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74章 一码归一码(上)

中年人心怀忐忑地走上前,心里盘算着对方是不是听出我的口音了,不成想那高大的年轻人点点头,“你是马坡村村民?”

“我是,”这位规规矩矩地点头回答。

“那你一定有刘二狗的电话了,”陈太忠哼一声,“现在,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马上过来,半个小时之内人不到,这个村长就不要想干了。”

一听是个这活儿,中年人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他呆了一阵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发问,“您……您是?”

“省委……陈太忠,”陈太忠一扭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对着冯局长微微一笑,“老冯,这些人殴打小区业主,先弄到你那儿关起来。”

“可是那个孩子,”冯局长犹豫一下,那小孩才十一二岁,刚才被陈太忠直接摔在地上,头破血流地晕了好一阵,现在才清醒过来,“孩子也弄走?”

“嗯,肆意破坏他人财产,先弄走,跟监护人谈赔偿,”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再联系他们学校,实在不行直接送工读吧。”

其实这个小区的动静,冯局长也早知道了,等过来之后,又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于是他真是有点犹豫,“回头这村民们,没准得堵了我们大门。”

“抓呗,谁敢冲击国家办事机关,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陈太忠背着双手,淡淡地看着在场的业主和村民们,“绑架无辜群众,以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太可耻了!”

“我们这不是也是没办法吗?”一边又有人回嘴,村子里人多了去啦,打架不行,嘴上分辨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捅上去你们不管啊。”

“不管?我这不是正在管吗?”陈太忠迈步走了过去,那位吓得倒退半步,又活生生地中止了脚步,他赌对方不会轻易下手——事实上,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在一开始了解情况的时候,并没有动手。

“你们,找不对地方,可以去市里,还可以去省里,”果不其然,年轻人只是伸手轻轻戳一戳他的胸脯,“你们没去省里,我不是也在管了吗?”

“您说要管,那我们欢迎啊,”这位的嘴皮子倒是还算利索,“只要您应承下来就行,犯不着动手打人吧?”

“这事儿,一码归一码,”陈太忠伸出个指头,轻轻摇一摇,“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你们错在蛮不讲理地堵小区,还殴打业主……这是要负责的!”

“那刘二狗那儿,您怎么处理,”又有旁人开始发问了,而且这个问题,一下就击中了村民们的要害,大家这么辛辛苦苦地折腾,可不就是为了落实那句承诺吗?

于是,现场登时就炸锅了,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陈太忠也不回答,而是双手一背,冷冷地扫视着在场众人。

渐渐地,大家发现不对了,那个省委的年轻人不说话了,于是声音又慢慢地小了下来。

事到如今,谁要是还看不出眼前这年轻人来头大得惊人,那就是智障了——路见不平,就能随便招来警察和防暴队,这得是什么人啊?

“都不说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是见不得这种乱哄哄的场面,“不说的话,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我既然要管,你们就相信省委,相信政府,你们要是再这么有主见,我掉头就走……”

说到这里,他扭头一指小区门,那里的横幅已经被撕下来了,他呲牙微微一笑,“有种的,你们就再把小区的门堵了。”

他们在这里站着,一边有警察从小区的门房里搬出几把椅子,请陈主任和冯局长坐下,韩忠也混了一把椅子——能带那么多防暴队来,这位简单不了。

五辆警察开走了两辆,还有三辆在那里趴着,车上的警灯还有气无力地闪着,由于被抓的人都带走了,围观的人也散了一些,不过还是有那不怕冷的主儿,袖着手在旁边观看。

陈太忠三人大喇喇地坐在那里,时不时还低声交谈着,周围也有人小声议论,这大冷天里,这么一大帮人围在这里,还有警车……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区里走出来四个年轻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四下看一眼,眼睛登时就是一亮,“陈主任……你怎么在这儿?”

这女人赫然就是汤丽萍,陈太忠一见,也眨巴一下眼睛,他正琢磨着,今天跟圆规腿的约会要黄呢——不过就算要黄,此事他不能坐视,“咦……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就是来这儿帮人设计房屋装潢的啊,”汤丽萍笑吟吟走过来,又冲那三位点点头,“遇到朋友了,我就不陪你们了……回头电话联系。”

冯局长看她一眼不再说话,韩忠却是笑一笑,心里嘀咕一句,太忠你也太猛了吧,街上只要是漂亮的女人,一定认识你!

他俩是怎么想的姑且不说,那些村民脑袋里就想多了,心说莫非这个年轻人,是因为这个漂亮女娃娃,才特地来出头的?

于是大家就竖起耳朵听着,这才知道,合着那三位是一对夫妻加一个设计师,小夫妻在这儿买了房子,找上女娃娃设计装修,女娃娃和同事过来交流效果图。

“那你来的时候,这里就封着门的?”陈太忠皱着眉头发问。

“这种事儿,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汤丽萍无奈地笑一笑,“业主都不说啥,我说什么?反正总是要有人管的。”

“嗯,你先回吧,我得处理一阵这儿的事,”陈太忠点点头,不动声色地发话,“没时间请你吃饭了,改天再联系。”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跟我妈说了,不回去吃饭了!汤丽萍真是有点无奈,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能说什么,只能叹一口气,“那我走了。”

“走吧,我请你们二位吃饭,”得,小夫妻业主里的男人说话了,他们也是看见蹊跷,所以多呆一阵,眼见这小汤居然认识大闹小区的什么主任,这态度立刻就客气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在这儿买了房子,要长久过日子呢,间接认识这样一个能人不好吗?

“我请吧,咱们还可以谈谈房子的设计,”得,汤丽萍见缝插针,她今天拿来的设计,费用有点高,做了半天工作,业主都表示有点承受不起,“小区第一单,尽量优惠。”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小汤同学能抓住这个机会的话,在小区里树立起样板,单子会越来越多。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辆沙漠王疾驰而来,再后面还有一辆桑塔纳,沙漠王里下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长得高大白净,一下车就直奔坐着的三位而来。

而且,他一眼就看中了坐在中间的陈太忠,于是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您就是陈主任吧?久仰了,我就是小村长刘福贵。”

陈太忠就那么大喇喇地坐着,伸出手去轻描淡写地跟对方握一下,不动声色地发问,“这儿发生了什么,你都知道了吧?”

“嘿,”刘福贵笑容满面地搓一搓手,也不见有多尴尬,他四下扫一眼,“天儿这么冷,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慢慢说吧?”

“现场解决,现场解决,我们要结果!”周围的人声又大了起来。

“你听到了?”陈太忠坐着纹丝不动,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那咱们去物业办公室,总可以吧?”刘福贵脸上的笑容,是真的有点难看了,“这物业也是我们村的,再说……还有这些警察同志,也不能冻着不是?”

“走吧,”陈太忠站了起来,他有些话也不合适当着这么多人说,冯局长和韩忠见状,也跟着站起来。

不成想,这个时候旁边走过三个人来,都是四十岁开外的,其中一个高个儿发话了,“陈主任,我们是村民们推选出来的代表,要求旁听。”

“王老三,你小子就处心积虑地祸害我吧,”刘二狗脸一沉,根本不说什么客气话,可见这二位的矛盾极深。

“旁听可以,不经允许不许发言,”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城中村的农民还真是见过世面,自发地就能选出村民代表。

一群人走向不远处的物业管理办公室,才一进去,刘村长还张罗着泡茶什么的,陈主任毫不含糊地打断了他,“别跟我搞这个,我跟你也没这交情,你就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

这是个怎么说道呢,刘村长冲一个黑胖戴眼镜的中年人看了一眼,犹豫一下才干咳一声,“陈主任,答应村民的东西,我是会给的,这个绝对没有问题,我说话算话。”

“你骗人不止一次了,”那个叫王老三的大声喊了起来,非常义愤填膺的样子。

陈太忠闻言,冷冷一眼瞪过去,“你再乱插一句话,我不请你出去,我直接踹你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