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86章 要收敛(上)

陈太忠借机发作的原因很多,但是有一点曾学锋确实没想错,他认为以财压人,确实跟精神文明建设有关,跟道德缺失有关。

不过陈某人的心里,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恶趣味:姓曾的你不是觉得自己有钱吗?那就让你尝一尝成了穷光蛋的感觉吧。

安顿了这件事情之后,回小区他又过了一个火热的冬夜,然而,当大家听说,今天他陪着雷蕾和汤丽萍逛街去了,就纷纷表示不满,抱怨他太偏心。

陈太忠不得不许下,说回头时机合适了,一定带大家一起去逛街,总算才平息了众女的怒火,然后就要他敲定时间,李凯琳甚至表示,她想去巴黎和罗马逛街。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来到单位之后,秦主任召集大家开会,说的就是干部家属调查表的事情,文件马上要下发了。

他要大家都开动起来,积极宣传这个“拾遗补缺”的重要性——也就是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将来抽查到欺瞒组织的干部,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再然后,就是一个好消息,文明办升格的事情,差不多年后就批下来了,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秦主任不能容忍出现什么纰漏,“……现在是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时候,犯错误的结果,就是大家为你买单,好了,散会!”

众人站起来纷纷离开,不成想秦连成又来一句,“小陈你留下。”

我也不可能犯错误吧?陈太忠觉得这个转着有点让他哭笑不得,等人散去之后,他才笑着发话,“头儿您这是有所指啊。”

“瞎说什么,”秦连成看他一眼,心说这小子是越来越放肆了,“那个新华北报的事儿,差不多就算了,别整出太大的动静。”

“那也得关够他四十八小时,留个案底,”陈太忠据理力争,“吸毒贩毒,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看着领导淡淡地看着自己一言不发,他脑瓜一转,猛地想起一个可能来,“您不会是跟他们做了个交换,让他们也宣传咱们的干部家属调查表吧?”

“我像脑袋瓜那么不够用的吗?”秦连成气得白他一眼,“除了个别群体,大多数干部看新华北报,都是反着看的,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稀罕他的宣传?”

“关键啊,是怕他反着宣传,或者别有用心地宣传,”秦主任并不否认,他还是有点忌惮《新华北报》的影响力,“咱们这两件事都是在节骨眼上,关够四十八小时放人就是了,别生太多的事儿……这年头,到处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

“好吧,”陈太忠点点头,秦主任的这个要求不算高,“那么,能不能再抓一抓其他方面的精神文明建设了?”

秦连成看着他,一时间竟然无语凝噎了,他实在太头疼小陈的影响力了,这个时候整出什么大动静,会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

然而同时,这家伙的办事能力也很强,来文明办不久,看看办了多少事儿?而且都是正面的、向上的好事儿。

他沉吟好一阵,想起这家伙能旺人的说法,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缓缓点头,“对不文明、不道德的现象,该管还是要管,老主任始终会支持你的。”

陈太忠回到办公室,琢磨好一阵,才给市纪检委书记贺栓民打个电话,“贺书记你好,我陈太忠,想跟你打听个事儿,你那儿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王丽红的材料没有?”

“哎呀,这个还真没注意,”贺书记一听,知道这家伙又惦记上什么人了,不过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就是个正科嘛,“我需要怎么办一下,请领导指示。”

“你吓死我了,我哪儿敢当领导?”陈太忠干笑一声,“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有没有这些资料,能找到的话,麻烦贺书记你跟我说一声。”

“嗯,王丽红是吧,我记下了,”贺栓民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心说这家伙只打个电话,连人都不来,这么大明大方地调查,未必是要整人,多半是要摆出个什么姿态。

纪检委查干部查得多了,深明其中的道理,要是那种往死里整人的事情,多半都是犁庭扫穴一般的雷霆行动,哪里会这么大张旗鼓?

所以他就安排人去调资料,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真的放不在他眼里。

纪检委归档的资料,还是相当庞大的,下面人查了一上午,终于翻出几封匿名的举报信来,贺书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将几件事情念一下,“……目前就收集到这么些。”

“嗯,那太感谢了,”陈太忠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种小事儿上,只是需要了解一些对方做过些什么被人诟病的事就行了。

曾学锋的父亲曾宪宏也摸清了状况,他原本就在犹豫,给陈洁的这个电话该怎么打,结果旁敲侧击一了解,才知道陈省长对陈太忠,那不是一般的赏识。

这种庞然大物,真的是没办法斗的,曾处长很悲哀地认识到了这一点,看看人家这进入官场还不到五年的正处,呼风唤雨纵横捭阖,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的白活了。

然而,悲哀归悲哀,儿子的事儿他还不能不管,可是他想管还没门路,到最后说不得心一横,主动上门找上了卫生厅原副厅长沈正斌的女儿沈彤。

沈正斌跟朱秉松交称莫逆,现在他副厅长的位子已经被免了,只剩下一个省人民医院院长的职位,不过沈院长认识的老干部极多,本人又是学者型的干部,其他人也懒得再计较。

早几年朱秉松风光的时候,沈彤就在医药系统做生意了,曾处长和他的爱人王丽红,也照顾过她一些单子,交情不能说深,在系统内也不太好用,但是针对来自系统外的压力,他求助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沈彤跟陈太忠的关系,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好死不死的,曾宪宏打听到了,陈太忠曾经救过沈彤一命——说救命可能有点夸张,可当时车祸现场,有胆子停下车来拉人的主儿,真的不多见。

“陈太忠啊,”沈彤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摸一下下巴,那里是她在那场梦魇中受伤的地方,还好,她有一个省人民医院院长的老爸,由于救治及时缝合得当,倒也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疤痕。

“我帮你问一问吧,”她可以不管此事,身为厅级干部的子女,又是做跑社会做生意的,她非常明白,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但是她的手帕交田甜,跟陈太忠关系很好——甚至田立平都因此升职,所以她觉得适当地帮个忙,也不是很要紧……如此一来,她跟曾宪宏和王丽红也算是了结一桩因果。

不过她必须指出的是,“陈太忠不欠我的,我是欠他的,能成不能成,我也算为曾叔你尽力了。”

曾宪宏也知道,这份人情是到此为止了,不过他还有别的选择吗?所幸的是,不久之后小沈那边传来了消息,陈主任打算破例见他一面。

这可真的是破例,陈太忠没想着要见曾家的人,因为……怎么说呢?他觉得这就是自己官场的历程中,沿途遇到的一个小怪,顺手就可以灭掉的。

所以他就只等着对方屈服了,至于说汤丽萍说的,对方只有几百万的身家,他根本就不相信,一个双亲都是政府官员的家庭里,做儿子的能打着父母亲的旗号,敛财几百万,那么当爹妈的能干净得了吗?

两千万,是要达到榨干对方一家的目的,不仅仅是针对曾学锋。

不过田甜在打来的电话中说,对方表示,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陈主任面谈,也是涉及精神文明建设的。

那就见一见吧,在什么山唱什么歌,陈主任既然抓了精神文明建设,总不能不接受别人的爆料不是?

下午三点,他将车驶出了省委,等在路边的曾宪宏一路小跑过来,笑着点点头之后,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来。

——曾处长想请陈主任吃饭,沈彤想让他俩去她的公司谈话,陈某人却是全部拒绝,咱们没吃饭的交情,找地方正经谈都是浪费时间,就在我车上谈吧。

“陈主任,打扰您了,”曾处长看上去很年轻,其实他才五十七岁,不过厅里大力提拔使用年轻干部,执行了个土政策,非专业干部,五十五岁就可以二线了,他很不幸地成为“就可以”之一。

“说重点吧,”陈太忠不想跟他矫情,于是就淡淡地发话,“我事情很多,很忙。”

很忙你还有时间陪女娃娃逛街?曾宪宏心里冷哼一声,不过表面上他却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能谦恭地笑一笑,“这个……孩子不懂事,请您抬一抬手。”

“我没为难他,”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打个哈欠,今天中午他还回了一趟凤凰,安慰小萱萱寂寥的心灵,所以有点疲惫,“他给个装修单子就完了,我这人其实很好说话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