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85章 权比钱大(下)

“不管怎么说,我没两千万,”曾学锋只觉得热血上头,蹭地站起身来,他傲然地回答,“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吧,见过欺负人的,像你这么欺负人的……过了!”

“下午我就说了,你会把二十万主动送到我手里,”陈太忠微微一笑,浑然不以为意,“我现在还是这句话,你可以走,但是回头,你会求着把两千万送到我的手上。”

曾学锋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听到这话,回头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绝对没有那种可能,因为我就没有那么多钱。”

“你有这么多钱,”陈太忠冷冷一笑,“下午你的表现,感觉就是亿万富翁,我能体会得到……甯瑞远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所以,你一定比他有钱。”

曾学锋听到“甯瑞远”三个字,身子又是一僵,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回头了,说不得咬牙打开房门,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事已至此,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了。

“嘿,有点不识趣,”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表情也有点不自然,他在官场上见过了太多的软蛋,心里就想着,这次敲诈必然会吓得对方屁滚尿流。

不成想,这曾学锋虽然是官宦世家出身,可却不肯放弃自身那点优越感,居然不吃这一套,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行,小子你带种啊,我最不怕的,就是别人跟我玩个性了。

汤丽萍却是被他俩的对话惊呆了,两百多平米两千万的装修费,合着一平米七八万了,这在地板上都得贴金了吧?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太忠哥,我估摸他最多也就是个三四百万的身家,你这一下跟他要两千万……他估计卖肾也出不起这个钱。”

“你这么快就忘了被小看的感觉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她一眼,“这种人就欠收拾,论努力的话,他比得过你吗?但是他的生活质量明显比你高。”

“我恨不得他去死,真的,”汤丽萍正色回答,紧接着她冷笑一声,“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高贵多少,其实除了投胎的能力,他比我差很多,偏偏是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这个社会,真的太不公平了。”

“但是你认识我,所以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有相对意义上的公平,”陈太忠微微一笑,“有我在,你就等这个鸟蛋两千万装房子吧。”

“他真没有这么多钱,”汤丽萍这女孩,可以说市侩,但是在某种角度上讲,她做事还是很认真的,“也许收他两百万的装修费就可以了,那我也能赚个十来万。”

你真不是一般的幼稚啊,陈太忠心里暗暗叹口气,不过他不可能去解释原因,所以只能微微一笑,“十来万?欺负我的女人,这点代价可不够。”

“可是,我还不是你的女人,”汤丽萍眼波流转,柔情无限地看着他,“嗯……你一直不联系我,有好多次,我都想放弃这种努力了。”

“好了,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陈太忠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丁小宁的影子,同样是混迹在社会底层,同样是做事不择手段——哪怕是色诱,可同样是守身如玉。

只不过,丁小宁是性格刚烈,而汤丽萍虽然性子也烈,可她身上,多了一种“待价而沽”的味道——这就是身在底层的无奈了,除了勤恳和努力,她也只剩下这一付身体了。

汤丽萍也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真挚,居然就那么沉默了,好半天之后她才轻喟一声,“晚上我可以不回家,不过……以后你就要管我了,我家里管得挺严的。”

“回家吧,”陈太忠缓缓地摇摇头,他很渴望体会一下,那圆规一般笔直细瘦的腿缠在自己身上的味道,但这是一个有着自己梦想的女孩——虽然这梦想,可能有点市侩。

“我就那么不遭你待见?”得,汤丽萍不干了,她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这一刻,她的眼中有雾气蒸腾,“可能你会笑话我,但是……我一直把你当作,最可依靠的人。”

话说到这里,那雾气就凝结成了水珠,自她的眼角一滴一滴地滑落,“我不乞求你的怜悯,我只想听你说一句实在话,你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哪怕那么一小会儿?”

啧,陈太忠有点无言了,基本上来说,自打认识这个女孩,他就是在不停地帮她处理各种麻烦,这是一个麻烦篓子——不过这也正常,独自闯荡的女孩,又是如此年轻漂亮。

但是真的喜欢,这个命题就有点大了,他喜欢汤丽萍吗?那当然喜欢,但是这个喜欢,大多时候还是出于一种猎奇的心态……那双腿,味道一定很不错。

当然,要说他对汤丽萍只有肉欲,那也不切实际,起码小汤的奋斗精神,是他很欣赏的——真要说美女,北京的美女少吗?苏素馨起码就能跟她不相伯仲。

“我确实喜欢你,”他沉吟半晌,终于发话了,“反正你也知道,我这人特别乱,等搞定曾学锋这一单,你想跑都跑不了……但是我现在,得先拿下他。”

“但是……他不可能有两千万的,”这个时候,汤丽萍的思路依旧清晰,没有因为得到他的支持而思维混乱。

“我需要他有,没有也得有,”陈太忠冷哼一声,论起不讲理,他怕得谁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却是雷蕾打来的电话,说是儿子玩遥控汽车和玩具枪,玩得不亦乐乎,“……很久没见他这么兴奋了,我晚一点去,你和小汤在哪里?”

“小汤……我马上要送她回家了,回头你去小区吧,”陈太忠看一眼汤丽萍,做出了决定,然后,他又不得不跟小汤同学解释一下,“小区里面,我的女人很多……我挺乱的,你应该知道。”

“你就是寒夜的火堆,有引飞蛾扑火的魅力……而我,只是无数飞蛾中的一只,”汤丽萍惨然一笑,站起身来去取她的外套。

等她将那宽大的棉褛穿到身上的时候,回头深深地看他一眼,“太忠哥,我不介意自己成为你小区里的一员,我是认真的。”

但是小区里的人,可能会介意,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巴,哥们的女人,真的太多了啊……

曾学锋怀着一腔怒火走了出来,然后马上就给自己的老爸打个电话,说是遇到这么个人,发生了这样一些事。

“好大的口气,”他那老爸一听,也有点着恼,不过他也是宦海里打了一辈子的滚,于是就要再问一问,“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光知道他一个电话,把高胜利的儿子叫过来了,还打了我一顿,”曾学锋郁闷地回答,然后他又把自己收集到的一些其他情况说一遍。

做老爸的一听,登时就沉默了,他可是比儿子更明白副省长意味着什么,县令都能破家,副省长能做的可是太多了,最终他叹一口气,“这次……你惹的麻烦可不小。”

“那您得管我啊,不管,你的儿子就死定了,”曾学锋带着哭腔喊了起来,他在外面四处招摇,看起来挺能耐的,可是真的遇到事情,还只能求老头子出面,“您认识那么多人。”

“你是我儿子,我不管你管谁?”做老爹的不耐烦地哼一声,沉吟一下他又问,“那你手上,现在有多少钱?”

曾学锋听得咂巴一下嘴巴,心里这哀伤也就不用提了,“三套房子一百万出头,股市上一百多万,现金有八十多万,还有点没收回来的钱,再加一辆车……就是这些了。”

“啧,”老爹轻轻咂巴一下嘴巴,也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曾学锋终于在夜里十点得到了消息,他得罪的男人叫陈太忠,省委文明办的副主任,下面这些人有时候传话传得不是很靠谱,不过,关于为什么高云风要听陈太忠的,人家还是给出了答案——姓陈的深得黄老青睐,而且在X办都是挂了名的。

这些消息不能说不对,但是多少也有点夸大的意思,说起这种牛逼的人,大家也不介意说得更牛逼一点,谈论这种人物,能带给众人一丝成就感——哪怕自己是陈某人的对头。

可是曾学锋太不喜欢这个答案了,一时间他牙根恨得都是痒痒的,汤丽萍你既然认识这种人,也不知道他妈的装什么可怜——姓陈的随便一句话,你哪里挣不到钱?

不过同时,他终于想明白了在包间里姓陈的说的那些话:先富不能带动后富,反倒要公然歧视穷人,这确实是属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范畴。

可是这个社会,还有精神文明和道德吗?姓陈的就是故意刁难人,曾学锋确定消息之后,马上又给老爸打个电话,“我问出来了,这个人叫陈太忠,在省委文明办任副主任。”

“他是在那儿挂职,”做老爹的叹口气,“儿子啊,你招惹谁不好呢?这个家伙整下去的厅级以上的干部,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他是靠着黄家的,陈洁阿姨不是也跟黄家挺惯吗?”曾学锋艰涩地建议,“她行不行啊?”

“你还是先准备借钱吧,”做老爹的无奈地叹口气,他是卫生厅的处长,确实见过几次分管副省长,“你当我跟陈洁说话,那么方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