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41章 上青云(上)

周瑞的吹风还是很有效果的,时近中午的时候,杜毅就得到了消息,关于前一阵的那啥事,X办和组织部高度关注,认为必须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消弭影响,稳定同志们的情绪。

稳定同志们情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真凶伏法,指使者锒铛入狱——当然这是扯淡的话,那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天南这边有什么合理化的建议的话,不妨提一提。

天南的合理化建议,其实就是杜毅的合理化建议,杜书记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一头雾水,心说该谈的不是都谈了吗?

他争来的人情,被自己人拿去用了,这是很正常的资源共享,他不会为此而耿耿于怀,最多也就是微微抱怨一下:我横下心冲上前的时候,也没得到谁充足的鼓励。

然而,不给鼓励也是正常的,这一点他依旧能理解,天南是黄家的老巢,这次生事的又是蓝家这条强龙,这两家斗起来,谁会贸然插手和表态?也就是他这个省委书记身临其境,有资格有理由去关注,其他人只能选择静观其变。

现在看起来,只要肯付出就会有回报,不过杜毅疑惑的是:这人情都是能衡量的,不带这么买一送一的吧?

他既然没有迷失在狂喜中,那么很快就了解到了事情原委,敢情是何宗良找人去抱怨了,黄老也认为,要注意地方上同志们的情绪,所以上面决定听取一下天南的意见。

杜书记听到这话,就把实情猜得七七八八了,这是何宗良大声喊冤了,本来嘛,五十多岁的主儿了,又是省委常委级别的干部,吃这么一枪真的是受不了——不管是从精神上,还是从肉体上。

然而有一点,真的是让杜毅耿耿于怀,那就是黄家居然表示支持这个声音,他能想得到,这是黄家得利了,就愿意配合一下上面的行动,彰显大局感。

但是让他容忍不了的是,黄家居然先他跳出来,支持的还是他的秘书长——没错,他就是省委,省委自然也就是他了,掌控不了省委,还做什么省委书记?

再想一想,何宗良被枪击的那一刻,就是刚跟陈太忠吃完饭,这就让他越发地难以忍受了:这个味道……它有点不对啊。

可是,身为中共天南省委书记,他也得考虑下面同志们的观感,上面都有意给天南一个交待了,他若是不去争取,那不但会被上面看不起,下面同志也难免会生出点小觑之心来。

不过这并不是多么难解决的问题,于是他就表示,何宗良同志真的是吃苦了,难得的是,该同志也不给组织施加压力,相信组织的公平公正,对这样有大局感的同志,我们应该体现出充分的关怀来。

然而……他要提的要求,重点就在这个“然而”上了,然而这个枪击事件实在太恶劣了,我认为何秘书长应该提拔使用,但是同时呢,应该调离天南……

为什么应该调离天南,他没说,也不需要说,在天南吃了枪子的省委常委,还在天南继续任职的话,别人看在眼里,影响就有点恶劣,他们虽然未必会说什么,但难保要低声嘀咕两句……那个主谋,咋还没伏法呢?

严格来说,杜毅这个要求不算高,而且他说的确实是实情,这是在送走人的同时,顺手捅蓝家一刀——来老子的地盘撒野,有人答应放过你了,但是我不爽啊。

当然,杜书记不是陈主任,他也不是快意恩仇的性子——就算年轻的时候是,现在也被生活磨得圆滑了,捅蓝家一刀是顺势而为,他真正想做的,是扶起一个自己人,来做省委秘书长……何宗良背着他跟陈太忠搞七捻三的,他看着此人烦。

现在的天南省委,杜书记基本上能掌控得住,但是细细一数,居然就没什么人是他的心腹,这不得不说,是个很大的遗憾,他有掌控的艺术,可没有绝对的权威。

事实上,仔细数一数省委常委,大多数人都跟陈太忠扯得上关系,像蒋世方、许绍辉、夏大力、潘剑屏,陈太忠真要叫真,他没准会在书记办公会上翻船——当然,这假设的是一种极端情况,事实上,不等上会,相关事情就谈妥了。

至于其他省委常委,邓健东、蔡莉和范晓军跟陈太忠也有纠葛,现在完全跟陈太忠不对盘的,居然只有朱秉松这个统战部长,杜毅觉得,自己这个省委书记,真的不容易啊。

所以这次有这个机会,他是要将何宗良拿走了,秘书长不是嫡系无所谓,但是背着他跟旁人勾勾搭搭,不但被戳破,而且还被别人拿出来说事儿了,这种情况他要是再能忍,那就成乌龟肚量了。

反正他建议的是高升,也没跟何宗良计较的意思,这就是留一份人情好相见——何宗良的人情很扯淡,可这也是给黄家台阶,更是给上面支脚踏板。

这个建议,惹的只是蓝家,但是惹了也就惹了——你来我天南撒野的时候,考虑过我这个省委书记的感受吗?

“欺人太甚啊~”蓝志龙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禁不住又摔了两个杯子,这个时候,离他上飞机已经不到三个小时时间了,不过他耽搁得起,“那个位子是老张的啊……就这么让出来了?”

“你也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蓝志华白他一眼,侧过头对他身边的江晖发话了,“去了瑞士以后,你帮我看着点他,小江……这次我不找你麻烦,算便宜你了。”

“一定一定,老大您放心,”江总笑着连连点头,蓝二少出国,他也跟着出去避风,不过,蓝老二放过他了,还有蓝家大少呢不是?

蓝志华的胳膊也是往里拐的,有人说这件事蓝老二要负主要责任,他却是认为,自己的弟弟养了一帮酒囊饭袋,凑趣的时候巴巴地上,紧要关头却没人敢挺身而出,说两句逆耳忠言——没错,老二这人不怎么听得进去话,但是你们跟着他找饭辄,就只顾吃喝?

江晖对这些都明白,不过他都是好悬死过一回的主儿了,当然不敢辩解,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二哥的脾气……眼里不揉沙子,万一我劝不住的时候,就悄悄地跟您通风报信。”

蓝志龙看他一眼,也不会叫真,反倒是冲着自家老大叹口气,“三个正部……起码是三个正部,我只是想找一个小处长的麻烦……这些人也他妈的太狠了吧?”

这三个正部,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量化了的说法,并不是说真有三个正部被提拔,黄和祥一个中央委员提为政治局候补,这一个提拔就不知道顶上多少正部了,然而话说回来,没蓝家的支持,黄和祥也有可能走到这一步——虽然这可能性就要小很多。

所以这三个正部,不过是衡量一下,是蓝家差不多要付出的代价罢了,蓝老二为此而痛心……一颗想要解决正处的子弹,丢了三个正部,你说这冤不冤啊?

“问题是……你打中的是副省!”蓝志华大声喊着,也捞起一个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让步的人里,就有他的人,他怎么能不生气?

“误伤,那只是误伤啊,”蓝老二苦笑着解释,就像黄老二忌惮自己的三弟一样,他忌惮的是自家的老大,虽然有点不服气,但是老大一发怒,他的火气就没了。

“所有人都知道是误伤,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蓝志华狠狠地一拍桌子,指一指自己的二弟,气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好久之后,他才轻喟一声,“老二,也亏的大家都知道是误伤,要是大家都认为不是误伤,别说我了……老爷子都要被你毁了,你信不信?”

“无所谓,我经常被牺牲的啦,”蓝志龙却是惫懒惯了,虽然他也知道大哥说的是实情,但终究抵不过心中那份悻悻之情,于是就撇一撇嘴。

“行行行,你赶飞机去吧,”蓝家老大被他气得转身就向门外走,走到门口,还转头看一眼自家的二弟,“那个……法国、英国和意大利,你尽量少去。”

“我还就偏要去,他咬我啊?”蓝志龙哼一声,老大的意思,他当然明白,陈太忠在法国有办事机构,混得还不错,意大利黑手党跟那厮也有关系,至于说英国……郝亮明那血淋淋的例子就在那儿摆着呢。

不过这话,大抵也是意气之争,当不得真的,蓝老二的血脉,可是太高贵了,就算他不怕危险冲动一下,别人也得答应才行……

“什么,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与此同时,何宗良的爱人不可思议地低声惊呼,“你在天南好歹是省委常委呢,去北京就挂这么一个副职?”

“北京,毕竟是北京,跟地方不一样,”何宗良笑一笑,也懒得跟自己的夫人解释太多,“而且你老公也只会动一动笔杆子,协调一下……就这都不一定呢,你还指望我进哪儿?”

确实不一定,这个意向只是初步的,也就是何秘书长托的长辈,觉得自己办了点事儿,就泄露出一点口风来——小何,你可能是副署长哦。

确定这么一个位置,真的比天南确定一个省委秘书长难多了,那是北京,天子脚下,能人不知道有多少,这副署长固然可能由署里的司长提拔上来,但是全国各地的笔头子,多了去啦……有多少人盯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