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6章 多方认定(上)

张枫听陈太忠这么问,心领神会地笑着点头,“这个您放心好了,运费该谁出就是谁出,只占用凤凰的配额……我不是第一天做这种事儿了。”

“那……”陈太忠又琢磨半天,不过他对铁路系统实在太陌生了,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来,“这十节车皮,也在凤凰装车?”

“在哪儿装车,这就是技术问题了,无关紧要的,”张枫笑着回答,“凤凰的货也可以在素波装车,运费算不错就没问题,关键这是出省的配额。”

“哦,”陈太忠点点头,“那凤凰市需要做点什么,才能得到这四十节车皮,交定金,还是跟铁路局签合同?”

“不需要,签了合同就是商业行为了,现在是政府行为,”张枫摇摇头,“凤凰市政府出面,给素波铁路局来个申请文件就行……申请四十节车皮,别多写也别少写,争取一次就过了,大家都安生。”

“送上门的好处,我当然不会再狮子大张嘴,”陈太忠见他说得明白,也点点头实话实说,一开始他不承认是天大的好处,是怕这小子骄傲,从而生出轻慢之心,但是眼下他要是再遮遮掩掩的,真的未免有失实职正处的气度。

不过他还有问题,“这个市里的申请文件,该由什么部门来发出来?”

“政府办,其他部门不行,”张枫一句话,就断了某人想通过凤凰科委申请车皮的念头,而且他还格外强调一下,“市委办都不太合适……咱们这么做,就图个名正言顺。”

“政府办,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现在凤凰市政府办公厅的秘书长还是景静砾,让景秘书长出个文还是不难的,但是……哥们儿这么辛辛苦苦地跑前跑后,图的是什么?

而且,景静砾虽然也是三朝元老了,但是看殷放的行事风格,他有极大的可能在市政府整合好之后被调整,那么,光跟老景打招呼,意思好像不大吧?

“政府办只是个形势,”张枫苦笑着一摊手,“事实上,最好你们大市长……能来跟我们铁路局谈一下,不需要他做什么,过来一趟就行了。”

“让殷放过来一趟?”陈太忠的眼登时就是一眯,沉吟好一阵方始笑一笑,“张枫,我觉得你做事还算靠谱,不过呢,我对铁路系统不熟,需要你解释一下这个理由。”

“这四十节车皮是给凤凰的,有人可能想搭车,有人也可能惦记三十节车皮以外的文章,”张枫正色回答,“政府一把手认可的话,会省去很多鸡毛蒜皮的事儿。”

这个理由真的是站得住脚的,跟铁路系统要车皮这种事儿,虽然党委也能出面,但是平心而论,这种事更多是该归属在政务上,而不是党务。

所以政府出面是最好的选择,而这种瞒天过海的事情,一旦被人惦记上,政府秘书长是扛不住的——咱申请了四十节车皮,今天只装了三十节,我们有急事,为啥那十节不能用?

面对这种质问,别说秘书长,就是副市长也不好平息怒火,不管怎么说这是凤凰市的份额,凭什么就拿给别人了呢?

这个时候,就显出大市长的不同了,他说我顾全大局拿出去做交换了,谁能不服气,谁又敢不服气?一把手的魅力,就在这里了,副职之间可以互相置疑,但是置疑一把手,尤其是这种涉及全局一盘棋的局面,那真的就是找虐。

置疑的人,不是不能有,但是再强势的副职,也要因此被动,从而导致一些不可控制的事件发生,而再弱势的正职,也能说我是为了全盘考虑——一把手就是代表全盘的。

陈太忠听他这么说,也品过来这个味了,于是微微一笑,“这四十节车皮,真的有点不容易,还真是要谢谢你了。”

“陈主任您知道我的苦心,我就觉得值了,”张枫重重地点点头,他说得很直接,“就这么一块肉,谁霸住算谁的,所以我才着急跟您联系。”

“不过殷放那里,我还得考虑一下怎么做工作,”陈太忠感觉这张枫像是性情中人,但是他现在已经不能完全凭个人喜好做事了——尤其是在这种他不熟悉的领域中。

所以他也没有大包大揽,而是很实事求是地解释,“殷市长跟我不是特别对盘,他是蒋世方的人,我对他要有足够的尊重。”

到了他这个境界,有些话不怕说得明白一点,尤其是对上干脏活的主儿,大家尽快表明态度,也省得耽误彼此的时间。

“凤凰不要无所谓,”张枫笑着一摊双手,“那就分派到别的地市,陈主任,我不怕说句大话,这个人情我随便都能卖的。”

“我让你吹牛,你也适可而止,不要吹爆了,”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到现在为止,他对40节车皮都没有一个量化的概念,就觉得这固然重要,但是无限制地拔高,似乎也有点可笑了。

当然,他这也不是盲目摆谱,他是有自己的算计的,张枫想要吃下这个项目,还是要借助地方政府的压力,让这个配额就此落在口袋中。

那么,能吃下这个配额的,必须得是一个相对有点门道的政府,在当地还得有部分地方势力——如果这个政府一把手不是很脑残的话。

符合这样条件的,又舍他其谁呢?陈太忠有这样的信心——别的不说,只说别人知道,自己抢的是陈主任的买卖,心里总是要先掂量一下的吧?

所以说,张枫画的这个饼不小,但是有胃口吃下去的主儿,还真没几个,陈某人心里,确实不信这个邪——所谓货卖识家,天南就这么大一点局面,谁干了什么,别人能不知道吗?

所以,陈太忠还真不怕有人截胡,但是与此同时,他也反应过来张枫找自己的初衷了:铁路局是看上我的强势了,所以想搭我的顺风车赚钱。

别说,央企和地方政府的利益节点,还真就在这里了,你央企再强大,总是要把自己的强大转换为利益才对吧?只是一个空架子谁鸟你?

陈太忠琢磨来琢磨去,觉得自己把铁路系统的利益链条琢磨得差不多了,所以就这么发话了,“能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朋友相处,给句实在话就行。”

我跟谁不实在,也不敢跟您不实在不是?张枫只觉得嘴角发苦,说不得又点出了一二,“马上报明年的运输量了,各地缺口从来都补不过来,陈主任,我是优先照顾您呢。”

“关键是……我没落下什么啊,”陈太忠见他说得直白,自己就不怕发句牢骚,说得更直白一点,“哼,净做好事了,别人也不领情,着急了……这三十节车皮我不要了。”

你不要怎么行呢?你把我的秘密都听去了!听他这么说,张枫是真的着急了,当然,从理论上讲,听去秘密的人,未必敢戳穿秘密,这是体制的威力。

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怀疑陈主任是别有意图,说不得苦笑一声,“也就是三十节,搁给不如您的,给他们二十五节都正常。”

“那种人你敢给吗?”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做这种事情,可不就是图个稳当?“赚多赚少无所谓,关键是不能出事。”

“您说得没错,”张枫笑着点点头,然而下一刻,他又陈述个事实,“但是现在……谁又会那么叫真,项一然在张州那么些年,可不也没事?”

“行吧,”陈太忠最终还是点点头,人家上杆子送机会给自己,他也不能太不近人情,“这个事情,我还得跟殷放说一下,你等我电话吧。”

“那得尽快,机会不等人,”张枫也笑着点头,犹豫一下他又补充一句,“他要是不同意,咱也就不勉强了。”

最后这句话,他说得底气十足,这就是摆明态度了:大好的机会,你要是不知道争取,那我也算尽了心。

这时殷放正在东湖区视察,快过年了,他要看一下凤凰市的商业中心的货物供求状况,在这一点上,殷市长表现得还是不错的,他沉得下去——起码从形式上讲是如此。

正转悠呢,秘书小侯走过来低声汇报,“市长,省文明办陈主任的电话。”

陈太忠?殷放一听这个名字,心里禁不住就要抽一下,这个人的电话……往往意味着各种麻烦,而且是不会太小的麻烦。

“他没说是什么事儿?”殷市长不会把头疼表现出来,他不动声色地发问。

“他说要跟您细说,”侯秘书的回答,让殷放的头越发地疼了起来。

不过再怎么头疼,这个电话是要接的,他还打算跟小陈处好关系,尽快把凤凰市政府稳定下来,于是他接过电话走到一边,微笑着发话,“太忠,什么事儿?”

陈太忠哇啦哇啦把事情说一遍,同时又表明,如果市里有兴趣,估计殷市长您还得去素波铁路局走一趟,“……如果咱们不需要,就回绝他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