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39章 嫩姜中姜和老姜(上)

给完这两家交待,还得向杜毅交待,由此也可以看出,薛继忠这一枪的性质,到底有多么恶劣了。

黄和祥听见自己二哥又这么八卦,就有心不理会,可是想一想,自己从努力目标的地步,进步到了顺理成章——保不准还会有意外之喜,这薄薄的一层膜有多么难捅,他心里清楚得很。

这一切都是沾了二哥手底下那个小家伙的光,所以,黄书记不能对二哥没礼貌,“杜毅那儿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他不太有培养潜力了。”

这话意思很明显,杜毅硬着脖子上了,人情却是被派系里其他人拿去用了,这是官场里常见的现象,现实到有点冷酷——他是五十五岁的省委书记,怎么没有培养潜力?

不过话说回来,黄和祥这个评价,从某方面讲也算基本客观,杜毅这两年境界不稳,做省长的时候才仅仅是中候补,现在是货真价实的中央委员加省委书记,应该停下来好好沉淀一下,这几个小境界跨越起来可也不容易。

这时候他要再往上窜,别说外人了,他甚至在挤占自己派系人的生存空间——你是好了,但是别人受影响了。

而且凭良心说,别人也不是没给他提供过助力,否则那几个小境界,也不是仅仅能靠着他的运气撑过去的,他得了利,那么在有能力的时候,反哺一下圈子里其他人,也是必须的——否则的话,要这圈子何用?

反正杜毅也不会没所得,他的办事能力因此得到了圈子里的人的肯定,地位也会相应提高一点,享受了好处的那位,又要欠他一个私人的人情。

黄汉祥对这一套因果,也了解得很清楚,听到他这么说,禁不住干笑一声,“嘿……啧,天南这次,真的是白忙了,会不会有啥情绪?”

二哥你这是咋说话呢?黄和祥听得就是一阵沉默,不过这话虽难听,却也是实情,撇开对中枢机构的交待,对杜毅的补偿给了他人,对黄家的歉意给了黄老三,而常委中枪的天南省委,啥都没落下——地方上同志们的情绪,你们就一点都不考虑?

然而正是因为是实情,黄书记才听得刺耳,他是既得利益者,本来想有意无意地忽视这一块的,现在听到二哥说起,真是想装聋作哑都不可能了。

早知道刚才就坚持一下,不告诉你杜毅得什么好处了,黄和祥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啧,天南的煤焦不受限制了,这还不够好吗?”

“好像他们以前能限制似的,”黄汉祥不屑地冷哼一声,他倒不是对自己这个弟弟有什么看法,而是很单纯地认为,这个结果对天南来说有点不公——当然,他的本意是想表明,老三,你这个二哥看问题,可是很全面的。

撇开焦炭出口不说,蓝家在其他方面,还真的堵不住天南的煤焦,也就是在焦炭出口配额上能做一做文章,但是陈太忠会办事,当初就将凤凰出口的煤焦搞成了中外合资。

外国对凤凰投资,成品出口以做投资回报,这种销售手段,是焦炭配额不太方便控制的——其实小陈这么搞,也是被配额逼出来的,始作俑者还是蓝家建立的封锁线。

但是……现在不是绕过去这封锁线了吗?所以黄老二认为,从无到有的开放通道和已经有了通道、仅仅是“保证不作梗”的承诺,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那你再跟小周建议一下吧,”黄和祥只能这么回答,他领自家二哥的情没问题,但是别的天南人想借此卖人情,他还真的未必在意。

周瑞就是黄老的通讯秘书,其实比黄和祥还大几个月,不过黄老三在家里比较受看重,周秘书对他也热情,一点不介意被叫做小周。

这家伙,当了省委书记以后,越来越没人情味了,黄汉祥挂了电话之后,悻悻地哼一声,坐在那里灌了好半天啤酒之后,抓起手机打个电话,旋即将手机一丢,“这小子……居然正在通话中。”

没过二分钟,电话就打了回来,陈太忠的新手机也开了“来电等待”的功能,通话中能发现新来的电话,“黄二伯,这都九点了,有啥事儿呢?”

“嘿,你脾气见长啊,”黄汉祥不说什么事儿,先挑刺儿,这也是这俩忘年交之间的常态了,“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你没事,可是我有事啊,年轻人的夜生活……啧,虽然您不再年轻了,但是也年轻过不是?”陈太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老当益壮……也不是年轻。”

“这么能说,要不要我在春晚上给你报个节目?”黄汉祥听得真是哭笑不得,“小子,跟你说啊,好事来了……”

黄老二打这个电话给自己人,不但是要了解天南人的想法,也是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关照一下自己人——地方上不满意,杜毅是顶在头里的,天南的反弹不能算在黄家身上,这个时候不关照自己人,那不是傻的吗?

当然,黄汉祥在天南,眼线太多了,比陈太忠这小正处强的人,手指加脚趾都数不完,但是这个事情是小陈弄出来的,他要讲个恩怨分明。

于是他就把今天的情况说一遍,到末了才来一句,“……我就觉得,天南这儿该有自己的需求,不能一个省委秘书长被枪击,就这么忍气吞声认了,杜毅该有他的需求,你帮着了解一下,咱们能给自己人做点什么。”

他的话说得明白,你跟杜毅协商一下,跟上面提一点合理化要求,我这边一配合,杜书记得大头,咱们黄系人马跟着沾光,这就是……皆大欢喜了。

可是陈太忠有点恼火,他真的正在做年轻人爱做的事情——大家别想歪了,陈主任只是在煲电话粥,抓的还是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一个女孩最近比较惶惑,两人在电话上沟通,他很专业地指出,妳要对社会有信心。

能跟他有这样精神上交往的,自然是非海角的姜丽质莫属,小姜想在后天来一趟天南——元旦的长假到了。

那个啥……你何必问旅馆呢?来我家就不错嘛,陈太忠试图说服她,但是小姜说,屋里的姐姐一个比一个漂亮,做为一个刚刚入群的新人,她很有压力吖~

这就是在撒娇了,大意是……她们要是欺负我,你会咋办呢?姜同学虽然神经较为粗韧,却偏偏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气质,这话问出来,就算是隔了好几百公里,某人也禁不住生出“爬着电话线过去,安慰她一把”的念头。

当然,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但是驱车过去总是可以的——没错,可以用万里闲庭,不过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很怪异,大部分时间花在高速上是非常必要的,毕竟小姜的老爸就是高管局的,想调一段录像……真的不需要麻烦太多人。

就在两人卿卿我我,调情到电话都快爆炸之际,黄汉祥打来电话骚扰,陈太忠不得不好言相哄,骗得对方挂断的时候,他禁不住长叹一声。

他这心里有点欲望得不到释放的怨念,当听完黄汉祥介绍的情况之后,虽然就融入了自己的位置,可是也难免夹带出些许怨念,他得出结论的时间也很短暂,“蓝志龙真的牛逼啊,给了我一枪就走了,连个交待都没有,行……他等着,回头我给他一枪。”

“太忠,我就不爱听你这话,”以黄汉祥的老辣,对上这种不讲理的主儿,也只能维持表面上的尊严,他冷哼一声,“你有点大局感好不好?你现在跟蓝志龙叫真,那……跌份儿!”

你说我跟蓝志龙叫真……跌份儿?这年头真的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陈某人打心眼里就认为蓝志龙很扯淡,只是他不便表示出来,现在有人这么说了,而且还是黄二伯。

于是他当场表示,我中招了,“那行,您的意思我反应上去,不就是挤兑一下杜毅嘛,我又不是没干过。”

“你给我停一停,”黄汉祥哭笑不得地叫停,“你挤兑他干什么?也不知道你怎么听话的,我是说,地方上的同志们,也得有点利益诉求才行,傻小子,到你卖人情的时候了。”

卖人情?哥们儿最喜欢了!陈太忠一听就来了精神,不过他仔细地想一想,发现自己还真没啥人情可卖,陈某人差一点中枪,但是……这不是没中吗?

他没中枪,就不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想提携别人也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想到了何宗良那倒霉蛋儿,“我们那秘书长跟我一起吃饭,也是想着要支持精神文明建设来的。”

“啧,”黄汉祥听得咂巴一下嘴巴,中枪的这位有什么背景,他早了解过了,跟黄家关系不大,算是杜毅的人,事实上他都琢磨过,这家伙怎么能跟小陈一起吃饭。

不过,只是一顿饭而已,黄老二也不会放在心上,而且小陈的属性也比较驳杂——蒙艺和黄家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能两边都讨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