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4章 果然如此(下)

章尧东也是有智慧的,许书记那边一点,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我让吴言提名,那基本上还是我的意思,不落面子,但是蒋世方你想叫真的话——嘿,这件事里,吴言做得全是对的,殷放都要领情,你怎么跟她叫真?

然而此事带来一个客观的现象,确实是……吴言的翅膀开始因此而变硬,不能说吴市长不是章系人马了,可是章系里要明确地分出一个吴系的小派系了。

吴言提名的县长,一旦跟蓝伯平发生碰撞,理论上章尧东该支持的,要侧重于蓝书记这一边了,这不光是掩人耳目给别人看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实情,没错……这就是官场里的成长。

当然,章尧东基本能确定,在关键场合,吴言不会给他掉链子,但是事情发展到了眼下这一步,也有各自支摊过日子的意思了。

事实上从某个角度上讲,吴言和章尧东只差一个级别——这就已经不是能有效统帅的下属了,更多的时候要讲合作,只不过论及出身和感情,大家都还认为,吴言是章系大将。

出现这种结果,并不怪章尧东,而是吴言成长得真的太快了,数一数凤凰市这些副厅级的干部,哪一个身后,没有一个最少是副省级的影子?区别……只在于远和近罢了。

而吴言身后只靠着一个章尧东,这令她在凤凰很风光,但是同时……也不是很正常。

陈太忠默然,他不是个笨人,只不过很多时候懒得琢磨事情罢了,小白点出了精要,他自然理会得到,一时间真是感触颇深。

他一直挺不忿小白在自己面前帮章尧东说话,但是当她真的要自立门户的时候,他心里也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好半天他才叹口气,“也是,县长和书记太和谐的话,一旦出事,就是章尧东的麻烦,替死鬼都找不到。”

“但是我还是尧东书记的人,这个可以确定,”吴言的心里,真的是感激章尧东,“如果他看上的是韵秋,那么我现在能做钟市长的秘书,都是万幸了。”

“你俩都是我的人,不是他的人!”陈太忠哼一声。

“不管怎么说,人家现在搬出来另过了,太忠……以后就是靠你了,”白市长的眼中,生出了浓浓的情欲之色,她媚意十足地看着他,“你可不许随便欺负我哦~”

“我现在就欺负你,”陈太忠狞笑一声,一抬手就将她重重地推倒在沙发上,他知道,小白这是情动了,需要一点暴虐的刺激……

这场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吴言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就软成了一滩烂泥,遗憾的是,这是在市政府内,钟韵秋在外面值守,不合适叫进来。

当陈太忠叹口气站起身子,要将狰狞的小太忠装回内裤的时候,吴市长挣扎着欠起身子,拿起了茶几边的电话,“韵秋,把门反锁了,进来一下。”

半个小时之后,在神圣的市长办公室,陈太忠将自己的激情尽情地释放到钟秘书的体内,这一刻,钟韵秋丰腴的双腿笔直地向上举着,而扶着她双腿的,竟然是……办公室的主人吴言吴市长。

“不许回素波,晚上我还要,”看着陈太忠抽身而出,秘书腿间有一个一时合不拢的黑洞,白市长咽一口唾沫,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我先去洗一洗,”陈太忠走进卫生间,半分钟之后就走了出来,钟秘书还没缓过劲儿来,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喘息着,一时间,三个人都没什么心情说话。

直到钟韵秋勉力撑起身子,捂着双腿之间的部位,走进卫生间的时候,陈太忠才轻叹一声,“你今天很来情绪啊。”

“我早晚要单飞的,”吴言已经收拾好了衣服,她幽幽地叹一口气,抬手掠一下额前散乱的发丝,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水,“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罢了,尧东书记对我……有恩,但是不摆脱他的烙印的话,我只能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这情人之间的对话,真的是很赤裸的,陈太忠点点头表示理解,他对小白的权力欲真的太清楚了,“然后你的进步就指靠我了,我说……我压力很大吖。”

吴言轻啜一口茶水,将杯子放回原位之后,将右手架在桌上托着腮帮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强奸我的时候,没想过压力吗?”

“没有,”陈太忠一摊双手,坦然地看着她,“当时就想要不要杀人灭口了,不过最后发现……怎么都舍不得。”

就等不到你那句话啊,吴言心里轻叹一声,接着又微微一笑,“张新华?”

“我就是那么一说,”陈太忠撇一撇嘴巴,“你有合适的人选也行……推到我身上就完了,说是我推荐的。”

“嘿,你把别人都当成傻瓜了吗?”吴言哭笑不得地哼一声,不过不管怎么说,情郎的体谅和承诺,让她的心情大好,于是她就解释两句,“岑广图比他更合适,但是老岑跟尧东书记也有联系,张新华的背景,比较模糊。”

“那你卖这个人情吧,”陈太忠是最喜欢卖人情的,可是想一想自己的私情不宜公开,只得悻悻地按下了这份卖弄之心,“就说你赏识他。”

“其实我更赏识你,”吴言笑吟吟地看着他,嗯……你懂的。

凤凰已经放不下我了,真的,陈太忠笑一笑,他肆虐凤凰毫无压力,哪里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县长位置?“那没用,我挂职期限没到,而且……章尧东在走以前,是不会欢迎我回来的。”

“唉,”吴言轻喟一声,托着腮帮子又在那里沉思了起来,好半天才伸手摸起了电话,“尧东书记,您好,我大致考虑了一下,合适的人选有岑广图、张新华和方文,您帮我筛选一下吧……”

虽然她已经摇摇摆摆地跨出了第一小步,但是必要的请示还是要有的,越是得意的时候,越不能忘形。

“让你提名,不是让你报名单,不要顾忌那么多,”章尧东淡淡地回答,隔着电话小白都能想到,章书记的嘴角应该是轻轻地挑了一下,“不过,岑广图现在的位置也很关键。”

这三个人,理论上都是吴言的人,只不过岑广图身上,章尧东的印记很明显,而方文原本是横山区的副区长,现在清湖区任常务副,是紧跟吴言的,色彩相对纯粹一些。

张新华的味道就比较多了,目前算是吴言的人,但基本上不算章尧东的人,吴市长报三个人名,就是要看章书记会刷下去哪股味道。

“那好,我再选一选,打扰您了,”吴市长挂了电话之后,事实上在电话没放下之前,她已经得到了答案。

是张新华吗?她在算计,章尧东在那边,脑瓜也开始转动,对张新华的来路他并不陌生,而吴言让其兼任统战部长的时候就解释过,开发区的书记和主任原本就是高配,现在除了甯家工业园,还有那么多企业落地,不给点发言权也带动不起大家的积极性。

可是开发区那么企业,是谁张罗的?陈太忠一个人就搞定了一半,尤其是最大个的甯家,是的,那家伙出身于开发区街道办。

张新华是被吴言收编了,但是身上有陈太忠的味道,章书记非常清楚这一点,在他看来,这个人也是个最好的选择,然而他不能说出来——事实上,小吴只是一个副市长,够资格接触和提名的人,并不是很多。

至于说小吴有自立门户的趋势,在章书记的眼中,吴系早就有苗头了,并没有吴言想的那么严重——当初她在横山区书记兼着区长,足够提拔起一大票人马。

只是她上位副市长有点突然,章尧东都有瞠目结舌的感觉,不过小吴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并不怕她反噬,撇开人性什么的不说,只说反噬老领导,就会严重影响她的官场形象。

小吴是越来越独立了,但是这并不要紧,在她羽翼丰满之前,他估计早就上省里去了,所以吴言的势力坐大,对他来说还真未必是坏事。

倒是小吴能想到借陈太忠的势,八成是殷放为难蓝伯平的消息,也传到她耳中了吧,这个女人的嗅觉,倒还真的敏锐得很。

“果然是张新华,”同一时刻,吴言冲对面的陈太忠笑一笑,那三个提名,她是按资历排的——相信章书记也能注意到这一点。

然而,资历最浅的方文没被否定,反倒是章系印记最深、资格最老的岑广图被剔除了,章尧东的意图,不问可知,“看来晚上要找张新华谈一谈了。”

“不要提我的原因,”陈太忠摇摇头,“反正你是分管农业的副市长,金乌的农业出了问题,你提名也不是说不过去的……把人情做扎实了。”

“就算不提,他早晚也会知道的,过了时效期,什么消息都会出来,”吴言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下一刻,她的眼睛又亮了起来,眼中充满了狂热,“提名实职正处,也不知道吕清平什么时候能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