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4章 余威赫赫(下)

吕强登时默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了,好半天之后,他决定转移这个话题,“这个墓地……真的很重要?”

“重要个鸡毛,”陈太忠重重地一哼,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的兴趣了,“我就是想为东临水谋点福利,他们不懂珍惜,那我也是尽到心了……惹得我火了去联系西凤村,到最后看谁哭。”

西凤村和东临水就是隔了一条河,以前都是一个村子的,不过按自然环境规划了村子之后,这两个村子又是冲突不断,一个原因是因为水资源,另一个原因却是因为西凤村在白凤溪上有一片凸崖。

按老人们的话来说,那里背山临水,从视觉角度上讲,由于有凸崖遮挡,又是只见水来不见水去,这就是风景极佳的场所了——水不但从龙,也是财呐。

所以以前两个村的坟头,都在那里,而现在两个村的纠葛,一个在水资源上,另一个就是在这风水宝地上。

事实上,这两个村近几年也没出什么像样的人才,风水宝地一说真是扯淡得很,不过陈太忠知道东临水和西凤村关系非常紧张,心说你们不相信我,那我就让你们近距离观察和感受一下,以便深切地理解,“悔不当初”这个成语该怎么解释。

“这个就没必要了,”吕强干笑一声,伸手拿起了筷子,西凤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隔着一条河呢,所以他不是很支持陈主任的暴走,“吃菜吃菜,昨天晚上光喝酒了,半夜都给饿醒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很无趣了,白凤乡真的没啥可玩的,而陈太忠还必须得等到五点,见一下村民投票。

等到两点钟的时候,他实在懒得在水泥厂观山景了,而吕强中午虽然没怎么喝,但是早晨起得早了,补觉去了,于是他跟水泥厂的人招呼一声,“你们呆着吧,我去东临水转一转。”

李凯琳和她母亲常桂芬,就是东临水出来的,但是这母女俩一年都难得回来一回,所以陈太忠去了村子里,还真没什么印象深刻的人。

老支书中午喝了点酒睡了,陪陈太忠四下转悠的就是李凡是,冬日的暖阳之下,几个人在村子里随意地走来走去,屋角巷尾时不时地传来一两声狗叫,倒也算是祥和。

但是视线所及,就绝对称不上祥和了,因为……村子真的太穷了,土坯房土坯围墙比比皆是,还有些精壮汉子,披个破棉袄,蹲在门口懒洋洋地晒太阳。

“走的时候是啥样,现在还是啥样,”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有点遗憾自己在东临水的时候,没有大力地发展一些产业——不过,那时候他只是村长助理不是?

“哪能呢?不一样了,”李凡是摇头表示反对,“起新房的人不少,还有别村的姑娘嫁过来,关键是有了水库,咱不用寅吃卯粮了。”

合着村里对陈太忠的评价,还是相当高的,没命地修路下来,基本上每家都相当于多了一年两年的收入,再加上有了水库,这两年庄稼收入有保证了。

这庄稼种起来不怎么赚钱,可是没了还不行,自己种庄稼和买粮食吃,那费用就不一样,没水库的时候,农民们洒下种子辛辛苦苦工作,还要除草、施肥、灭虫,投入不少,一场大旱下来,就能赔个精光,现在有保障,这区别就大了去啦。

以前东临水太苦,借钱过日子是常态,现在基本上没几家需要借钱过日子了,这种变化光靠眼睛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李村长觉得陈主任有点武断。

“这就满足了?”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他有心再说一说树葬的事儿,可是想一想,强扭的瓜不甜,终于是叹口气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日新月异。”

“我可想领着大家干点事儿呢,问题是……钱呢?没钱啊,”李凡是忿忿地叫了起来,“没钱能干什么?”

那我给你找赚钱的路子,你还拒绝?陈太忠停下脚步,转头过来冷冷发话,“缺钱?好说,我借给你……多少钱就够了,你又能把东临水给建设成什么样子?”

“借钱给我?”李凡是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挑眉弄眼地琢磨好一阵,“嗯……得有两百万,差不多就够了,啧,不能是拨款?”

“想啥呢你,拨款?”陈太忠冷笑一声,抬手一戳他的胸脯,“是‘我’借给你,私人借款,你不用管这两百万是哪里来的,重要的是我借给你的,任务是带动大家共同致富,回头我……亲自找你收账,不要利息,你敢不敢?”

“我……”李凡是登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切,你也就是一张嘴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转头又向前走去,“嘴里说没钱不能发展,借你钱你又不敢要,因为是我的钱……你不敢乱花,不敢不还!”

“谁说的?我……我当然敢借,”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李凡是听到这里,就禁不住回一句,“有了钱还怕赚不来钱?”

嗯?多少有点志气啊,陈太忠心里暗暗点头,于是侧头看他一眼,“钱我借你三年,你打算达到什么样的成果?”

“我从来没想过,手里能有这么多钱,”李凡是尴尬地挠挠头,他沉吟片刻之后,“要不先搞个水泥厂……”

“我不听你打算怎么花钱,我是问你,要让村子富裕到什么样的程度,”陈太忠打断他的话,“借钱给你之后,我不干涉你,不过……你说什么,水泥厂?”

“是啊,水泥厂,吕老板的厂子赚老钱了,”李凡是点点头,他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公路都是现成的,咱造了水泥就能卖。”

“啧,”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除了借鉴,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只是,人家一直没想过能干啥,仓促间想着跟吕强抢市场,也是下意识的行为。

可是——啧啧,一直都没想过怎么带领大家致富,这也太……那啥了,他咳嗽一声,“区域内的重复建设,必然会导致恶性竞争。”

“您说什么?”李凡是听不太懂一些名词,但是他脑瓜还是够用的,下一刻他就发问,“您说,抢市场得降价是吧?”

“不说降价了,村里去凡尔登的工人,吕强还会雇吗?”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这就存在脱贫之后又返贫的问题,你得考虑好了,不能随便拍板。”

“我这不是……没想好吗?”李凡是尴尬地笑一笑,他刚才那么说,其实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有商业眼光的,“我知道吕总跟您关系好,而且,他为大家修了水库了……咱也不是忘恩负义的。”

“其实这个水泥厂,还真能搞,”得,陈太忠又把话绕回来了,他想起来,吕强曾经也收购过小水泥厂的散装水泥,打了凡尔登厂的包装以后再卖,“不过,最好是给吕总供货,做规模经营的下游产业。”

“嗯嗯,”李凡是不住地点头,死死地盯着他的嘴巴,却是连话都不敢说,陈主任嘴里的新名词太多,他要尽可能地记住。

不过陈太忠却也没心思再指点他了,“反正,钱我是会借给你的,你怎么经营我也不管,三年之后两百万……你要是还不了钱,我让你后悔生出来。”

“可是我有钱了,乡里肯定要……”李凡是欲言又止。

“不敢借,你就别找理由,”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我就不信,你说是跟我借的钱,谁还敢打歪念头!”

想一想阴平那里,东李和西李俩村子,也是怕上面惦记上自家的钱,才盛情邀请他去,一时间他也是感触颇多,然而,想到那边的村长也姓李,禁不住又生出点感叹——都是靠山的村子,这经营意识咋就差这么多呢?

“这个……让我合计一下吧,”陈太忠越是大包大揽,李凡是越是胆战心惊,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真不知道用两百万该怎么挣钱,而这个钱,他是不能不还的。

反正机会难得,他必须要抓紧了——怕是怕,但是也是机会,“回头跟村子的人好好合计一下,一定不能让陈主任你失望。”

“春节前你考虑好,”陈太忠已经没心思听他说这些了,他听到拐角处有异声,走过去一看,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蹲在地上呜呜地抽泣着。

“小家伙,谁欺负你了?”他微笑着发问。

“我爷爷打我,”小家伙哽咽着回答,“他说我乱说话。”

爷爷打孙子,这不是天经地义?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聊,他离开东临水也四年多了,想当年这孩子怕不只有三四岁,真是认不出这是谁家的。

李凡是却是脸色一沉,脸上表情异常怪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