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1章 碧空来人(下)

陈太忠听明白了,“那就是说,我得去了?”

“你去机场,恐怕……我也得去林业厅,”秦主任沉吟一下,又摇摇头,“对了,民政厅那边是什么人出面?”

“这个……我还没问呢,”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我想,最多就是个副厅长,凌洛肯定不会去,毕竟对他来说,这不是个值得大力宣传的事儿。”

“算,我敲定一下吧,”秦连成伸手去拿电话,看他懵懵懂懂的样子,说不得解说一二,“如果突出强调的是林业厅,民政厅又去个副厅长,那我去会场走一圈就可以了。”

“我来落实吧,”陈太忠见状,赶紧主动请缨,他吃得定凌洛这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这件事的底细他没摸清楚,就贸贸然地找主任问计——做为下属,这行为有点冒失。

“嗯,”秦连成点点头,心说小陈做事虽然马虎,这态度还算端正。

陈太忠打电话过去,凌洛正在开会,是他秘书接的电话,不过秘书对此事也算知情,“碧空林业厅考察啊,郭处长不是在那边吗?”

啧,就是一个副处,他又确定一下才放下电话,然后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接着脑瓜一转,民政厅这边只有个副处的话,老秦会怎么行动呢?

其实琢磨这个迎来送往,也挺有意思的,刚才秦主任表示了,民政厅去个副厅的话,他只会到会场转一圈,否则的话,俩正厅加副厅接待一个正厅,这就严重不对等了。

而且张罗此事的李无锋,也有风头被抢的嫌疑,虽然树葬办的架子是在文明办领导下搭起来的,但是主体还是林业厅,碧空来取经的也是林业厅。

说白了,大家一头雾水,责任还得算到杜毅和蒙艺身上,他俩态度不明确——不是对林业厅的态度,而是对文明办的态度,所以下面人也有点无所适从。

那么,我要是秦连成,该怎么做呢?陈太忠琢磨了一阵,嗯,大概应该是从头到尾参加完会议就行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来到了秦连成办公室,却发现秦主任出去了,说不得打个电话过去,将自己了解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碧空林业厅一行人,是在下午四点二十走出机场的,带头的何珏长得人高马大,高度略略不及陈太忠,但是宽度却远胜。

何厅长一边走,一边跟身边一个体型相仿的男人说着什么,李无锋这边就迎了上来,李厅长左手是严自励,右手是陈太忠。

大家相互握握手,何厅长就将身边的这位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碧空省委文明办的奚国平副主任,奚主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跟我们来一起学习。”

“何厅长客气了,只是交流,互通有无,”李无锋笑眯眯地回答,然后将自己身边的两位给对方介绍一下,心里却是在纳闷:怎么突然地,碧空文明办来了个主任?

奚国平对严自励的态度很一般,但是对陈太忠却相当热情,握手的时候,笑容都要灿烂一些。

然后就是请这些人上车了,何厅长是跟着李厅长上了一辆福特商务车,奚国平却很干脆地跟着陈太忠上了他的奥迪。

按说到了奚主任这个级别的干部,考察时一般都是中规中矩,保持威严的同时还要强调个稳重,不会这么很随意地彰显个性。

但是碧空这一次考察,是自发的没有人牵线,不但是对等的两个兄弟单位,而且还是在不同的省份之间,那随意一点也无可指摘。

陈太忠这次接机,是带着郭建阳出来的,郭科长虽然还没有拿上驾驶本,不过车技已经较为纯熟了,他充当司机,结果文明办这俩副主任还相互谦让一下,最后奚主任却不过陈主任的坚持,终于是坐到了首长座上。

车队驶向林业大厦的时候,陈主任就有点忍不住了,“奚主任,怎么一开始,我没接到您要过来的消息?”

“什么您不您的,叫我老奚就行,愿意的话你叫国平哥也行,”奚国平很随意地笑一笑,“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后来还是那主任跟我说了,最好文明办也去个人。”

哦,陈太忠点点头,他有点明白了,敢情人家碧空林业厅本来想独自来的,结果那帕里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做了这么一个暗示。

自打奚国平对他表现出热情,他心里就非常明白,这份热情来自于什么缘故,不过他对这个人的了解是一片空白,而且老蒙也未必喜欢他对碧空的事儿指手画脚——蒙老板已经把刘骞放到阳光市做常务副了,这给的面子真不小。

所以他有点头疼这个热情,可是现在他又想知道那帕里这么做的动机,琢磨一下,终于开口发问,“奚主任跟那主任……关系不错吧?”

左右是不同省份的事情,问也就问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还行吧,关键是那主任挺注重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奚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他直接一个电话打到我办公室了,我就赶紧补票。”

啧,这还真是老那的关系了,陈太忠听出来了,那大秘能直接绕过文明办正主任打电话,这关系怎么差得了?

于是他点点头,“这个老那也真是的,不知道提前来个电话通知一下……为什么你们林业厅一开始没跟文明办通气?”

“通气了,但是……”奚国平沉吟一下,也不说但是什么,反倒是说起了别的,“我之所以赶过来,是因为树葬还涉及到我们省民政系统的配合问题,林业厅说不动那边的话,文明办就可以负责出面协调。”

看来碧空省的文明办,也不是铁板一块,陈太忠听出来了,奚主任的“但是”没说完,那就是不管出于什么动机,碧空文明办本来不想来人,再然后是那帕里直接点将,奚国平才赶了过来——至于说要协调民政系统,无非是一个站得住脚的借口罢了。

不过他再想一想,碧空文明办确实也不能动,蒙老板还坐在那里等别人开价呢,现在就大力抓精神文明建设,实在不太合适。

可是碧空文明办不来人的话,树葬的意义就又要打折扣了,那么,那帕里私下联系个副主任,既捧了场又不张扬——总之,就是不能让蒙艺被动。

复杂,太复杂了,陈太忠有点头大,他觉得自己瞎琢磨得都要走火入魔了,就懒得再想,索性微笑着出声试探,“我们文明办最近也在充实一些内容,不知道奚主任能呆几天?”

“时间倒不是问题,”奚国平笑着回答,“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很愿意以私人身份去学习一下,目前……碧空经济建设的发展压力还比较大。”

就该是这么个答案,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奚国平绝对是那帕里比较信任的人,要顶着文明办的旗号来,也愿意跟天南文明办交流,同时又能表示碧空目前不方便考虑这些。

他点头的时候,奚国平也在默默地观察他,两人说的话都比较直白,信息表示得明确,让奚主任略略吃惊的是,这个家伙笑得很自然。

年纪轻轻身处这么耀眼的位置,居然能不骄不躁,这份气度和城府,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怪不得能让蒙书记重视,出名难打交道的那主任,也是其好友。

佩服之余,奚主任就难得地生出了点不服气的心思,于是笑嘻嘻出言试探,“据说你们文明办发展到现在,陈主任你功不可没。”

“据说……”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他一边摇头,“咱们搞宣教的,一般很少用这种模糊词,成绩是大家同心协力干出来的,我们只是比较幸运,遇到的领导们,都比较支持我们的工作。”

你还会绵里藏针?真的不错,奚国平笑一笑,不再试探下去,其实天南文明办和杜毅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杜老板要是支持的话,你们早就一飞冲天了。

不过这些话,就没必要说了——起码要等到熟络一点之后再说,奚国平堂堂的一个副厅,这点水平还是有的,而且这个时候,林业宾馆也到了。

接下来就是安排考察团的入住了,这都是应有之意,安顿下来差不多也就五点半了,这就不能谈公事了。

当天晚上,李无锋设宴招待何厅长一行人,严自励依旧作陪,严厅长的心情其实不是很好,因为他知道,李厅长叫上自己,其实是做给蒙艺看的。

想当年堂堂的省委书记大秘,现在只是一个副厅长,他心里怎么平衡得起来?都说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他宁可自己是个二级局的局长。

至于说等李无锋下了他升正厅,这只是理论上的一种可能,严厅长身上的蒙系印记太明显了,三五年内不会有人把他放上来。

那么,可能帮到他的,也就是远在碧空的蒙艺了,所以虽然心情不好,他招待碧空来的客人,还是相当热情的。

为了表现他胸怀全局,酒桌上他甚至时不时夸陈太忠两句,说树葬工作能顺利展开,离不开文明办的支持,当然,没人能感受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何其地哀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