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72章 拳头大(上)

嗯?有古怪,陈太忠马上就判断出来了,在场这么多人,这要是抓住了一个小偷,大家打得理直气壮,那就不会没人回答。

在有闲工夫的时候,他是不介意出手伸张一下正义的,于是他哼一声,“都给我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听他发话了,打人的那几位扭头看一看,也住了手,然后随意地散开走人,陈主任倒是想使手段留下对方,但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不是?

而且这些打人的家伙,也深明不为己甚的道理,这让他心里越发地好奇了起来。

说不得,他只好打一道神识在动手最狠的那厮身上,转头看向挨打的这位,“这是怎么回事?”

被打的这位口鼻淌血,不过看得出来,伤势并不严重,他愤愤地回答,“怎么回事?马坡村这帮村民根本就是土匪,堵着小区的门不让出不说,别人提个意见,他们就打人。”

“嗯,小区?”陈太忠抬头扫视一下,才发现一群人后面确实是个大门,只不过天色已晚,他又光顾着注意打架了,就没有发现。

这大门不但很大,而且从左到右还拉了一条大白布的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还我们土地,村民要生存!”

这么大的字儿,哥们儿都没看到,真是惭愧啊,陈太忠细细看一眼那横幅,确定是将小区死死地堵住了,而且横幅下还摆了大石头,有人推自行车的话,能从横幅下面钻过来,至于说汽车,那是想都不用想,三轮农用车都过不去。

然而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马坡村也是西城区的,这里不是撤村委改居委了吗?“小区是占用了村子的土地?”

“兄弟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警察来,”挨打的这位咬牙切齿地回答,他从旁边的一辆面包车上摸出一个手机,开始翻看号码,“操的,这事儿我跟他们没完。”

“先回答我的问题,”陈太忠不耐烦地呵斥一声,“我认识的警察比你见过的还多,先告诉我怎么回事,你要有委屈,我帮你叫警察。”

挨打的这位见此人口气奇大,也只能停下手来,事实上他使唤别人也不一定方便,眼前有人愿意帮着出头,他自然乐于成全,于是愤愤地一指小区,“这不是别人占了他们的土地,这小区本来就是马坡村开发的!”

“那是村长开的房地产公司,又不是我们人人入股,”一边有人看出来了,开奥迪车的小伙子似乎很有点来头,说话的语气也相当冲,于是就有人出声解释,“这土地是村子里的土地,属于大家的,他们这么卖,违法!”

“少扯鸡巴淡,”挨打的这位不干了,大声嚷嚷了起来,“售楼处就在村委会对面,我们买房子的时候,你们谁站出来拦着我们买了?有一个这样的人没有?”

“说来说去,还是那三十平米惹的祸啊,”一边有人低声感慨……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大家还都不怕说,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将事情解释了个七七八八。

这马坡村是离市中心较近的一个村子,现在西城区所辖的范围,半数以上是以前的农业县区,只不过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近郊不少农业区的土地,都收归国有了。

前几年西城区搞规划的时候,马坡村受益相当大,尤其是西城区做为新兴城区,没有老城区那么多的拖累,开发便利不说,前景也看好。

市里征了马坡村不少土地走,但是也没征完,这两年西城区的房价蹭蹭地往上涨,贵的地方都两千七、八一平米了,便宜的也两千三、四了。

于是这个村长刘二狗也搞个房地产公司,纠集几个有钱的主儿,征了马坡村的地来开发,不过这属于城中村改造项目,没大红本儿。

当然,村子里的地不能白征,尤其这是省会城市的城中村,你再是村长,想鲸吞集体财产也是行不通的,征地的收入,将会成为集体收入,刨除费用后,最后平摊到每一个人头上。

可刘二狗虽然家里有钱,搞这么个房地产公司也是很吃力,哪里还出得了这征地的费用?于是他就宣布,这一片公共用地就是白征了,不过等房子盖起来之后,村子里按人头,每人分三十平米,想买大房子的补足剩余费用——可以适当优惠。

如果不稀罕这房子的,到时候村里按内部价回购——你也可以用市场价,把属于你的三十平米的凭证卖给有购房欲望的业主,房地产公司认这个账。

一个人三十平米,这就挺厉害的,尤其是西城的房子大家一致看涨,就连小红本的房子,也是一千三、四一平米,要是按一家三口人来算,90平米怎么也折十一、二万了,要知道那是两千年左右的十一、二万。

村民们一听是这样的条件,自然不会拦着刘二狗卖房子,而刘村长这房子盖得好,卖得也起劲儿,一年之内第一期的二十幢楼就销售完毕,开始卖第二期了,房价也涨到一千七去了。

这时候,村民就要求兑现了,给不了房子,你先把凭证发下来,有这个条子我们就能卖钱了——说破大天来,到手的才是真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村长翻脸了,我现在给了你们房子或者凭证,你们要低价销售扰乱市场咋办?等着第三期的时候再说,那时候就是高层了,更值钱。

他的解释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是村民们都很实际的,也知道老实人就要受欺负——大家都不吱声的话,没准这三十平米就遥遥无期直至泡汤了。

于是村民们就开始串联和折腾,刘二狗一开始还能解释两句,到最后根本就是不搭理大家了,反正我就是这话,你们不相信,那就爱咋地咋地吧。

那就往上告吧,村子里的人告到了西城区,区政府根本不受理,首先,你们这个小区就是违法的,城中村改造项目,连大红本都不可能有,你们村民应该自发地抵制才对。

其次,刘福贵是答应了你们,一人三十平米,也写了保证书,但这是你们村子里内部的事情——他这个保证书也就是个人承诺,并不是政府文件,区里不认可。

有人说,这是刘二狗把区里的人喂饱了,但是陈太忠听到这里就明白了,就算这个姓刘的村长没把区里喂饱,错非不得已,一般人也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药。

城中村改造项目,集体土地上的房屋面向社会销售,这原本就是一个灰色地带,但是社会有这个需求,两千多一平米的房价,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同时呢,搞这个城中村改造,也能造就一大批富豪出来——不管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有相关的利益链条在里面。

既有需求,又有既得利益者,这个灰色地带是挡不住的,然而同时,这个现象只能默认它存在,绝对不可能去明确,谁敢公开承认其合理性,谁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这个刘村长在区政府里没有明确的对立面,那么村民们的要求,是得不到答复的,想到这里,陈主任禁不住再次感慨一句:农民们确实苦啊,尤其是这失地农民。

但饶是如此,他也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区里不管,你们可以找市里,人家小区的业主都是交了钱入住的……这没大红本的房子,不可能有房贷吧?”

“证件不全,哪里有房贷?我是足额交了钱,才住进来的,”挨打的这位说到这里,是越发地生气了,“我们这是一期的门儿,你要堵也堵二期的去嘛。”

“就是啊,”围观的人里,不光有马坡村的村民,也有小区的业主,闻言就纷纷表态,“这堵了四天了,垃圾都运不出去,亏得这是冬天,这么下去谁受得了?”

“就是要让你们受不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发话了,明显是村民,她冷笑着回答,“市里也不管,我们堵得你们受不了,你们自己就要想办法了!”

“看看,就是这鸡巴玩意儿,”挨打的这位恼了,他的嘴巴确实不太好,但是这份心情能理解,“你说我交钱买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也没人说不许买,啥费用从来都不少,他们他妈的堵了我的路,还有理了,这都要过年了,谁家没点年货进出?”

要说这马坡村的村民,做事也挺绝的,拦了横幅不说,还派了专人二十四小时值守,都是膀大腰圆的小伙子——失地农民嘛,闲着也是闲着。

妙的是,他们并不怕小区的人知道,自己为什么堵门,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件事知道得人越多越好,他们更方便来讨回公道。

而小区的业主们,却是懒得操这样的闲心——无非就是车过不去了,人还能来往,上下班什么的也不耽搁,这种事儿久而久之,自然会有人操心。

也有报纸啦,电视啦接到了业主的投诉,不过过来拍一拍,记录一下也就完了,梁靓主持的《今日素波》都来过,电视也播了,不过……还是不顶用,谁做得了这灰色地带的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