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4章 处处有财(上)

陈太忠不说,不代表奚国平猜不到,然而正是因为猜到了,他才越发地惊讶:没有得到省委的支持,只靠着文明办自身,就能把工作开展到这样的程度,这得是花了多大力气?

他非常确定这一点,因为:弟省份之间,很少有人闲得蛋疼,去琢磨别省的报纸,虽然机关单位里,也确实有闲得蛋疼的主儿。

像碧空林业厅就有人注意到了天南在搞的树葬,所以才向省里打了报告——有相关利益的产生,他们就能注意到外省党报的消息。

可是奚主任人在文明办,又是宣教部的干部,居然都不知道天南的文明办发展到眼下这一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天南的媒体有意在回避文明办的作为。

然而,文明办的主管部门就是宣教部,负责媒体舆论导向的宣教部,居然不能很好地宣传自己——这意味着什么,还不是明摆着的吗?

“不容易啊,”奚国平摇摇头,由衷地感慨,至于哪里不容易,他不可能说,陈太忠等人也不可能去问。

但是他心里那份惊艳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这一刻奚主任甚至有点希望,自己回去之后的汇报,能引起省委的重视——哪怕只是“适度的”重视。

能像天南文明办这么做,那才叫真正地抓精神文明建设,才不枉担了“文明办”这三个字——百种米养百样人这话不假,但是没有几个干部,希望自己无所事事一辈子。

而且,奚主任认为,自己要是把天南的这一套照搬回碧空文明办,可操作性怕是比天南还强,毕竟碧空的大老板是蒙艺。

蒙书记对文明办的态度,其实跟杜毅差不多,但是就算是同样的不闻不问,也是有区别的,杜书记不可能对前蒙系有什么好感,可蒙艺就有可能因为陈太忠的缘故而装聋作哑,更别说那大秘也可以居中调停一二。

有了这个想法,奚国平对自己的见闻顿时注意了起来,他甚至掏出一只钢笔做记录——堂堂的副厅级干部,亲自做笔录。

“奚主任您这是干什么啊,”陈太忠觉得这也太糟践厅级干部了,“要笔杆子我给你找啊,怎么能让您亲自写字呢?”

“写一遍就是脑子里再过一遍,印象深刻,”奚主任微微一笑,“再说了,周总理都能亲自打伞,我亲自写字算什么呢?”

愤青,你丫就是一愤青,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太不成熟了!陈太忠心里暗暗点评一句,不过说实话,这个回答让他生出不少好感来,陈某人喜欢有血性的汉子。

所以他不在这个问题上较真,“那这样,建阳……你这两天就跟着奚主任贴身服务,奚主任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你媳妇要是有意见,让她给我打电话。”

“她不会有意见,”郭建阳憨憨地笑一笑,然后转头冲奚国平点一下头,“我挺笨的,陈主任是习惯了,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您只管批评。”

“你笨?呵呵,”奚国平笑一声,不以为意地摇摇头,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他只是心里暗哼,陈太忠的通讯员,可能笨吗?

没过多久,秦连成也回来了,他是去参加一个北京奥申委组织的视频动员会,这个会议的意义不大,但是却是中央文明委的常务副贾自明主持的,申奥程序已经到了节骨眼上,这个时候谁敢掉链子,奥申委让他掉一辈子链子。

回来之后,秦主任就接见了来自碧空的同行,在谈话中他表示,“蒙书记在天南的时候,就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我们现在的这点成就,还是蒙书记打下了好底子,我和小陈……都属于摘桃子坐享其成的。”

这话是自谦,也不无恭维碧空的意思,但是陈太忠听到耳中,还是有点不可置信——老秦你这么说话,岂不是有剑指杜毅的嫌疑?

他不知道是,潘剑屏上午去林业厅,也彻底勾起了秦主任心里那一团野火,潘部长都站出来了,我文明办的正职,还能缩着吗?

秦连成是什么人?想当年在凤凰都不怎么卖章尧东账的主儿!

我们文明办,就是做出成绩来了,杜毅你当没看见,那无所谓,但是你要想强行压着,那对不起了,我也有必要表明——我在文明办确实做了点事情,不是混日子的!

杜毅要是敢在这时候翻脸,还有可能得罪他的前搭档——这么小的事情,蒙艺未必会记在心上,但是有疙瘩和没疙瘩,终究是不一样的。

奚国平也感觉出了,天南这边有点风雨欲来的架势,他心里有点惶恐,可这终究是别人家的事儿,所以他也不是特别地在乎。

于是他就表示,说天南这边先进经验很多,我这次来呢,准备得不是很足有点仓促,感受是深切的,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等回去之后,我要建议同事们都来好好学习一下。

按说,秦连成没见到文明办里的人怎么招待奚国平,应该觉得这话是套话——泛泛的夸奖而已,谁不会呢?

然而,秦主任不是一般人,他就说小奚你这个话,客气了啊,不知道你在我们这儿,都接触了点什么,就会这么认为?

这个问题啊,您还是得跟陈主任了解,奚国平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犯错?于是他含笑回答,“陈主任说了,都是您给安排的,不让我随便夸他。”

“夸他跟夸我没区别,都是为了这个集体,”秦连成正色回答一句,然后就把陈太忠拽到了一边低声发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儿知道啊?”陈太忠低声回答,他也想不清楚,为什么对方这么捧场——姓奚的你来不是应景儿的吗?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把上午发生的事情概括了一下,包括他拿着白纸脱稿演说的事儿,“……部长要我把过手的事情,汇总一下,尽快交上去,结果汇总出来的这点东西,被碧空的人看到了。”

“嗐,还是该第一时间交给部长,”秦连成低声批评他,“跟外面人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得让潘老板拿主意。”

“要交,我也是得交给你吧?”陈太忠眉头一皱,不服气地发话了,他可不认为,秦主任真的不会计较自己越级跟潘部长联系,“你再交给部长,可是你不在嘛……是不是啊,领导?”

“啧,”秦连成无语地指一指他,好半天才苦笑一声,“好好,你尽快交给我,我帮你转交,嗯……这个奚主任,你尽量多留他两天。”

“这个我会安排,”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接着又冲郭建阳所在的方向努一努嘴,“没时间的话,建阳也会陪他的。”

“嗯,”秦连成先是点点头,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眉头微微皱一下,用很怪异的眼光看陈太忠一眼,“你就那么忙?”

“是啊,”陈太忠很自然地点头,然后又一摊手,“这些汇总,也都是小郭搞的,我是真没那个时间。”

“……”秦连成无语地看着他,好半天才苦笑一声,“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还记得……你业务二科的科长,是怎么来的吗?”

“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咋舌,接着又笑了起来,“我还真没想那么多,上午见部长的时候,倒是想提来着,不过……那对您太不尊重了。”

秦主任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当年陈某人能当了业务二科的科长,无非是他需要有个相应的身份来陪甯瑞远,所以这个“业务二科”就稀里糊涂地成立了。

当时承诺的,就是他的顶头上司秦连成,而眼下还是秦连成,他还要考虑,陪着一个副厅的郭建阳,是不是该给个职位——要不然对不起奚国平的身份。

世间事是如此地巧合,难怪秦主任要一脸的古怪了。

“回头给他张罗一下吧,”秦连成也只有苦笑了,他想的东西跟陈太忠不太一样,小陈只顾做事就行了,但是他不行,他要考虑官场上身份的搭配。

要一个正科陪着副厅转悠,那真是太扯淡了,给副厅开车门的起码都得是正科,尤其要命的是,郭建阳还仅仅是个主任科员。

要是奚国平这个人非常好说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人家心里要觉得你怠慢了,那就没意思了——秦连成自问,把自己摆在奚国平的位置上,心里肯定会有点不舒服。

但是……换个人接待还不合适,别说洪涛和刘爱兰都不太熟悉小陈的工作,只说奚主任是来自碧空,这个接待的人就非陈太忠莫属——小陈忙,那就得是小陈指定的人来接待。

秦连成也愿意把天南文明办的名声打出去,现在杜毅态度暧昧,那墙里开花墙外香也可以不是?总之是不能得罪了奚国平。

然而,总不能他这个正职亲自去接待吧?华安接待倒是可以,但是小华跟小陈还有点那啥,那就只能是郭建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