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8章 禁止游泳(下)

这些事情,刘老汉都清楚得很,那些人说什么,也不瞒着他,一个是他面相太老,看上去就是耳背眼花、黄土埋脖颈的那种主儿了,再有就是……他真的太卑微了。

可是李凡是不知道,因为他不想去那个小小的鱼塘,一旦去了,他就得听刘老汉抱怨,说我图省了一千多,结果现在一年多花出去小一万……要不我给村里补齐,以后免了招待任务吧。

这个怎么可能呢?李凡是也不想为个外姓人,招惹那么多人,当初可是你自己应承下来的,所以他虽然知道,常来鱼塘的,有些有能量的主儿,但是如非必要,他绝对不去鱼塘——其实,图这点小便宜的人,也没什么太尊贵的人。

正经尊贵的,人家来钓鱼之前,村委会就接到通知了,这是常识,所以他现在要敲定另一个细节,“老汉,我让陈村长给你写条子了,以前的算了,以后你可就得补齐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真的是哭笑不得,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这李凡是也不是个规矩人,不过,活络点也好,那两百万借得更放心——你们家长里短的,自己关起门来慢慢商量吧。

三步两步,他就走到了村委会,这时候村委会又挤满了人,比上午是多得多了,这是外出的人都回来了,不过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个端着饭碗来的——这可是两顿饭的晚饭时间了啊。

他随便揪住一个人一问,才知道中午的时候,大家纷纷传言,说陈村长定下五点投票,没准还想着管大家的晚饭,能捱的话……就捱一下吧。

哥们儿这名声,真的不错啊……某人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

紧接着,刘老汉和李凡是也到了,然后吕强也来了,这个时候,陈主任在鱼塘惩治他人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老汉是得了大好处,自然要没命地宣扬。

吕强则是把陈太忠拽到一边,他俩说话,别人自然不敢凑过来听,“太忠,刚才王小虎给我打个电话,说是你的行动,他都支持,但是他赶不过来,你要是能让村民们明天上午表决的话,他一定到场。”

吕总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事实上王小虎跟他的关系特别好,不过有些话他俩能说,说给陈太忠听就没意思了。

鱼塘的事情,没过多久就传到王书记耳朵里了,不管传话的人是出于什么动机,陈太忠总是现场表态了,着了急要让王小虎来现场领人。

王小虎不为所动,他很早就跟陈太忠打交道了,两人之间联系得不是很紧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俩的关系,远远地超过一般人的理解,正是那种“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的交情。

陈太忠为王书记的女同学找到了代加工工厂,王小虎给陈主任的科委拨了房地产的地皮,更别说两人有个共同的朋友吕强。

所以王小虎能想到,小陈不是对着自己来的,而且他跟吕强坐在一起的时候,也分析过这个耀眼的政治新星的起家和发展进过,甚至他都知道,吕强的弟弟吕鹏目前正在打工的公司,跟陈太忠也有关系。

而且王书记对东临水的鱼塘,也一无所知,他就不觉得是什么事情,不过才一放下电话,他就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我这么不闻不问,好不好呢?

事情确实跟他无关,然而这是个很扯淡的事实,关键是在于,陈太忠会不会认为他是不计较此事?

陈太忠的睚眦必报,已经是凤凰市官场公认的了,但是王书记跟这厮的接触多一些,却知道此人不但睚眦必报,而且对上普通的厅级干部,也有睚眦必报的能力。

厅级尚如此,处级该如何?所以王小虎认为,自己眼下可以不闻不问,但若是被对方认为是“怀恨在心”的话,那就是大大的杯具了。

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一点,官场里强调无言的默契,但是明白的表态,会避免无所谓的误伤,于人于己都有好处。

所以他要吕强帮着捎个话,不过陈太忠一听,这就是生分了啊,王书记不给我打电话,还要绕一下,啧,没啥意思嘛。

不过,想一想自己收拾那赵铁的时候,也没主动联系王小虎,就放出了口风,好像也不是合适——然而,为那点小事联系王小虎,这还不够丢人的吧?

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再不联系王书记,就显得他有点小心眼了,于是陈太忠摸出手机,给他打个电话,也没说鱼塘的事儿,就是说这个树葬的公墓,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现在乡亲们不太理解,我给大家做了做工作,现在就是要表决了,“……要是明天表决,我还得再来一趟,而且这事儿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如果真的能成,王书记您等奠基的时候过来支持一下,我就很感谢了。”

“那我就偷个懒了,现在我离东临水太远,等过去就天黑了,”王小虎听得就笑,陈太忠不说的事儿,他得说,“等上班了,我批评一下赵本善……太忠你有啥要求没有?”

“那是他弟弟胡来嘛,跟他有什么关系?”陈太忠干笑一声,旋即叹口气,“老王,农民们是真的苦啊,这种不文明现象,还是少发生一点的好,这是我回来一趟随便看到的,没看到的又有多少呢?”

“唉,”王书记也被他说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实情?问题是,下面这些风气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他就算是区委书记,想处理难度也不会小。

那就只能慢慢来,不过小陈这么一搞,他倒也有些理由去重视这个问题了,“等假期结束,我强调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吧,你知道,章书记对这个也不是很重视。”

所谓站队就是这样,王小虎是章尧东的人,章尧东是许绍辉的人,许绍辉的意思,能直接影响到红山区的政策——在搞精神文明建设的是陈太忠,你王小虎没命往上凑是什么意思?

这还是许书记对文明办有支持呢,只不过章尧东这儿有点卡罢了,要是换上杜毅旗下的人马,想获得支持估计会更难——当然,这跟王小虎搭上章尧东时间不长也有关系。

挂了电话之后,就差不多五点了,村里人正交头接耳地谈论鱼塘发生的事儿呢,村子里没多少大事儿,值得嚼谷的东西并不多,这就是很值得大家讨论的了。

对陈村长替刘老汉出头,有些人不是很以为然,刘家比大多数村民有钱,给村子里交的钱又不是很多,有些人一直认为,老汉是自作自受——就算那么多人免费钓鱼,你还是比我们挣得多不是?

不过任是谁也不能否认一点,这就是说陈村长虽然去了省上,可心里是有咱东临水的,老汉也许不值得同情,但是老村长的行为,是明显地帮自己人。

一时间,大家好评如潮,陈太忠走过去,冲李凡是笑眯眯地点头,“来了多少了?咱们怎么表决……举手吗?”

“户数来得差不多了,不过咱这儿不兴举手,院子东西两头一站,点人头,”李凡是这么回答,“不过大家的意思,是匿名选举。”

陈太忠没怎么在东临水动过手,但是村民们都知道,老村长不是个好相与的,想反对的人,就不愿意直面他的怒火。

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穿戴像城里人,“陈主任,我问个问题,只是公墓呢,还是同时要建火化厂?”

“只是公墓,火化那一套,不能再抢民政的饭碗了,”陈太忠摇摇头,他说的是实情。

“那就没问题了,”这位一转身,冲院子里的乡亲们大声喊着,“没有火化厂,不存在烟尘污染这些问题……绝对的好事儿。”

这是谁啊?陈太忠疑惑地看李凡是一眼,李村长低声回答,“李宝贵的大小子,现在在城里当老师,这是放假回来看一看,算是见过世面的,大家都挺相信他。”

东临水村确实也走出去个把人才,起码这位就明白,建了火化厂就太脏了,而只是公墓的话,撇开迷信的因素不提,的确能带动东临水的经济。

“公道自在人心,”陈太忠微微一笑,“我本来就是为大家着想的……对了,这个匿名投票该怎么搞?”

“老规矩,丢豆子呗,几十年的传统了,”李凡是回答得天经地义,陈村长终究是在村子里呆的时间太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