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31章 力度、疑惑(上)

何秘书长离开之后,夏大力简单地听取一下情况经过,然后就找上了陈太忠,经过现场模拟,他有个小小的猜测:死者未必是要枪击何宗良,想打小陈的黑枪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过当着何宗良,这个猜测是不便说的,毕竟是省委秘书长受伤了,查证凶手身份和来历是重中之重,必须搞清楚,是省委常委受伤了——这是性质问题,因果什么的,可以往后放一放。

事实上,夏书记敢拍胸脯四十八小时破案,跟陈太忠涉及此案也不无关系,在他印象中,小陈还是很能干的,起码是上到衙内纨绔、中央首长,下到黑道混混、贩夫走卒,这家伙接触的人特别多。

当然,他首先要表示的是感谢,“太忠,今天也亏得是你在场,要不然那家伙万一跑了……麻烦更大啊。”

“可惜的是,这家伙自杀了,”陈太忠叹口气,这确实是令他非常遗憾的事情,在堂堂的罗天上仙面前,一般人想自杀很难,可是今天他却不能阻止,那么肯定是耿耿于怀的。

“不管怎么说,你敢迎着子弹上,这个胆量,一般的干部是没有的,”夏大力对这一点也是感触颇深,以前只听说小陈悍勇,他还想着保不准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是今天发生在千禧大酒店的枪战,向他证明传言非虚。

说到这里,夏书记叹口气,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你都可以去干警察了,不过,今天你真的很幸运,围观群众都伤了三人,以后做事,要讲究策略尽量少冲动。”

伤的三个群众,都不太要紧,一个是大腿和臀大肌交界的地方中弹,还是非常靠外的部分,另外两个,一个是被反弹的跳弹所伤,另一个则是被溅起的石屑划伤了额头。

“我一见秘书长中枪,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针对省领导的暗杀啊,”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红,哽咽着回答,“可惜这家伙脑袋瓜也爆了,不好查出是谁。”

传说中,你小子没有这么感情丰富啊,夏大力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皱着眉头点头,“没事,脸部还算完整。”

“脸部也不算太完整,太忠的那个手机,扔得劲儿太大了,”窦明辉从不远处走过来,“省军区马上要过来人,杜老板的意思,是人全带到军分区,这个楼,封门儿。”

这就是杜书记越级跟省厅厅长沟通了,不过夏书记哪里顾得了这些?“窦厅长,我跟杜书记拍胸脯了,四十八小时破案,我只能给你四十个小时。”

窦明辉无言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身为警察厅长的他非常清楚,何秘书长被枪击,这案子的性质,简直恶劣到无以复加。

说句难听的,哪怕是何宗良被小混混拿刀砍了,甚至被汽车撞死了,而那车逃逸了,都不会比这个性质更为恶劣,枪击……这是枪击案啊,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幸亏是小陈在,”窦明辉也说出了这么一句,接着又若有所思地看陈太忠一眼,“小陈,你对这个凶手的身份,有什么怀疑没有?”

“这个啊,我……真的没有什么合理化建议,”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摇头,真诚的眼神中,透出丝丝的迷惘,“应该没见过这人啊。”

原本他想说一句,这凶手看起来职业素养不低,建议你们在军人这个口上查一查,不过转念一想,马晓强曾经入住过素波军分区,万一被人查到,又有人了解,哥们儿在那里也包了一套房间,那……就不光是淫窝暴露的问题了,到时候怕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按说部队里的事儿,地方是无权过问的,但那也不是绝对的,更别说杜毅还是省军区的政委呢。

夏大力讶异地看窦明辉一眼,心说你倒是不客气,直接就这么问了,不过也由此可见,公道是自在人心,他跟窦明辉不是一回事儿,但是关系也不是很糟糕,于是也借机发问,“那么你觉得,会不会有可能是针对你的?”

“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陈太忠沉吟一下摇摇头,有些时候,一味地否认并不是正确的选择,反倒会让人觉得心虚,而他仇家遍天下,也是众所周知的。

“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这么心狠手辣的,嗯,在欧洲遇到过意大利黑手党,比较不讲理,但是国内出现这种人……真的是匪夷所思。”

“嗯,你还遇到过意大利黑手党?”难得地,窦厅长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居然有心思八卦一下,不过话才出口,他似乎就意识到了不妥,于是又微微点头,“我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敢情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我怎么感觉,你这么说是想把陈太忠摘出来呢?夏大力淡淡地扫他一眼,心中生出一点猜测来,窦明辉毕竟是背靠黄家啊,知道点内幕消息也很正常,“明辉你是说,小陈对咱们的破案,起不到多大帮助?”

你知道个什么,窦明辉心里暗叹,万一这人真是刺杀小陈的,而又是意外地打中了何宗良,黄家、何家和杜老板的怒火加在一起,这个后果……别说你老夏,就连我自己都危险啦。

“要不这样,这个人复原以后的照片,给我一份,”关键时刻,陈太忠又站了出来,“我也可以托朋友调查一下,总是聊胜于无……没保护好秘书长,我真的很歉疚。”

你没保护好何宗良,但是你有效地保护了我,夏大力长叹一声,又抬手拍一下对方肩膀,这一刻,他已经不想再计较那枪手到底想杀的是谁了,“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不过……太忠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换了我是你,不会做得更好。”

我主要是不想让你们查到,我在素波军分区包了一个小院!陈太忠勉力笑一笑,这就是管不住下半身的代价啊,“我现在觉得,自己唯一该做的,就是协助你们尽快地揪出幕后凶手。”

“不会用很长时间的,”夏大力沉着脸摇摇头,出言宽慰他,“凶手使用的是改造过的制式武器,具备相当专业的武器知识,还有手上的老茧和身上的枪伤,这样的人,从部队里查,一查一个准。”

我说你不要这么残忍行不?陈太忠听到这话,好悬没哭出声来,两眼登时就红了,咬牙切齿地发话了,“那好,我知道了,现在我就找中央军委的朋友帮我查……照片呢?”

神马?夏大力和窦明辉交换个眼神,两人惊得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好半天之后,夏大力才轻咳一声,“中央军委?”

“哦,我是说下面的总政、总后之类的朋友,”陈太忠干咳一声,心说随便一个谎话,果然要用十个谎话来掩盖……还未必盖得住。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那两位却是默不作声,好半天之后,窦明辉才问一句,“太忠,我问一句题外话,不方便你可以不说……今天你怎么想起来跟何秘书长吃饭了?”

这问话真的是太敏感了,难怪这堂堂的暴力机关的正厅,也要先解释一下才问,就事论事的话,警察系统应该调查的是事件经过,而不是两个人为什么会在一起吃饭——他这么问,有恶意假设的嫌疑。

但是夏大力并不仅仅认为这是恶意假设,从这个问题中,他发现窦厅长跟小陈的关系,真的不同寻常——一般关系的话,谁会问这么犯忌的问题?

人家是有这个把握,不被对方误会!

陈太忠确实没在意,今天的事情,他也是一头雾水,何秘书长出现得太……太不符合情理了,他甚至还在怀疑,这是不是何宗良在演苦肉计呢。

所以他正好借此撇清,于是很干脆地一摊手,“这是省移动聂启明联系的,来了以后我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他见我的原因,是要说一些精神文明建设上的事儿,我们最近严打,受影响的商家比较多,有些人想通过秘书长了解一下政策。”

“那你事先是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窦明辉点点头,问这么一句。

“我不知道何秘书长要来,也不知道枪手要来,”陈太忠正色回答,他能感觉到,老窦似乎是想帮自己开脱,但是这个问题问得……你说说,你问得都是点啥?

合着还可能是何宗良跟枪手约好了,暗算你,结果他不幸被误伤?这两位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哪里听不出眼前这小伙子的怨气?窦厅长听得点点头,“这个情况我会落实的,太忠你放心……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麻痹的,好像我就是要欺负陈太忠呢?夏大力的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微微一扬下巴,“明辉,快点准备照片……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

与此同时,杜毅也在纠结这个问题,他去省人民医院看了看何宗良,何秘书长在亢奋过后,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杜书记也不计较,慰问了几句之后,表示省里不会坐视这种恶性事件发生,同时呢,广大干部群众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蔓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