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9章 要动了(上)

新世纪第一天上班,陈太忠一大早就来到了文明办,放假的时候他没去看望潘部长,那今天就一定要表现得积极一点。

所以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他就出现在了潘剑屏办公室的门口,其他人再来,也只能乖乖地排在他后面。

潘部长是八点过五分到的,听小陈解释说什么在凤凰陪父母,他不在意地摆摆手,“做好手上的工作,比什么形式主义都强……对了,今天的日报,你看了吗?”

“没,”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一大早就过来排队……那报纸上,您有什么指示吗?”

“我没什么指示,干好你的工作就行,”潘剑屏干脆利落地回答,接着下巴微微一扬,“让他们都快点,我马上还有会。”

陈太忠走出部长办公室,发现办公室的人正在派送今天的天南日报,他恨不得上去抢下一张来,看看潘部长为什么那么问,当然,他最终还是快步离去。

走回办公室之后,看到郭建阳正在拖地,他信口问一句,“今天的日报来了没有?”

“没有,不过……这差不多也到时间了,”郭科长听到领导这么问,奇怪地抬起头,“有什么情况吗?”

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答,华安敲敲门,过来派送今天的日报——华主任不是专职负责报纸派送的,但是自打文明办换了主任,领导层的报纸,他就亲自送到办公室。

陈主任拿过报纸来,才说要找一下潘部长说的内容,不成想一眼看去,他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头版上有个不小的稿子,《在新的世纪里,必须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这个东西厉害啊,第二眼,他的目光直奔文章作者而去,一时间心里的疑惑减轻不少,“省委宣教部专稿”——果然不是杜毅的意思。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开始看正文,不过由于刚才他的响动太大,郭建阳也好奇地探头看一眼,然后惊讶地发话,“呀,头版这么大个稿子?”

“什么稿子?”华安见状,也低头去看手里的报纸,他倒不是不看报纸,但是一般来说,给领导发完报纸之后,他才会看报——他现在很摆得正自己的位子。

“呀哈,”华主任一眼扫去,也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是老宣教工作者了,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头版这么大一篇稿子的重要性。

天南日报是比较传统的那种党报,头版不是中央的精神就是中央的会议,然后是天南省委的精神和会议,还有就是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动向,至于说上面下来什么领导或者工作组检查之类的,那就要视来头而细分了。

总之,省委宣教部虽然管着《天南日报》,但那是替省委管的,近水楼台的优势是有,但是体现在头版的时候并不多。

更别说今天虽然是元月六日,却是本世纪第一个官方工作日,这样关键的日子里,头版能出现这么一篇重量级的文章,其意义可想而知。

华安扫了两眼,就挪着小碎步退了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琢磨去了,陈太忠却是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细细地品味了起来,越品味,他就越是吃惊今天报纸的力道。

文章的题目叫“在新的世纪里,必须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但是事实上,这不是一篇空泛的文章,而是扣紧了两个方面在写。

一个方面,是关于文明县区的建设,这是今年文明办工作的一大重点,必须要写的,另一个重点,却是针对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干部家属调查表去的。

干部家属调查表,该搞不该搞,该搞到什么样的程度?这篇文章里明确表态:这件事必须搞,而且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别的省没搞?没错,这是天南精神文明建设的独特成果,别的省你想学?学不来的!

这是宣教部发力了啊,他很快就品出了这个味道,对省里的高层官员来说,杜毅的立场一向是清晰而又明确的,眼下在省党报的头版,猛地出了这么一篇稿子,带给下面的,必然是不尽的困惑——省里风向变了吗?

虽然大家都知道,杜毅如果转变方向的话,无须借用日报的力量,下个文件就行了,但是谁又敢保证,这不是杜书记“润物细无声”的吹风?官场里的暗示手段,真的太多了。

陈太忠倒是能确定,这不是杜毅的手段,但是他也有点搞不清楚内涵,说不得拎着报纸去找秦连成——放假这几天,他也没去拜会秦主任。

秦主任的门口,也是成串的人在排队,不单有文明办的副职,还有各个处室的负责人——要知道,秦主任是才去部长那里走了一趟,自家工作堆积也是正常了。

陈太忠来的时候,洪涛洪主任刚刚走进去,刘爱兰还在门外,她冲着他微微一笑,“陈主任你要是有事儿,在我前面进吧。”

“妇女能顶半边天,再大的事儿我也不敢排在你前面,”陈太忠微微一笑,“我排队就行了,就是一些普通的工作请示。”

他的话说得轻巧,可是其他处室的负责人,谁又敢挡在大名鼎鼎的陈主任前面?所以,刘爱兰是第二个进去的,而他是第三个。

随便汇报了几句工作之后,陈太忠递上了今天的《天南日报》,不加掩饰地发问,“部长搞的这个,我不是很懂,老主任您怎么看?”

“看什么看,部长在支持你啊,”秦连成看着他就笑,也不看报纸上的文章——很显然,他已经知道今天会有这么一篇文章了。

“但是……这个文章出现的时机、版面和措辞,都有点古怪,”陈太忠叹口气,直视着自家的领导,“老主任,您要我冲锋陷阵,我绝对一点磕绊都不打,可这种糊涂仗……我真的有点挠头。”

“谁让你打糊涂仗了?”秦连成微微一笑,“我正要跟你说呢,何宗良要走了,你知道要上来的是谁吗?是曹福泉!”

这曹福泉可是个要紧人物,他是铁杆杜系,原本是林业厅的副厅长,想要争夺厅长一职——也是“五龙夺珠”中的五龙之一,后来他发现林业厅的水太深,索性一转身,去寿喜做了常务副市长,还特地抓了一下经济林的育苗和水土保持。

这年头的人,真的是要讲个运道,他搞苗种不要紧,却是恰恰地赶上了98年的大洪水,按说有这个意外,他接手林业厅不是问题,可是偏偏地,他炮轰了一下政策,说是早重视的话,不会酿成这种后果。

所以大家都知道,曹福泉是个能人,但是这货太不合时宜,杜毅也不好把他往林业厅塞了,索性就是捡了一个机会,把他的市长扶正。

再然后杜毅去了省委,曹市长升为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

何宗良走了之后,他的秘书长位置就能扶正,正厅直接蹦到省委常委,就是这么简单,资历或者差了一点,但是有杜毅的支持,那算什么?

要说升官的速度,这家伙一点都不比臧华慢,只不过臧华是扎扎实实干事,杜毅力捧,而曹福泉风格比较犀利,可遇到的机会太好了。

他没在寿喜等着上市委书记,是直接来省委做办公室主任了,现在看这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而若没有何宗良这档子事,他再熬五年,等杜毅差不多干完下一任的时候,给他谋个副省也就是全活了。

“曹福泉要当秘书长?”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这么多正厅盯着副省呢,你曹福泉直接省委秘书长?

“所以,咱们能发这么一篇稿子,”秦连成苦笑,他确实知道这篇稿子的来历,“你以为省党报的头版,那么好争的吗?”

原来是潘剑屏跟杜毅的默契,陈太忠听明白了,他并没有去关注省委秘书长这一职务,事实上不光是他没关注,都没有人去找他活动此事,大家都知道杜书记不待见小陈——何宗良走人,恐怕原因之一都是跟他同小陈有联系。

虽然省委秘书长是省委常委,不过这个位置有点特殊,省委的大管家,中组部很少直接插手,一般就是省委提名,走个形式就过了,所以杜毅要做的工作,主要是省内几个主要领导。

陈太忠也听明白了,但是他觉得一个省委秘书长的任命,只换这么一篇稿子,未免有点太划不来了,“只是这么一篇,还是以后还会有?”

“这我哪儿知道,我的消息也不是从部长那儿得来的,”秦连成一摊双手,很坦白地回答,杜毅要做工作,不但要跟潘剑屏打招呼,许绍辉那儿也少不了。

“啧,”陈太忠遗憾地叹口气,“要是能多登几篇,咱工作就好开展得多了。”

“也许……能多登吧,”秦连成笑一笑,随意地解释一句,“既然已经开了头,再收也不是那么好收的。”

“也是啊,”陈太忠点点头,离开主任办公室,事实上,杜毅没理由坚决地反对精神文明建设,这是总设计师定下的基调,而杜书记眼下压制文明办的行为,也是出于上层政治斗争的需要,不涉及什么别的恩怨。

这种情况下,宣教部想在头版多发一点稿子的话,发也就发了,反正用的又不是省委的名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