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38章 大交换(下)

北京警方的办案速度并不慢,既然上面让查,那咱们就查呗,根据天南那边发来的薛继忠的资料,同此人在军区医院治伤时留下的档案一对比,九成九就是此人了。

然后就是翻天覆地的大动作,保安公司的成员资料纷纷到手,每个人的手机、电话记录,统统都要查。

没用两个小时,线索就查到了一个叫江晖的人的头上——这个人是蓝志龙身边的帮闲,对蓝老二的意义,大致相当于阴京华之于黄汉祥。

事实上,还有更大的块头,不过目前警察们能查到这一步就算很有勇气了,于是打个电话,客客气气地请江总过来一趟。

江晖说我没时间,你们想问啥,过来找我吧,要不说这特权阶级牛呢,他跟薛继忠的电话记录都被人查到了,他都能稳稳地坐在公司等人过来。

那警察们也只有上门了,在京城当警察就是这样,牛人太多了,上门调查的事情很常见,不过好在如果就事论事的话,牛人们也不敢太过为难警察。

江晖哪里是有事?他是根本不敢去警察局,要说他的胆子和架子,并不比阴京华小,但问题的关键是,薛继忠冲天南的省委秘书长开枪了!

涉及这种天大的事情,警察们要是规规矩矩地按手续办事,那也就算了,万一黄家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指示上几个警察,直接把他从警察局弄走调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之后还会发生什么,那就不好说了。

我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所以他只能在单位等着,跟阴京华不同的是,江晖是个私企性质的投资咨询公司的老总,公司地址在建国门附近,警察想强行将人带走,也必须要考虑影响。

然而江总的谨慎有点多余,没得到暗示的警察哪里会那么冲动?他们就是过来调查了解一下,你跟薛继忠是怎么结识的,交往又是怎样一个经过,前不久那些电话,又说了点什么事情。

问题很有针对性,却是也没有越界,江晖的回答,也是含含糊糊的,能说的说一说,不能说的就是回答以“记不清了”“这么久早就忘了”之类的,至于薛继忠最近的动向,江总更是一口咬定,说我不知道。

他这态度绝对不算配合,不过警察们也没办法,还是规规矩矩地做笔录,到最后江晖说我要去见一个外国客人,于是这边要对方签字认可。

这个调查看起来,基本上是没什么意思,但是不管是谁,都知道大幕正式拉开了,蓝家再没有任何反应,试图蒙混过关的话,下一步就是江晖被警察带走。

“该怎么搞?”蓝志龙面色铁青地看着对面的中年人,那是他的大哥蓝志华,“姓杜的欺人太甚,居然就这么把事情摆出来了。”

“是你自己先做差了,”蓝志华冷哼一声,对这个弟弟,他也有一点无奈,但是还不能不管,“不是不让你报仇,你等个一年半载的不行吗?就你那个刀疤脸……死了的那个,你先让他消失一年,然后再下手,省多少事儿?”

“就那么一个小小的处长,值得我忍耐吗?”蓝志龙不服气地回答,他选陈太忠动手来出气,也是因为那家伙地位低微,“而且小薛也是……坚持着要报仇。”

“别跟我提那些失败者,看你自己那点眼光吧,”蓝志华不耐烦地一摆手,“开个枪还能打到一个副省……也好意思说身经百战。”

“一定是那姓陈的小子故意的,”蓝志龙沉着脸回答,他这话有点开脱的意思,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吴近之的儿子拿枪打他,也被他躲过了。”

“照你这么说,那个副省是他随身带着的?”蓝家老大才不信这些借口,他不耐烦地反驳一句之后,又叹一口气,“摆出来也是好事,起码可以接触沟通了……你去跟老头子说吧,这事儿不能等。”

“你跟我一块去吧?”蓝老二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家的大哥,不成想蓝志华根本不予理会——兄弟俩都猜得到,老爷子肯定已经知道了,但是到现在都不发话,这问题真的不小。

蓝志龙见自己拉不动老大,犹豫一下又发问,“那老大你说,我现在要不要……让江晖自杀?”

无情最是豪门中人,利益牵扯太多,该牺牲的时候就得牺牲,而且他原本也是个凉薄的主儿,并不在意别人的生死。

按说,江晖跟薛继忠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类似于阴京华跟陈太忠的关系,远是不远,但是陈太忠一般是认黄汉祥的,这件事也是,薛继忠是得了蓝老二授意才走的。

不过蓝志龙想的则是,江晖已经被警察盯上了——人家这么选是有目的的,那么索性让他自杀了,不但算自己这边的歉意,也省去很多麻烦,“那家伙知道的东西也不少。”

“胡闹,几家碰都没碰呢,你就让他自杀?”蓝老大哼一声,站起身来打算走人,然而他的反对并不是因为心软,“拼不过再自杀也不迟……都像你这么搞,咱蓝家面子要不要了?”

事实上,蓝志龙的无情,连江晖都清楚得很,所以跟警察们走出公司之后,他连换几辆车躲了起来——蓝家再不出手,他真的要被弄进去了。

不过他躲起来是躲警察,属于自救范畴,他是绝对没有胆子躲蓝志龙的——别看江总人前人后风光无限,几个亿的资金说拍板就拍板,其实本质还是高级帮闲。

蓝家要他活得好,他就能活得好,蓝家要他死的话,那真是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所以他躲的地方虽然隐蔽,却是蓝总知道的,新换的隐秘的手机号,蓝总也是知道的。

也不知道蓝志龙会不会让我自杀?江晖坐在屋子里长吁短叹,他也不想死,但要是敢做污点证人的话,就算蓝家的对头肯保他,出来之后还是个死,而且这次最多只牵连到蓝老二,蓝老爷子真要发话的话,以世界之大,也没有他江晖的藏身之所。

度日……真的如年啊,江总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某个小区的单元房,二百多平米的跃层结构,屋里住着的是他的一个小蜜——这房子是蓝总赏他的。

“给我拿啤酒,”江晖实在不能容忍这样的摧残了,连喝四五瓶啤酒之后,“刷”地一声,红着眼睛将身边女人的裙子撕了下来,麻痹的,以后想用,都不知道用得到用不到了……

一般来说,男人在完事儿后爱犯困,可是江晖完事儿之后,越发地精神了,说不得又端起啤酒来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之后,他才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但是这心里有事儿,睡不踏实啊,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他又醒了过来,头痛欲裂,问一声没有人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就又端起来啤酒喝,“去他妈的,喝死算了……”

直到晚上八点多,他又醒过来还要再喝的时候,蓝志龙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小江,在哪儿呢?”

“在您给我的朝阳这套房子里呢,”江晖心一横,大着舌头回答,是死是活也就是这么回事了,“您有什么指示?”

“行,没事儿,下午跟警察表现得不错,”蓝老二的回答,让某人的心终于落回肚中,“不过最近也躲着点警察,别让人觉得咱们嚣张。”

看来这次蓝家,是要大出血了……江晖默默地挂掉手机,蓝志龙的嘴里能说出来“别嚣张”,这问题绝对不小。

他正思索呢,女人走过来,她也知道自己的男人遇到了天大的事儿,见他情绪放松,才轻声问一句,“事儿……完了?”

“哎呀,谁知道呢?只刚刚地过了一关,”江晖苦笑一声,不过这时候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这才感觉得到,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地难受,说不得脖子一直,“哇”地吐了一地……

“辛苦你了啊,二哥,”与此同时,黄和祥的电话,打到了黄汉祥那里,黄家老三少有跟黄老二这么客气的时候,不过这次却是必须的。

蓝家那边有反应了,对上面的交待,是蓝老二出国,下一届班子之前不会回来了,对黄家的交待,就是煤焦口再不刁难,给你个副省长——当然是厅级升副省的这种。

副省长不够!黄家这边终于将牙齿露了出来,我家老三才是个中央委员,有点遗憾,下一届班子必须进政治局。

这口开得有点大,蓝家也不能就这么答应,但是又不能回绝,于是一商量,就决定了——蓝家尽量帮着争取政治局委员,不行最少也是候补委员。

这个让步听起来有点大,其实不然,黄和祥四十六岁的正部,现在还不到四十九,黄老对三儿子的支持力度极大,大家都知道,黄和祥发力的目标,就是下一届的候补委员。

到那个时候,他也才五十岁,前途一片光明,不犯大错误,进长老院不是梦想,现在有蓝家的支持,这个候补就唾手可得了——这区别就是努力目标和顺理成章。

蓝家这次是放血放大发了,支持黄家谋那个位子,就代表他们要付出自己可能得到的位子,不过这也没办法,杜毅代表天南省委,硬着脖子上了,不费点功夫怎么可能?

“自家兄弟,二哥不照顾你照顾谁?”黄汉祥得意洋洋地回答,下一刻他低声嘀咕一句,“也不知道杜毅得了什么好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