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2章 艰难突围(上)

由于双方身份大致相当,又身处不同的省份,难得地,一群厅级干部竟然拼起酒来,李无锋一马当先,率先打了一个通关——不得不承认,李厅长确实属于那种相对老派的干部,做为桌上最有发言权的干部,还能冲锋陷阵在前。

何珏也不甘落后,虽然碧空林业厅来取经,确实是有往自家口袋里划拉一块的心思,但是他也把此事当作了一个政治任务。

——李厅长说了,我是蒙书记提拔起来的,严厅长说了,以前我为蒙书记服务的,陈主任倒是没说啥,但是文明办明明说不派人了,不成想都要上飞机了,奚国平追了过来,说是考虑到民政系统那边可能有点不理解,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回来也好协调。

这是个很扯淡的理由,事实上,陈太忠去过碧空不止一次,何厅长一开始还挺纳闷,蒙书记怎么忽然间青睐起了林业厅,打听一下才知道,天南文明办的陈主任,是蒙书记的心腹爱将。

总之,这些人都跟碧空的大老板有交情,何珏自然也不能挂免战牌,丢了蒙老板的人是小事,关键是如果有人觉得他做事没担当,在蒙书记旁边歪几句嘴,那可真就没意思了。

所以,一顿酒下来,就到了八点点,李无锋终究年纪大了,第一个扛不住了,严自励紧随其后,严厅长从来就不是一个酒量大的——能替领导挡酒的秘书很多,但那都是基层官场上的,有资格替省委书记挡酒的秘书,还真没见过。

何珏的酒量还行,所以他是第三个撑不住的,然后是碧空林业厅的另一个副厅长,到最后酒桌上剩下的,就是两个文明办主任了。

“奚主任这酒量,厉害!”陈太忠大着舌头发话了,一边说,他还一边伸出个大拇指来,“小陈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一定要让你喝好,服务员,再来两瓶剑南春,快点。”

“我已经好了,”奚国平这酒量真是可怕,这个时候他都还知道自己已经“喝好”了,而不是说“我还能喝”,这就证明他还很清醒。

“你这就不给我面子了,”陈太忠还想从他嘴里掏点话呢,于是脸一沉,“老奚,国平哥,你这是……觉得我喝多了,是吧?”

“你假装喝多了,我知道,”奚国平听得就笑,一边笑还一边点头,“你千杯不醉,这个我知道……也许你不清楚,高伟是我中央党校的同学。”

“文化厅厅长……高伟?”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高伟大概是知道他的酒量的,不过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你俩居然是同学?

“当时我们关系还不错呢,”奚主任眼神恍惚一阵,“外出考察的时候我俩一个屋,他年纪大,我不敢开空调,可热得受不了,我就钻出蚊帐,然后被蚊子叮得到处是包,老高爬起来,给我身上撒风油精。”

“看看,没到量,”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他,打断了奚主任充满小资情调的回忆,“非要说自己已经好了,老奚你这人……不实在吖。”

“我现在是硬挺着呢,”奚国平缓缓摇头,面带苦笑地发话了,“我只是身体好,意志坚强……你现在让我回屋,五分钟内,我铁定睡得人事不知。”

这个说法,比较新鲜啊,陈太忠点点头,新鲜的东西总是容易让人另眼相加,哪怕只是一个新鲜的借口——没有创新的人生,真的太灰暗了。

于是,这顿晚饭终于告一段落,而厅长席一桌十个人干掉十八瓶白酒,也成了林业宾馆近年来一个罕见的记录,据说奚主任和陈主任两个人,就喝掉了六瓶以上的白酒。

奚主任回房之后,大约就是睡得人事不省了,可陈太忠依旧清醒,所以在回了湖滨小区之后,他给那帕里打个电话,“老那,怎么文明办也来人了?”

“我们这儿文明办比较复杂,”果不其然,那主任给出的就是这样的解释,“奚国平做事还算靠谱。你帮着给过过眼,有什么感觉你直说。”

这绝对是那帕里的私货,陈太忠感受得出来,于是他哼一声,“我能有什么感觉,跟这个人就没打过交道,最多也就是摸一下他的立场。”

“我要你摸的,也就是立场啊,”那帕里在电话那头就笑,“与其捧起一个能干的白眼狼,我倒宁愿他普通一点,识相一点。”

“那厅你从来都是这么市侩,太低俗了,”陈太忠半真半假地哼一声,“你要是派个女主任过来,我还能帮你试探一下她的深浅……也能鉴定她的宽阔或者狭窄。”

“……”那帕里默然,好半天才干笑一声,“啧,太忠,我一直觉得,杜毅能把你放到文明办,真的是再明智不过了,这简直是太量体裁衣了,很有……多难兴邦的眼光。”

“成语用得不错,”陈太忠不想再跟他贫了,于是咳嗽一声,“给句实话吧,这个奚国平……我用不用买他的账?”

“买不买账,你自己决定,”那帕里的回答,依旧是那么飘渺,不过下一刻,他终于还是显露出了用心,“不过都是自家兄弟,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不敢跟老板乱推荐人,太忠,你的面子真的比我大,你觉得合适,就帮衬一句。”

原来是这样啊,明人不说暗话,就这么一句,陈太忠就品出了太多的味道,首先,这个奚主任来天南,未必一定是蒙艺坚持要做的,十有八九是那主任自己揣摩的,而同时呢,这个奚国平确实是搞定了那帕里。

其次就要说到那主任的工作性质了,没错,大家都知道,他是碧空第一秘,但是他的权力和影响全部来自于蒙艺,做为一个官宦世家出身、见识过跟红顶白的冷暖人情的主儿,那帕里绝对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地位。

那么,就算有机会在蒙艺面前敲个边鼓,他也不会轻易动用那个鼓槌——秘书干政,其实就是权臣,跟后宫干政的性质差不多,只要是个明白人,就会尽量远离这个雷区。

但是陈太忠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他是能跟蒙艺走——而且都接到了暗示,却偏偏不肯走的人,那么他跟蒙书记的交情,就要单纯很多,想说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论起对蒙艺潜移默化的能力,他未必比得上那帕里,而且实际操纵性上也差很多——他绝对不会比那帕里更了解碧空。

但是同时,他要推荐一个人,真的也无须顾忌很多,那主任就是看上这一点了,所以将这个奚国平推了过来。

而且那帕里做事,从来都是隐忍为主点滴不露,这家伙不是不肯帮人,但若不是实实在在的自己人,很难换得他真心的帮助——当然,那厅要是愿意帮忙,那也真的敢冒险。

所以大致说来,这个奚主任算交好了那帕里,但并不是铁杆的那种——就算以后可能是,但是眼下并不是,毕竟,那主任也很珍惜跟陈太忠的交情,不会为无关的人求太多情。

那就再说吧!陈太忠的回答也很明确,而且这潜台词都是明明白白的——你想推荐人,我肯定能帮你,但是你自己都没啥必得之心的主儿,指望我去帮你趟雷浪费人情,是不是也有点……不太合适?

所以他直接一句话回了过去,“老那你要是现在能来天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来不了的话,我真的不敢乱应承……前两天跟何宗良说了两句话,结果活生生一个省委秘书长要调走了,现在的天南,我四面楚歌啊。”

“那你来碧空,咱哥们儿携手,不信谁能拦得住,”那帕里底气十足地回答。

“要是能去,我早就去了,”陈太忠现在,真的挺向往去碧空的,别的不说,杜毅不支持文明办,他现在的工作就是磕磕绊绊的,就是奚主任想的那样,如果杜毅支持,天南文明办早就一飞冲天不可阻挡。

但是同时,陈太忠知道,自己不可能去碧空,天南有太多他割舍不下的东西了,而且就算去了碧空,在某些大环境下,哪怕蒙老板愿意支持他,可终究……也未必能比天南如意多少。

说来说去还是一句话,掣肘的因素太多,不过,搞清楚这个奚主任的来意,这个电话就算没有白打,那帕里这人是有点阴,但是对陈太忠的问题,他不可能打马虎眼。

第二天九点,是碧空和天南林业系统的座谈会,八点半的时候,陈太忠来到秦连成办公室,“主任,我要去林业厅开会了。”

“嗯,”秦连成点点头,他知道小陈这是问自己去不去,要是搁给别的副职,他未必会给出答案,但是对小陈,那还是交待一下的好,于是他微微一笑,“我就不去了,跟碧空的朋友解释一下,走的时候送别宴归我。”

“不去了?”陈太忠听得一愣,心说我已经跟您汇报了,来的还有碧空文明办副厅的副主任啊,“可是……好吧,那我就过去了。”

看着他满脸疑惑却又不敢发问,悻悻地离开办公室,秦连成笑着摇摇头,“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