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42章 上青云(下)

何夫人只看到,自家老公是副省里的翘楚——常委会都有一票呢,比一般的副省强,又想着这新闻出版署是直属机构,算个正部也是勉强,起码不是组成部门,不够独立。

所以她的失望,是必然的,“可你在省委办公厅,说了就算呢……这一枪白挨了?”

“啧,哪里有那么多现成的正部?”何宗良的肚子里,话真的太多了,但是这些因果没办法一一说明,只能简而言之地概括一下,“我在天南也得看杜毅的脸色,还不是一样?这是进了中央,进了国务院了啊。”

“算了,你开心就好,”何妻搞不清楚这些弯弯绕,也就懒得再计较了,“人活一辈子就图个舒坦,你认为值得,那就值得吧。”

“你知道什么啊,一般省份的宣教部长,来做个副署长也不算跌份儿,”何宗良不干了,他的喜悦无处宣泄,唯一可以说话的老妻,又没兴趣听,他真的有点抓狂,“宣教部长啊,潘剑屏那位子。”

“潘剑屏不止是宣教部长,他还是副书记,”得,何妻也不是白给的,对省里这点东西,她真的很熟——宣教部长压不住自己的老公,但是副书记可以。

“这个东西,说起来就太复杂了,”何宗良又有一肚子的话要解释,不过这话说起来,又得有好一阵,而他现在还在病房呢,所以只能简短地说一句,“这署长放下去,当个书记也不算意外。”

“署长当书记?”何妻的嘴巴登时张得老大,这个区别她是明白的,普通的部长下来,也不过是当个书记,就算是提拔了——那可是国务院组成部门,不是直属机构。

“反正部委里这点事儿,先例也不多,”何宗良含含糊糊地回答,他对这一点也不确定,每一个部委在不同的阶段,重要性都不尽相同,可以比对的例子真的很少。

这不像各省份之间,能相互借鉴——比如说,各省的文明办主任,多是由宣教部的副部长来兼任,为什么?因为这是常态,是默认的规矩了。

而中央就不一样了,各是各的情况,同样是部委,农业部能跟交通部比吗?好吧,不是不能比,但是……要看具体的历史时期。

这些情况,何宗良都知道,但是身为官场中人,京城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圣地,他一定要去博一下的——没有进过国务院,那算当过官吗?

而且他真的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干部想进步,上上下下地动一动,是必要的经过,而且京城离他几个父辈近一点,便于关照——人家也说这是好事。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借此摆脱处在杜毅和黄家夹缝中的那种尴尬了,没错,就是尴尬——要是没这份尴尬,他至于偷偷摸摸地跟陈太忠吃饭吗?

更更重要的是,“必须跳出天南了,副署长的话,还有上升空间,随便兼个职也不难过度,省委秘书长,我再干,还能干到什么位置?”

“那这么说,陈太忠也不算太没良心,”何妻若有所思。

陈太忠在不久之后,也得到了消息,一时间他都觉得脑子有点木了,我本来是想保老何的,不成想这保人的劲儿似乎……有点大了?

你跑得挺快是好事,但是谁来配合我搞精神文明建设啊?他心里这份无奈,那真是无以言表,好半天才长吁一声,“这次杜毅可真是美坏了。”

某人是做惯地下组织部长了,不过这次何宗良走之后空出的省委秘书长的位子,他是不可能惦记的,何宗良跟他私下勾勾搭搭,结果中枪了,这个现象肯定会引起杜毅的不满,再甄选大管家,必然会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还不知道,何宗良进了上面,是三方支持的结果,其中杜毅也出了力的。

不过杜书记心里很清楚,既然这个何宗良要走了,那就得划拉一下手边的候选人了,划拉来划拉去,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想到了在北京上学的张汇……手边信得过的人还是不够用啊。

要是张汇不跟陈太忠干这么一架,上这个秘书长固然不太合适,但是从这次调整里,得到一个比较合适的位子也不难,姓陈的这小子,真是毁人不倦。

可是话也不能这么说,猛然间,杜毅才反应过来,张汇是被陈太忠毁了个差不多,但是何宗良……可是上去了,同何秘书长认为的一样,杜毅也认为那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上升通道——不过,姓何的在上面没人,下一步发展也不好说。

这一刻,杜书记才想起来某个人“能旺人”的传言,一时间是感慨万千,他是不相信运气这一套的,但是数一数陈太忠身边旺了多少人。

杜毅对下面的人事变动不怎么关心,能让他有印象的,怎么也得是厅级以上的干部了,其中撇开田立平这种卖女儿的人不提,尤其典型的例子就是马勉和何宗良,这俩都是遇了事儿,却能昂首往上走。

那么反观一下,跟此人作对的呢?杜毅眨巴眨巴眼睛,脸色顿时微微一沉,赵喜才、朱秉松、张汇,仅仅正厅以上的干部就最少三个,像王志君那种副厅,都是数不胜数了。

赵喜才是蒙艺的人,朱秉松跟黄家能搭上话,张汇又是他杜某人的人……这家伙简直把天南能得罪的大势力全都得罪了,偏偏现在还混得风生水起。

甚至,在天南之外,这家伙还得罪了蓝家——要不然何宗良怎么会中枪?

以往想起这些,杜书记只不过是认为,这厮太受黄家照顾了,也没再多想,现在根据传言这么看一下,他不得不承认,不管存在不存在运气这个东西,反正这家伙的运气,是强到逆天了——不但是“顺我者昌”,还有“逆我者亡”。

“荒唐,”杜毅摇一摇头,努力将这种不着调的想法驱逐出脑海,嗯,该好好想一想,何宗良之后,一系列的调动……

他并没有想到,陈太忠即将又要面对另一股大势力的一个正厅了。

接近晚饭时分,陈主任正在招呼大家打扫卫生,好过长假的时候,接到了来自张爱国的电话,“领导,有个情况要跟你反应一下。”

张厂长是疾风厂的生产副厂长,但是同时他还肩负着帮陈主任留意各种消息的责任,这次他说的并不是厂里的事儿,“殷放前两天,要咱们给金乌拨两百万的星火计划的资金。”

金乌县因为当年养“拟黑多刺蚁”,跟科委要星火计划的支持,不但是传销而且还用钱买了不少办公用品,大大地得罪了陈太忠。

这导致虽然后来分管农业的副主任腾建华是金乌人,星火计划的钱都拨不下去,陈主任在科委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大家都要绕行的雷区。

还是在许纯良来了之后,这个禁忌才被打破,不过这几年煤炭逐渐走俏,县里的钱也慢慢地多了起来,金乌对星火计划的资金也就需求得不甚紧急了。

像前一阵,金乌就启动了一个“特色养殖基地”,主要是肉牛,县里财政担保,从信用社贷款二百二十万元。

前一阵,殷放去金乌视察,主要看的是煤焦工业,但是同时他提出,金乌应该因地制宜,两条腿走路,工业要抓,农业也要抓。

于是县长吕清平就说,我们支持农民们贷款,投资两百多万,搞了一个特色养殖基地,市长您去看一看?

殷市长听说还有这个,就过去看一看,发现围栏里牛不少,旁边还有种兔、肉狗之类的,不过主要是以牛为主,他点头赞许,强调要突出特色,“不能满足啊。”

“主要还是个资金问题,已经是瓶颈了,而且还是贷款,”吕清平自然是要哭穷的,不管有钱没钱,谁敢当着市长炫富,那不是上杆子找刀呢?

“两百多万是吧?回头我问问星火计划有这个钱没有,”殷市长也是心系山区农民,想着科委肥得流油,这两百多万也算钱吗?

殷放视察回来之后,就把许纯良叫了过去,说是我去金乌看了看,那里的特色养殖搞得有声有色,但是,那里的资金限制了发展,你给他们划两百万吧。

许主任觉得殷市长有点霸道,这本来该是吴言操的心,不过怎么说呢?副市长们都是协助市长工作的——市长抓什么工作都对。

所以他并不在意,至于说开了口子之后,殷放以后会不会变本加厉,他也不在意——凤凰市还有章尧东呢,捅到省里也还有许绍辉。

反正科委被人化缘的时候不少,这次钱多了点,不过新市长张嘴了不是?于是许主任派人去调查一下那个养殖基地。

调查的人回来之后,不敢跟许纯良说,悄悄地找上了张爱国,“我操他大爷,那牛全是租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