子却是极肥,明明看到对方开着的是奥迪了,可还要坚持,当然,他们也没胆子打人,就是走上前,一左一右地夹着陈太忠,一脸正气地看着他,“你影响了我们的正常营业。”

陈主任理都不理这俩鸟蛋,只是冲李凡是扬一扬下巴,“然后怎么回事,你继续说……”

然后还能怎么样?李凡是在那里记录商品价格,被人怀疑是其他超市派来记录底价的,保安们把他俩带进了小房间,就要他们交代,是谁派来的。

老支书五十出头身体强壮,而李凡是更是有一把子好力气,不过两人在村里不怕随便动手,来了素波却是不敢轻易造次,毕竟是省会呢。

所以李村长就老实回答,说我这是记录一个价格,回村里琢磨一下种点啥,只是参考,也没别的意思。

他这么说,别人也得相信不是?现在做超市的竞争很激烈,各种无间手段层出不穷,其中最为敏感的,就当属供货商的上货价和超市的销售价。

上货价这个敏感,大家都很清楚,但是销售价居然也敏感,有些人就不是很明白了,明码标价的东西,也会是秘密?

事实上,对大型超市来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一个拥有上万种不同类型、品牌的超市,它的销售价格,谁能完完全全凭印象记下来?

好记性真的不如烂笔头,所以就有人拿个小本,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那里记录各种销售价,这么做能带来的收获,有时候远超人的想像。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去年年初异军突起的“三金电器超市”,当时号称全省最低价,并且承诺,若不是最低,愿意赔偿差价的十倍——这个噱头让它一炮走红。

严格地说,电器超市不但品种单调,也不算真正意义的超市,可是大到空调、摄像机,小到剃须刀、电饭煲,这琳琅满目的商品,再加上不同的厂家和规格,也足有上千个价格。

三金超市为什么敢这么承诺,这原因很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们摸透了素波市内各种电器的行情——而素波做为省会,在电器方面省内最低,这是必然的。

有没有人十倍索赔成功过,这个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有也不多,所以打探别家商品的销售价,是商家生存的必要手段——对超市而言尤为重要。

李凡是不承认他是别家派来的人,美廉超市的人就恼了,尤其是他还说着一口带有浓烈地方口音的普通话,身上的穿着也是异常老土。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能让人不生出鄙薄之心?

而李凡是虽然很想控制情绪,但是他在村里也是说一不二的,对方一口咬定他是“奸细”,他自然不爽,一来二去地,双方就斗起嘴来。

那么接下来的结果,也就不用提了,超市的保安打算让他“清醒清醒”,而李村长奋起反抗,然而很遗憾,虽然他的力气比任何一个保安都大,但是空间狭小,对方人又多,于是他就悲剧了。

“他们不但扯了我的本子,还把前两天我记的东西,也都扯了,”说到这里,李凡是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那是发自内心的哀恸。

堂堂的五尺男儿,长得也算五大三粗,说起来还是东临水一千多村民里的老大,居然就这么浑身是血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陈太忠只觉得一股邪火蹭地就蹿到了脑门子上,好死不死的,旁边的保安还在唠叨,“最后一次警告……请自重,把你的车移开。”

“自重你妈的头,”陈太忠想都不想,抬腿一脚直接把这货踹出去四五米远,“麻痹的,你们打人的时候,自重了吗?”

一转头,他拎起了另一个保安,咬牙切齿地发话,“十分钟之内,给我把你们老板叫出来,要不然,这个超市永远都不要开了。”

说完他一甩手,就将这个保安扔到了一边,接着他走到奥迪车前,抓起了车里的手机,连续拨了几个电话出去。

就这个当口,门口又蹿出七八个保安来,张牙舞爪奔着陈太忠就来了——后来陈主任才知道,超市的保安,一般人觉得人畜无害,那是因为你是消费者,是上帝,对上小偷或者找麻烦的主儿,这帮人下手可绝对不手软。

当然,这些人对上他,一片东倒西歪是肯定的,再然后,就没什么人出来了,倒是围观的群众左一层右一层。

大约五分钟之后,警车来了,妙的是这个超市还是属于西城区,来的警察才要了解情况,陈太忠发话了,“我省委陈太忠,你们也别瞎掺乎,不了解情况的,给冯局长打电话。”

见到警察来了,超市的负责人终于露面了,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黑肤男子,他冲带队的警察笑着点头,“李警官你可算来了,本来不想麻烦您的,但是这个人……”

“我正在了解情况,”李警官沉着脸发话,他不能跟此人套太多的近乎,虽然他知道,这是超市的王总。

警察的待遇不好,是体制里出了名的,别的不说,只说住房吧,随便一个街道办,都能弄到一片地皮盖宿舍楼,可是警察就不行,谁听说哪个派出所有一栋宿舍楼的?

当然,这待遇不好是明面上的,警察系统作为暴力机关,平日里也有不少的便利,像这美廉超市所在的片区,归断桥派出所管,派出所的头头脑脑每到节假日,总会收到面值不等的购物券。

像这李警官也是超市的常客,他甚至知道,派出所一把手尤所长新房里的电器,都是超市送的,超市的老板梁止愚的硬关系不少,但是片区警察里的老大,是他必须招呼的。

可就是这样,他现在也不敢允诺什么,美廉超市在素波也算得上个牌子了,有人敢堵着门撒野,还敢扯出分局冯局长——那么在完全了解清楚情况之前,他是不会做出什么反应的。

纠缠之中,一辆大轿子车由远而近驶来,车在门口停下,上面噼里啪啦跳下二十来号人,一看就是农民工,一张嘴还都是凤凰腔,“咋,谁打咱李村长了?”

这是丁小宁素纺工地上的民工,她同时开着三个大工地,施工队五花八门,有素波的也有凤凰的,别说,里面还真有两个东临水的人,说话这个还是李凯琳的堂哥——刚出了五服,他一眼认出了李凡是,“村长,你不要紧吧?”

“嘿,这是怎么个意思呢?”王总看得登时就傻眼了,事实上他还真知道发生了什么,美廉超市确实不小,但是核心的管理人员并不多。

刚才李凡是被打,他不知道,不过陈太忠在外面一发飙,他就知道了——如果是陈太忠被打,他会知道得晚一点,但是,超市的人被外面的人打了,这消息马上就传过去了。

二十来号人,还真不放在王总眼里,但是紧接着,两辆挂着天O牌子的桑塔纳开了过来,车上接连下来五个人,打头的美妇看一眼陈太忠,接着就下巴一扬,“就是这儿,美廉……涉嫌价格欺诈。”

“这不是你那儿的……李主任吗?”奚国平看了半天,一开始他有点担心,说是小陈你这个正处,没必要冲杀在第一线的嘛,咱等防护周全了再来,这鸟店跑得了?

但是紧接着,他看到陈主任拳打脚踢挡者披靡,心里就明白了,人家这不是冒失,而是有信心控制局面,确定吃不了眼前亏。

陈太忠叫李云彤来,那是使唤自己人,不用白不用了,其实他是没想搞这么大的,但是美廉的保安面对奥迪车主都能不卑不亢,让他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家看起来是有点底气的。

陈某人最不怕的,就是跟人拼底气了,于是他打算让对方明白一下,商人的底气,最终是扛不过政府官员的。

王总了解了半天情况,总算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了,于是走上前,对陈太忠毕恭毕敬地发话,“陈主任,请您听我说,这是一个误会。”

“哦,误会啊,”陈主任笑眯眯点点头,接着脸一沉,一口唾沫吐了过去,“呸……你算个什么鸟蛋,你觉得配跟我说话?”

“……”王总脸上一片铁青,却是发作不得,一边满脸是血的李凡是点点头,“老村长你说得太对了,我刚才说是误会,要找他们的负责人,保安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嗯,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凡是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以德服人,见不得别人仗势欺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