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7章 新世纪(上)

凤凰市开书记会的时候,陈太忠已经回到了素波,五天的长假,他要是都窝在凤凰,这边可是要炸锅了,更别说董飞燕的假期也快到了。

还有就是,高新区的沃达丰手机样机,终于出来了,许纯良赶到的时候,是庆贺七十二小时无故障率,陈太忠来正赶上一百六十八小时测试无故障。

一百六十八小时就是七天七夜,这也是个比较要紧的指标,陈太忠赶到的时候,发现不但许纯良和蒋君蓉两人来了,甚至连段卫华都来了。

段市长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生产车间和流水线,笑容始终挂在脸上,他表示说,这是素波市在新的世纪里的第一件大喜事,并且关切地问起,这一批样机生产出来之后,距离出口创汇还有多远。

“最少还得四个月,”许纯良实话实说,“这个样机目前的测试尚未完全结束,等最复杂的老化测试结束,怎么也得一个多月……这说的还是理想状态。”

“然后第一批产品,我们是收不到钱的,沃达丰公司会联合西门子做现场测试,还要有用户体验和信息反馈,这又需要六个星期,最后才是开始执行合同。”

“这不是成熟技术吗?”段卫华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再,他讶然发问,“在我印象里,你们引入了一条现成的生产线……难道不是这样的?”

“西门子的技术,确实是比较成熟的,”蒋君蓉在另一边解释,“但是我们也有自主创新,沃达丰对自己的定制机,在外形和功能上有独特的要求,设备不能拿来就用。”

“不过这也用不了四个月吧?”段卫华真的是不懂就问,“一个月出头加上六个星期,努努力,三个月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笑眯眯地瞟一眼站在很远处的陈太忠,“抢占市场先机是很重要的,有什么需要市里支持的,你们尽管开口。”

老段你这一句话,可是又把我卖了,被注视的那位心里暗暗地嘀咕,不成想蒋君蓉摇摇头,“关键是西门子的检查,和沃达丰的用户体验,不是同一个时间进行的……西门子对品质的要求非常高,就这一关就要花费很多时间。”

“是这样的,”许纯良也跟着点点头,“西门子一向以质量著称,就算在通信领域,他们给人的印象也是‘实用性强’,而不是在创新上,六个星期能不能过了检测,还真不好说。”

陈太忠看着蒋君蓉和许纯良你一句我一句地相互补充,和谐到一塌糊涂,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凤凰那边你们两家都搅成一团糨糊了,素波这边却是默契十足——这官场里的人际关系,确实也是太复杂了。

段市长的视察,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大概就是一个来小时,走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而蒋君蓉和许纯良都是有来路的,虽然不便在段市长面前放肆,但是略略留一下饭,看对方不肯驻足,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蒋主任送走段市长,四下扫视一眼,扭头看向许纯良,“陈太忠呢,跑哪儿去了?”

我还正找他呢,许主任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哪儿知道,你想找他,打电话好了。”

“你俩关系不是很好吗?”蒋君蓉眉头微皱,不耐烦地发话,“我说,这个手机,是咱两家合伙搞的,你分得这么清楚,有意思吗?”

“我什么也没说吧?”许纯良头也不抬地回答,老实人说的话,有时候更呛人,“他现在只剩下关系还在科委了,你有什么想法,自己跟他说去……你们高新区控股呢。”

陈太忠早就借着大家送段市长的时候溜号了,今天中午他还有事儿,李云彤要借着没上班的时候,跟他说一说辽原那边的事情。

可是陈主任事务繁忙,又想着李主任嫁了那么一个醋坛子老公,容易夹缠不清,于是就指定了饭店,港湾大酒店,你去订个房间——张强真要敢再找过来扫兴,韩家兄弟在道上的名声,可不是白给的。

陈太忠要求李主任一个人过去,可是他自己却不是一个人过去的,反正他的事情,李云彤也知晓了不少,这次他又是投资顾问的身份——傻大姐你跟我交心,我就跟你交心。

李主任看着领导身边两位气质迥异的美艳少妇,一时有点迷糊,“头儿,你这……还带了朋友来?”

“没事,都不是外人,这是海潮集团的大小姐林莹,林海潮的女儿,”陈太忠抬手轻轻拍一下林莹的肩膀,虽然略带一点轻佻,但总还是热络的意思,“她跟我很熟。”

林莹在长假的时候,也是回张州了,今天十点才到的素波,打个电话给董飞燕,听说她这几天过得异常充实——无论从精神还是肉体上讲。

于是她就忍不住有点羡慕嫉妒恨,打个电话给陈太忠,说自己最近空虚寂寞冷,并且提个建议,自己在湖滨小区有一套房子,“你、我和飞燕,去喝下午茶吧……那儿是我自己的私产,没人知道那里。”

合着咱们还是邻居啊,陈太忠听得有些无语,索性中午就把她俩带过来了,“云彤你肯定知道,海潮就是搞煤炭的,辽原的事情,你听小林的没错。”

李云彤还真没想到,陈主任居然带了这么一个行家过来,而且这行家,看起来还不是外人,于是她勉力一笑,“林海潮的女儿……那肯定有见地了。”

她在辽原得到的消息是,新出的这两个煤矿矿脉,是非常普通的,不但含硫量高,连燃烧值都是在五千大卡出头,大家都说是很普通的煤,于是她心里就先生了怯——这种矿,张州煤炭业的老大林海潮,怎么可能看得到眼里?

那她能说的也只有铁矿了,辽原本来就是铁矿产区,不过跟中国大部分地区一样,这里的铁矿也是贫铁矿,品位高一点的铁矿,早就被国企占住了。

她现在要说的,就是新出的低品位铁矿,国企可以在意也可以不在意,“那几个村子,我朋友摆得平,不过他想一次到位,搞个五百万的选矿厂,手头有点紧张……机会难得。”

“手头紧张不是问题,关键是他想让你干什么,别跟我扯什么机会不机会的,”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官做到他这一步,这种不起眼的项目,里面的机会他看得太扯淡了。

或者有人会很在意这个机会,但绝对不会是他,而且这种机会,往往意味着骗局——某些人弃如敝屣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可以拿来招摇撞骗。

所以他也懒得计较,而是直指本心地发问了,“我让你了解过,你朋友到底是缺钱,还是想分散风险,你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他……也缺钱,也希望我帮他承担部分风险,”得,李云彤给出了这么一个三不靠的回答,而且,她还被自家领导问得有点恼了,说不得扫一眼桌上众人,“头儿,这两个问题是相辅相成的,难道你不这么认为?”

“这个买卖你不要做了,”林莹断然地插口,“他既没钱又没势的,你跟他合作没什么前途,赚了他未必舍得给你……”

“他敢!”李云彤冷哼一声,搁在以前她或者不敢这么说,但是她现在背后的靠山是陈太忠,谁敢昧她的钱,那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腻歪了。

“好吧,就算他不敢,”林莹不跟她叫真,以小林总的家学渊源,打败一个半路出家的官倒还是不成问题的,“少给你点你也未必知道,关键是……他可以打着你的旗号来,一旦出了问题,就是你的事儿!”

“我了解了一下,矿是露天的,直接上设备挖都可以,”李云彤觉得自己做事挺周到的,“不会出现矿难什么的,再说……他爱人是我家亲戚。”

“你以为只有矿难才算出事?”陈太忠无奈地叹口气,这个傻大姐也实在太过单纯,“矿没有归属,旁边有好几个村子,大规模械斗……死人,这算不算出事?”

“这几个村子,小高都是能控制住的,”李云彤扬一扬细长的眉毛,“他再三跟我强调这一点。”

“以前不知道有矿,他当然能控制住,”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叹口气,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好半天才开口,“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凤凰市有个阴平县……现在是阴平区了,那里有个乡叫下马乡,盛产铝矾土……”

等他把下马乡发生的事情说一遍,才苦笑着一摊手,“……两个营的武警啊,这还是有临铝支持,统一了收购渠道,才把私挖滥采的现象大致制止住。”

“没错,别说是铁矿了,煤矿一样是这样,”林莹点头补充,“就说我们海潮集团,有些小矿也不合适自己去采,得让村子里或者别的有办法的人去采,我们就等在城里收煤……同等情况下,优先卖给海潮。”

她的话听起来有点无奈,傻大姐却是听得眼睛一亮,“那我也可以不采矿,收矿就行,把住收购渠道就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