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81章 栽赃(下)

不管怎么说,既然查到了摇头丸,童伟的问题就可以定性了,然后该展开的是下一阶段的调查,陈太忠再给秦连成打个电话,至于秦主任会做出什么反应,他也懒得再问了。

正经是他很想去北京,去新华北报的老巢撒一把野,总被人找上门来生事,这不是他的性格,他喜欢一了百了。

遗憾的是,眼下就要到年底了,文明办的事儿越来越多,他实在抽不出这个身,这心里的悻悻是可想而知了:规规矩矩地如实报道,真的很难吗?

说句实话,昨天发生在绿柳小区的事情,让他心里挺不好受:业主们的麻木,村民们无奈却又理直气壮的绑架,再加上那个刘村长试图吞掉村民们利益的行为……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奈,这个社会,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陈某人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他认为这件事也就遇到自己了,要是换个人来,真的无法干脆利落地摆平,而且想要摆平此事,必须采用一些极端手段——就这样,那刘二狗都只答应先放出部分房子来。

至于说这媒体,就更可气了,前面业主们被堵了小区,几家媒体不疼不痒地报道一下,堵小区的人被打了,反倒是一下就吸引来了不少关注,不但有都市晨报这种严重失实的报道,连擅长混淆是非的新华北报都来了。

这些现象真的是让陈太忠困惑和愤懑:怎么这精神文明建设越抓,社会风气就越差呢?

我终究只是一个人,就算把全部的仙力用出来,也挡不住这剧烈滑坡的社会道德,然而下一刻,他又挑一挑眉毛:挡不住就挡不住,有些事情终归是要做的。

“似乎应该考虑一下跟其他省交流的事宜了,”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他本来是无心大力宣传天南省文明办的作为的,但是眼下,他觉得有必要了。

等过年以后吧,做出决定之后,他打着车,才要离开林业厅的大院,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汤丽萍,她要请他吃晚饭,“沾你的光,昨天那个单子谈成了。”

“我还稀罕你请客?我请你好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不多时,就将车开到正泰房地产公司,他的车还没停稳,小汤就挎个小包,匆匆地从大楼里走了出来,拉开车门就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就穿这么一点儿啊?”陈太忠一边起步,一边侧头看她一眼,她上身穿着一件棉褛,腿上是紧绷绷的棕色牛仔裤,将她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箍得越发地细瘦。

“我就不好买裤子,”汤丽萍发现他目光所及之处,于是微微一笑,“肥瘦合适的裤子是太短,长度合适的裤子又太肥。”

“那去商店转一转?”陈太忠发现才五点出头,心说这还有时间,至于小汤说的裤子不好买,那只不过是普通的衣服,尺寸规格都比较死板,正经的品牌店里,应该不难买到。

他的须弥戒里,服装海了去啦,这次记上尺寸,回头再送也就方便了,当然……要视两人的关系发展而定。

不过想到买衣服,他就又想起一个人——董飞燕的衣服也不多,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关机,这就是出车了。

只带小汤一个人去逛商店,被人看到似乎也不合适,他想一想,想起雷蕾是见过小汤的,打个电话过去,雷记者听说逛商店,欣然应允,“这也过年了,正好给孩子买点衣服。”

约好了地方之后,陈太忠才将车启动,汤丽萍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解释,说昨天那个单子谈下来了。

那小夫妻俩确实没什么钱,她给对方设计的装修费是两万六,降到了两万四,对方还是不肯答应,等见到了陈太忠之后,她又请小夫妻吃饭,饭桌上她把价钱降到了两万三——实在没办法再降了。

夫妻俩表示,小汤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我们刚全款买了房子,还要买家电家具,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于是小汤同学眼珠一转,你们有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我先帮你们垫上,一年之内能还就行——家庭装修从来都是现款结算的,我这诚意够足了吧?

当然,她也不怕对方到时候不给钱,小夫妻俩就说商量一下,今天中午的时候打来电话,说我们同意了,而且那两位还跟她打听陈主任的来历。

小区门口,确实没有人堵着了,身为业主肯定也很高兴,不过小汤也没多什么,只说自己跟陈主任是不错的朋友。

“关键是有了这个单子,小区里做工作就好做多了,”汤丽萍笑吟吟地解释,然后还看他一眼,“我借你的名字狐假虎威,没事吧?”

“那你得给报酬啊,”陈太忠笑眯眯地一边开车,一边回答她,“而且那报酬,我还得满意才行。”

这话不算是玩笑,不过也可以当作玩笑,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小汤年纪轻轻就在社会上打拼,他想提携她一下,她却是要自己努力,眼下看来,也不是很想仗着关系进普雅,他愿意尊重她的选择——这么努力的年轻人,真的不多见。

“早答应你了,你都来素波上班了,也一直不联系我,”汤丽萍宜喜宜嗔地看他一眼,“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忘了,只不过是不想强迫你罢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却是想起自己接触的同级干部中,一顿饭花三五千的很常见,“嘿,还是穷人多啊,两万多都得分期付款。”

“那一家也不算穷了,正经的穷人,哪里舍得用装修公司的人来装家?”小汤见他不说那尴尬的话,这心里就稍微踏实了一点,可是同时,却隐隐又生出了点失落,“当然,有钱人也不少,前一阵还有人找我,要二十万装一套房子。”

说着话,车就到了约定的美都商厦,这个地方位于东城区,周围还有两栋档次相当高的购物中心,在素波的奢侈品市场名气极大。

地下停车场里,陈太忠居然看到了雷蕾那辆白色的捷达,不过见到人,却是在地下超市的门口了——雷记者正领着孩子结账,手里的塑料袋里装满了零食。

这是陈太忠第一次见到雷蕾的孩子,他笑眯眯走上前,“几块巧克力嘛,还取出来干什么?对了,有玩具枪没有?还有……遥控汽车,选最贵的来两样。”

雷蕾忙不迭阻止,可陈某人一定买,那孩子躲在妈妈背后不作声,五六岁的孩子,看起来很怕生的样子。

不过很显然,某人的银弹攻势生效了,当雷蕾将两个大大的盒子放回车里的时候,孩子隔着车窗户来回地看,根本舍不得离开,只是,他还是有点排斥跟陈太忠接触,就是跟在妈妈旁边。

有这么一阵折腾,他们到了卖场差不多就五点四十,倒是商场里的顾客还不少——这里是八点下班,眼下也是年关了。

以陈太忠的想法,就直接去女装买衣服,不过雷蕾和汤丽萍却是饶有兴致地东转西转,见个化妆品要看一看,见个小挂坠也要翻一翻。

怪不得别人都说,不要跟女人逛街,陈太忠呲牙咧嘴地跟在后面,可这是他自己提的建议,也不好说什么——她俩兴致这么高,咱就不煞那个风景了吧?

他们这一行四人,女的娇艳男的高大,按说是挺吸引眼球的,不过加上旁边那小毛孩子,就变了味道,旁人一眼就能想到,这是一家人,至于具体是些什么关系——谁会闲得蛋疼去猜这个?

陈太忠不想逛,那小家伙也不想逛,估计是想着车里的玩具呢,见妈妈给自己买了一双鞋,就哼哼着想回去,雷记者就哄他,“我和这个阿姨买几件衣服,很快就完了。”

正转悠着呢,前面有人怪声怪气地发话了,“呦,这不是小汤吗?也舍得来美都了?”

陈太忠抬头一看,发现走过来四个年轻人,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个高大男子,这货一脸的吊儿郎当样儿,看那神情,就只差脸上写上“我是纨绔”了。

汤丽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怪异了起来,不过,就在一瞬间,她的神情就变成了不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曾老板,你也舍得来美都了?”

“我隔三差五就过来呢,就是从来见不到你,”这位双手往口袋里一插,又看看陈太忠和雷蕾还有那孩子,脸上的讥讽更浓了一点,“倒也是哈,过年了嘛。”

你小子阴阳怪气的,是不是欠揍啊?陈太忠有点想发作了,不过想一想自己还不知道其中缘故,于是就哼一声,“小汤,怎么这种素质的人你都认识?”

“嘿,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旁边一个年轻人向前迈一步,毫不含糊地盯着他,正是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客户嘛,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汤丽萍一点不担心陈太忠会吃亏,她只是怕他误会,于是冷笑一声,“前两天曾老板跟我谈家装来的,没想到二十万的装修费也出不起。”

“二十万也算钱?”曾老板不屑地哼一声,“你也就这点眼光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