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34章 释疑(下)

这就是不同的执政风格,导致的差异性眼光,倒也说不上谁对谁错,但是蒙书记的想法,相对是年轻气盛了一点——这跟个人性格也有关。

“可是这案子这么大,杜毅重视也很正常吧?”蒙勤勤表示自己不能理解,她现在放假,就来碧空看父母,正好赶上这样的事儿。

“性质这么恶劣,他必须重视,”蒙书记点点头,他难得有兴致指点自己的女儿两句,“但是他更要重视的,是跟上面的充分沟通。”

蒙勤勤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犹豫一下,才低声嘀咕一句,“原来您也是注重上层路线啊,怪不得我妈不让我找对象。”

“屁话!”蒙艺气得一拍桌子,他想说点什么,却是气得全身哆嗦,做女儿的是说他想卖女求荣,这让他怎么受得了?好半天他才叹口气,“那行……我知道你喜欢陈太忠,你跟你晓艳姐说去,让她把陈太忠让给你!”

蒙晓艳跟陈太忠在凤凰搞得天翻地覆,真的是人尽皆知,蒙书记这个做叔叔的要是没有一点耳闻,那才是咄咄怪事,他只是认为这是孩子们的事情,懒得去管。

“他……”蒙勤勤嘴巴抽动一下,心说陈太忠的正宫可是荆紫菱,不过这代沟总是存在的,有时候说再多也是没用,于是她微微一叹,“他皮肤有点黑,我想改善咱家的基因,不喜欢他。”

蒙艺也不喜欢说男男女女的事儿,刚才是女儿太放肆,他才恼火的,听她这么说,心里又无端地生出点歉疚,于是继续解释,“老爸不是要注重上层路线,而是说,在杜毅那个位置……他最该注意的,是跟上面的充分沟通,下面的事情,他能掌握进展就行。”

“事情严重不严重?很严重,但是他杜毅是干什么出身的?他不是警察出身,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他最该做的是协调各方关系——自己下面的事情,用对人办的好事就行了,这个时候跟下面扯皮……唉。”

说来说去,还是省委常委受到枪击的事情,真的太少见了,连蒙艺和杜毅这种搭档多年的搭子,都难免生出一些不同认识来——然而不得不说,就是这样细微的区别,会影响到人的发展,继而发展到不同的价值观,直至最终成为不同的路线。

说起这些认识,蒙勤勤哪里会是自己老爸的对手?她难得有跟自己老爸如此沟通的时候,于是眨巴眨巴眼睛,终于叹口气站起身,“那我走了啊,老爸,我现在联系不上他,夏叔叔又很着急,您也帮我联系一下吧。”

看着自己女儿离开,蒙艺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呆了半天之后,才抓起电话拨个号码,“小霞,陈太忠是不是欺负过勤勤?”

“陈太忠欺负她?”尚彩霞在那边就是一愣,好半天才笑一声,“小陈从来不买她的账,这也算欺负吧,不过……应该没别的事情。”

“哦,那我知道了,”蒙艺挂了电话之后,沉吟一阵才冷哼一声,又抬手按一下呼叫器,“把林业厅那个关于树葬的报告给我拿过来……”

聂启明觉得自己挺冤枉的,遭受了枪击的惊吓不说,还被人死问活问了半晚上,第二天居然不能脱身,从小到大,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今天总公司搞的这个视频会议,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没有强调老总不得缺席,那就是说分管副总参加也行,但是聂启明不爽了,就执意要从省军区脱身。

他确实是脱身了,没人敢拦着他,但是进了办公室之后,他还是一头雾水,包括去小会议室参加视频会议的时候,还在不住地琢磨,昨天那事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就在这迷迷糊糊中,有电话进来了,是素波移动邓总打过来的,说是素波移动的数据口儿,最近有个路演,想展示一下咱移动的实力,负责此事的张副总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也不知道您方便不?

麻痹的……一个副总想跟我汇报工作?聂启明哼一声,话到嘴边却是又硬生生地改了口,“嗯,这个……你说的是张馨吧?”

“嗯,就是她,”邓总心说,不是她别人还真不值得我打这个电话,“路演就在元旦,她也是想着……打扰领导休息了。”

“嗯……”聂启明沉吟好一阵,才哼一声,“那行,让她过来吧……十点半过来。”

张馨是踩着点钟过来的,见到聂总之后,她也殊无敬意,直接发话,“陈太忠想见你一面,说点事情。”

啧,这个女人,原来是陈太忠的禁脔~聂总哪里有跟她计较的兴趣?只是心里难免微微泛酸,小陈你也给大家留点美女指标嘛,不要都揽回家去——聂总见过的美女不少,但是像张馨这样的也绝对不多。

“那你说吧,”他点一点头,又指一指手机,意思是说这玩意儿不是很可靠——他也是才从省军区出来的,“安排好了,你带我过去就行了。”

张馨出去转一圈,又进来,就带着他走了,都是移动公司的,国安搞的那一套玩意儿,在他们眼里就是小儿科了。

两人去的是海潮大厦门口的茶社——陈太忠拿了指纹的照片,出于愤怒没有在省军区发出来,但是这个事情耽误不得,可是他手上没什么信得过又扛得住事情的单位,就想起海潮大厦这些东西应该比较齐全。

海潮大厦齐全的,可不止是设备,他敲的是大厦后面小白楼的门,林莹打开房门,发现是他来了,是一脸灿烂的笑容。

不过她一开口,就略略有点让人扫兴,“你不是去省军区了吗?”

“想你了,就从省军区偷偷跑出来了,”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这次我的事儿大了,可能不得不去美国了,能借点钱给我吗?”

“钱没有,我跟你一起去美国吧?”林莹眼珠一转,笑吟吟地看着他,“费用都算在我头上,咱们过去就结婚,我保证你移民成功。”

“你是开玩笑的,我知道,”陈太忠直着脖子干咳两声,又笑着点点头,直接岔开了话题,“我是想用一下传真机和电脑,外面的不太方便……有保险一点的吗?”

“我真的入不了你的眼?”林莹不接这话,很幽怨地看着他。

“那咱们……先热个身吧,”陈太忠伸手就去揽她,不防被她轻巧一转避开了去,她轻笑一声,“算你有良心了,王嫂马上要过来……进来发传真吧……”

于是,聂总赶到茶社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陈太忠和林莹两人,他心里琢磨着,这女人比张馨低一点,不过看起来也是娇艳欲滴,啧啧……小陈你给别的男人也留点行不行?“太忠你找我啊?”

“嗯,”陈太忠点点头,看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张馨,问出一个好多人都在疑惑的问题,“聂总,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昨天何秘书长到底是为什么找我?”

“不是那个蒙妮文化广场的事儿吗?”聂启明愕然地看着他。

“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陈太忠微微一笑,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老何中枪的时候,你可是离我俩比较远,这个细节我没跟任何人说过。”

“这个……”聂启明登时就语塞了,旋即又扫一眼林莹,“这个……还不知道这位是谁?”

“我去下卫生间,”林莹微微一笑,站起了身,听到这样的隐秘过程,她就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至于说陈太忠愿不愿意让她知道,那就是回头的事儿了。

临走的时候,她又大有深意地看对面的美女一眼,陈太忠见状,微微一扬下巴,张馨看到他这个动作,默默地站起身走了。

“原来……张馨还真是跟你……”聂启明嘿笑一声,脸上却不无苦涩之意。

“你别扯这些,”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他让张馨联系聂启明的时候,心里早有算计,“那是黄老的干孙女,不信你回头去打听。”

“啊?”聂总不可遏制地张大了嘴巴,居然就那么愣在了那里——合着我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黄老的干孙女头上了?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乱讲,”陈太忠笑一笑,“好了,我的聂总,你该给我答案了。”

“其实也没啥,真的,”聂总悻悻地答一句,眼见对方递来狐疑的目光,说不得苦笑一声,“何秘书长也是想通过这点小事,跟你搞好关系。”

是吗?陈太忠继续狐疑地看着他。

“我落后一点,就是想给你俩一个说话的机会,”聂总很无辜地看着他,“你要不信,去问何宗良。”

这个解释,似乎倒也……合情合理,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当时秘书长中枪的时候,正低声说支持文明办工作啥的来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