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7章 禁止游泳(上)

“农民们真的苦啊,”陈太忠看见直到现在,那赵铁居然还是不醒悟,站在那里大喊大叫,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合着他现在都没觉得,不花钱在别人的鱼塘钓鱼,是错误的……只觉得我不该打人。”

这就是习以为常了啊,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又叹一口气,“占别人便宜,占得这么理直气壮,啧……”

陈主任这话说得情真意切、悲天悯人,可是听在别人耳中,就未免有点装逼了,你才把两个人打到水里,现在倒开始装善人了?

不过,既然陈主任的身份暴露了,在垂钓的人也纷纷地收拾钓具,眼瞅着都四点了,差不多也就该走了,可是接下来,有个问题摆在了大家面前,今天这钱……该咋算呢?

陈太忠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今天本来不想多事,但是有人上杆子找揍!

这倒也是,来白钓鱼的,大都是场面上的人物——起码来的人也是这么认为,我们比之陈主任,那是略有不如,但是跟你刘老汉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遗憾的是,财政局赵局长的弟弟跟人家掐了起来,而陈主任眼下明显是怒气难消,如果不给钱,那就难免有挑衅之嫌。

可是要给钱的话,谁吃撑着了来这里钓鱼?而且平日里大家在刘老汉面前摆架子摆习惯了——这么把钱给了老汉,感觉面子上挂不住啊。

这么想着,大家收拾渔具的动作登时慢了下来,打定主意不做这个出头鸟,纷纷用眼角的余光东瞄西看,看谁先出这个头。

有耐心的人有福了,还真有人出这个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右手是渔具箱子,左手是空荡荡的网兜——冬天的鱼真的不吐饵,但是咬钩也难。

他冲刘老汉点点头,“老汉,今天没带钱,下次跟你一并算了。”

“慢走啊,”刘老汉憨笑着点头,他也知道对方口中的下次,多半是没有下次了,但是……没有就没有了,莫非我还会嫌钱烧手,求着你们来祸害我?

他没钓到鱼,空手走了倒也问题不大,不过他这算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样板,一边又有一个凑过来,手里拎的水桶里,却是有两条一斤左右的鱼,他摸出一包红塔山,“老汉,我也没带钱,这盒红塔山我才抽了四五根……”

“下次,下次一起算,”刘老汉不接那盒烟,红塔山一盒十块——虽然那位可能抽烟不需要花钱买,但是对他来说,十块一盒的烟太奢侈了,宁可存着一个虚妄的念头,他也不会忘记节俭,万一人家真的会再来呢?

其实,他给第一个人开了口子,后面就不好再针对了,白凤乡才多大一点儿?

“下次一定跟你算清,”这位笑眯眯地点点头,也转身走了,看那样子,是挺感激刘老汉给自己面子的——实情到底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赵铁和那年轻人也爬了上来,脱掉湿漉漉的外套,裹上放在一边的大衣——钓鱼是需要静坐的,室外垂钓的时候,一般人都会多带点衣服。

这帮人收拾利索了,恨恨地瞪陈太忠两眼,也要往外走,冷不丁陈太忠发话了,“那俩落汤鸡,把费用付了!”

“我们没带钱,下次一起给!”有人冷冷地回答,他们心里肯定愤愤不平。

“没带钱,把手机押上,”陈太忠哪里肯吃这一套?他微微一笑,“你们钓鱼也就算了,还进鱼塘非法游泳,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污染,你俩……每个人罚款一千。”

“你……你欺人太甚!”赵铁心里这个气啊,真的是没法说,一时间也顾不得传言中陈太忠有多牛气了,“你把我俩踹进池子里,我还没跟你要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呢。”

“想要医药费?好啊,”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上下打量对方一眼,他笑得很灿烂,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赵铁总觉得有点瘆人。

“我这人从来不心疼医药费,给你五十万,行不?”陈主任的话,还真的有点瘆人,他笑得越发灿烂了,“让我想一想啊,你得伤成什么样,我就该给你五十万……呀,你不值这点钱,要不连你哥也一起算上吧?”

“铁哥,走吧,你别惹事儿了,”认识李凡是的那位苦口婆心地劝解。

“想走可以,两千块拿过来,”陈太忠一点都不稀罕这位的调解,他冷哼一声,“我不管你是谁,你的面子不值两千块。”

“我知道,我知道,”这位笑着点头,一点都不敢露出生气的样子来,他走上前凑过嘴巴,就要跟陈主任说个悄悄话。

“给我站远点,”陈太忠手一抬,将此人推开,“大声点,有什么话你随便说……没事,我不怕麻烦。”

“赵……赵局长是王书记提拔上来的,”这位无奈地撇一撇嘴,他真是不想大声说,所以声音依旧极低,“赵铁今天确实也没带那么多钱。”

“好说,让王小虎来领人也行,”陈太忠手一挥,大大咧咧地发话了,“记得跟他说,就说是我陈太忠亲口这么说的,我在这儿等他!”

哥们儿我离开凤凰才多久,一个小小的区财政局局长,也敢扯王小虎的大旗来跟我呲牙了?

“好好好,我们压手机,”这时候,赵铁是不想再等了,为啥?因为实在太冷了,他怨毒地瞪陈太忠一眼,将手机里的卡取了,递过了手机。

“波导……算你一百,”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这乡下地方就是这样,用得起好手机的不多,“手机中的战斗机……这是广告,你还真敢把它当战斗机来压?”

总算还好,这帮人里有个小年轻,用的居然是银壳蓝屏的诺基亚8088,这个机子贵,抵押也能值两千,于是这帮人终于得以狼狈而逃。

有意思的是,这帮人居然开了一辆车来,虽然是很普通的面包车,但是也说明一个问题,人家不缺养车的汽油,就是口袋里钱不多——至于说原因,大家都懂的。

这一下,鱼塘里终于安静下来了,陈太忠随手将手机就递给了李凡是,“这是两千块,从刘老汉明年……今年的承包费里扣,要得到要不到,那是你的事儿。”

“陈村长,您真的是青天大老爷啊,”刘老汉看得感动,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弯腰就要磕头,“老汉我活这么大了……”

他是真的感激,陈村长把手机交给李村长了,而不是给了他了,然后不管李村长怎么做,直接扣承包费——要是手机放他这儿,就算别人拿两千来赎,他敢要吗?

“麻痹的你给我站起来!”陈太忠登时就恼了,可是看到对方苍苍的白发,他心里有点不忍再骂,说不得上前一把抓住对方脖领,硬生生拽了起来,“老汉,咱东临水的爷们儿,膝盖都是铁打的,我做的这些,也是我该做的,受不起你一跪!”

“没错,膝盖都是铁打的,”李凡是点点头,他今天跟着陈主任,受的刺激可真是不小,一时间豪情万丈,“这两千块,我一定帮村子里要回来!嗯……就说陈主任高度关注。”

有他这个表态,刘老汉和村长之间那层若有若无的隔膜,就少了很多,眼瞅着四点半了,留了狗蛋看鱼塘,大家相偕往村里走,一边走,老汉一边讲述一下这个赵铁的来历。

这个赵铁,其实只是区财政局赵本善的堂弟,不过乡下很多地方,家里兄弟排行都是按祖父辈排的,有条件的更是从曾祖父一辈开始排——像李凡是就管老支书叫十二哥。

不过兄弟一多,照顾不过来,也要有个亲疏,所以赵本善在区里做财政局长,而赵铁就是在白凤乡做小混混。

然而,赵铁的父亲跟赵本善的父亲,这兄弟俩关系不错,怎奈赵铁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整天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素质也特别低下,赵局长想关照都没能力。

王小虎在红山当书记也三年了,去年得了便利,把赵本善推上财政局长的位置,就算牢牢地把握住了财政局,然后这赵铁就跟着抖起来了。

财政局这是管拨款的,别说什么你警察牛、交通征稽牛,统统扯淡,没有财政拨款,你什么都不是——甚至警察的罚款,只要是开票的,都要先交到财政上,然后按比例返还。

像这样的主儿,乡里自然要巴结,别的不说,只图计划内的财政拨款能快一点到位,这种主儿就不能得罪——至于计划外的资金,更需要乡镇政府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赵铁未必一定能顶什么用,但是起码不能让他坏了事,而且,再小的助力也是助力,能抵消其他乡镇相对白凤乡的部分优势,就足够了。

而这赵铁还争气,去年乡里派出所一辆警车翻到沟里报销了,他拍胸脯说你们打报告吧,我帮你们弄一辆新的,结果还真的弄了一辆新的——事实上这是他央着老爸出面了。

不管怎么说,他应承的资金还真的办到一些,虽然这里肯定也有别人的功劳,但是赵局长跟白凤乡的人表示过,那赵铁是我弟弟。

财政局真的是很厉害的,不过这个位置太要命了,又是重灾区,所以越到上面,老百姓越听不到财政系统的人嚣张跋扈——他们的能量,体制内的人最明白。

但是下面就不一样,在乡里,能跟县区财政局挂上钩的主儿,有的是人奉承,像今天飞脚踢李凡是的,就是乡派出所的一个联防队员,是个退伍军人,正找门路转正呢,所以才会这么巴结赵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