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45章 许纯良暴跳(上)

要是说别人的话,林莹不会在意,可一听陈主任三个字,她就坐不住了——林家大小姐这辈子,可就只同这么一个男人发生过婚外性行为。

尤其这姓董的女人,是如此地美艳,她就想到,保不准这也是陈太忠的收藏品之一,林大小姐干酒店这么多年,已经对男人寻花问柳的习惯麻木了,但是她不能容忍自己的情人在别人面前,以炫耀的语气提起自己。

这不是她自恋,而是事实,征服了林首富的女儿,足以让大多数男人生出矜夸之心——尤其她林莹不但貌美,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于是她就捡个空子,走到董飞燕所在的包间,将她请到一边,低声发问,“小董是吧?你刚才的话,我有点听不明白。”

“没什么啊,我听别人提起过,说项经理的爱人很漂亮,”董飞燕还真不知道陈太忠跟林莹有一腿,她只知道他认识她,“陈主任对你弟弟不满意,对你评价可不错。”

“他怎么评价我的?”果然是陈太忠,林莹确定了猜测,可心情却越发地紧张了起来,脑子也浮想联翩,有两个羞人的大字浮现了出来——是“名器”吗?

“他说……”董飞燕大大咧咧惯了,但这并不是说她没有女性的细心,恰恰相反,她干列车员走南闯北的,观察能力绝对没问题。

她在筛选措辞之际,侧头细细看一下项夫人,林总掩饰得虽然不错,却是被她看出了破绽,“我说……你不会是被他迷惑了吧?”

林莹听她这么说,顿时一颗心放到了心里,原来那家伙没有逢人就说,嘴巴还算严实,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的异样被人察觉了一点,于是雍容一笑,以退为进地夸奖,“那家伙确实挺招人待见的,可惜咱们都年纪大了,机会留给那些小姑娘吧……”

“咱们年纪大?”董飞燕瞪大双眼,先是不屑地哼一声,接着大有深意地微微一笑,“小姑娘们未必受得了他。”

这话就是一语双机了,林莹也是过来的女人,说不得怪怪地打量她一眼,“你好像……很了解他啊。”

“你对他的态度,好像也有点奇怪啊,”董飞燕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怪不得……哼,怪不得他那么评价你。”

“他怎么评价我?”林莹现在已经知道,陈太忠不会说出那两个羞人的字的,可是情郎在人后评价自己,她是越发想知道真相了。

“不知道,等一会儿我问问他吧,”董飞燕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句实话,面对林莹这种天之骄女,她真的压力很大,甚至比跟陈太忠在一起的压力还大,原因无他,女人们比较的对象只有同类。

“不是打电话那么简单吧?”林莹笑吟吟地看着对方,对上陈太忠的女人,她不太有信心,但是对于这个列车员,她心中还是比较笃定的。

“你也只能给他打电话吧?”董飞燕傲然回答,伤自尊了,她伤自尊了,就微露口风——哼,我们的关系,可未必是打电话那么简单的。

“你说过,小姑娘受不了他,这个我知道,”林莹怎么肯让她在自己面前得瑟?说不得淡淡地点头,一语双关地回答,“他火气太大,一般人忍受不了。”

“不是吧?”董飞燕终于倒吸一口凉气,要是换个一般的女人说这话,她会认为是巧合,但是林莹可是海潮集团的公主——她就算认为什么人火气大,会很随便地说出来吗?

既然大的不是火气,那么……就是别的什么了,所以她才吃惊,“你……我怎么没听说过呢——嗯,我是说没听说你也这么了解他。”

林莹登时无语,好半天才哼一声,“晚上你又要去了解他?”

接下来的对话,也就可想而知了,小林总的身份和地位远高于董飞燕,她却是有心巴结,因为这女人对她构不成什么威胁。

而董姓列车员觉得,林总做人初看有点傲气,其实也挺善解人意,她原本是个草根性子,别人敬重她,会得到她的回报,就说那行,晚上咱俩一起去吧。

其实细说起来,里面还有一个技术性的细节,那就是林莹和董飞燕都是那种晚上很少外出的主儿,尤其是林莹,虽然项一然去海潮大厦住的时候极少,但是那连体别墅里,住的不仅仅是她一家,她父亲林海潮也在里面住着呢。

这两个女人相互打掩护,就出去了,面对这个情况,项一然也不能说什么——反正林莹不是跟男人走的,他有什么可计较的?

可怜的小林总,本来想着今天晚上试一试三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当然,她得有感觉才肯突破最后一关,反正对上董飞燕,她有较大的心理优势。

可遗憾的是,还没等她有感觉呢,却得到一个消息,说今天晚上在一起荒唐的,不会仅仅是董飞燕,一时间她就不得不退缩了,是的,她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董飞燕上了奥迪车之后,自然也是理出了其中的因果,说不得叽叽喳喳地跟他解说一番,最后才问一句,“林莹比我……怎么样?”

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嘛,陈太忠才待这么回答,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改了,“你个子比她高那么多,肯定是跟你在一起……比较舒服啦。”

“我是问相貌和气质,什么在一起不在一起的,”董飞燕哼一声,满意之情溢于言表,但是很显然,她希望得到更多的夸奖。

说话间,陈太忠就将车停在了小区外的停车场,然后还叮嘱一声,“跟着我走,别说话,也别四下看。”

董飞燕对这点轻重还是清楚的,于是也不说话就跟着他走,不过,从小区外的停车场走到别墅,很是要花几分钟,不过她实在穿得太少了,走到一片阴暗处时,禁不住低声抱怨,“你们这些领导也真是的,做什么都这么提心吊胆的,活得真的幸福吗?”

“我算活得嚣张的啦,”陈太忠苦笑一声,事实上他也认为憋屈,常在别墅里呆着的田甜、雷蕾、张馨之类的,是已经习惯了,董飞燕第一次经历这场面,这么抱怨也很正常。

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胆小,“我只是不喜欢麻烦,真的,”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至于说对方信不信,那也就无所谓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房间推门而入,董飞燕一进门先跺脚,等再抬头就呆住了,“好暖和啊……呀,这么大的房子?”

她去过凤凰的阳光小区,那里的别墅也不小,但是论面积还是这里大,格局的话也是这里更时尚一点,更别说这里是素波,还是运河公园边上这种风景宜人的地方。

听到门响,楼上五六个聊天和看电视的女人中,有几个侧头看一眼,刘望男跟她认识,率先打个招呼,“飞燕终于肯来了?”

“望男姐你好,好久不见了,我是家里冷得慌,过来挤个暖和,”董飞燕笑着点点头,也不是特别怯场,她的心性真的跟丁小宁有点像,在乎权势却不会轻易丢弃尊严。

然而她这强撑的尊严,在见到另一个人的时候,终于土崩瓦解,她惊讶不已地指着田甜,“你……你是天南电视台的吧?”

她上次跟陈太忠去凤凰,接触的也不过是刘望男、丁小宁和李凯琳三人,对于田甜和张馨之类的主儿,她还真的陌生,但是田甜现在是天南省的一号女主播了,一般人见到她,就算说不出名字,怎么也会觉得眼熟。

“好了,这儿就是你们姐妹的大本营,”陈太忠一抬手,在她挺翘的臀部上轻轻地拍一下,“回头给你配把钥匙,望男,你带她认识一下大家。”

董飞燕终于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迟迟地不将素波的老巢展示给自己看了,这里不但富丽堂皇尊贵无比,更是美女成群,其中更是不乏天南电视台的女主持人。

“还真是热闹啊,”她干笑一声,心说幸亏林莹没来,要不然就是一男七女了,怕是陈太忠怎么都应付不过来。

“这是人最少的时候,”丁小宁看她一眼,她这话也不假,现场一男六女,除了她和陈太忠,还有刘望男、李凯琳、田甜、张馨和董飞燕——雷蕾的儿子要参加明天班里组织的元旦文艺演出,她留在家里指导孩子。

“好了,你们声音小一点,”陈太忠一摆手,他的手机响了,而且,来电话的正是他等了很久的许纯良。

许主任的声音很低,听得出来,他的情绪不是很高,“太忠,今天我这儿出了点事儿,想跟你说一下……有空不?”

“这都八点半了,你这也真是的……刚弄俩委内瑞拉妞儿,原装的,世界小姐呢,”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真是的……算,咱兄弟就不说这些了,啥事儿?”

许纯良可是没心思跟他贫,今天的调查结果,真的是太让他吃惊了,他也没想到,金乌县居然胆大包天到如此的地步。

所以他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哇啦哇啦地说一遍,“……太忠,我还没跟家里说呢,你说这个事情,我是该顶了殷放,还是顺便戳穿金乌的把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