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6章 谁在笑(下)

“不简单你也别乱说,”张妻眼睛一瞪,她实在太了解自己这个老公了,年轻时也是有点主见的,不过连吃不少亏之后,变得沉稳了,但就算是这样,见到对脾气的小年轻,偶尔也会出言指点一二。

陈太忠在街道办的时候,张书记愿意指点他,潘主任就不吭声,这就是原因,张新华的棱角磨得差不多了,可内心深处,还有自己的喜好。

“我吃撑着了……乱说?”张新华不满意地看自己妻子一眼,“正经是你管住自己的嘴巴,你那几个叔伯兄弟别瞎惦记,金乌那一摊的水可是混着呢。”

“有陈太忠,你怕什么?”张妻悻悻地嘀咕一句,现在金乌那里商机很多,不能参与真的有点遗憾,“你坐在家里,也能掉个县长下来。”

“那叫运道,沾上陈太忠的,就有运气,你可以不服气……反正你从来都不服气我,”张新华对自己这个妻子,实在没有脾气,“行,你不用搬家,我一个人去金乌可以吧?”

“你单独去是可以,但是……明年你给我带回来一大一小咋办呢?”张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虽然你年老色衰了,可你是县长。”

“那我把漂亮姑娘都留下,给陈太忠攒着,行不行啊?”张新华无奈地撇一撇嘴,“反正他喜欢女人……”

陈太忠真没想到,这老书记还没当上县长呢,就惦记着给自己攒后宫,他现在正在白市长家,大摇大摆地等着白市长亲手烹饪的大餐,猛地接到一个电话,却是李云彤打过来的电话,“陈主任,你在凤凰不?”

不过就是一个县长嘛,把傻大姐都惊动了?他还真是有点无奈了,可是再想一想也就释然了,数遍天南也不过一百来个县区,随便搁给一个处级干部都要争一下的——当然,陈某人不是随便的人,虽然他随便起来不算人。

“我在不在凤凰,区别不是很大,”所以他含含糊糊地回答,“小问题的话,我一个电话就能处理了,你说!”

“我在辽原呢,听说这边又发现了点铁矿和煤矿,”李云彤神秘兮兮地向他爆料,“你有没有兴趣啊?”

我……陈太忠只觉得嘴里塞了一把怪味豆,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半天他才干咳一声,“李主任,咱现在干部家属调查表上,还调查干部家属经商呢。”

“我知道,但是咱们不出手,就有人霸住了,那些人做事比咱们差多了,”李云彤回答得理直气壮,“那就是坑害了国家,我心里拿不准,所以给您打个电话问一声。”

“问题是……他们还没坑呢,咱不能因为怀疑他要做什么,就直接先抢了,”陈太忠听得叹口气,“每个男人还都长着强奸的工具呢,你总不能因为他具备作案能力,就把大家的工具都没收了,对不对?”

“没收你的工具,那绝对不冤枉,”正好吴言端一盘菜过来,听到这话,悻悻地嘀咕一句,“强奸犯!”

“哈哈,”傻大姐的笑点奇低,笑了好一阵才叹口气,“但是他们一旦霸住了,咱们再动手,就不好下手了,要花的精力是现在的十来八倍。”

这个倒也是,陈太忠想起素纺差点被一元钱拍卖了,那时候连蒙艺都认为,等卖了之后再说话就不方便了,所以才提前放风不支持那个收购,“你联系国土资源局的人关注一下嘛。”

“我就在国土资源局的朋友这儿呢,”李云彤低声回答,“他给我这么个信息,说是让我出点钱,再派个人过来,这边他就帮着张罗了。”

“啧,”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想到上次她还插手了客运办的呼叫中心,心说你真的那么缺钱吗?“这个事情……等去了单位再说吧,你了解一下,他是没钱呢,还是想分散风险,要是分散风险的话,你就要小心了。”

一个电话打完,吴言也坐过来了,还剩下钟韵秋在厨房里忙乎最后两道菜,陈太忠冲她笑一下,“是下面一个副处,不懂做生意还想赚钱补贴家用。”

“你们不是禁止干部家属经商吗?”吴言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干部也有改善生活水平的刚性需求啊,”陈太忠叹口气,一摊手,“她又信得过我,什么都要问我……唉,我宁可不知道了。”

“不过文明办确实是这样,”难得地,吴言也点点头,“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又没啥具体职能,没多少捞外财的机会。”

“像你这样的实权领导,肯定就有外财机会了吧?”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最早去你房间,就是想收集你贪污的证据,结果差点被你把工具没收了。”

“我就知道,你去我那儿没安好心,”吴言脸色微微一红,狠狠地瞪他一眼,才待再说什么,忽然有人轻轻叩门。

“算,我回我的房间吧,”陈太忠真觉得扫兴,吴市长给自己做了五六个菜,却是不能动筷子,“吃饭的时候过来,也不知道谁这么没眼色。”

没眼色的可不止一个,从这个敲门声开始,吴市长屋里是一波一波地来人,最后来的是岑广图,九点钟上门,直坐到差不多十点才离开。

“你倒是跟他谈得来,”陈太忠见吴言把大厅的灯关了,才又推开衣柜走回来,“搁给我就不行,下午才把他从名单上刷下去。”

“那是章书记刷的他,又不是我刷的,”吴言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和我都是棋子,我需要愧疚吗?”

陈太忠摇摇头,想一想刚才她跟岑书记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再看一看她现在的反应,禁不住由衷地感慨一句,“都是带着面具在做人啊,我不如你。”

“谁说的?我对你就不戴面具,”白市长娇媚地白他一眼,“小钟,把菜在微波炉里热一下,让他快点吃完……干活!”

“吃不吃吧,我现在就干活,”陈太忠手一伸,就将白市长拦腰抱起,向卧室走去……

金乌县发生的“租牛事件”真的太恶劣了,元月五日上午,这是长假的最后一天,章尧东主持召开了一个临时书记会,会上大家统一了思想,吕清平先停职双规,涉及此案的人,是发现一个查处一个。

然后这金乌县就有一个谁主持工作的问题,章书记建议,由吴言同志暂时兼管一下,是很有必要的,县政府烂成什么样了,大家还不知道,常务副代为主持工作是不合适的。

吴市长主持工作,能稳定基层干部的情绪,她也有充分的执政经验,还有就是租牛这个事情,是她带队突击检查的。

这个建议也是顺理成章的,殷放想反对都不可能,更别说章尧东本来就把持了书记会,“既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那就把小吴叫过来旁听一下吧?”

殷市长的心思也不在这里——让吴言兼管,总是要好过蓝伯平代管。

魏长江打个电话,两分钟之后,吴市长就出现在了办公室。

章尧东你还真是强势啊,殷放心里暗哼,但是他也没办法叫真,于是他就强调另一点,有必要调查一下,此事县委知情不知情——“既然纳入公众视线了,我们一定要给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啧,章尧东看着他侃侃而谈,心里禁不住鄙夷一下:真不愧是坐机关的,看这发言,似乎你根本就没受过蒙蔽似的。

这件事的因果章书记一清二楚,要不是陈太忠给了这家伙面子,此事哪里能那么容易收场?就算姓殷的地位不会受到多大影响,也足以令其威严扫地,成为有名的笑柄。

可惜啊,我影响不了陈太忠,念及此处,章尧东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不过还好,他影响吴言,那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在最后散会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说一句,“小吴你要多辛苦了,你在兼管的时候,也可以挖掘一下基层里可以充分信任的干部。”

听他这么一句话,几位站起身子的书记齐齐就是一愣,然后各自无动于衷地转身离开,殷放也是眼皮子一抬,接着嘴角扯动一下,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姜勇仗着跟章书记关系好,走在最后,他轻声问一句,“小吴吃得住吃不住?”

“她已经成长起来了,”章尧东轻喟一声,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殷放面无表情地坐进车里,一路都是在闭目养神,直到车进了市政府,他的嘴角才泛起一丝冷笑,“我还当你章尧东真的什么都不怕,合着你也知道,把吴言推出来?”

章书记以为自己胜利了,但是对殷市长来说,书记会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他的逼迫还是起了作用——殷放真的有点开心,因为蒋省长给他定的目标,是拿下第一个轮转位置。

不过,这章尧东也确实是强势,不跟大家商量,直接安排副市长提名候选人,想要掌控凤凰,还有太长的路要走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