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9章 细心生事端(下)

陈太忠刚放下张枫的电话,林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气势汹汹的样子,“太忠,你觉得……欺瞒自己的女人,合适不合适?”

“那个……没有吧?”陈某人想说点什么别的来的,但是今天这件事上,他确实欺瞒了她,所以就有点底虚,就先否认一下。

“我给飞燕打电话了,”得,林莹直接就将大杀器放了出来,“她说车皮是个年轻人搞的,叫张枫……有没有这回事?”

“嗯……有!”陈太忠略略迟疑,就果断承认,不就是几千吨的货运吗?着急了我用须弥戒运,不信比你火车差,“我是想着,你身在里面,有很多不方便,怕你难做……难道我这一番苦心,真的就错了?”

“我……我也没说你错,”林莹的气焰,登时就低了几分,她低声抱怨,“但是你跟我了解情况,却不说实情……人家真的很受伤嘛。”

“我如果跟你说了实情,能得到相对公正的答案吗?”陈太忠苦笑一声,心里却是暗叹,人脉太广,真的也不是什么好事。

有人觉得,人脉广博知交遍天下,是很风光的事情,但是陈某人现在是深切地体会到了,人脉……也不是越广博越好,太容易撞车了!

一旦撞车,就存在个取舍的问题,而取舍之间,就难免得罪一些人,一些团体,那真是躲都躲不过来的——要不为什么,他跟林莹了解情况的时候,都不敢实说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可是蛋糕,终究就是这么大!

这还不是他女人之间的冲突呢,他的女人里要是发生冲突,那才叫真正的麻烦。

“唉,反正官做到你们这一步,想听一点实话,真的太难了,”林莹显然是被他的表现伤到了,她幽幽地叹一口气,“你问什么我说什么,但是……你不跟我说实话。”

“不是我不跟你说实话,而是……说实话的代价,太惨重,”陈太忠避无可避,只得苦笑着解释,“不怕跟你说句大话,我一句话说出去,天南有多少人在琢磨……你想得到吗?”

“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你的女人,”林莹认可他的解释,然而令某人郁闷的是,她同时强调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我的女人太多啊,陈太忠心里暗暗腹诽,但是他再操蛋,这个借口是说不出去的,只能重重地叹口气挂了电话,嗯嗯……女人太多,真的容易引发阵营混乱。

由此他甚至想到,如果丁小宁跟他关系不是很明显的话,没准会在杜毅做老大的期间,能有更大的发展——杜老大真的欣赏她,没错,在此期间她吃下了素纺,然而,真的有杜老板支持的话,就算十个素纺,又是多大点事儿?

总之,陈太忠觉得自己现在,活得太辛苦了,很多话跟自己的女人说都要遮遮掩掩的,做人做到这一步,有意思吗?

可偏偏在别人的眼里,他是再成功不过的男人,是刺得人晃眼的官场新星——也许,这就是人情达练的代价吧?

想到这些,他心里就禁不住生出一阵烦躁,真的想甩手不干了,带着小紫菱和小萱萱游遍世界名山大川——好吧,其他女人也可以跟着。

不行,哥们儿的心有点乱了,他慢慢地放下车窗,寒夜里阴冷的空气吹进车里,让他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

这种率性而为的性格,是他两世为人以来一直存在的,而他之所以进入官场,就是想磨去这种心性——哪怕磨不去,也要随心所欲地控制才行。

等遇到类似事情,不再烦躁的时候,大约就可以走人了吧?

碧空省林业厅的人定的是第二天下午的机票,奚国平被陈太忠撺掇了几句,就顺水推舟地决定推迟一天回去。

第二天中午,秦连成遵守承诺,在万豪酒店摆下饯行宴,他点的菜很丰盛,不过由于是三点的飞机,大家也就稀里哗啦地开动,也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

送走这一行人,陈太忠开着车,拉着奚国平在街上转悠,遇到报摊,买几张报纸来看,上面关于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争议,完善用工合同的新闻,到处都可以见到。

他还带着奚主任去蒙妮文化广场走一趟,整改过的文化市场,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虽然人流量依旧挺大,但是相对齐整多了,陈主任不无得意地介绍,“我也没事先通知,咱就是亲眼过来看一看。”

话音未落,旁边走过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年轻,他低声发问,“大哥,要黄碟吗?”

陈太忠很无语地跟奚国平交换个眼光,奚主任笑着摇一摇头,“看来你真没通知过,不过……有些东西的改变,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起码他不敢明着卖,这就是风气在好转。”

这小年轻一听这二位的谈话,转身就要溜走,不过陈某人哪里容得有人当众打自己的脸之后溜号?说不得一把就拽住了他,“给我站住。”

他这一动手,旁边过来两个男人,“喂,干什么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陈太忠也不理这二位,他冲一个正在扫地的保洁工招一下手,“你给宋伟打个电话,让他十分钟之内来这儿,否则的话,蒙妮就等着再关门吧。”

别说,宋老板对这一片的掌控还真不错,旁边劝解的那两位见他们是三个人,也不敢造次,倒是周围又凑过来几个人,可是耳听得“宋伟”二字,大家就远远地站住看热闹。

保安大约是在两分钟后赶到的,又过两分钟,一个三十出头矮胖的家伙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宋伟?”陈太忠皱着眉头问一句,别看文明办封了好一段时间蒙妮的门儿,他还真是没见过宋伟。

“我是宋伟的弟弟宋刚,”矮胖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哥去北京了,你有什么事儿?”

“我是陈太忠,”陈主任大喇喇地报上自己的名头,顺手把那小年轻一推,“想知道什么,你问他,我没时间磨嘴皮子,就是一句话……这种现象不整顿,你等着再封门吧。”

然后,他就带着两位客人离开了,倒是那宋刚愣了半天之后,扭头问旁边的人,“他说他是……谁来的?”

“陈太忠,”旁边的瘦高个回答一句,接着此人脸色一变,“坏了,这不是那谁……文明办李主任的顶头上司吗?”

“妈的,我以为我听错了,还真……真走运,”宋刚的脸上的肥肉颤了几颤,扭头厌恶地看一眼小年轻,“这货又是干啥的?”

“流窜的,卖黄碟的,”一边有保安认出了这年轻人,本来嘛,又不是多大的地方。

“你们他妈都是干什么吃的?”这宋刚的嘴巴还真臭,一说话就是脏字,他厌恶地皱一皱眉头,“打一顿放走,下一次再出这种事,谁的班扣谁的钱……妈的,这风头刚过,再关门就是起码半年,操的,大家都得喝西北风。”

“我觉得,以后这整顿会越来越严的,”瘦高个皱一皱眉头,“老二,咱们折腾不起了。”

“这得跟老大说呀,我只是帮他看摊儿的,”宋刚叹口气,转身离开,嘴里还禁不住地感慨,“操,今天还真是幸运。”

他觉得幸运,陈太忠却是没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不过这么被人扫了面子,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呆着了,然而就在他来到停车场,打开车门要坐进去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号码,可是里面带了东临水口音的凤凰话,实在熟悉得很,老支书在电话那边慌里慌张地发话,“太忠,凡是被人打了……你快点过来。”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怎么回事?不着急你慢慢说……对了,你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在美廉超市门口,这是公用电话,”老书记说话从来没这么快过,快到陈太忠都有点听不清他在怒吼什么,“我们就是……他们不听解释,就动手打人。”

“慢慢说慢慢说,”陈太忠一边启动汽车,一边戴上了蓝牙耳机,美廉超市也是素波有名的大超市,离这里还不到一公里。

不过,等他来到超市门口的时候还没弄清楚,李凡是到底是因为什么挨打,按老书记的说法,是包也存了,也没在超市里吃东西或者说藏东西。

“行了,我看见你们了,”陈太忠隔着老远,就看到李凡是满脸是血地坐在超市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周围还有四五个人旁观,倒是老书记不见踪迹。

他将车往门口一停,不管不顾地就下了车,来到李凡是跟前,沉声发问,“凡是,这是咋回事?”

“他们欺负人!”李凡是冲着超市一指,就站了起来,“我啥也没干,就是抄了抄架子上的价钱,就来了四五个人,把我们押到一个小房间……”

“抄价钱?”陈太忠眉头一皱,他觉得好像是有什么误会了,但是……再有误会,你也不能打人不是?

这时候,两个保安跟着过来了,“这个师傅,你的车挡路了,这里不是停车场。”

“你给我滚一边去!”陈太忠哼一声,见对方面色不善,他呲牙一笑,“怎么,不服气?是不是连我也想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