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51章 强行推动(上)

陈太忠决定这次不做这个地下组织部长了,可另一个人又生出了类似的需求,找的还是他帮忙——吴言也想做地下组织部长了。

没错,下午吴市长很给面子地过去了,回来的路上她就惦记上了:这吕清平犯的错误本来就不小,不但有殷放、许纯良和陈太忠的怒气,还有省里报纸的曝光。

这种恶劣局面下,那真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了!等到吕县长追着她的车不放的时候,白市长终于能确定:吕清平必无幸理。

吴言跟吕县长是比较熟悉的,但是她并不知道,吕县长现在找到新的靠山没有——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很隐秘的,不到关键时刻谁会亮出来?

遭遇到这种惊天大事,那是再隐秘的靠山都得往外搬了,所以吕清平不该把目标放在她这个分管副市长身上,了不得示意一下,尽到该有的尊重就行了,不能没皮没脸地追着屁股问——她吴言虽然是副市长,能决定得了一个大县长的命运吗?

这个表现,就说明吕清平没有可以求助的大靠山——就算有,人家也因为此事太大打算放弃他了,否则他哪里会这么气急败坏,这么不讲究?

没错,吕清平的失态,恰恰表明了他在垂死挣扎,于是白市长还没回到凤凰呢,就开始盘算了:吕清平这个县长没了,又能带来一系列的调动啊。

当然,她不会考虑到县长那个位子的,那是怎么数都轮不到她拍板,她无非就是想安置一个自己人——有个副处的实职就行。

陈太忠这次回来,因为是高调露头,他是必须回横山区宿舍的,虽然丁小宁、张馨和董飞燕也跟着他回来了,但是丁总要去京华酒店,跟不回家的员工共同听钟声敲响,而张馨要准备明天回青旺看族中长辈,不过,董飞燕也不会寂寞,还有刘望男和李凯琳陪她。

所以在酒席完毕之后,陈太忠回电机厂看一趟爹妈,呆了不到十分钟就回了横山,才一进门,小白就在卧室出声发话了——她听出他是一个人回来的,“反锁了门,不许开灯,跟你说点事儿。”

“不是吧?现在才九点半,”陈太忠有点惊讶,“刚才停车的时候还碰到岑书记,他说要过来坐一坐呢。”

这岑书记就是区政法委书记岑广图,陈太忠在官场里放倒的第一个领导,是原红山区委书记邝舒城,此事是吴言汇报上去,章尧东拍板的,但是中间环节,就是岑广图衔接的。

岑书记跟吴书记关系不错,反正大家都在一个院里住,就是有这点不好,谁找谁都太方便了,尤其下面地市不比省直机关,邻里邻居串个门,没太多的忌讳。

“你不开灯,他就不会来,”吴言对岑广图的了解,比他多得多,“好歹是个准正处,你放心,这点眼色,就算别人没有他也有。”

接下来的时间,果然是没有人敲门,白市长顺便就将她的想法说一遍,陈太忠听得真是目瞪口呆,“不是吧,什么叫‘实职副处就行’?金乌那么多的县委常委,也才是副处啊。”

“但是学文在横山干得不开心,”吴言幽幽地叹口气,她已经不再兼任横山区委书记了,新任的区委书记叫朱学锋,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力荐的。

要说这朱书记也算是章系人马,但是官场里,位子永远是稀缺的,除了论阵营,还要论个远近,“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都是别人说死了的。

祖国大陆是一党专政,可论起来派系竞争的激烈和理念冲突,比那大名鼎鼎的驴象之争,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前吴系人马被新书记适当打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吴言说的是赵学文,陈太忠对此人也很熟悉,他初进横山的时候,她是区委办公室下矛排办的副主任,后来矛排办归区政法委直管区委协管,她也由副主任升为主任。

再然后的话,也就不用多说了,现在的赵主任是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级别是正科,她在朱学锋手底下干得很不开心。

这也难怪了,吴言在的时候,赵学文相当于是横山组织部的一把手——组织部长是由区委党群副书记兼任的,吴书记把她放在那里,就是要抓人事。

赵副部长本来就是吴系铁杆,又身在组织部这样的要害地方,再加上……怎么说呢?朱书记是男领导她是女下属,人家不想关照,完全可以强调一下性别差异。

“早就答应给她调整个行局正职,”说到这里,吴言叹一口气,“一直没调整成,现在连杨新刚都是义井街道办一把手了,她还原地不动,我倒是遇到过两次小调整,不过卫生局这样的……有点磕碜人,而且专业不对口。”

其实我可以跟朱学锋说一说的,陈太忠的嘴巴动一动,却是又硬生生地压了回去,杨新刚升任街道办书记的时候,就是他出面压了一下朱学锋。

老话说得好,得意不可再往,而且说得明白一点——街道办里,主任和书记的差别不大,但是行局则不同,一个财政局长,怎么还不顶十来八个环保局局长?

“但是我今天……跟殷放提了不少条件,”陈太忠的嘴里,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袁珏的事儿,殷放答应保证财政支持了,刘晓莉要处理那俩临时工,多少他也得领点情。

而殷市长没有豁出来跟章尧东,甚至是章书记身后的许绍辉拼个你死我活,那也是人情——许绍辉你再大,在天南大过蒋世方去?

不过,既然是小白发话了,陈太忠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他很奇怪,堂堂的一个副厅,居然会为一个正科的事情辗转反侧,但是这种心态并不是不能理解的——黄老的警卫员都是省委秘书长副省离休,不能给自己的贴心人儿一个交待,还做什么领导?

而且,小白提拔杨新刚和张新华的时候,也是毫不含糊,姜世杰也受益匪浅——虽然姜乡长那货,跟他来往已经很少了,那就是个墙头草。

佳人情重,他必然要有所回报,所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点点头,“那行,要是她这次没轮着,省里我给她找个副处的位子,直属机构不好说,组成部门由她选。”

陈太忠这不是狂妄,而是实话实说,由区管干部调为省属厅局干部,这门槛对别人来说,真的是太高太高了,但是他就有这个自信。

劳动厅、民政厅、粮食厅甚至司法厅,这是他祸害过的,不是怕他就是有小辫在他手里捏着;林业厅、水利厅、科技厅和警察厅,这些都是关系,调个人算什么?至于说交通厅这种,崔洪涛算是靠上杜毅了,但是他硬要塞人的话——老崔你真有种,就说个不字。

至于其他的教委、经贸厅、卫生厅、文化厅、建委、财政厅或者团省委之类的,他没太大的把握,但是有上面这些行局委办可选择,也差不多了吧?

这些话说出口之后,别说他觉得自己像什么了,吴言都做出了精准的评价,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太忠你这……简直成了地下组织部长了啊。”

“哪里?我不是,”陈太忠沉着脸摇摇头,缓缓地回答,“我只是个常务副,我们中共天南省委地下组织部的老大……姓白,她是我顶头上司!”

“你真是找虐,”吴言被他说得又羞又臊,说不得微微提高声音,“韵秋……过来帮我按住他,今天晚上咱俩就做他的顶头上司!”

当然,这只是男男女女之间,开动之前的一些助兴话儿罢了,约莫一个来小时,两女就腿软骨酥,被陈太忠的小头顶到了下方的体位,“服不服……还敢不敢做我的顶头上司?”

“吴市长现在都顶着你的头呢,”钟韵秋娇笑一声,今天吴市长心情高兴,难得地让她进这个房间,她的兴致也很高,不过两条黑丝长腿却兀自软绵绵地瘫在床上,左腿的丝袜受力不匀,调皮地卷到了膝盖处。

除了这两条丝袜,她全身再无寸缕,两腿间那乱糟糟的毛发,虽然一绺一绺地有些板结了,但兀自有气无力反射着淫靡的点点亮光。

不得不说,她的笑容真的太迷人了,然而这倾国一笑的背后,却可能是带了一点淡淡的无奈——你又把精华给了吴市长,现在还在她的身体里舍不得出来。

“你俩偷吃的机会,可是比我多,”吴言哪里是个眼里揉沙子的?对上钟韵秋,她是全面地占了上风,但是同时,她市长的身份,却成为制约她私会情人的枷锁,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每每想起这些,她也不知道是该遗憾好,还是该欣慰好,所以她只能悻悻地哼一声,“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韵秋你再这么说,我给你找个乡党委书记的位子。”

权力的魅力,真的太大了,钟韵秋初跟吴言的时候,连副主任科员都还没到手,只是普通的干事,就算人品爆发,可这副主任科员到手,也不过是个副科级别,没实职的。

但是跟了吴言不到三年,她现在正科了,要是做乡党委书记的话,不但是正科,而且是顶级的那种,随时可以提副处的,然而白市长现在说的话,就是说让你做顶级正科,那都是惩罚你不够恭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