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9章 误导的隐患(上)

简陋的木桌上,摆着两个海碗,陈太忠背对木桌而站,村民们从老支书手里接过一颗颗的蚕豆,走到木桌前,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

有人在监督,督票的是村里的两个长者,都是知根知底的乡亲,就算有人可能信不过其中一个,但不可能两个都信不过。

事实上,陈太忠要是想知道谁投了什么票,真是不费吹灰之力,然而……何必呢?大家信得过他,他欢迎,信不过的话,那么,老村长已经给了你们机会,是你们抓不住。

听着蚕豆落到碗里的声音,由清脆的碰撞声,逐渐地变为沉闷的噗噗声,陈某人无所事事地玩着手里的手机,心里一片坦荡,哪怕是有人帮扶,但是,路……终究是要你们自己选的。

不多时,三百多颗蚕豆就投完了——这也是东临水的老规矩,涉及村里的一些利益决策,是按户数投的,而不是按人头投。

然后,陈太忠都不需要点票了,两个海碗里的蚕豆,差得太多了,支持搞公墓的占了有百分之八十还多,就算没来的十几户都投反对票,那也稳稳地超过百分之七十。

陈主任看着两个海碗呆呆地发愣,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撇一撇嘴,“唉,看来大家真的是……穷怕了啊。”

“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老支书叼着香烟走了过来,他是相对老派的主儿,对传统还是挺看重的,“关键还是大家信你,刘老汉被人欺负,你想也不想就帮他……你还是以前的陈村长,心跟大家是一起的,那咱们有些啥想不通的,可以慢慢想。”

不容易啊,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明明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就偏偏因为一些落后而迷信的观点,办得磕磕绊绊的,到最后还是仗了某些突发的事情,才轻松搞定。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完成了一件事,陈主任点点头,转身就想走了,不成想村民们投完票之后,也不肯散去,就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他,有那胆大的孩子已经嚷嚷上了,“陈村长,爹说你要管饭哩。”

我这是为你们好啊,陈太忠真是听得无语,然而他推动树葬这个项目,固然不是为他自己考虑的,但是想到大家真的很信任自己,他也不好说什么难听话。

“现在做饭,来得及吗?”他侧头看一眼李凡是,投票时间很短,可就这也五点二十多了,“天马上就要黑了……钱倒不是问题。”

“那吃完饭得十点了,一千多号人呢,”李凡是摇摇头,“就算大家都帮忙搭手,可啥都没准备,都得现张罗。”

“那这咋闹?”陈太忠看一看围着的村民,“你们这是故意调戏领导吧?”

“住下不就完了?”有人大声嚷嚷,接着就有无数人跟着起哄,“来我家吧,我管村长的饭,”“你算啥玩意儿?”“三娃子说啦,陈村长要是住下,他的新媳妇给村长捂脚……”

“太忠你这农村工作,是白干了,”老支书也走过来批评他,“这么大的事情定下来,村里咋还不折腾一阵?你这么走了,不利于团结。”

“我回凤凰也就才呆两天,一整天都撂这儿了,”陈太忠苦笑一声,接着眼珠一转,“这样吧,今天的饭我是顾不上管了,回头一户一个鸡巴蛋,这总可以吧?”

鸡巴蛋三个字,煞是村俗,不过他说的可不是男性生殖器,而是白凤乡一带农村约定俗成的称呼——一封挂面两个鸡蛋。

此事有个有趣的传说,据说是什么机关要帮扶哪个村来的,大家都琢磨着,是不是能给个一元钱上面的手扶拖拉机的时候,结果人家帮扶的物资是,一户一封挂面,两个鸡蛋。

那时候农村穷,有人真的是连挂面都没见过,有那愣头青来领东西的时候,嘴里禁不住嘀咕一句,“以为是手扶拖拉机呢,原来是一根棍子两个蛋,真扯鸡巴蛋。”

这个传说,年代已经久远到不可考了,但是鸡巴蛋的典故就流传了下来,不过在村里,这三个字特指的意义可不算低俗。

鸡蛋是好东西,虽然自家的鸡也能下蛋,可相较那些瓜果蔬菜,这东西保质期长不愁销路,省下一个就能多卖一个的钱,属于硬通货,谁也不嫌钱扎手不是?

而挂面就是奢侈品了,虽然现在很多富裕的农村,方便面都不稀罕了,可东临水这样的村子,谁家会奢侈到买挂面来吃?吃挂面的那些,都是坐月子的女人。

挂面是最好消化的,老母鸡汤煮挂面,再卧俩鸡蛋,别说东临水或者凤凰市区了,素波坐月子的女人都吃这个。

所以这个一户一个“鸡巴蛋”,是陈村长给大家的补偿,礼轻人意重嘛,一户得这么一份儿,现在回家自己做饭也行——陈村长请大家吃饭了,但是你得自己煮……当然,你舍得煮舍不得煮,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孬货家双胞胎,俩女娃,他说想要俩鸡巴蛋,”有人在人群里起哄,一语双关。

“每人一个鸡巴蛋,行了吧?”陈太忠眼睛一瞪,看起来有点恼怒,其实他心里不无自得,老支书你说我忘了村里这套了?嘿,我还真记得。

村民们得了陈主任的允诺,轰然而去,事实上大家也是起哄架秧子,跟闹洞房是一个道理——折腾到人固然好,折腾不到人,也图个乐呵了,反正……村里也没啥节目不是?

这晚饭吃得虽然晚了点,但也就是一把稻草,两勺子米的事儿,再加点咸菜就齐活了,能落下几封挂面一些鸡蛋,今天这热闹就算没白看。

“给大家买点挂面和鸡蛋,”陈太忠抽出一叠钱,点了二十张出来,拍到李凡是手上,转身就走了,临到上车前,又喊一嗓子,“鸡蛋尽量从村子里买,内部消化。”

“小陈这,真的实在人啊,”老支书听见这话之后,长叹一声,“这娃咋就这么会做事呢……”

今天一天,在东临水耽搁得真的太久了,等陈太忠回到阳光小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不但张馨从青旺回来了,蒙晓艳和任娇也过来汇合,倒是让董飞燕看得眼有点直。

列车员心里也知道,陈太忠在凤凰还藏有红粉知己,却是没想到这些女人上次没来,这次居然找上门来了,不过,总也是这么回事了,这两女人美则美矣,身份总高不过田甜吧?

蒙晓艳对她,也有轻微的抵触,后宫就是这样,前期姐妹们不多的时候,委屈一下自己,还能博个面子上过得去,但是对后来者,想摆个老资格也是正常心态。

所以她只跟丁小宁、张馨嘀嘀咕咕,直到见了陈太忠,才轻声抱怨一句,“王伟新说把小娇提成十三中的校长,只给了一个代校长。”

任娇是五中的老师,那是重点,十三中是普通中学,当个校长不是很难,陈太忠当初帮着要官的时候,王市长就表示,五中的校长不可能,普通中学没问题,不成想,现在普通中学,也有点小小的问题了。

“代理校长就是校长,转正要个过程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任娇原本就是个普通的政治老师,哪怕是重点中学的,但是去别的学校,也不可能一下登顶,过度是必须有的,“先这样,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当十三中的校长。”

“好了太忠,别生气了,我给你跳一段舞吧,”董飞燕笑吟吟地站起身来,依旧是短皮裙黑丝袜,阳光小区的空调没日没夜地开了整整一天,现在的室温相当宜人,“就算庆祝新世纪的第一天了……我可是进过铁路文工团的。”

她这行为,多少有点卖弄的意思,她真的不忿蒙晓艳对自己的忽视,却是又无从反击,于是就要告诉别人,我董飞燕虽然目前较为困顿,可我也有我的本事。

她跳的独舞是《采茶女》,陈太忠也不太懂得欣赏,只看见两条长腿和曼妙的腰肢漫天飞舞:嗯,不错,董飞燕的腿……确实有劲儿。

可是蒙晓艳哪里容得她得瑟?说不得一拍任娇的肩膀,“老婆,有人在咱们跟前跳舞啊,你说咱们跳个啥好呢?”

“这个……国标就行了吧?”任老师做出了决定,“来个恰恰的曲子,其他的我也没兴趣……好久没练了。”

一曲下来,满场震撼,虽然看的人里没几个懂国标的,但是只看蒙校长和任老师……和任校长的配合,大家就能猜出,她俩关系为啥那么好了。

“如果我俩是一男一女,早就冲出中国了,”蒙晓艳跳完之后,走到旁边拿起一瓶矿泉水痛饮,一边说,一边傲气十足地坐到沙发上,“不瞒你们说,拿个世界冠军,不是梦想。”

这话听起来有点虚,连陈太忠都这么认为,你俩想拿冠军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想拿世界冠军的话……这舞还得我来跳,才能有效地保证,裁判的评判是客观的。

不成想,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凯琳就笑着站起身来,“既然是元旦,几个姐姐表演过了,我也凑个热闹,唱首歌吧。”

切,唱歌啊,谁不会?大家心里才生出这么个念头,不成想小狐狸精又发话了,“我会的歌不多,就唱一首《青藏高原》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