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829章 火舌乱吐(上)

怎么会打歪呢?马晓强狠狠地一咬牙,他等这个时间,真的太久了。

他跟踪陈太忠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这家伙对气机什么的非常敏感,所以他根本不敢离得太近,只敢远远地盯着。

既然这样,他想要对付此人,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半夜入户捉人,一个就是枪击此人,马晓强是想为自己的徒弟出气,也不能辜负蓝志龙的期待,但是从理论上,对方既然是堂堂的正处,枪击就是一个等而下之的选择。

于是他就有心弄明白这家伙到底住在哪里,然而遗憾的是,陈太忠对自己的居所非常在意,每每到了回去休息的时候,总是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左右观察。

马晓强知道自己的机会有限,而他的耐心又比别人强出很多,既然对方警惕,他就不再跟下去,我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地磨呗——甚至,上周四陈太忠消失不见,他都不着急。

然而,很快地,他就发现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周日的时候他得到一个消息,陈太忠为什么不见了?人家回凤凰看煤矿投标去了!

蓝家在天南的存在感极差,但也不是说一个人都没有,尤其是在煤焦行业,有太多的人需要仰仗蓝家的鼻息了,所以说阴平那边虽然只是两个小小的村办煤矿,可由于事涉陈太忠,这消息还是很快被人甄选出来,传到了北京。

蓝志龙甚至都知道,拍了那俩煤矿的,应该是陈太忠的某个姘头,至于说谁在前面顶缸,那真的没必要计较。

要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蓝二公子并不介意使点手段把那女人弄起来,威逼利诱之下,弄出点真相来——这真相可以是他想知道的,也可以是他想制造的。

但是在天南的话,那还是省省吧,否则没准偷鸡不成折把米——这种尴尬,历朝历代的官场不少发生,甚至四处出击的蓝家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所以,蓝志龙能做的,也就是给马晓强打个电话。

老马同志这就觉得有点挂不住了,耻辱啊,跟丢了人也就算了,那货居然趁这个时机,跑到凤凰拍了两座煤矿下来,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这打的是他这个曾经的军中精英的脸,是不加掩饰的嘲笑——就算你这小白脸有点水平,就敢侮辱小看军人了吗?

万事就怕上升到一定高度,马晓强认为此事涉及军人的荣耀了——当然,这也就是他认为的,别人未必会这么看。

总之,他是很生气,而马某人既然是带着枪来的,也就考虑过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可能使用一些极端的手段——事实上,在毗邻的地北省之类的地方,还有一些强力的后备器械和候补人员,蓝家人做事,只说目的不说手段。

当然,眼下的情况,还没恶劣到要呼唤援助的地步,马晓强也是个很讲尊严的主儿,否则他也不会在乎徒弟被冻掉脚趾头的事儿了,所以他做出一个决定:我可能要用枪了。

但是这决定好做,机会却是难寻,想他当年也是护卫过总设计师的主儿,知道这官场里讲究的是什么,忌讳的又是什么,枪击一个很耀眼的正处,这麻烦已经不会小了,若是在场的还有重量级的领导,那就是捅破天的漏子。

那么他就一定要谨慎再谨慎,还是那句话,马某人并不缺乏耐心,哪怕,他已经决定要采用极端手段。

然而令他郁闷的是,陈太忠这家伙做事,完全没有头绪可言,而且交往的人里,很多人只看车型和车牌号,就知道不好惹。

昨天,陈太忠来千禧酒店了,酒店门口倒是停着一辆黑牌的奥迪“16888”——这正是聂启明的车,但是马晓强这不是不知道吗?

而陈太忠却是酒席中间退场,去赶水利厅的饭局了,马某人紧随而去,却是没注意自己走了没几分钟,那黑牌的16888就动了。

今天陈太忠又来千禧大酒店,他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千禧大酒店是省移动的关系酒店,离省委有点远,而省移动又是央企,往日里跟地方接触得也不是特别紧密——所以在外人的口碑中,这里跟省委省政府就没啥联系。

那么,陈太忠连续两天踏进同一个饭店,这就证明只是一种消费习惯,而并不是省里什么领导把这里作为定点饭店了——这个判断确实没错,聂启明只是央企的一个地方负责人,还是那种不怎么依靠地方的央企。

那我就可以在这里,给姓陈的来一下,马晓强是这么认为的,你自我防范的意识降低了,那么就不要怪别人偷袭,这是你自找苦吃。

何宗良的到来,他也见到了,但是好死不死的是,今天何秘书长为了低调,坐了一辆本田车来,临走的时候还是笑眯眯地同陈太忠握手,就是那句话了,在北京开个日本车,都不好意思抬头跟别人打招呼——这哪里可能是要紧人物?

所以,马晓强选择这个时机,很果断地冲着陈太忠的背影扣动了扳机,虽然距离超过了七十米,虽然他手里只是攥着一把手枪,但是改造过的枪械,他又是极为优秀的射手,有这个信心击中对方。

但是偏偏地,他没有击中对方,反倒是击中了对方身后的那个本田车的车主……这个,怎么可能呢?

留给他惊愕的时间,仅仅是短短的那么一瞬,被击中的那位还在傻不啦叽地去摸肩膀,甚至没表现出来一些疼痛的感觉,旁边一人飞身而起,将中弹者扑倒在地。

何宗良真的想不到,有人会冲着自己开枪,承平日久,必然会带来警惕心的松懈,这个也就无需解释了,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等到那爆竹一般的闷响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自己的司机扑倒在地了。

亏得是他这司机,也是退伍军人,虽然只是个汽车兵,不是什么特种兵之类的,伺候的也就是个团级干部,但是这警惕性一点都不缺,一听这闷响就知道是枪声,二话不说,先挡在领导身上再说。

有人奇怪了,说这省委常委,出来咋不带警卫呢?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常委都有二十四小时警卫的,只有是中央委员的常委,才能到达这个警卫级别。

而何宗良出来见陈太忠,本来就……就不打算宣扬的,连车都是本田,还说什么警卫级别?

所以,这就是悲剧产生的根本原因。

陈太忠也是在杀机降临的这一刻,才感觉到有危险的——马晓强的盯梢,一直是在他的掌控之下,所以他并不怎么在意:你小子有耐心,就慢慢盯着呗。

直到冲天的杀气透骨而出的时候,他知道知道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然而就是这样的突发条件下,他也有信心护得自己和何宗良的安全。

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个时候,何宗良正在表示他对文明办工作的支持,陈某人对此人的印象,还是留在“今天这家伙表现有问题”的阶段,没有贸然伸手相助,那么悲剧的发生,终于成为了必然。

不过,看到何宗良中弹,身子趔趄地向后倒去的时候,他也有短暂的失神,我操……一个省委常委,在哥们儿面前中弹了?

一时间,他真的不知道,该是先回护秘书长大人,还是要去缉拿凶手了,而且非常不幸的是,秘书长也明显地缺乏类似的经验。

总算是何宗良的司机有经验,直接就扑倒了秘书长,要不说这关键时刻,还得信赖子弟兵呢?这真的是唯一可靠的前辈遗产,国家柱石了。

陈太忠眼见司机护着何宗良,向本田车下滚去,登时怒吼一声,转身向枪响处扑了过去,“小子,你死定了!”

马晓强的失神,也就是那么仅仅的一瞬,多年的战场厮杀经验,带给了他太多的经验和教训,在战场上,别人杀死你和你杀死别人缘故,仅仅在于,谁更沉得住气。

所以面对某人的反扑,他只是冷冷一笑,对着此人,他在两秒钟之内打完了十一发子弹,这火力是如此地迅疾,不但枪声连成了一片,枪口的火焰看起来也是连绵不绝,有若机关枪一般,不带半点停歇。

子弹打完之后,他抬起右手就启动了汽车,其间还将枪夹在臂间,单手换了一次弹夹。

他用的枪是老式的五四,不过,不仅仅是枪管做过处理,可以加长以增强瞄准精度,击发和制退装置也做过处理,可以实现连发。

这还不说,他的弹夹也是加工过的,五四手枪的标准弹夹是8发,但是他用的弹夹都是十二发的,所以这枪型虽老,功能却非常地吓人。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那厮一点不带含糊地就左冲右突跑了过来,直到离得汽车有十多米的时候,对着驾驶室,直接就把手机狠狠地扔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