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3章 余威赫赫(上)

陈太忠一发狠,村里这帮干部登时就扛不住了,陈主任那是什么人?大家真的太清楚了,东临水这么些年,满打满算也就只走出这么一个能人来——虽然他只干了半年多的村长助理,但是大家都把他当作村里出去的干部。

村里人不太注意上面领导的变化,但是走出去的自家人,那是另一个概念,所以陈太忠的消息,一直在村里广受关注,不管是升官快也好,是能打架也好,他的很多事情,村里都能说个一二三出来。

像几个月前闹禽流感的时候,乡里一群小痞子在村口收鸡蛋,收购价钱很低,但是他们不让村民们带着鸡蛋去赶集,说是怕传染,你们真要去,那我就摔了你的鸡蛋。

李凡是出面协调了,那边不让步,可是他没办法叫真,这些小家伙跟集市管理人员和卫生防疫站都有点联系,不合适贸然动粗。

这个时候,老支书出面了,“陈太忠在我们这儿当过村长,一直很关心我们,前一阵还带着学生来种树,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可是给老村长打电话了啊。”

小痞子们一开始还不当回事,但是半个小时之后,收鸡蛋的三轮车就疾驰而去,再也没有回来——很显然,这是他们搞清楚陈太忠是什么人了。

这只是一个例子,不过小痞子们祸害的不止是这一个村子,跟东临水隔着一条白凤溪的西凤村就有样学样:陈村长在东临水的时候,常来我们村玩的——河边的泵机看到没有?那是陈主任前一阵亲口替我们要过来的。

这是上一次抢水的后果,张衡送过来的是个旧泵机,坏的时候比好的时候还多,但是知道的人不多,结果那边的小痞子一听,也撤人了。

隔壁村子都能沾上陈主任的光,东临水的人就更会借用了,尤其是大家发现,对上政府官员或者小混混的时候,这一招特别好使,越大的官儿、越有名的混混,就越好用。

所以现在东临水人出去被人欺负了——或者他们认为自己被欺负了,嘴里就会蹦出一句,“你别太欺负人了,陈太忠可是当过我们村的村长,他驻村的时候,就住在我家。”

这个虎皮不是每次都灵,但是毫无疑问,灵验的时候也不少,说了总比不说强,所以村里老老小小的人都知道,陈村长不但是省里的大官了,而且,威慑赖小子特别管用。

所以陈太忠这个话一说,谁都不敢再说忌讳什么的了,不过李凡是想着自己这个代村长的“代”字要去掉,还得指望乡亲们,最终吞吞吐吐地说,“那咱们开个村民大会,大家投票决定吧。”

“你这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陈太忠眼睛一瞪,凶神恶煞地威胁,以他的级别和情商,按说已经不会做出这么村俗的事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陈主任不是殷放,他有基层工作经验,知道跟村里人怎么说话最有效果。

“太忠,”老支书及时出头了,他笑眯眯地和稀泥,“凡是他琢磨着换届呢,不好得罪人,我召集大家来,你讲个话,大家投个票,他就没责任了……反正你给乡亲们带来的好处,谁还能不知道,你怕个啥?”

陈太忠想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人心都是肉长的,当初修路的二十来万,哥们儿说发也就都发下去了,财务清白而且人人得益,真是……我怕个啥?

事实上,他是存了推动此事的心思,但是东临水的人真的都抵制的话,那他也不介意换个地方——我只在你们这儿呆了半年,却是事事都惦记着大家,你们要是真的不领情,我也没必要热脸贴个冷屁股。

他们这边的吵闹,早就惊动了领钢笔的村民们,大家竖起耳朵也听了个模模糊糊,然后就听老支书在那里直着嗓子喊,“陈主任要讲话,每家最少派出一个代表来听……过了这个时间,那是你自己耽搁了!”

他说得很严重,到的人也不少,但是细细一数,来的人不到二百六十户,很多人家来了不止一个人,更有不少人是端着饭碗来的——这是早饭时候了。

负责发钢笔的组长们也反应,“这是过阳历年呢,很多人去乡里和区里了,还有走亲戚串门的……估计怎么也得四五点才能回来。”

东临水总共三百多户,人数不到一千五,缺额这么多,投票的话也未必能占了绝对半数,陈太忠心一横,“大家……听我说两句。”

“我打算在二道梁和三道梁的地方,引入一个公墓……就是坟地,市里出钱,大家能挣钱,这个活儿呢,是我帮东临水的乡亲们争取来的,想搞这个的人,很多!”

“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有村民反应,这违反了民俗,但是你们应该知道,我陈太忠是怎么一个人,我就说一句,我是为大家想的,我是不想让谁家的姑娘再去城里一趟,回来就自杀了,我问心无愧!”

“下午五点,就在这儿,大家来投票,要不要搞这个,”陈太忠指一指脚下的土地,“信得过我的,支持一下,还想穷的,你们就反对,我陈太忠从来不强人所难。”

“不容易啊,”吕强叹口气,率先鼓起掌来,一边鼓掌还一边摇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知道歇两天,太忠你这是……图啥呢?”

“吕老板,他说的这个,真的行?”李凡是在一边低声发问了,除了乡亲们的忌讳,他确实是有点怀疑陈太忠的动机——你不过在这里呆了半年,真的对东临水有这么深的感情?

当然,他也知道吕老板跟陈太忠是穿一条裤子的,但是真想落实情况的话,多问几个人也是应该的,更别说吕老板也是消息灵通之辈。

尤为关键的是,吕强若认为此事值得支持的话,李村长自己投赞成票就毫无压力了,就算村里人歪嘴,他也可以说我是为大局着想,不能得罪吕总,以免影响了大家在凡尔登的饭碗。

“这陈主任,王小虎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你觉得他大过节的不休息,跑到这儿,是忽悠你们来了?”吕强不屑地哼一声,王小虎就是红山的区委书记,跟他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不管咋说,这十一点半了,领导也来了,”李凡是拿定了主意,“咱先去吃饭,乡里的饭店也就那么回事,咱在村里吃吧……正好昨天瘸子两网捞了五条大黄棒子,每条最少三两重,最大那条我看着有四两半,还活着呢,四两半啊,金不换。”

三两以上的黄棒子,那就是有价无市了,河边有人开一百一斤的,也有开五十一条的,但是一般人根本捞不着,真的遇上了,那是啥价钱就说不清了。

四两半的黄棒子,就是以前东临水没有石漠化的时候,也算超大个了,就跟那东北的百年老山参一样,可遇不可求,也就是水边的村长能吃到,省里的什么处长想吃到,那真不容易。

“不在这儿吃,去凡尔登,”陈太忠发话了,一边说还狠狠地瞪一眼,他心里怒气未平,“我稀罕你东临水这点儿东西?不是吹牛,吕强你说句话,我去你那儿吃饭……算不算给你面子?”

“那真是陈主任给面子,”吕强连连点头,他能理解陈太忠的怒火,想做点好事,结果落个里外不是人,给谁都要恼火的,“李村长你先搞清楚好赖人。”

这俩就这么转身扬长而去了,李凡是也没了脾气,侧头看着村支书,“十二哥,你看咱们该怎么办呢?”

“陈太忠不是个随便的人,虽然他随便起来不是人,”老支书皱着眉头发话,好半天才叹口气,“我自己觉得,咱东临水就没人家看得上的东西……这事儿能干。”

李凡是也有点倾向这个猜测,但是想一想村里的实际状况,禁不住咂一咂嘴巴,“可是村里人的工作,也很难做啊……”

他俩在这里说话不提,陈太忠跟着吕强一路来到了凡尔登,吕总随便吩咐两句让人上菜,然后才笑着看陈太忠一眼,“太忠,我这儿都三十万吨了,你说你有多久没来了?”

“老吕你刚认识我的时候,不是说要上六十万吨吗?”别说,陈某人的记性,还真有那么好,他微笑着回答,眼中却是不尽的感慨,“那时候的我,不过是个初入官场的愣头青,一晃几年过去,真是沧海桑田啊。”

“是啊,当时丁小宁和刘望男在我的配电室里打架,”吕强深有感触地点点头,“李小娟还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小孩子,而我……被任卫星和郭晋平逼得差一点跳楼。”

“都不容易,”陈太忠点点头,事实上,他现在跟吕强的接触,还不如跟他弟弟吕鹏的接触多——吕鹏是被他介绍到建福任副总的,但是,有些感情是讲缘分的,是不具备可复制性的,有些话他能跟吕强说,跟吕鹏却没有开口的兴致。

“你比我难,这个我知道,”吕强笑着点点头,“不过你行的是大运,这个谁都比不了……章尧东都这么说过。”

章尧东都亲口跟我说过,陈太忠笑一笑,好半天才轻喟一声,“老吕,可能你不信,有时候我真的想躺倒不干了,什么正处副部的……真的扯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