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60章 误导的隐患(下)

这首歌会唱的人很多,能唱好的还真是没几个,不过李凯琳唱得是真好,虽然一听那就是户外练出来的野嗓子,可是她调把得准,高音部分也能唱上去。

唱这种歌,怕是杨倩倩都不如她,莫名其妙地,陈太忠脑中居然想到了班里的文艺委员,下一刻他暗叹一声,强行将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哥们儿的女人已经是太多了,这么熟惯的同学,就不要再祸害了……

李凯琳的歌声不错,引来了大家热烈掌声,然后诸女扭头看向刘望男,李凯琳更是开口撺掇,“望男姐,我记得你是文艺兵来的。”

这帮女人,各个能唱会跳啊,想一想田甜和雷蕾也是多才多艺,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这样吧,等除夕的时候,咱们在湖滨小区的家里,搞个春节联欢晚会,每个人都要出节目,你们说怎么样?”

“小宁可以演小品,”刘望男冲着丁小宁大有深意地笑一笑,丁总眼睛一瞪,蹭地就站起来,开始撸袖子……

荒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第二天上午,陈太忠登门拜访一下王宏伟、王伟新之类领导——到了现在,凤凰市值得他拜访的人真的不多了。

然后剩下的时间,他就是在横山区宿舍呆着了,然后就是各色人等上门拜望陈主任,虽然有杨新刚、白洁夫妇帮着接待,却也忙不过来,整整一天,屋子里都是人声鼎沸,他不得不将看唐亦萱的时间推后。

总算还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来了一个尴尬人,横山区委的常委姜世杰,陈太忠对这人越来越没兴趣,不疼不痒地敷衍两句之后,站起身来,“想起还有个领导没看,现在去看一看。”

“太忠你不是这样吧?”区政法委书记岑广图发话了,他现在级别已经赶不上陈太忠了,但好歹是他的老领导,“新刚给你把饭都做得差不多了。”

“没准那边还得请客呢,”陈太忠干笑一声,不管不顾地站起身来。

“要不去我家吃吧,地方还大一点,”张新华淡淡地发话了,按说老书记不是个当面打脸的性格,但是陈太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大家增进一下感情,却是被一个厌物儿扫了兴。

反正姜世杰是常委他也是常委,无须买对方的账,正经是当着太忠把立场表明一下,这才是该做的。

“真的不敢耽误,”陈太忠却是毫不含糊地转身,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他不走等什么?

事实上,他这么着急离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金乌的事儿发了,商报的元旦特刊没登,但是今天刘晓莉的文章登出来了。

当然,她不能说是自己私自下去抓的素材,只是说她在凤凰采访的时候,收到了线报,凤凰市政府突击检查一个特色养殖项目,她跟着去了。

然后通篇都是针对这个特色养殖项目的调查,有些关键词她说得含含糊糊的,但是她毫不留情地指出,这种闻所未闻的行为,值得媒体关注,也希望各级党政机关重视这种现象,这些肆无忌惮趴在党和人民身上吸血的寄生虫,应该早早地开除出干部队伍。

有意思的是,陈太忠知道报道上报,还是随遇而安打过来电话,随老师就抱怨说,陈主任,以后有这种素材,你也记得我一点嘛,你这……偏心。

“她报道了,你正好借机会评论嘛,”陈主任觉得随老师这抱怨,有点不讲理。

“我要是能跟她同时发稿子,证明我也消息灵通,她写报道我写评论,并不冲突,而且相得益彰,对小刘对我都好,”得,随遇而安这次也不讲什么文人风骨了。

他很坦诚地解释,“我们媒体人,也讲个核心化和边缘化,越接近核心,越方便展现自身价值……陈主任,我真的拜托您了。”

这是随老师对报道的肯定,然而遗憾的是,没过多久就传来了置疑的声音。

不过不管怎么说,金乌的吕清平要倒霉了,这消息在瞬间就传遍了凤凰官场,吴言带队去检查,已经让市政府里不少人知道了此事,但第二天就是元旦了,消息没来得及扩散。

可是商报登出来之后,这消息一下就控制不住了,连最偏远的地方都知道了——那么,横山区的干部们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所以,岑广图来了,张新华也来了,甚至姜世杰,都可能是因为这个消息来的。

这三位都是常委级别的副处,没准就惦记着那块儿呢,当然,这屋里人太多,大家都没谈这个事儿——这种时候,陈太忠怎么敢去老书记家吃饭?

在三十九号里,某人和小萱萱在厨房忙碌,同时不忘大加感慨,“唉,家里有人把饭做好了端上来,吃完饭还有人帮着收拾桌子洗碗,可我就是喜欢陪着你一起做饭……要不说这幸福,真的是很简单。”

“你是越来越会骗人了,”小萱萱笑着白他一眼,心里也是甜不丝丝的,“你吃完饭就要走了,洗碗的可是我。”

“我倒是不想走,不过……”陈太忠张嘴就要挤兑她一下,说是你不怕对不住老书记了?可转念一想,这么说话真的有点伤人,于是干笑一声,“不过,那你一晚上都不许睡。”

“你们男人啊,”唐亦萱笑着摇摇头,“说正经的,吴言倒是被你用得挺狠,一个通讯员出面,就拎着她去了金乌。”

随着蒙艺的调离,三十九号院也逐渐地淡出了大家的视野,但是有心人不少,她的消息一点都不算闭塞。

“唉,快别说了,”说到这里,陈太忠的手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发起怔来。

在中午的时候,他接到了赵丹青的电话——此人是潘部长的秘书,“陈主任,部长说,商报那篇稿子太犀利了,而且手段写得太细,很可能产生误导的效果。”

这误导就是怕别人学了这样的招数去,这也是有说法的,以前内参上刊登一些内部消化的案件,由于描写过细,反倒是让有些人学了点东西,所以到后来内参上虽然依旧有案例,却是一般都不写技术细节了。

现在的干部们,脑瓜聪明的确实很多,但是未必每个人都能想到合适的偷鸡法子,这个防范真的是很有必要,更别说,这商报不过就是个社会性的报纸,不经允许就这么刊载了。

不过,既然不是潘剑屏亲自打电话,证明部长在这个事情上面,也不想太叫真,适当地表示一下不满就行了——以后再搞类似比较犯忌的事,你先跟我通个气儿。

陈太忠听得就只有苦笑了,我怎么跟你通气儿啊?一通气儿,那就是老潘你扛上了蒋世方,说不得干咳一声,“这个事情……怎么说呢?是凤凰市殷市长高度关注的,此前他被蒙蔽了,所以很生气。”

“原来是这样,”赵丹青是省委常委的大秘,一听这充满了各种味道的回答,马上就猜到此事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的语气和蔼了一些,“那我会向部长汇报的。”

这就是陈太忠接到的批评,他只当自己做了解释之后,老潘会打电话过来了解详情,不成想直到现在也没接到电话,心里禁不住发一句牢骚:我真的没做错啊。

事实上,这个时候潘剑屏正在听赵丹青的汇报——商报的稿子引得凤凰震动,可对他这个省委常委来说,并没有多重要,赵秘书也非常清楚这一点,眼下又是节假日,所以他也是捡领导比较空闲的时候,才汇报一下。

潘剑屏听得倒是很细心,听完之后,沉吟半晌才问一句,“你怎么看殷放这个人?”

“我粗略地了解了一下,殷市长……属于比较刻板的那一种,”赵丹青跟了潘部长四年,说话倒也没那么多忌讳,“好像基层工作经验,不是特别丰富。”

“嘿,机关干部嘛,”潘剑屏一听就明白了,什么叫刻板?就是不知道变通,主政一方还不知道变通的话,上手工作的时候,肯定会磕磕绊绊的——他浸淫官场大半辈子,什么样的干部,什么样情况没见过?

甚至他在瞬间就判断出了此事的因果:应该是殷放一开始瞎指挥,不知道碰到了陈太忠的哪一块儿,然后陈太忠派人下去采访,而殷放这边适当地让个步,就成了商报记者巧遇市政府突击检查。

这么来说的话,商报如此报道,也不能说太过分,起码陈太忠戳穿此事的时候,是给了殷放面子了,而且瞎指挥这一环节,被弱化到无限小的地步,想到这里,他笑着摇摇头,“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把殷放逼到了这一步……还有谁是他不敢招惹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