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5章 文明垂钓(上)

陈太忠本来是没怎么在意的,可是一见李凡是的神情,禁不住沉声发问,“李村长,这是谁家的孩子?”

“村东头刘幺根家的娃,”李凡是苦笑一声。

“刘幺根?”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就想起来了,东临水八成多人家姓李,非李姓的村民平日里多少要受点欺负,这刘幺根所在的刘家也是如此,刘老汉连生了三个女儿,生了个儿子又夭折了,最后才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叫幺根。

村里就是这样,家里有男孩儿,就不容易被欺负,不过东临水李家的人太多了,像上次修路,李凡丁一开始点名的修路的人里,只有两个外姓,直到陈太忠接手,才是不管谁家的人都往上派。

因为在村子里赚钱的机会不多,刘老汉儿女多,他就不得不出去琢磨点赚钱的路子,推个崩爆米花的担子走街串巷,顺便还能帮村里人捎点针头线脑的,这么些年下来,不但把儿女都养活了,有个姑娘嫁得不错,后来还小有积蓄了。

陈太忠对这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那刘幺根有这么多人疼,开始没学好,后来却是幡然醒悟,去凡尔登水泥厂做了一个保安,也算是浪子回头的典型,“刘老汉不是……搞了点什么副业吗?”

“他自己搞了一个鱼塘,”李凡丁又叹一口气,“一开始是私下搞的,后来村里想让他补交点钱……”

刘老汉跟村里承包河滩的时候,说是打算种树,种速生杨卖钱,村里适当地减免了些费用,但是后来大家才知道,人家是要养鱼。不说实话也是怕被别人抢了创意,甚至地盘去——东临水的外姓人,有这份警惕心很正常。

但是村里人就不干了,你说你要种树,我们才优惠你的,毕竟咱村石漠化很严重,现在你要养鱼,我们都没办法跟乡里交待,而且你还要抽太忠库的水用——你得补交钱。

这个要求介于合理和不合理之间,绿化是硬指标,可有人承包了地,想生产什么也是自己的事儿,现在是市场经济了——如果种树赔钱的话,谁还会种下去?

刘老汉就说我这改造鱼塘、买鱼苗啥的,投入可是很多,这个问题能不能先放一放?等我赚钱了,给村里补一点算个啥?

一个村子里大姓和外姓有点不融洽,是很常见的事儿,但终究是一个村子的,没什么太大的利害冲突的话,大家也能体谅——等一等就等一等吧。

这一体谅,转机就来了,乡里半年前让各村上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成果,东临水实在没啥东西可报,就把刘老汉的鱼塘报上去了。

然后乡里要检查不是?一个十来亩大的鱼塘不算特别稀罕,但是这事儿出在东临水,就算相当罕见了——起码很有推广意义。

李凡是得了消息,就来找刘老汉,要他配合着说点好话,刘老汉应承下来了,但是同时又提出,“吃喝这些没问题,大鱼也都一斤多了,想钓鱼都行,但是……你们要我改合同,这个政策我不太懂,到时候能不能问一下乡干部?”

“老汉你欺骗村委会,还有理了?”李凡是眼睛一瞪,打压下去对方的气焰之后,才哼一声,“合同可以不改,但是以后还有人来考察……该咋办呢?”

“我管嘛,”刘老汉当场拍板。

他想的是,东临水离乡里也有一截呢,一年难得见到几个干部来,着了急,我还可以买渔具来卖,这也是条路子。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脸皮厚度,乡里考察之后,大家就知道有免费池子可以钓鱼,尤其是那鱼靠近白凤溪水库,不是化肥水养出来的,味道也好。

于是,乡里各样的干部纷纷而来,县区里开车来的人也不少,有人来了没带渔具,直接将刘老汉的商品拿过来用一下——“钓两条鱼也钓不坏,完事儿了我又不带走。”

这下刘老汉就扛不住了,可是他还不能跟李凡是抱怨,李村长说了,你是咱东临水的一面旗帜了,你要是敢毁约,我不说收你的鱼塘,小心鱼塘里长出敌敌畏来啊——基层的干部就是这样,作风不粗野,不容易镇住人。

刘家的鱼开始卖了,也有收入了,但是正经花钱买鱼吃的主儿,哪里会计较你这鱼是不是富营养水养出来的?大家看的是价钱。

刘老汉承包了这个鱼塘,一年辛苦下来,也赚不了几个,他倒是想搞点化肥来,但是村里不让他干——麻痹的让你种树弄环保,老汉你养鱼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惦记搞污染?

要说化肥不行农家肥也算,弄些猪粪水什么的,肥水效果比化肥还好,但是这也不现实,村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农家肥的好处?更别说还有人眼红这个鱼塘。

所以这刘老汉挺悲剧,鱼的产量上不去不说,也卖不了好价钱,每次干部们来钓鱼,他还得管饭——差了还不行,起码方便面、火腿肠和曲阳黄得管够。

当然,要说亏本那是没有,否则他就不用干了,但是一年辛苦到头来挣不了几个,心里没有抱怨才怪。

于是,他每一天都把鱼喂得饱饱的,以求干部们来了钓不上鱼,但是眼下……这不是冬天了吗?

冬天的鱼,一般很少吃东西,但是一旦咬钩,就很少有吐饵的时候,这常钓鱼的主儿也都知道,今天正好又是元旦放假,来刘老汉这儿钓鱼的干部和家属,足有十七八个。

刘老汉心里暗骂,可又不敢不招待,事实上就算没有李村长的威胁,他也不敢顶了这些干部,管吃管喝啥的,该上的都要上。

可是他心里憋屈啊,就暗自嘀咕两声,不成想被他的孙子听见了,狗蛋听到爷爷说这话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是就用稚嫩的声音大声问了起来,“爷爷,别的村子的鱼塘钓鱼要收费,你咋就不收呢?”

“你给我滚一边去,”刘老汉抬腿就是一脚,天可怜见,他就刘幺根这么一个儿子,孙子更是独苗了,往日里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但是孙子今天说实话了,实话不是不能说,你捡个时候嘛,于是他拎起一根棒子作势就要打,也就是造势的意思——各位领导,小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呢。

狗蛋一溜烟地跑了,他往日里也是娇宠出来的,虽然捱过打,但那确实是调皮过度了,小孩子心里觉得我没做错啊,就委屈地蹲在那里哭开了。

这些东西,不是李凡是一个人说的,他在那里说,狗蛋在一边补充,两人说得还不是挺对盘,但是李村长当着陈主任的面,也不敢制止孩子说话,正经是辩解的时候居多——我真的不是有意为难老汉,那货做事儿太鬼祟,这事也是他答应的。

陈太忠大致理出了脉络,但是清官也难断家务事,李凡丁和刘老汉各有各的理,他要想搞清楚谁是谁非,那功夫不会下得小了,而且他就算做出决定,很可能会让其中一方不满,觉得自己亏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胳膊肘都是向里的。

“那以后收钱就行了,”他来东临水搞个树葬的推广,却是莫名其妙遇到这么多事儿,眼看着元旦整整一天都要在这里渡过了,心里真是腻歪透了,“狗蛋,领我去鱼塘。”

狗蛋并不知道这年轻人是谁,他这年纪的注意力,心思都是在掏鸟窝、捉蚂蚱身上呢,不过村长是谁他总知道。

眼见这个村长挺怕这个叔叔,这个叔叔上午还给大家发钢笔——叔叔是好人,而爷爷怕村长,那么,他的委屈就可以伸张了。

所以他想也不想,站起身来就走,“叔你跟我来。”

鱼塘在村子外,离白凤溪还有一截,大家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地方,这鱼塘也真够简陋的,周围就圈了一圈篱笆,旁边有四五间小茅草屋,不过旁边还有个亭子,有个大棚。

可是完全说简陋,也不合适,起码那个塑料布上面搭着草帘子的大棚,在东临水也算是高科技了,李凡是见他注意那里,就低声解释两句。

“买回来的鱼苗,得在里面先养一阵,服一服水土上一上膘,直接放进鱼塘里,小鱼容易被吃掉,而且,外面带进传染病的话,大鱼都要跟着倒霉。”

“那亭子就是专门给钓鱼的人搭的,”狗蛋义愤填膺地一指小亭子,按说一个木头亭子不值几个钱,加上里面的水泥桌凳,搁在东临水这儿,七八百块钱也就足够了,但是小家伙这么说出来,显然是受了大人的影响了。

“这是第一次考察的时候,刘老汉自己主动搭建的,”李凡是尴尬地解释一句,“一亩地村里一年差不多少收他八十块,他这小二十亩地,一年少收的钱,足够他盖俩亭子了。”

“挺热闹啊,”陈太忠看一眼池塘周围,发现不下十几根鱼竿,在水面上静静地垂着,然后他又发现个稀罕事儿,“这鱼塘里还种着荷花呢?”

一年最冷的时候,池塘里的荷花和荷叶早就都凋零了,但是水面上还有漂浮的枯黄荷叶,“李村长,养鱼就得有个养鱼的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