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32章 力度、疑惑(下)

何宗良自然就很感动了,于是就表示说,我是相信组织的,但是这个事情的性质真的太恶劣了,说到这里他有点激动,“我做为天南的省委常委,在天南被人开枪击中,杜书记,就算我不计较个人的安危得失,但是……其他的同志,他们会是什么感觉?”

我就不知道,大晚上你跟陈太忠喝酒,到底是为了什么,杜毅心里的疑惑其实也不少,不过他不能随便问,“还好当时文明办的小陈在场,凶手最终没跑掉。”

“小陈确实不错,”难得地,何宗良当着杜书记的面,来了这么一句,不过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就是说这可能是敷衍的意思——当然,不是敷衍的可能更大。

“遇到困难的时候……敢上!”这是一个在枪口下死里逃生的省委常委的评价,或者并不代表什么政治上的倾向,只是单纯的感激。

然而这个评价,让杜毅心里多了一丝不自在,这称赞你给谁不行,一定要给陈太忠?说句实话,杜某人不认为自己是个小气的人,而他周围的朋友也是这么说的,甚至上面的领导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能容忍别人、别的派系的冒犯,但是独独的是这个陈太忠,他真的有点无法容忍——这跟张汇什么的无关,关键是这个家伙,真的是太活跃了。

所以他笑一笑,不置可否地要何秘书长安心养伤,然后就走了出去,直到上了车之后,才冷冷地哼一声,“了解一下,最近何宗良跟陈太忠有什么联系。”

不怪他恼火,今天要是蒋世方跟陈太忠在一起被枪击了,他都不会更恼火——虽然蒋世方是正省级干部,出了安全问题的话,后果只会更严重。

他生气主要是因为:何宗良你是我党委的人,还是党委的大管家,居然跟陈太忠私通款曲,你要置我这个党委书记于何地?

然而,生气归生气,这也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何宗良被枪击了,至于见陈太忠的原因之类的,那并不是多重要的事情。

除非有证据能证明,枪击事件是陈太忠指使的,但是……这可能吗?杜毅第一个就不信,他印象中的陈太忠是跋扈的,但却不是这样的跋扈法。

事实也证明不可能,何宗良见陈太忠的原因,也被不少人传了出来,于是就又有消息证明,确实有个叫蒙妮文化广场的地方,被文明办查封,停业整顿了——报纸上都登了。

对杜毅而言,这是一个忙碌的夜晚,他需要查证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同时他还要考虑应对措施,并且向相关人士了解,是要召开临时常委会议,还是要召开书记会——这种事儿太罕见了,没典型例子可以援引的。

他紧张,别人也不轻松,比如说陈太忠,他一晚上就是在省军区渡过的,令人吃惊的是,丁小宁居然来看他了。

一般来说,涉及了这样的案子,普通人躲都来不及躲,哪里还有胆子过来看人?不过陈某人的女人里,真的有几个胆子大的,只不过别人都不便出面,也就是丁小宁,能顶着各种物议来看一看他。

小兵一开始还不让她进,后来是警察厅一个副厅长,听说她叫丁小宁,请示了窦明辉之后才将她放进来。

没错,陈太忠在今天的突发事件中,是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应该不受到这种隔离的,但是事情的性质真的太恶劣了,只要有那么一点嫌疑的,都是这种待遇——更别说,杜毅亲自下令封口了。

她进来的时候,陈太忠正在文印室忙呢,他忙着把照片复印到白纸上,给阴京华传真过去,同时还要扫描成电子版,通过电子邮件发过去。

这个事情他做得非常地认真,因为这个马晓强的身份越早被认出来,素波军分区招待所的荒唐事儿,也就越不容易被人发现。

遗憾的是,省军分区的宽带实在不好用,文件慢得离谱——事实上,能在这里找到宽带,那都是托了关系的,军网和外网本来都是物理隔离的。

传文件的时候,他抱着笔记本电脑,给另一个手机里传送号码本,今天他的手机又报销一个,见到她来了,随便招呼一声,“给我弄点啤酒……哦,带过来了。”

“那个人的手机号码,查出通话记录来了,”丁小宁将手里的一提啤酒放到门口的椅子上,枪手虽然自杀了,不过他随身带着一部手机,是不需要身份证的神州行,上面没有联系电话也没有通话记录,但是显然,移动公司那里是可以查通话记录的。

“嗯?”旁边站着的一个警察侧头看她一眼。

“走,外面说去,”陈太忠站起身,那个神州行号现场就被人查出来了,想查通话记录也不会太慢,但是接下来就没下文了,很明显,警方在这一方面也封锁了消息。

看着他俩走出房间,听到这话的小警察犹豫一下,赶紧拨个电话出去,“焦厅,陈太忠也查到了那个手机的通话清单,这个……该怎么办呢?”

“啧,”那边的焦厅长叹口气,这个号码的通话清单,警察厅都让移动锁死了,泄密后果自负,不过对上陈太忠这种大能人物,他也只有叹气的份儿,沉吟一下他才做出吩咐,“你跟他说一声,不要再外传了。”

“这个手机一共接过两个电话,都是北京的手机,”军区三招的院子里,两个人慢慢地踱着步,天气有点冷,远处的路灯斜斜地照过来,能看到丁总口中吐出的淡淡白色呵气,“也是神州行号段。”

“这个人应该还有别的手机卡,”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相信最迟明天早上,北京那边会有人查出马晓强来。

“怎么搞得这么危险?”丁小宁四下看一看,轻声埋怨他,“把大家都吓坏了,凶手是冲着你来的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陈太忠对她能来看自己,还是很感动的,不过有些话就没必要说了,这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而是他也不想让她们担惊受怕。

“甜儿说……省委常委中枪,性质非常恶劣,”丁小宁犹豫一下,又说这么一句,何宗良中枪的性质有多严重,她未必清楚,但是田立平真的太清楚了。

“这不错啊,命大没死了,”陈太忠淡淡一笑,心说这也是我当时给他面子了,要不然用仙力微微推他一把,那货就该被埋在春天里了。

“省委秘书长被枪击?”同一时刻,北京黄汉祥的宅院里,黄总轻哼一声,他难得晚上在家一次,却是被这个消息惊动了,“小陈不认识那个凶手?”

“他现在在省军区呢,认识也得说不认识,”匆匆赶来的阴京华递过两张纸,“这就是凶手……现场被击毙的照片。”

何雨朦正站在一边给外公捶背,听到这话,好奇地探一探脑袋,然后“呃”地一声,捂着嘴巴就跑了。

“小娃娃家,好奇心倒是强,”黄汉祥笑着摇摇头,拿过照片来仔细看一看,又听对方说两句,笑容渐渐地在脸上凝固,“这是蓝家的人……你去查吧。”

“您见过这个人?”阴京华还真的震惊了,“敢冲省委秘书长开枪,那黄二叔……您这不是太危险了吗?”

“不认识,”黄汉祥大大咧咧地摇摇头,很随意地解释,“这种事儿也就是蓝家人能干得出来……相信我,绝对没错。”

“如果目标是小陈的话,确实是有这个可能,”阴京华点点头,这点因果谁都清楚,“蓝志龙那小子,一向不吃亏,在天南摔这么一跤,想找回场子也是正常。”

“打小陈黑枪,那不是找不自在吗?”黄汉祥冷哼一声,“这个事儿,我得跟老三合计一下,看有什么搞头没有……小雨朦,把姥爷的手机拿过来!”

这个夜晚,注定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丁小宁把陈太忠新补办的SIM卡拿到军区的时候,陈太忠一开机,就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查出来了,这个人应该叫薛继忠,在北京开一家保安公司……能不能把他的指纹拿过来?”

不是马晓强吗?陈太忠听得有点疑惑,不过转念想一下,以蓝家的能力,办个假军官证算多大点事儿?“你等着,我问一下去。”

小警察一听说陈主任要指纹和毛发,以用来比对,就要他说出此人来历,不过陈主任不鸟他,“我只是怀疑……有些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明白吗?”

警方会对他封锁消息,他也会对警方封锁消息,起码得等夏大力或者窦明辉过来,他才会说出嫌疑人。

不成想,他没等来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反倒是等来了指纹照片,还有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的几根毛发,送东西的警察笑容满面,“薛继忠也在我们的大名单里,领导请您尽快落实。”

“先把监听我手机的设备撤了!”陈太忠狠狠地一拍桌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