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40章 嫩姜中姜和老姜(下)

总之,何宗良这个人,黄汉祥是关注过的,只是没什么让他代为出声的理由,现在小陈这么说了,他就再关注一下,“这不是杜毅的人吗?”

“其实他俩关系也不大,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他还担心会不会提前病退,”陈太忠实话实说,“再说了,毕竟吃枪子的是他。”

“嗯,明白了,”黄汉祥的眼皮子多亮?只这几句话,他就能推断出,中枪这位居然会担心因此而地位不稳,那就是……有结交外部势力的嫌疑,看来杜毅跟此人关系真的不算近。

想不到,杜毅用人也有点气量,大管家的位置,给了一个没什么大势力的外人,想明白之后,黄汉祥难得地对杜书记生出点赞许。

“嗯?”陈太忠听到那边挂了电话,又有一点奇怪,你这不表态就挂电话,我这人情是该不该卖,卖的话又该怎么卖呢?

“怎么样了?”田甜见他跟姜丽质煲电话,本来待理不待理的,后来听到说起最近的枪击案了,才悄悄地坐过来,“杜毅……不会走吧?”

“他怎么会走呢?”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要是杜毅兜不住这档子事儿,没准真的要因此落马——起码蒋世方就曾经积极打听消息来的。

但是现在,杜毅应对得当,这个可能就不存在了,反倒是可以伸手要好处了,想一想杜老板曾经也遭遇过潜藏的风险,他禁不住苦笑一声,人在官场真的是太危险了,“你放心,就算老杜调走,我也不会让田强白白交出他的绿卡。”

“我哪儿是这个意思?”田甜笑着白他一眼……

第二天,陈太忠又去医院看望何秘书长,这个人情没有落到实处,所以他不能卖,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以安慰的口吻,透露个口风,“您对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持,我也积极地跟领导们反应了,您就安心地养病好了。”

然而,何宗良又岂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安慰就能满足的?他勉力笑着点点头,却是又不小心扯动了肩部的伤口,疼得“咝”地抽一口凉气,才苦笑一声,“谢谢你了,能说得明白点吗?”

“这个……还没有定论,”陈太忠沉吟一下,才微微摇头,以极低的声音回答。

“哦,这样啊,”何宗良不动声色地点头,接着他眉头一皱,“小陈,马上十点了……还要有人来看我,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么个消息。”

“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离不开领导们的支持,”陈太忠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子,何宗良不欲让人怀疑两人的关系,这个顾忌是能理解的,他现在来看人,不过是共同经历了枪击案,有这么个理由,逗留太久就不好了。

想到在不久的将来,潘部长和何秘书长一明一暗,文明办两个主管领导都愿意支持自己的工作,他的心情确实不错。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走出病房不过五分钟,何宗良就低声冲妻子发话,“把我的手机拿过来,还有,要是有人来看我,就说我在睡觉,你快点啊。”

“嗯?”何夫人很奇怪地拿过手机来,“你这是要干什么?”

“时间宝贵,我跟你来不及说,去门外去,”何秘书长低声回答,撵着老妻出去了。

何夫人自然没必要亲自拦在门外,她只是通知一下外间的秘书即可,其他事情,自然有秘书张罗,不过,当她回到屋里的时候,发现爱人已经挂了电话,“你这神神秘秘的,怎么回事啊?”

“没事,等个电话,”何秘书长的眼中亮光一闪,笑着回答,“杜书记在北京,跟蓝家掐得很凶啊。”

何妻对自己的爱人,还是比较了解的,一眼就看出来他心情不错,自打中枪以来,爱人的情绪一直非常不好,时不时地皱眉发呆,抑或是长吁短叹,倒是今天听了一句没头没脑的劝慰,居然神采飞扬了。

本来她是不想多问的,可是见他这副模样,又压抑不住这份好奇,迟疑一下她还是出声,“他说的那句‘安心养病’什么的……很重要吗?”

“那句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一句,‘还没有定论’,”何秘书长微笑着跟自己的爱人解释,“还没有定论,那就是我正好借个势……”

何宗良干别的未必擅长,抓字眼那真是一抓一个准,小陈说的向领导反应,那就一定是向北京的领导反应——在天南,只有杜毅当得起他何某人的领导,小陈可能向杜毅反应吗?

那就是黄家知情了,打算在这件事里稍微偏向他一点,这可是个宝贵的机会,何宗良在北京的关系已经式微,但是多少也有个把两个故旧,往日里或者没啥用,可眼下借着黄蓝两家以及杜毅斗法之际,说两句话……没准就有意外之喜。

所以,陈太忠觉得没有定论是很没面子的,可是对何秘书长来说,没有定论比有了更可喜——何宗良也不是一个习惯把命运交给别人来左右的主儿,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得到更多。

“……现在没有定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所以这时间,是必须抓紧的,”何秘书长笑着跟夫人解释,一扫两日来的颓唐。

“我宁可你安安生生的,也不愿意你吃一枪……就算给你个正部,又能怎么样呢?”何妻看着他,幽幽地叹口气,对她来说,什么也比不上爱人的身体更重要。

看到爱人的脸上泛起了点无趣,她终于不再抱怨,而是转移话题,“这个陈太忠说话,靠谱不靠谱?现在的年轻人……可是说不准。”

“他做事未必靠谱,但是说话可是很靠谱,”何宗良微笑着回答,这就是口碑的力量了,事实上在他眼里,小陈做事都很靠谱,不过做事的手段嘛……那真的是太不着调了。

于此同时,黄老正在听周瑞的汇报,据“下面的同志们”反应,天南省委对自己的秘书长中枪,是颇有微词,要求中央严惩凶手,免得让同志们寒心——何秘书长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

对老人家来说,下面的同志是些谁,这是不用问的,他只需要知道,天南那边也有自己的诉求就行了,听完之后,他点点头表态,“这个要求……是正当的。”

“那……我去说?”周瑞一听就知道方向了,然后就是该怎么做的问题了——事实上,他有点疑惑,老首长很久没有这么旗帜鲜明地支持天南了。

“暗示一下就行了,”黄老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犹豫一下又点拨一句,“上面也得有上面的魄力才行。”

上面也得……有魄力?以周瑞对老首长的了解,也禁不住琢磨一下,然后才笑着点点头,低声嘀咕一句,“倒是,只把蓝志龙撵出去,处罚轻了。”

一边说,他一边看一眼躺椅上的那位,发现老首长半眯着眼睛,脸上也没啥表情,心知自己把握对了脉搏,于是转身轻手轻脚离开,走出门之后,他才微微撇一下嘴角: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黄老的态度,至此一览无遗:天南的同志们有情绪,我们只是据实反应,那姓何的跟我黄家根本没关系,上面对天南做什么动作,我们是支持的。

这里就充分地考虑了上面的情绪,要说这次是杜、黄、蓝三方斗法,蓝家大败亏输之后,陆陆续续放了不少血,但是给上面的交待,才仅仅是蓝志龙走人——这真的有目无领导的嫌疑。

当然,这样规格的碰撞,能得到眼下比较平稳的结局,也是殊为不易了,从稳定的角度上讲,上面应该是满意的。

但是……这仅仅是从稳定的角度上讲,换一个说法就是,你们三方势力噼里啪啦地协商完毕,然后给首长的交待仅仅是走了一个人,就算走的是蓝家嫡系,就算咱领导人胸襟宽广,你说这心里真的会很平静吗?

黄老的反应,证明他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但是他或者是想装老糊涂,又或者是想着这板子要算到蓝家身上,更或者想着天南是黄家地盘,不好乱开口——总之是不作声。

直到黄汉祥把何宗良的情绪反应上来之后,他才表示一下,说是支持上面的动作——你们要抽蓝家一下,我是支持的,中枪的那个可怜虫跟我黄家无关,你们不信可以去查嘛。

想到这些,周瑞怎么可能不佩服黄老?和光同尘、装聋作哑是把好手,给人面子也非常果断,这智商、情商和反应速度……牛人就是牛人,不服不行!

他甚至由此延伸出一些想象来,既然黄和祥那边要得利,那么深为人忌的黄家,又将崛起一颗政治新星——黄家占便宜了,也更遭人忌了,这个时候,表示一下对上面的支持,这叫愿意服从大局。

我就说了那么几句话,老首长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周秘书是见惯黄老的睿智了,可还是禁不住要感慨一下:我不是比不了,而是差得太多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