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79章 我心谁知(下)

陈太忠正好借这个机会告辞,当他走到外间的时候,看到几个人坐在门边的沙发上,其中一个瘦高条、眼窝极深的男人瞥他一眼,目光异常犀利。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何秘书长说的曹福泉。

陈太忠跟这个人没打过交道,但是省委才多大一点?他来这里接近半年了,这种级别的主儿,他早就认识了。

陈某人倒是没介意对方的目光,据他所知,曹副秘书长看人一向就是这个样子,换句话说就是气场很强大,让人禁不住生出咄咄逼人的感觉。

以前他可以装作不见,不跟这人打招呼,不过在这小小的房间里,迎面撞上了,他要是太过冒失,无视领导的权威,好像也不好。

他略略犹豫一下,是不是该打个招呼,却发现曹福泉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了——很犀利地扫过来,又视而不见地移开。

你眼里没我,那我也就没你了,于是陈太忠斜着眼睛看他一眼,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去。

“狂妄,”有人用奇低的声音嘀咕一句,这边的人也认识文明办的小陈,见这家伙见了曹主任,也不知道走上前表示一下敬意,自然是要愤愤不平。

曹福泉淡淡地扫说话的人一眼,也没什么表情,而是冲何宗良的秘书点点头,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小田,秘书长精神还好吧?”

“哦,他请您进去,”田秘书点点头……

陈太忠出来之后,就将自己的冒犯丢到了脑后,在他看来,曹福泉实在不值得他去重视——杜毅的嫡系,再示好也没用,离了老杜,文明办还不是发展成这样了?

然后他到文明办转一圈,发现秦主任不在办公室,说不得打个电话汇报一声,说何秘书长那边已经着手安排了,再然后,就是赶到科委驻素波办事处,参加科委在素波第一期楼盘第一批交钥匙的仪式。

这个仪式,甚至让许纯良和戏曼丽从凤凰赶了过来,许主任这次来,就不回凤凰了,然后直接飞北京,参加两千年鲁班奖的最后评选。

所以不常来素波的戏曼丽也赶了过来,年底了,她负责的工会还要为大家订一批福利,正好借这个机会,帮着照看一下房地产公司。

仪式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过饶是如此,折腾完也十一点半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庆功宴,酒桌上说起这次的鲁班奖,许纯良叹口气,“情况不是很乐观,又多了两个实力强劲的对手,关键是咱们的优势和短处,都太明显了。”

科委大厦最大的优势,就是建立了电子版的施工档案,这在参选的建筑中,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但也绝对可以用百里挑一来形容。

这是陈太忠在驻欧办时想出的点子,张爱国在这边操作了一下,最后等许纯良来了科委,彻底地将这个思路发扬光大——所以,就算其他建筑也建立了电子档案,但是跟科委大厦没法比。

再然后的,就不是优势了,最多算是特色,科委大厦一栋楼,采用了两种建筑结构,五层以下是钢筋混凝土,上面的楼层,却是钢结构加混凝土,中间是巨大的转换梁。

这也是陈太忠拍板的,先进吗?技术上绝对算先进,但是有意义吗?这就谁也说不清楚了,像许纯良就不认它有多先进,那个转换梁甚至可能成为隐患——说来说去,不过是增加了建筑成本而已。

可饶是如此,建筑规模还是科委大厦最大的短板,造价到最后也就是五千来万,别的参选建筑,哪一幢不是几亿几十亿的规模?

这个短板是如此地短,而且,科委大厦不属于中建系统,也不是中建承建,想补充点印象分也是无从谈起,那么能做的,也就是找路子活动了。

北京的翟效方翟总愿意帮忙,收费也不是很高,然而前一阵他都找到许纯良,希望许主任能放弃这次评选,明年他打保票中选,否则双倍退赔——后来的这两家,来头太大啊。

科委大厦是去年夏末秋初完工的,可以参加今年的评选,也可以参加明年的,但是许纯良是宁折不弯的性子,就是要参加今年的评选。

可是翟效方说得明白,当初我帮你们运作,也没说百分之百能在这一届中选,你们肯主动退出,明年不中我双倍退,今年的话……中不了,那钱就白花了,明年该怎么花还是怎么花,而且就算明年,也不能保证你百分之百中。

“到现在为止,这个事儿扔了两百多万,”许纯良当着宋敏和戏曼丽,大大咧咧地发话了,“哼,两百多万。”

“哈,两百多万,”陈太忠笑了起来,“欺负咱们下不了账?这么搞真的不厚道。”

“这点钱,他真的不会在乎,”许纯良冷哼一声,这意思很明白——他都不会在乎,咱俩会在乎吗?所以他很直接地指出,“这是有些人想操控某些领域的奖项,从而……达到掌握一定话语权的目的。”

“这个倒是,”陈太忠点点头,随着在官场里拼搏日久,他越发地感受某些系统的封闭和排他性,“鲁班奖扯淡得很……不能惯出他们这种毛病。”

“鲁班奖很重要的,”戏曼丽在一边插嘴,她有点不能理解这两位在说什么了,但是她能确定的一点是,在离开凤凰的时候,乔小树市长特地跑来叮嘱,“小戏,鲁班奖是全国建筑系统最权威的奖项,咱科委必须争取。”

“重要的奖项……嘿,多了,关键是得你认为他是重要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挥一挥手,“大家都不把他当回事,那他就屁也不是。”

他这话说得不假,但是别人都当他是扯淡了,这年头展会经济泛滥,这鲁班奖是少见的国字号的奖项——谁还会错过这一场盛宴?

“今年一定要拿到,”许纯良下定了决心,他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想狮子大张嘴,讹咱们一道?”

“这个……可能性不大吧,”陈太忠被他这句话问得有点尴尬,在他印象里,介绍翟效方的齐晋生还是比较爽快的主儿,也没说翟总不靠谱啥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他引见的人出了纰漏,这让他心里有点不好受,要不是碍着宋敏和戏曼丽在场,他都恨不得一个电话打到齐老二那里,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沉吟一下发话,“要是事情不顺的话,你跟我说一声,我再想别的办法……翟效方要是提价码,你别答应他,咱们不惯他这毛病。”

“我试一试吧,”许纯良点点头,又不屑地笑一声,“有些关系我是懒得去找,真要不给面子了,那就大家都不要客气。”

“我也是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宁可出点钱,也没必要用牛刀去杀鸡……但是要是有人觉得咱们能予取予求,那可是打错算盘了。”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许纯良点点头,其实,以他懒散的性子,是想让陈太忠出头搞定北京那边的,不过许书记知道之后,意味深长地问了他一句——“这个鲁班奖的评选里,你到底出过多少力?”

许主任吃这么一问,也觉得有点挂不住,所以决定自己先找关系,不行的话再去让陈太忠想办法。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下午陈太忠来办公室转一圈,正说要再去树葬办转一转,华安来通知他,说主任找。

秦连成正在屋里看一张报纸,见陈太忠进来,这才一扬手里的报纸,“今天的《都市晨报》看了没有?”

“没有,”陈太忠摇摇头,走上前接过报纸,这都市晨报不是天南的,跟《天南商报》一样,也是社会性报纸,不知道是海角还是地北办的,总之也是面向全国发行,但是真的影响力,也就附近几个省。

他翻看一下,禁不住就苦笑了起来,这都市晨报居然这么快就报导了绿柳小区的事情,还配发了一张那个老妇倒在地上的照片,虽然是黑白的,却也能看出“被殴打”老人的悲怆和无奈。

有意思的是配发的报道,这记者也不知道是怎么打听的消息,说马坡村官商勾结,征地不给钱还殴打无辜村民,还重点指出,有防暴队员和警察出动,抓走了不少无辜村民。

“失实报道,”陈太忠看了两眼之后,不屑地往桌上一丢,“我亲身经历的,我还动手打人了,起因是村民绑架小区业主。”

“我了解过了,”秦连成点点头,微微一笑,“要不怎么知道你参与了?”

“要追究这家报纸的责任,”陈太忠叹口气,“不实报道也就算了,还有意混淆视听,这是在给咱们天南抹黑!”

“这种事儿,计较不过来的,知道它报导不实就行了,”秦连成轻描淡写地一摆手,“民众怎么看,其实无所谓,咱们心里有数就行了,区区的一个都市晨报而已……”

这就叫别人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导怎么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