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5章 谁在笑(上)

对吴言来说,权力就是最好的兴奋剂,自从确定了消息之后,她虽然勉力将心情平复了下来,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总是时不时地走个神。

市长值班,一般也没什么事情,于是她就在办公室里跟陈太忠细细地推敲此事,捱到五点半的时候,她猛地想到一个细节,“这个事情……合适不合适跟殷放透个气?”

“没必要,”陈太忠摇摇头,他觉得她这个问题有点弱智,“章尧东给你个提名的机会,就是要让你正面顶上殷放,当小兵就要有冲锋陷阵的觉悟……天底下没有白捡的便宜。”

“但是殷放跟你通气了,说他打压蓝伯平的初衷,”吴言考虑的是这一点,她皱一皱眉头,“那个人很自我的……不要搞得太激烈吧?”

“这是你太患得患失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小白你在对上那些领导的时候,底气还是不够啊,“他不跟我通气不行,因为当初就是当着我,他说对那个位子没兴趣的,他欠着我一个解释,而我……不欠他的。”

对上殷放,他底气足得很,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殷放你要是知道张新华是我的老书记之后,还要阻挠的话,你可以深挖蓝伯平的领导责任,我也可以深挖市长受蒙蔽的真相——刘晓莉能给你面子,也能撕下你的里子。

“希望殷放能反应过来吧,”吴言点点头,才待再说什么,钟韵秋的电话打了进来,是胡秘书长接班来了——市里领导值班就是这样,白天主要是副市长,对秘书长要求不太搞,但是晚上那就是副秘书长坚守岗位了。

吴市长盛情邀请陈太忠现在就回宿舍,但是陈太忠不干,说是现在回去连电视都不敢开,“我还是随便走一走吧,晚上十点我去找你。”

“九点,”白市长有点不依不饶,最后还是轻喟一声,“好吧,九点半,不能再晚了……”

陈太忠现在也没个啥好去处,想来想去终于想起,好久没有跟甯瑞远坐一坐了,于是驱车赶到工业园,他现在不想见到任何干部。

可是他还没到目的地,就再次接到了电话,来电话的这位,在今天下午被不少人提了很多回,张书记笑眯眯地发话,“太忠你走了没有?一两天内,我也有计划去趟素波。”

“老书记,小陈我给你个忠告,最近最好哪儿都不要去,”陈太忠轻笑一声,他不想卖这个人情,可也不能对老书记主动打来的电话视而不见,“机会很难得,错过却很容易。”

张新华确实对金乌有想法,原本他是等着开发区街道办升格呢,不成想凤凰市这边走马灯一样地换市长,这个设想目前看起来,有被人遗忘的趋势,而且对推动此事最为热心的吴书记,也被调离了。

所以他就想换个地方呆一呆,他干了七年的实职副处,心说我这次的要求也不高,在横山区进小半步,给个副书记就行。

可是耳听得陈太忠说话中语带玄机,他就实在不能保持往日的稳重——这时候还要矫情,那就是跟机会过不去了,于是他干笑一声,“陈主任,咱们好歹曾经是一个战壕的,我一直挺支持您的工作……能不能跟我说明白点啊?”

“我要是说得再明白,那就是犯错误了,不过……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老书记您且放宽心吧,”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

“这小子,”张新华悻悻地放下电话,无奈地摇摇头,脑子却是在不停地转动,这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是个什么意思?

“跟陈太忠说好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张书记的妻子走了过来,“你跟他一起去素波,还是让他在那边接待你?”

这是张新华打电话之前定下的基调,小陈若是在凤凰,他就约个时间拜访——对方要是忙,他就跟对方同行去素波。

要是陈主任已经回了素波,他就追过去要对方接待,不管怎么说,只见了小陈一面,啥话都没说就坐视机会溜走,那也太可惜了——为此,他都跟妻子请好假了。

“都不是,”张新华呆呆地摇摇头,好半天才低声嘀咕一句,“他说,闭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我知道……他已经帮过我了,其实,我也就仅仅是他的入党介绍人。”

“这孩子也真是的,不帮就不帮好了,说的什么风凉话,”张妻不屑地撇一撇嘴,她就见不得老公失落,“好了好了,现在的年轻人,就没几个靠谱的……小陈年纪轻轻就这么势利,迟早是要栽跟头的。”

“别说了,我烦,他未必是势利,”张新华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妻子的话,“女人家你懂个什么,说不定他这话还有深意呢,让我想一想。”

“有本事你跟吴言说一句,女人家你懂什么,”张书记的妻子一瞪眼,她倒不是河东狮吼类型的,但是,她总觉得自己的智商比之丈夫也不遑多让,起码上学时两人成绩差不多。

可是丈夫总是瞧不起她,而以往的事情却又证明,多半时候丈夫都是对的,所以她心里总是有点不服气,“你敢跟吴言这么说吗?”

跟吴言比,你倒没得比了,张新华无奈地苦笑,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赶紧一竖手指,示意老妻噤声,“呵呵,吴市长您好,有什么事儿吗?哦,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之后,张书记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就走到门口穿外套,“吴言让我去她家一趟,听起来挺严肃的事儿,吃饭不用等我了……算,你再准备几个菜,我看能不能把吴市长请到家里来吃饭。”

“你打个电话过来,我端过去也行,”老妻后脚跟了过去,这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拌嘴?两家虽然在一栋楼上,可住进来三年了,吴言从没打电话要张新华去过她家——从来没有,倒是张书记主动上门的次数,那是数不清了。

赶紧做饭吧,她收拾一下心情,去厨房拎出一条下午洗剥好的鱼,扔进锅里过油,同时快速地捞出泡了一晚上的猪蹄,放进高压锅。

盖好盖之后,她才想起来,似乎老张说吴书记喜欢吃丸子,想到冰箱里的丸子冰冻都久了,说不得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块鲜肉,菜刀一划将皮剥离,剁成小块扔进绞肉机去搅,其间还不忘记翻一下油锅。

二十分钟之内,她就做出两道成品,七八个半成品,遗憾的是,老公一直没打来电话,她就想着是不是把家里的发菜拿出来泡一泡再做个汤。

猛然间,她发现灶台上的勺子是底儿朝天的,禁不住悻悻地唾一口唾沫,才将勺子翻转过来——年轻的时候,张新华喜欢赌博,老辈人讲,灶台上扣个勺子才能赢钱,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很注意这个了。

发菜泡好了,高压锅炖了猪蹄之后,连排骨汤都要炖好的时候,门锁处传来吧嗒的一声,张新华木呆呆地走了进来。

啧,你怎么就回来了呢?张书记的妻子真的有点生气,不过她也知道,这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于是笑着分散他的注意力,“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看要不要送过去几个菜呢……没事吧?”

“没事,”张新华点点头,他明显地在魂游天外,“还真是闭门家中坐啊……”

“祸从天上降?”张妻登时眉头一皱,“吴言说什么了?”

“是喜从天上来,”张新华不满意地瞪她一眼,就向客厅走去,“太忠都提前点明了的话,你个老女人……没知识,准备搬家吧。”

“那你找个小的嘛,”张书记夫妻,其实恩爱得紧,这些拌嘴的话常有,然而,“搬家……搬到哪里去?”

“去金乌,”张书记的脸上终于解冻,笑容有若春日的秋水,一波一波地荡漾了起来,“吴言说了,她打算提名我做金乌县县长……唉,真是闭门家中坐啊。”

“你……金乌的县长?”张妻有点不明就里,她当然知道,老公最近在琢磨什么,但是她觉得,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她有资格提名?你不是说……陈太忠比较靠谱吗?”

“但是我从来没说过,吴市长不靠谱,”张新华冲妻子一摊手,这个世界上,能跟他分享这个喜悦的,也就是他的老妻了,“吴言……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性格,别说这种大事了。”

“但是,她怎么……”张妻看一眼爱人,眼珠一转,“你不是牺牲色相了吧?她可没有资格提名县长的。”

“你觉得你老公面对吴市长,有牺牲色相的资格吗?就算我肯献身,人家也得稀罕呢,”张书记摸起一根烟来点燃,美美地猛吸一口,往日的沉稳真的不见一丝一毫,“唉,半个多小时不敢抽烟……也没说定,吴言说她想提名,要我有个思想准备,有异议赶紧提出来。”

“傻瓜才会有异议,”张妻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一个街道办的书记,蹦到一个县里当县长了,谁还会有异议?“我只是有点怀疑,她说这话,顶不顶用?”

“我可以明白告诉你,顶用!”张书记又猛猛地吸一大口,才微微一笑,“陈太忠这么说,她又这么说,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她跟陈太忠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