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3章 果然如此(上)

既然初步的猜测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证实这个猜测了。

陈太忠和吴言对视好半天,最后吴市长才出声发问,“你来了解,还是我来?”

“我不知道该问谁,”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他当然可以问一问殷放,但是这个名最后是要吴言提的,然后……两人的私情就有被曝光的可能。

“我也没什么人可问,”吴市长也摇摇头,她眼巴巴地看着他,“我倒是想提名张新华呢,但是……万一猜错了章书记的心思,那可就糟糕了。”

事实上,她还是有打听消息的渠道的,不过她有心逼一逼陈太忠,现在的吴言,已经不怕两人关系曝光了,她甚至希望曝光得越早越好,那么她就有挑选婚纱的机会了。

不过说到结婚,一定得陈太忠配合才行,白市长知道这家伙翻脸不认人的性格,而她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的笑柄,那么肯定要讲究一下策略。

所以,她就拿张新华来勾他,这可是你的老书记哦……

“这个嘛,让我想一想,”陈太忠摸出手机打开电源,寻思着自己该找谁侧面打探一下情况,找蒋君蓉打听,好像也不合适……

不成想他的手机一开机,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一个听起来很耳熟的清脆女声,“太忠,怎么你刚才不开机?”

哥们儿穿墙或者隐身的时候,从来不开机,入室强奸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陈太忠干笑一声,“嗯,手机掉水里了,你是……”

“老同学,忘性还真大啊,”女声轻叹一口气,“想起来了吗?”

“哈,是杨科长啊,”陈太忠要是再想不起来,也就太对不起他的智商了,“都跟你说了,手机掉水里了,现在这个手机上没有通讯录……有什么指示啊?”

杨倩倩找他,还真是有正经事,她受人所托来打招呼——前文说了,现在殷放的秘书,出身于信息科,只不过杨科长为正侯科长为副。

这俩科长关系还可以,所以侯秘书知道,杨科长不但是段卫华的干女儿,还是陈太忠的同学,有这两层保护伞,别看连换两个市长——杨科长在政府里坐得稳如泰山。

殷放要自己的秘书放出风声,侯秘书把风声放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请示一下领导——信息科的小杨那边,我要不要去看看她?

呀……差点又坏了事儿,殷市长得了这个提醒,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又忽视了陈太忠,当然,他的忽视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我在逼宫章尧东,反正你陈太忠不是章尧东的人,而且这也是重视你反应的问题。

但是经小侯一说,他才想起来,自己跟许纯良表示无意金乌县长的时候,陈太忠就在旁边坐着的——那么他现在反悔,姓陈的没准就要觉得有点挂不住。

而凤凰科委陈许两位主任的交情,很多人都知道,殷市长也很清楚,就觉得确实该表示一下——麻痹的这基层工作,实在也太千头万绪了。

“放假嘛,同事之间也该交流一下,”殷市长这么回答,“小侯你现在跟她平级,但是她毕竟曾经是你的领导,说话客气点,对了……跟她点一下,金乌的事情,是省里有领导在关注。”

他的话说得这么明白,那侯秘书只能说得更明白,他告诉杨倩倩,殷市长本来想着拿下吕清平就算了,但是……上面不答应啊,殷市长觉得,这应该也符合陈主任的初衷。

杨科长进市政府时间不短了,一晃四年过去,她也成熟了不少,不过由于有人庇护没经过什么风雨,论起心思来,还是相对单纯的——正因为如此,侯秘书才把话说得这么明白。

杨倩倩一听这话,知道这是殷市长的秘书要自己捎话呢,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电话。

果然是这样,殷放这儿出了变数!陈太忠听她说两句,就判断出自己和小白的猜测是正确的,嗯,老殷知道跟我通气儿,这也算长了记性了。

但是,为什么要通过杨倩倩这个小科长,而不是蒋君蓉那个现成的渠道呢?这个疑问才一冒头,他就笑着摇摇头:开什么玩笑,殷放要表示的是不得已,哪里敢用蒋省长的女儿传这样的话?

从这个传话的人的级别上说,老殷你是比我要差一点,他意满志得地挂了电话,一抬头就看到小白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还有杨倩倩?”

白市长现在就是在市政府工作,怎么可能没听说过“政府一枝花”?虽然这一枝花的名头,听起来没有“凤凰官场第一美女”响亮,但是她却很清楚,人家在青春活力上,稳压她一头,所以心里有点不好受。

“那是我同学,我一开始都没听出她的声音来,也不知道你吃的什么飞醋,”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确定了……是殷放那边变卦了,蒋世方给他压力了。”

“你这……还真是地下组织部长了,”吴言眼睁睁地看着,杨倩倩替殷放捎话给陈太忠,心里这份感慨,真是没得说了,前两天夜里,陈太忠说在省里各大厅局,随便都能安排了赵学文,已经很令她震撼了。

但是语言能够表达的意境,又岂能赶得上亲眼目睹的震撼?殷放要对蓝伯平施加压力,还要向自己的情郎解释一下,渠道还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没错,一市之长通过一个科级干部来传递信息,那小科长还是跟他不太熟。

太忠真的……太厉害了!白市长心里发出了由衷的感慨,想不到敢跟章书记扛膀子的殷市长,忌惮他忌惮到这样的程度。

而她堂堂的副市长,天南省最年轻的实职厅级干部,居然都没人报信,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然而,她也有点过于妄自菲薄了,下一刻,吴市长的手机也响了,来电话的居然是蓝伯平,蓝书记这也是告状来了。

虽然同为章系人马,但是吴市长是在章书记手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是嫡系中的嫡系,蓝书记是半路靠过来的,两人的关系嘛,只能说双方都清楚,大家是一个大阵营里的……是的,他俩并不是特别地惯熟。

不过,蓝书记这次也气坏了,就要找吴言反应一下情况,吴市长您应该清楚,那个养殖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当天是您带队来检查的,您方便不方便跟殷市长再反应一下?嗯……还有省委的陈主任,听说是您的老部下?

蓝伯平打这个电话,肯定是想请吴市长搭把手,但是可以想像得到,若只是一个殷放,未必会让他这么贸然地打个电话,关键是……还有个陈太忠,蓝书记不能确定,殷放这么搞的背后,有没有陈太忠的意思。

就像蒋世方原本打算占住金乌的县长,可是听说殷放除了要面对章尧东,还要面对许纯良的时候,堂堂的一省之长都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实在不行你就拿第一个轮转位置。

蓝伯平也是这样,只对殷放的话,那就靠着章书记尽力一拼好了,但是再加上陈太忠,他也只能……贸然地来打扰凤凰官场第一美女了。

“我知道了,”吴言淡淡地回答一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她的大眼睛上上下下不住地打量陈太忠:什么时候……你就成长到了这样的高度呢?

“好像是个男人的电话哦,”陈太忠冷哼一声,其实以他的耳力,电话里的那些话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情人之间,必要的打情骂俏还是要有的,这叫懂得生活情趣。

于是他虎视眈眈地看着吴市长,满脸都是非常夸张的那种狐疑之色,“小白,这是谁呀,你怎么这么着急就挂,很有点欲盖弥彰吖。”

“我就不信你听不见,”吴市长白他一眼,却是没计较他管自己叫小白,而是苦笑一声,“县长要是我提名的话,以后我跟蓝伯平还有得斗呢……太客气也没意思。”

陈太忠原本是开玩笑的意思,不成想得了这么一个回答,一时间有点愕然,“不会吧?你俩都是章尧东的人,就算是你提名的县长,有啥问题,也可以坐下来沟通吧?”

“不会是这样了,对尧东书记来说,我已经翅膀硬了,”吴言淡淡地摇摇头,她的眼神有点发直,有一些说不清的表情在里面。

自打知道殷放反悔的原因之后,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太多的疑惑了,有的只是一些感触,“他不想跟殷放拼得太难看,推我出来,这就是让我自立门户了。”

别说她是女人,有的女人真的不能小看,这一刻她真的找准了章尧东的脉搏,事实上,一开始章尧东想送个人情出去,并不是指送人情给吴言,他想送的人情,可以是秦小方,也可以是吉建新,甚至可以是唐亦萱,至于说送人情给小吴……他还真没考虑。

但是许绍辉是什么人?他一语就点出了其中的关键人物——你送人情给别人,挑唆的意思太明显,而且也有点没面子,不如送给自己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