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76章 好人难做(上)

韩忠想的不太对,凭良心说,陈太忠还真没把这天南电视台的记者放在眼里,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宣教部的,更是因为他非常熟悉省台的运作。

居民小区发生群体性事件,省台来采访的,绝对不会是一台的班子,开什么玩笑,一台是上星节目,敢报道这种不和谐内容,幕后老板起码得扯出一个正厅来——最少也得是省台副台长拍板才行。

所以来拍摄的,最多也就是二台的班子——虽然在省台,一台二台的班子有时候会有交叉,但是毫无疑问,敢这么不打招呼就拍的,应该就是二台的班子。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拍了之后能不能播得了,这还是个问题,所以陈太忠是真的不在乎这两个人。

来的这二位倒是有点不摸头脑,男人咳嗽一声,“我们是听说,有不少无辜群众被打伤了,过来了解一下情况,请问……您是?”

“我是文明办陈太忠,”陈主任轻描淡写地丢出一句,“这里情况很复杂,不是你们听说的那样……回去吧。”

“陈……是文明办陈主任啊,”男人沉吟一下,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他顿时就来了精神,“有需要我们配合的吗?我们带了采访车来的。”

尼玛,这都是什么人啊,刘二狗心里暗叹一声,原本他还指望,省台来的人能略略地纾解一点他的困境呢,不成想陈太忠一报名字,那边登时软蛋。

“也……也不需要配合,”陈太忠沉吟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城中村改造项目,是他碰到都要挠头的大难题,所以还是大事化小的好——当然,陈某人不是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决心,但是这改造项目,不管怎么装,都装不到精神文明建设这个筐里。

不过,有点事情,还是能通知这些人做一做,左右是顺便的事情,“这个小区被村民们堵了好几天,你们可以去采访一下业主的感受。”

这倒没什么问题,这二位点点头才待离开,不成想一边走过来个黑壮的汉子,笑眯眯地递过来四张卡,“这要过年了,一点小意思,业主们……是真的苦啊。”

这二位车马费也收得习惯了,不过眼见陈主任在旁边,一时还是有点犹豫,男人就伸手去推脱,不成想陈主任发话了,“这大冷天的……收下吧。”

领导发话,他俩不得不收,心说指不定这是陈主任的意思呢,不成想他俩前脚出门,后面就是刘福贵一声冷哼,“韩老板,大家从来井水不犯河水,高高手吧。”

刘村长见是韩忠给记者红包,自然就想歪了,心说你是一定要夺我基业了,说不得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这买卖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我真的为难。”

“哦,不是你一个人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那么,还有些谁呢?能不能说给我听一听,要是有我认识的人嘛……嗯。”

刘福贵一听这话,登时就傻眼了,他真不知道该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好,可是那个开了桑塔纳车黑胖眼镜一听,忙不迭地开口,“这个那啥,陈主任……都是您看不上的小人物,其实大股东也不是刘村长。”

“你就特殊,可以不举手?”陈太忠双手一背,微微点头,其实他也有点好奇这个家伙是谁,“这次原谅你了,先说你的身份。”

“这是区政府办王主任,”一边的冯局长发话了,一开始他就认出了这个男人,只不过陈主任没问,他也就不说,现在自然要点出其身份——我跟陈太忠一道的。

“小区的业主被村民们堵了大门,这个你知道不知道?”陈太忠一听是区里的人,就是一声冷哼,“这个算不算政府事务?”

王主任心里暗叹,他今天真的不想跟过来,但是明显地,这刘二狗不会是陈太忠的对手,尤其是这姓刘的完全不了解上层的斗争,万一被人套住,那麻烦可就大多了。

那么他不能不跟来,实在不行也就只能冲出来帮罗区长挡灾了——做下属的,就该有这牺牲的觉悟,不挡大家全完蛋,挡了的话,能保下罗老板,那他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且万一陈太忠不会刁难,他岂不是又结识一个领导?

面对陈太忠的发问,他陪着笑脸解释,“我这也是才知道,业主们苦啊,所以……正在跟刘村长商量怎么处理,结果他就接到了您的电话。”

“四天你才知道,也不看《今日素波》,”陈太忠微微一笑,雪白的牙齿被灯管照得熠熠生辉,像是要择人而噬一般,“你这个秘书长……咳咳,办公室主任就是这么当的?”

他的口误,好悬没把王主任的尿吓出来,原来这是对上秘书长,都敢如此指责的主儿——完全不是在一个层次上啊。

至于说这秘书长是省里的还是市里的,是党委的还是政府的,都无关紧要了,关键是人家说得很自然。

“陈主任您听我解释,这种事儿一般来说,我们都不愿意听,”王主任心一横,实话实说了,你敢让别人公然抢刘二狗的产业,那我就不怕把事情说得明白点,“小集体房,国家都没有个政策,我们……能怎么办?”

你们区里不会搞安居房吗?陈太忠好悬没蹦出这句来,不过他也知道,这话说出来,未免又让别人小看自己,认为自己不成熟了——虽然面前只是个小科长。

“那你们商量出什么结果了吗?”他似笑非笑地哼一声,顺便往自己身上披一面大旗,“村民们毫无理由地绑架业主,是完全违背精神文明建设的,情节非常严重,性质……非常恶劣,我不可能坐视!”

这个时候,就显出刘村长和王主任的差距了,刘福贵才待继续开口,王主任抢着发言,“刘村长的意思是说,为小区居民免一年的物业费做补偿……钱不多,但这是村里的一片心意,我说得对吧,小刘?”

“嗯嗯,我没有管理好村民,该向广大业主表示出自己的歉意,”刘二狗现在也反应过来了,人家真的是就事论事,“现在就让他们写通告。”

要不说这官场中人,最是能抓住同类的脉搏,陈太忠一听人家是这样的手段,也有点无趣了,“要是我不来的话,这个补偿怕是永远也没有吧?”

刘村长和王主任嘿然不语,事实上刘二狗还想狡辩来着的,不过幸亏他在发言之前谨慎了一下,看了一眼王主任,却是被一道凶狠的目光瞪了回来——麻痹的,你就乖乖地承认错误吧,这才好争取宽大处理。

他俩不否认,陈太忠就越发地觉得没劲儿了,他细算一下,小区二十幢楼,差不多能有一千户,每户就算三百的物业费,下来也得三十万。

这还算给哥们儿面子,他点点头,“被殴打了的业主,该怎么处理?”

“上门道歉,村委会赔钱……我个人赔钱,”刘二狗听到这个问题,也禁不住庆幸,自己是把王主任拉来了,要不然人家就不会跟他讲道理。

“那三十平米呢?”陈太忠又哼一声。

“明天先发一部分,”刘二狗果断地回答,看到陈主任眼神一变,他马上出声解释,“房源有点紧张,再说村里的事儿,我只要给一部分人发了,其他人就不可能不发,否则大家要折腾的……这个您放心,可以监督我。”

“先停止对外销售,把对内的房子发完,”陈太忠不听他的解释,然而,刘二狗的脸上登时就泛起了浓浓的苦色。

“嘿,我……我举手,”王老三终于忍不住插话,不过这次他终于没有忘了程序,举起了他的手,见陈主任点头才出声,“他是想拖到换届之前,大大地卖个人情……这有不正当竞选的嫌疑。”

“那又怎么样呢?你私下串联,当我不知道?”刘二狗脸一沉,“我这个村长好歹是给大家盖起来房子了,你能做到这一点吗?我看你只会卖地!”

“是啊,你给大家盖起来房子了,”王老三冷笑一声回答,“今天要不是有陈主任关注,这房子能不能真的落到大家手里,你心里有数!”

“陈主任是怎么关注到这里了,堵门的村民是谁上蹿下跳串联的?”刘二狗还他一个冷笑,“别以为大家都是聋子瞎子,看不见你那点小动作。”

“都给我住嘴,”陈太忠哼一声,他可不想听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而且他抓精神文明建设,抓的只是现象,对基层的选举,他也不太好说什么。

反正,这刘村长一旦决定退让,还能将此事跟换届选举挂钩,而他的对头王老三马上就能反应过来,可见村里的干部,也不是只会打架骂人。

总之,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就跟陈某人无关了。

于是他抬手拍一拍韩忠的肩膀,“老韩,今天麻烦你了,你跟刘村长谈一下合作吧,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得帮我把三十平米落实了,要不然我除了找他,还找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