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8章 新世纪(下)

李云彤的反应,让林莹都禁不住生出了抬眼望天的念头,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不但聪明漂亮,几年商海的磨练下来,更是锻炼出了一份出众的商业头脑——这话你也敢说?

还是陈太忠知道照顾自己人,他微笑着摇头,“把持收购渠道……你说得倒容易,海潮集团那本事,可不是你学得来的,就不说你会得罪多少人了,只说资金,你知道得有多大的资金储备,才能搞这个吗?”

傻大姐听得脸一红,她总算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了,可是她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继续发问,“得有多少钱就够?”

“我也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但是绝对少不了,这个钱你赚不了……我有个建议,你可以把韩忠介绍过去,就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你从中间挣个介绍费就行,不要沾手。”

又是只挣介绍费啊?李云彤听得撇一撇嘴,“可是那边说了,是给我个赚钱机会,我要介绍别人过去,他们估计还不稀罕呢。”

“他们说啥,你倒都得信呢,”陈太忠不满意地白她一眼,“搁给我就认为,他们主要是看上你承担风险的能力了,云彤,你现在可是副处啊!”

“哈,”董飞燕听得笑一声,列车员整天听这样那样的段子,她听到这个称呼,生出了一点不纯洁的念头。

李云彤也知道,自家领导常来的港湾,老板是个什么样的背景,她琢磨一下,也不好意思再问了,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不多时她就走回来,一脸的悻悻之色,“唉,真是,一听说介绍人,那边就没兴趣了。”

“这就对了,他们看中的就是你的身份,”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没准你吹嘘一下跟我的关系,那边还惦记打我的旗号呢,这种钱哪里是那么好挣的?

林莹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反正李姐你还年轻,跟紧了陈主任,机会有的是……你要一旦不是国家干部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天天坐办公室,哪里来的那么多机会?”李云彤苦笑着摇摇头……

吃完饭之后,四人走下楼去,陈太忠也没开他的车,直接拉开了别克的车门,林莹看李云彤不上车,扭头问陈太忠一句,“她不跟咱们一起走?”

李主任的脸又红一下,眼皮耷拉着,却是不肯说话,陈太忠笑一笑,“好了,别开玩笑,这是我单位的人。”

别克车驶出老远之后,林莹才笑嘻嘻地发问,“这女人也是风韵犹存,身材也不错,单位的人怎么了,你管着她,她还敢说什么?”

“不吃窝边草,这是我的底线,”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

“嘿,你还讲底线?”林莹笑吟吟地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反正你不是仗势欺人,她对你的意思,瞎子也看得出来啊……”

“今天能突破这方面的底线,明天就能突破那方面的底线,”陈太忠微微一笑,他骨子里是个讲原则的人,“很多干部一步步滑向深渊,就是忘了把持底线的重要性。”

“你正要跟我们去做的事儿,没有突破你的底线?”林莹红着脸发问。

你情我愿的东西,这说什么底线?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啊,是突破了,不过没办法,谁让你俩太迷人呢?”

“油嘴……”小林总红着脸轻啐一口。

林莹在湖滨小区买的房子并不大——对她来说不算大,三室两厅实用面积也就一百平米出头,按她的说法就是……本来是给孩子准备的私货,不成想遇到了变数。

一个半小时后,主卧的响动终于平静了下来,陈某人享受着层峦曲径的余韵,林莹则是像一只八爪章鱼一般,整个身子攀附在他身上,四肢紧紧地箍着他腿和背,身子兀自在轻微地颤动着。

良久之后,她才轻叹一声,“其实好像……也没啥,是吧飞燕?”

“那是我帮你呢,”董飞燕不以为然地哼一声,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男人带着别人的体液进入自己的身体,这个心理关口真的很难迈,“我先示范给你看了。”

大致经过也就是这样,小林总先享受,然后列车员做个示范,然后,林莹观看现场秀看得难以抑制,最后……自然也就不排斥了。

不过,大致还是如此放纵第一次的缘故,小林总还是很快地起身,清理一下身体之后,穿着秋衣秋裤开始整理茶具。

见她如此放不开,董飞燕也跟着起身,这时候,大家才有兴趣在屋里转一转,这是湖滨小区为了跟别墅配套而修建的高层,布局相当合理和舒适。

房间装修得很精致,但是屋子里东西不多,显得非常大气和空荡,董飞燕走到阳台的窗户前,笑着冲某个方向指点了一下,“是那里吧?”

她去别墅的次数不是很多,大致方位是记得,但是想从诸多别墅中找出那一栋,难度也有点高。

“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倒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天眼的话,还能看到屋里有几个人。

“你俩说什么呢?”林莹已经洗好了茶具,正在等水开,听到他俩说话,也跟着走了过来,站在窗口好奇地张望。

“我朋友在这儿也有套房子,”陈太忠笑一笑回答,小林总既然已经开始融入他的圈子,他就不怕说一点秘密,“飞燕正好去过。”

“哦?”林莹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此时正好水开了,她带着一脸的古怪,扭头向茶几走去。

一壶茶喝下来,差不多就五点了,三个人很随意地聊着,看一看时间不早了,林莹扭头看一眼陈太忠,“晚饭去哪儿吃,你朋友的那栋别墅里?”

“怕是不行啊,”陈太忠这一下午电话不断,他苦笑着一摊手,“好几个饭局,唉……真是赶场都忙不过来。”

“回头我可是学本了啊,”董飞燕提醒他,见识过陈某人的女人人手一辆车,她有点不能容忍自己的落伍——滚滚红尘不尽诱惑,堕落真的很容易,“你给买个捷达就行。”

“多大点事儿,回头给你找些买卖,”陈太忠站起身开始穿外套,“要不凭你的工资,养车都难……”

他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有些场面虽然不重要,还是不能不去,比如说远望公司给红星厂搞的办公OA系统,今天正式调测完毕并移交,明天长假一结束,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袁望能接下这个活儿,还打了一下陈主任的旗号,又借助了那老书记战友的人情,才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中标,这晚上的庆功宴,陈太忠怎么能不去?

所以等他赶到林业大厦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不过这边还没有开动,树葬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谢大庆跟一干人在等着同领导碰头。

包间五、六个人里,除了他之外,还有民政厅派驻过来的一个副主任郭学德,此人年纪三十出头瘦瘦高高的,在民政厅的人事教育处任副处长。

剩下的就是林业厅组建的班子了,规划发展科、综合科和行动指导科三个科的科长,规划发展科主要负责调研和制定相关文件,还有审批的权力,行动指导科是负责指导树葬的具体事宜,综合科的意思,那就不用再解释了。

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陈主任也没在意,先召集大家开动嘴巴,吃喝一阵,才说起了这个树葬的相关流程。

有意思的是,郭主任跟谢主任死活弄不到一块儿,谢大庆说东他就要说西,搁给不明白的人看,只当这位是有意拆台呢。

利之所在啊,陈太忠知道,这是民政厅有意强调他们对殡葬管理的发言权,倒不是郭主任此人真的沉不住气。

想到稽查办成立的时候,纪检委派驻来的李大龙和组织部的林震一声不吭,陈主任对眼下的局面,还真是有点恼火,“对了谢主任,回头凤凰林业局要报个树葬项目上来,你关注一下。”

嗯?谢大庆听得就是一愣,郭学德也是一愣,好半天他才问一句,“陈主任,咱们不是优先开展素波的树葬项目吗?”

陈太忠闻言,淡淡地扫他一眼,根本懒得理会,转头冲谢大庆发话,“我以前下挂的一个村子,石漠化了,村民们苦得很,我这老村长……有愧啊。”

郭学德吃他这么一眼,登时就噤声了,人家根本就视他如无物,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这陈主任不但是办公室的正职,更是连凌厅长都要买账的主儿……

一时间,他心里懊恼无比,唉,我为难林业厅就行了,何必跟这位叫板?

“没问题,”谢主任见郭主任吃瘪,心里这个痛快也就不用说了,他笑容满面地点头,“绝对没问题,不过……陈主任你还当过村长?”

“嗯,最早是村长助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一步步地走上来,我的基层工作经验很丰富的。”

在座的诸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是一个念头:你一步步走上来,都是天南最年轻的正处了,那我们这算是……在一点点地爬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