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80章 栽赃(上)

秦主任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但是陈太忠却很不服气,“那这失实报道咱也不能完全不计较吧?毕竟还有个政府形象问题。”

“你跟它计较,反倒是给它面子,屁大个报纸,”秦主任不屑地哼一声,“而且……涉及城中村小产权房的问题,一旦炒起来这个影响就太大了,咱宣教部也吃不下。”

其实……要我去抓国土和房地这一块,这文章我照样敢做,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别的省没有先例就怎么了?咱可以开创先例!

见他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秦主任笑一笑,“回头我跟地北那边招呼一声,我叫你来,问的不是这个,而是……听说警察把《新华北报》的一个记者抓了?”

大报和小报的区别就在这里了,小报的话,配发血淋淋图片的报道,也没人在意,而大报的话,就算没有报道,记者出了问题,都要引起省委文明办主任的关注。

“嗯,那家伙跟我索贿,我就报警了,”陈太忠点点头,信口胡说,“后来是西城分局的人发现,那个人精神有点亢奋,可能有吸食毒品的嫌疑,就带走调查了。”

“索贿……吸食毒品?”秦连成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下属,事实上,他根本不相信小陈说的话,新华北已经栽了一个记者在天南了,就算还有索贿的胆子,但事先总要了解清楚对方的底细吧?

至于说吸食毒品,那就更是扯淡了,恐怕又是小陈栽赃的手段,不过怎么说呢?新华北报这几年名头依旧很响,可正经做媒体的人却知道,那报纸确实乌烟瘴气得很。

大部分省份官场的人都清楚,新华北的屁股歪了,跳梁小丑的话真的不可信,但是人家自己不觉得,还是要不停地聒噪,确实惹人厌。

你觉得自己有资格绑架舆论,那就让你们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发言权吧,秦连成点点头,“你是出于公心的,这个我清楚,把一些事情都落实到实处,流程和证据都要拿准。”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接着眼珠一转,“那您叫我来,就是想落实一下新华北报的事儿?”

“是啊,”秦连成无奈地撇一撇嘴,“人家那边说了,不给个明确的说法,明天的报纸上,就是记者在天南离奇失踪,疑是被绑架了。”

“还真的有脸说,嘿,”陈太忠冷哼一声,不过这种事情,他相信新华北报做得出来。

“是啊,人家疑是绑架,先把舆论造出去再说,没下文的新闻多了去啦,而且他们还可以借此炒作,”秦连成笑一笑,微微扬一下下巴,“所以,你的功课一定要做扎实了。”

“我现在就打电话,”陈太忠摸出手机,却发现主任冲自己摆一下手,“这个……我只要结果,越快越好。”

秦连成还是比较爱惜羽毛的,他这是摆明态度,你怎么搞我不管,做扎实了就行——有些东西确实是不知道比知道好。

嗯,合着你们都清高,就我是啥都敢做,陈某人悻悻地走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方才给老冯打电话,“冯局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凌晨破获一起贩毒案,以贩养吸,同志们一直忙到这会儿,饭还都没来得及吃,”冯局长也很无奈,他虽然不怕帮陈太忠栽赃,但这事儿也是做得说不得的。

而且这次韩忠给出的线索,还相当地劲爆,一下查获了三千多颗摇头丸,一百多克的海洛因——纯度虽然不算高,掉个把人头是足够了。

干警们一下子就干劲冲天了,冯局长总不能说,大家把这个案子放一放,我们去栽赃吧?

当然,他也有他的想法和顾虑,“现在算是腾出手了,我正想问你呢,是不是等晚上人少一点的时候,再下手?”

“你们那儿没受到新华北报的压力?”陈太忠讶然发问。

“受到了,不过他们不敢来人,就是打电话骚扰,报警啥的,说是有记者失踪了,”听到这个问题,冯局长就笑了起来,新华北报连折两个记者在西城分局,不可能记吃不记打。

“我告诉他们,人员失踪最少要超过二十四小时才立案,他们那个社长啥的,说明天过来跟我面谈……切,又是骗廷杖呢。”

敢不敢来西城分局和该不该来,还是不一样的,新华北的人今天到西城,没达到立案条件硬要报案,那就容易被人找个碴儿抓起来,但是明天够立案条件了,人家就不怕来了——这时候你再找我的碴儿,就可以扯到政治迫害上了,想抓你尽管抓。

这些逻辑,新华北的人真的一清二楚,没本事的人想作恶,都恶不到哪里去,新华北没有笨人——事实上,他们都清楚是西城的警方把童伟带走了,但是眼下就是假装不知道。

“你还真轻松,”陈太忠听到这个答案,也禁不住要羡慕一下,“我这儿有点压力,领导希望速战速决,现在就去吧……对了,记得申请搜查令。”

“查别的地方,搜查令可能不容易,新华北办事处的话,那真的太简单了,”冯局长听得就笑,“好了,我知道了,你等我消息吧。”

这消息来得格外地快,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拿着搜查令的西城警方就在新华北报业集团的记者站里搜到了三十多粒摇头丸。

这个记者站位于东城区,租了一层写字楼的两间房,楼后的院子里还租了两套民房做员工宿舍。

搜查的警察为了照顾影响,全是便装,不过来了七个人,也算是兴师动众了,在办公室里大致搜了十来分钟,又分出四个人,带着记者站的两个人去民宅搜。

办公室这边,就只剩下三个警察了,可新华北报的也有两个人在,仨警察里还得有一个看门,一个监督那二位不要做小动作,只剩下一个警察,在细细地搜索。

搜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办公室这边也没搜出个什么头绪来,搜民宅的那四位回来了——民宅那边也一无所获。

然后大家又在办公室里细细搜,终于在几分钟之后,有人在一个装了阿莫西林的药盒里,发现了摇头丸。

这药盒所属的小柜,是调度小于的,这个结果,真的让报社里的诸人无法接受,就算站长贩毒,也不可能是她啊。

报社的人都知道,小于这女孩儿,最喜欢的就是抱着电话跟男朋友聊天,小于自己是北京的土著,而她的男友虽然是外地人,毕业后却是进了石景山电厂,现在也是科室副主任了,以这两人的条件,至于来天南贩毒吗?有门路在天南贩毒吗?

那么,这既然就是有人栽赃了,然而做出这个判断之后,另一个问题就摆在了眼前:这七个人里,谁的嫌疑最大?

有人说,在办公室检查的这三个人嫌疑最大,这话真的是太扯淡了,去居民区检查的四个人,此前也在办公区搜查过一阵的,有栽赃的机会。

至于说发现这个摇头丸的,才是嫌疑最大的,这个假设……倒也不是不能成立,但是,也仅仅是比较合理的假设而已。

冯局长也是多少年的老干警了,要是安排这么点事儿都被人查出来,那也真的太没面子了。

没错,栽赃是门技术活,而且他也不能吵吵得众所周知,只能安排个把人来操作,但饶是如此,也能布置一个水滴不漏的局出来。

甚至在场的大多数干警,都表示出了一些兴奋——一天内破获两起吸贩毒的案子,好大的业绩呢。

但是真相,往往是在你来我往的交换中敲定的,是的,真相并不等于真实,于是就有人反馈回了信息,“张站长说了,这是他不了解的,但是同时他也表示……相信自己职员的操守,这件事一定要追查到底,绝不姑息手软。”

绝不姑息吗?陈太忠心里暗暗冷笑,抬手给马小雅拨个电话,“你跟新华北的人说一声,不服气就上,我不稀罕他们姑息。”

“那就是一帮耍嘴皮子的玩意儿,也就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当回事,你跟他们叫真,不是闲得蛋疼吗?”马小雅的回答很直截了当。

“是啊,我那里还真有点疼,你过来给我揉一揉吧,”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回答。

“揉完了,还得帮你含一含吧?看把你美得,”马小雅娇笑一声,“好了不说那些扯淡的话了,要是没事,过年来北京吧,咱们去委内瑞拉玩去,那里的女孩儿可是有名,然后去纽约时装周,再然后去阿拉斯加,然后巴黎时装周就该开始了。”

“你这个想法不错,但是太小资了,这不现实,”陈太忠觉得有点跑题,说不得将话题拉回来,“反正我就是这个意思,新华北那边,爱怎么搞怎么搞。”

上面跟下面,终究是差了级别,他挂了电话之后,直接给冯局长去个电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冯,这无冕之王……它不是有冕之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