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90章 碧空来人(上)

说起金乌来,陈太忠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情来,“对了,吕清平现在怎么样了?”

“双规呗,还能怎么样?”吴言不由得叹口气,“金乌的班子,烂了一多半,蓝伯平都快被扯出来了,没办法再扯了,章书记把蓝书记叫到办公室,骂了整整半个小时。”

“那么严重?”陈太忠听得还真有点错愕,“那不是说,张新华的县长危险了?”

“这倒没事,蓝伯平的事情,也是章书记亲口跟我说的,别人不知道,”吴言摇摇头。

接着,她又补充两句,“尧东书记告诉我这件事,也是让我给蓝伯平擦屁股,反正殷放是个知道轻重的人,窝案不要紧,两套班子一起端,那麻烦可是大。”

“嗯,这倒是,他还有把柄在纯良手上握着呢,”陈太忠点点头,机关出身的干部,不会缺乏下狠手的魄力,但是在行动之前瞻前顾后,也是他们的通病,“不过,金乌的问题真的那么大吗?”

“比你想的严重,”吴言轻喟一声,“非常地复杂,不但有人诱骗煤老板吸毒赌博,还有人利用煤矿开采权洗钱,更有人人为地制造矿难,调查才一开始,就有科级干部自杀,真的是太乱了。”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好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这个蓝伯平,其实也该被双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对金乌的格局,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煤炭上,吕清平的话语权不是很大,否则也不会逼得在特色养殖上,试图欺骗市长了。

“蓝伯平进金乌的时间还是不够长,”吴言摇摇头,并不赞同他的意见,“其实金乌发展到眼下这一步,是有历史原因的,不过是最近煤炭的价格开始走高,引爆了这个乱局。”

“算了,它乱它的,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不耐烦地摇摇头,想到自己现在跟海潮集团关系有所缓和,更是将林莹收入了囊中,倒也不是很介意小小的金乌——得张州者得天下,“金乌这次大洗牌,你抓好张新华,我有预感,那个位置很重要。”

“这可是要看殷放下一步了,”吴言叹口气,“常务副雷超也不保了,殷放推荐谢向南去那里,谢家跟蒋世方走得近。”

“谢向南?”陈太忠听得又是一阵恍惚,老谢不但是他党校的同学,更是招商办业务二科的副科长——括号,正科级。

后来,谢科长去曲阳任了副区长,分管的也是农林水,现在居然要来金乌做常务副了,陈某人脑子里,泛起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形象,“他这……也干得了常务副?”

“他凭什么干不了?”吴言白他一眼,当然,做为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她也较为清楚谢向南这个副区长,“谢家可不简单,蒋世方不在的时候,他就是二十六岁的实职副处,现在二十八岁要当常务副县长,这个人……很厉害的。”

“我跟他关系很好,”陈太忠点点头,却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省委党校的同学葛天生,二十七岁的副区长,眼睛就长到脑门上了,可谢向南,从来不会带给人“嚣张”的感觉。

“我跟他关系也可以啊,”吴言叹一口气,“但是……阵营就是阵营,代表了不同的利益需求,这个你该懂的。”

谢向南可能跟张书记斗法,想到这个,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嘴巴发苦,一个是老书记,一个是曾经处得不错的同学,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所以,他禁不住有点愤愤不平,“殷放这是脑瓜进水了,一定要抢这个常务副?”

“县长被我抢了啊,”吴言笑吟吟地发话,“张新华空出来的那个位子,也是个鸡肋。”

她这个猜测,无限接近于真相,殷市长原本是想着,第一波轮转出的位子,他要霸了,可他还真没想到,金乌的案子不但是窝案,还扯出了常务副——这年头,跟正职对眼的常务副,真的不是很多。

这个金乌的常务副,可是比横山区常委、统战部长、开发区街道办书记强不少,于是殷市长当仁不让,这个位子我有合适的人选。

章尧东抢到了第一顺位,而蓝伯平的屁股确实不怎么干净,殷市长后台又强硬,他真是不让都不可能,所以……就便宜了谢向南。

“其实,我看殷放不是很顺眼,”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悻悻地嘀咕一句,“他倒是想笼络我,但是机关干部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太阴。”

“太忠,你说我来省里参加厅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好不好?”猛地,吴言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那咱俩就能经常见面了。”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事实上,他虽然不知道小白在极力挤入自己的生活,但是相关的蛛丝马迹,他还是捕捉得到的,所以他知道,贸然应承下来,可能会出现一些麻烦。

不过这也不是多要紧的事儿,他考虑一下,还是点点头,“你想进步我肯定是支持的,不过短期内,好像省里也没什么太好的机会。”

何宗良是要走了,曹福泉要递补上来了,但是很显然,以小白这一年出头的副厅,还真没资格惦记副秘书长之类的位子——而她又不喜欢去外地任职。

“曾学德那个位子怎么样?”吴言侧过头来,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探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轻轻地抚摸着,“常务副。”

“曾学德啊……那无所谓,”陈太忠微微一笑,说起来挺有意思,曾市长原本是走了蒙艺的关系,经他手扶上去的,但是偏偏地,这家伙上去之后不久蒙书记就走了,而两人的关系还真的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不太好。

不过,他可是想不出什么借口,来把曾学德拉下马——陈某人有超常的手段,但是想通过充分的理由和正确的程序把人搞下来,这真的……有难度,“要是有机会的话,我绝对毫不犹豫地支持你。”

“机会当然有,”吴言轻笑一声,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画着圈圈,“曾学德的儿子,移民新西兰了,他算不算欺骗组织?”

“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一跳,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合着咱凤凰,还藏着这么一个地雷……这我还真不知道。”

“这算什么地雷?”吴言不屑地笑一笑,“曾学德的副书记干得好好的,为什么想到干常务副了?他要捞钱啊,捞足了钱去新西兰享受。”

这个理由确实挺靠谱,但是陈太忠忍不住要再落实一下,“你就这么确定,老曾的儿子,是移民而不是绿卡?”

“其实两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这个你肯定清楚,只不过差个选举权而已,”吴言冷冷一笑,“不过我有我的消息渠道……确实是移民。”

陈太忠还是比较相信小白的话,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副市长的判断,不可能太孟浪的,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哄鬼吧,”吴言对这话嗤之以鼻,“尧东书记都说了,文明办不会只调查就完了,要我们如实填写呢……没准许绍辉那儿都有想法。”

她是章系大将不假,但是跟许书记并没有什么太直接的联系,所以说起来也是直呼姓名,并没有太多的恭敬,正经是对章尧东维护有加。

“嘿,等着搭顺风船的人倒是不少,”陈太忠听得冷哼一声,不过再想一想,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上次曾学德填写的调查表隐瞒了,不过这次……没准他如实填写呢。”

“但愿吧,”吴言轻喟一声,沉默一阵又笑了起来,“嘿,你在文明办呢,他跟你又有点不对眼,你觉得他敢如实填写吗?”

“他要不老实,那就是自找的了,”陈太忠听着也笑了起来,脑子却开始不住地盘算,要是曾学德真的下了,我该找谁把小白推上去呢?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个结果来,索性摇摇头:算了不想了,反正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接到树葬办的电话,说碧空省林业厅的人中午起飞,不过令他挠头的是,领头的是大厅长何珏,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机场迎接。

按道理来说,他一个正处迎一个正厅很正常,但是陈某人是代表文明办,这是省委的单位,如果来的是个副厅长,他不去迎接是说得过去的。

于是他就跑到秦连成那里请教,秦主任听说碧空来的是大厅长,禁不住感慨一声,“太忠,这蒙老板是真给你面子啊。”

像这种兄弟单位之间的交流,如果不是上面有人牵线组织,一把手出面的时候很少,树葬办不过是个正处单位,碧空林业厅能来个副厅长,那就是相当重视了。

结果人家是大厅长来了,这不用说,肯定是冲着蒙书记的面子去的,所以秦连成真的感触颇多,蒙艺都走了这么久,还肯关照陈太忠,这真不是一般的交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