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5章 处处有财(下)

郭建阳就郭建阳吧,秦连成无奈地咬一咬后槽牙,事实上,他经手把郭建阳调过来的时候,就曾经跟陈太忠允诺,要找机会给小郭一个位子。

只是省委里这编制,真的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机会,尤其是现在文明办要升格的风声传了出去,不少人还琢磨着调过来跟着涨一涨级别,所以有个人员安排什么的,大家都盯着呢。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不办也不行了,太忠说的“不好意思跟部长说”,可不也就是催着他把人安顿一下?

“你这家伙,总是挤兑领导,”想到这里,他略略不满意地瞪小陈一眼,才走到奚国平面前坐下,“小陈你去给我拿文件。”

陈太忠带着郭建阳溜之大吉,回到办公室之后,他不无艳羡地看郭科长一眼,“你的运气倒是不错,快赶上我了。”

“您说什么?”郭建阳愕然地看着自家的领导。

“算了,以后你就知道了,”陈太忠从桌上拿起文件,随手丢给他,心说老秦也没敲定这个事情,等办妥之后再说吧,“复印两份……五份。”

郭建阳刚离开,陈太忠的电话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一下接起来,淡淡地发话,“你好。”

“是陈主任吧?”电话那头,是个年轻人,声音不是很熟悉,“您好,我是铁路局的张枫啊。”

“张枫?”陈太忠沉吟一下才想起来,上次他跟董飞燕一起,在铁路的明浩饭店见到了运输处书记,还有青旺车务段段长,再有就是这个年轻人了。

小家伙做事路子挺野,当时似乎还惹了什么人,陈某人隐约记得也就是这些了,“哦,原来是你,找我有事?”

“现在手上有点车皮,过凤凰的,不知道您有兴趣没有?”张枫的声音,听起来神秘兮兮的,“有意的话,咱们面谈,要不您就当没听说这事儿,成不?”

“车皮?”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了,上次这货就是帮别人装货,有了磕碰,然后被人堵住,差点被胖揍一顿,“你那点车皮,自己倒腾去吧。”

“这跟那小打小闹不一样,大买卖,真的,”张枫继续压低了声音发话,“找您办事能是小买卖?陈主任您上次伸手拉我一把,我这就有机会就先惦记您了。”

“有多大的买卖啊?”陈太忠听得有点心动了,凤凰煤焦的车皮可算紧张,就连出口的那些焦炭,大都是汽运到素波旁的一个小站,才上车皮的,这费用就大了去啦。

段卫华和田立平都试图协调过此事,不过这两位接手时间太短,没协调出个所以然来,就离任了,能给凤凰解决点车皮,确实是大好事——哪怕不运煤,运别的可不也行?

“最少每天四十节吧,”张枫这答案,证明确实是大买卖,“一节六十吨,四十节就是两千四百吨。”

车皮这个东西,虽然说有运费一说,但是真正的价值是无法量化衡量的,长途运输的话,运费翻几个跟头都正常。

“那行啊,我要了,”陈太忠二话不说就拍板了,不成想对方干咳一声,“这个……陈主任,咱们还是见面谈谈吧。”

啧,想要好处,陈主任听明白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雷锋早就死了,不过他心里有点好奇,这个张枫是要跟我索贿吗?

这个事情操作起来估计很费劲,一时间他兴致大减,“嗯,这样,我现在还有点事儿,等有空了再联系你。”

“绝对是好事儿,也不会让您为难,”张枫听他意兴阑珊,禁不住就急了,“小张我从来不会对不起朋友,真的。”

“稍等一下,我给你去电话,”陈太忠不想跟他多说,直接压了电话,然后反手一个电话打给林莹,“跟你问个的问题,我最近想活动点车皮……”

小林总不怎么关心铁路的事情,但是她老公是运输公司经理,又有那么多煤老板围着她转,她当然知道不少道道,“……每天保证四十节车皮?这个事情可真不好弄,增发的车跟日常货车没法比,这是旱涝保收啊。”

我估计得不错,确实是好事,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沉吟一下,还是给张枫回了过去,“你现在在哪儿?咱们见面谈。”

“晚上一起坐一坐吧,我请客,”张枫的声音听起来挺兴奋。

“那不行,晚上我还有客人呢,”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毕竟是正处干部了,官威随时就带出来了,“去港湾大酒店的茶座吧,我现在就走。”

电话刚搁下,郭建阳拿着复印好的资料走了进来,“头儿,五份……装订好了。”

“你给秦主任送过去吧,我现在要出去一趟,”陈太忠站起身子往外就走,“有急事儿,你帮我招呼好奚主任。”

陈某人这么着急出去,是还想联系一下董飞燕,有些电话他不合适在单位里打,而且他跟她说话,也可以直接一点,不像对上林莹,不敢说那么明白。

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董飞燕表示,她对货运这一套不熟,不过她也说了,“计划内的四十节车皮,那真的太厉害了,张枫吃不下来……他只是帮别的领导顶上去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这个倒不用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心说果然是这样的,张枫也是类似脏活小董之类的主儿,帮一些领导办点见不得光的事情。

但是干脏活的人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说话通常都比较直接,不该说的话绝对不会说,但是可以说的话,也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在港湾的茶社里见到了张枫,小张今天穿了一件短短的小翻领皮西服,正是时下素波最流行的款式,手边一个打了标的皮包,那个“W”标陈太忠不认识,不过可以肯定,不是便宜货。

总之,张枫看起来就像个事业有成的小开,或者说富二代吧,见了陈太忠之后,他笑着打个招呼,就说起了此事,“这四十节车皮,我是优先照顾朋友,您这儿态度不明确的话,马上就有人扑上来……真的不骗您。”

“这单子你吃不下来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抬手叫个服务员过来,“给我来杯菠萝汁,不加糖的。”

“您就当是我吃下来的好了,”张枫笑一笑,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他也不遮着掩着,“我也想跟着赚点,但关键是,对您那儿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

“但是……无功不受禄,对吧?”陈太忠微笑着看着他,虽然不缺说话的技巧,但他还是喜欢直来直去,“我需要付出什么呢?”

“我哪儿敢跟您要什么?”张枫听得就笑,接着又叹口气,“您是给公家办事,也没道理让您自己逃腰包……而且还容易被人误会,我说的这些您认可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他也是有点想不明白,对方到底想怎么操作,反正,自己不给好处是不行的,但是,该怎么给那就是学问了。

张枫见他点头,心中一时大定,他解释这么多,无非也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咱们之间有金钱来往,太容易出问题了,“那么,我有个建议,就是……四十节车皮,只是名义上事儿。”

“哦,”陈太忠又点点头,他已经猜到,对方会提什么样的要求了。

“然而实际上,凤凰只能用三十个车皮,”张枫微微一笑,“剩下的十个车皮……您也知道,这年头的事情,还不就是这么回事?”

果不其然,凤凰虽然没有出钱来搞定此事,但是承担了名义,剩下的十节车皮,就是张枫以及他背后的人的好处了。

这个事情……似乎是可以做一做的,陈太忠沉吟了起来,对方的要求不算太高,只拿走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对凤凰来说,是意外之喜。

尤其关键的是,这么操作,对大家来说都没什么风险,凤凰不存在行贿的现象,也不会发生账面不平的问题——了不得就是那十个车皮,被凤凰市支援兄弟单位了。

听起来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然而陈太忠久在官场,早就习惯了防人一手,他不得不考虑另一个问题,这么好的事儿,怎么就轮到凤凰了呢?

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说法,他沉吟半天发问,“你说的这些我能理解,但是我想知道,会不会产生一些什么不好的影响……比如说,将来挤占凤凰站的配额?”

“不好的影响,那绝对不会有,”张枫很果断地摇摇头,“我骗谁也不敢骗您,这么说吧……您只能用三十节,这是出自我的口,入您的耳,然后不会在任何文件上体现出来。”

这是当然啦,要不你赚什么?陈太忠略略沉默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看起来,我的信誉还不错。”

“那当然不错了,”张枫笑着点点头,“关键是您在凤凰说了就算,别人想拿这四十节做文章,您也摆得平,所以我真的希望,能跟您完美地合作一次。”

“那十节的运费……”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事实上,三十节车出四十节的运费,都已经很划得来了,但是很显然,要是凤凰代付,那麻烦就不止一点半点了。

且别说那么搞,账和货对不上,容易被人嚼舌头,而且万一涉及到索赔,甚至运输违禁品,那麻烦可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