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70章 要动了(下)

想明白了这些,陈太忠的心情就很愉快了,然后他又接到一个更令人愉快的消息,树葬办常务副主任谢大庆打来了电话,说是碧空省林业厅可能最近要来省厅取经——关于树葬的。

老蒙总算是记得抬我一把了,陈主任这心情大好,要说蒙书记在碧空,跟杜毅的心思差不多,都是还没有铁下心思来抓精神文明建设,甚至这二位的理由都一样——帮上面争筹码呢。

所以蒙艺愿意支持这个树葬,那就算很给面子了,说不得他抬手给那大秘打个电话,“那厅,问你个事儿,你们那儿林业厅,要来我们这儿取经,老板知道不?”

“关于树葬的吧?”那帕里听得就笑,“根本就是老板示意我安排的,听说你是一把手?就是那个名字有点别扭……哈哈。”

“稳重,要稳重啊,你好歹也是厅级干部了,”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又说两句之后,挂了电话之后,又拨电话给谢大庆,要他尽快动起来。

光这样还不行,他在单位忙到十点半,驱车直奔林业厅。

这时候,李无锋也收到了下面的报告,别的不说,只冲着这是来自碧空的兄弟单位,就值得他认真准备——是蒙艺在临走之前,将他扶正的,尽管这人情是记在了陈洁头上。

而且树葬这个新生事物,相关建议虽然早就有了,可是第一个着手去尝试的,是天南省林业厅,这本身就是李厅长的业绩。

所以陈太忠赶到的时候,发现李无锋正背着手在视察树葬管理办公室的房间,见他来了,李厅长点点头,“太忠,你有没有觉得,七间办公室有点少?”

树葬办一正两副三个主任,这就是三间办公室,剩下四个房间,就是四个主要科室,连文印都是跟财务在一起办公,感觉有点拥挤。

“就这样吧,”陈太忠摇摇头,对于新单位搭架子,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从业务二科到科委的八个副职,然后再到驻欧办和稽查办,他经历的类似事情太多了。

这科室一多,就存在个费用和人员安置的问题,别的地方各有自己的特点,但是这个树葬办,费用肯定是要跟树葬收费挂钩的,“咱搞树葬也不是为了敛财,摊子没必要支得太大,实在不行,我的办公室跟谢主任合并了。”

“这倒也是,”李无锋点点头,他都是要退的主儿了,博个政绩就行了,确实不指望树葬赚大钱,“你的办公室肯定要留着,小谢,你和那个……小郭的办公室合并一下吧。”

郭学德也在现场,不过李厅长发话,他还真没胆子去顶,哪怕他是代表了民政厅,一个副处长,怎么去跟厅长叫板?

接下来,大家又探讨了一下树葬的管理流程,看一看制定的相关文件,而且谢主任表示说,素波林业局的报告已经打上来了,初步确定了一个靠近永泰的地方做墓地。

想建一个公墓,要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但是最难搞定的,还是营业执照的问题,树葬办放行的话,剩下的事情就是走程序了。

这一通忙完,就到了中午,李无锋挽留下了陈太忠,至于郭学德,那也就跟着沾光了,酒桌上说起来这次碧空的考察,李厅长略略有点感慨,“要是他们再晚来两三个月,素波的树葬墓地,可能就已经建得差不多了。”

“咱们已经由理念上升为行动了,足够了,”陈太忠笑一笑,“李厅长您要宣传的话,等树葬的墓地建好了,我也可以帮着邀请几家兄弟单位的人来取经。”

“宣传的力度,肯定是越大越好了,”李无锋笑着看他一眼,也不掩饰对名声的追求,“太忠,听说中央媒体,你也有不少熟人?”

“有那么一两个,”陈太忠点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应该是问题不大……”

他一直在忙树葬办的事情,直到下午去了文明办,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扯住郭建阳一问才知道,今天上午那篇旗帜鲜明的稿子,再次将文明办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为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叫好的读者很多,其中有群众,也有离退的老干部,打到日报社的电话真的太多了。

不过其中也夹杂着一些疑问和旁敲侧击,据林震说,下面地市有个别的组织部长,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省委组织部,想明确一下,干部家属有绿卡的话,考评的时候该做如何处理。

匿名打电话来文明办的也很多,有人甚至是一接通就破口大骂,干部家属有绿卡,犯了什么天条?麻痹的你们文明办也就敢收拾一下厅级干部,有本事查省部级、总理级的去!

“群情激愤啊,”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他们怕了,痛了,自然就要跳出来了,下一步就可以明明白白地受理关于绿卡的举报了。”

“可是……”郭建阳欲言又止,好半天之后才叹口气,“那些人的抱怨也有道理啊,只查厅级以下的干部,省部级咱们不敢动,算区别对待。”

“这个问题,你要分几个方面来看,”很难得地,陈太忠跟自己的通讯员细细地解释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建阳的骨子里正义感很强,不能突破这个心结的话,将来做事未免就会缩手缩脚——这是底气不足造成的。

陈主任认为,省部级和厅级干部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心态,厅级以下的干部一旦事发,携款潜逃的太多了,尤其是那些县处或者说科级干部,不但贪起来肆无忌惮吃相难看,为防事发,全家移民就是最后的趋势——那些钱,能保障他们在海外也过上骄奢的生活。

省部级里面,吃相难看的就不太多了,不用太担心秋后算账,更重要的是,就算他们退休了,影响力也足以庇荫他们的子女,那么他们吃撑着了,不在国内做人上人,跑出去吃老本?

到了省部级以上,你一旦移民出去,国内的影响力怎么保持?“黄老的大儿子就全家移民加拿大,那是有历史原因的,其实我认为……上面巴不得黄老全家都移民出去呢,但是现实吗?”

这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就是老话重提了,省文明调查管厅级干部都费劲儿,还能管得了省级干部?而且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后续的动作,可能会更吓人,那么就不合适一下子在全国推广,搞个试点也是有必要的。

“咱们认认真真地搞出这个试点,上面要考虑这方面因素的话,必然要借鉴咱们的经验,也就是说咱们搞得越好,内容越丰富,越脚踏实地,就越能为上面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

“国家干部,在这个国家才算干部,离开这个国家就什么都不是了,”他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通讯员,“你不会认为,省部级干部想不到这一点吧?”

“明白了,”郭建阳点点头,他何尝不知道文明办的调查上限?只不过是一口气儿不顺而已,领导这么解释,他当然就接受了,“其实普通老百姓,哪里知道省部级干部的各种行为?越是基层干部全家移民,这影响才越坏。”

“对啊,”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我去找主任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搞个举报什么的。”

秦连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倦意,见到他进来了,才感触颇深地笑一笑,“嘿,咱们这次算真正地捅了马蜂窝,我就奇怪了……家里都成外国人了,他们有什么脸做中国的干部?”

“我想登个稿子,受理举报吧?”陈太忠直接发话,“我知道这稿子登不到日报上,上青年报行不行?就公布我的名字了。”

“受理举报……”秦连成沉吟片刻,最终是叹口气,“这件事情,还得跟部长商量一下,部长也许会有别的办法。”

“反正得抓紧,等曹福泉上任了,就不好办了,”陈太忠也是叹一口气,现在的文明办就是潘剑屏说了算,等曹福泉成了秘书长,虽然这个新扎的秘书长,铁定是常委里垫底的,但总是闹心不是?

秦主任办事也挺利索,下班后不久,他就给小陈打个电话,“我跟部长说了,部长说跟组织部协商好了,打算出个内部文件,要大家充分重视干部家属调查表,保证自己没有受到家人的蒙蔽,否则后果自负……何宗良那边你招呼一下。”

潘剑屏的手,果然是不慢啊,陈太忠挂了电话,心说人家这做事更有章法,这个文件下发之后,就该把刀亮出来了吧?

一边想着,他一边就下了车,小紫菱说她爷爷这两天不太舒服,他下午就约好要来探望,不成想一进门,就见到一个他极不愿意见到的人,禁不住眉头一皱,“你也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